12.第12章 废物

2019-09-04 作者: 大王喂你鸡汤
  第12章 废物

  第12章废物

  君卿染一愣,这才发现竹枝果真不见了去向,不由提高了声音惊道:“对啊,竹枝呢?他刚才还和我们在一起的。”

  她说罢又问包大人道:“大人,你不会给竹枝安排什么特殊的任务了吧?”

  包大人闻言连连摇头:“都这会儿了还有什么特殊任务?再说了,他是跟你们两个一起出去的呀,所以该我问你们才是。”

  白溪看着包大人若有所思的模样随即开口:“现在妖怪乱世,大人,我希望你能替我回名门一趟把这里的事禀明师父。师父忧国忧民,决不会袖手旁观,定会派人手来的。”

  对于竹枝,他再没有多说一个字。

  包大人重重点头:“好,那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他说罢似乎觉得有些不妥,随即又说:“要不……我让竹枝与我一同前去?如何?”

  话音未落,三人便听见竹枝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大人,如今这里只剩下白兄和君兄,我实在是放心不下。所以我决定留下来帮助他们。”

  包大人听了竹枝的话觉得也不无道理,于是点了点头:“好吧,那你就留在这里,随机应变,我连夜上山去请求支援。”

  包大人走后,君卿染看了看竹枝,越发觉得这小伙有些不对劲,她一脸笑意地往一旁挪了挪,伸手拍了拍一旁的空座位,笑着说:“竹枝,来,过来坐。”

  竹枝直接在她指的地方坐下,一脸苦恼:“我刚刚去外面考察了一下,我发现城南那地方好像是妖怪出没的根源,你们怎么看?”

  “城南?”君卿染眼睛微眯,好像当时白溪要带她去的鬼城就是那个方向,难不成真的是在哪里?她不由看了眼白溪,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许久不曾开口的白溪点了点头,手指在桌子上有节奏的敲打着,等到君卿染不耐烦了,想要催促他,他才慢悠悠的开口:“我们可以去考察一下。”

  竹枝原本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平静的下来,他笑着说:“要是我们能把这源头的妖怪灭了,必定能找出那个幕后者。”

  三人稍微收拾了一下就上了路,奇怪的是一路上他们根本就没遇到什么妖怪。周围的房子都是一些破旧的草屋,家家户户的门都是紧闭着的。只有墙上鲜红的血液提醒着她那妖怪是真实存在的。

  突然君卿染像是发现了什么,她拍了拍身边的白溪,没有发出声响,只是眼神朝角落瞟了瞟,示意他看那里。

  白溪顺着她示意的地方看去,只见那房子的角落里竟坐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小姑娘生的极好,一张小脸红润至极,身上穿着也尽是绫罗绸缎缎,看上去与这里格格不入。

  看到了他们,小女孩立刻惊慌失措地向他们冲了过来,动作一气呵成。她一把抱住君卿染的大腿可怜巴巴地说:“姐姐,那里……那里有妖怪!”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一时之间君卿染有些迷茫,这个丫头如此古怪,到底是什么来路?

  君卿染蹲下身子,轻抚着小女孩的脸蛋柔声问:“不怕不怕,有姐姐在这里,他们不敢伤害你。对了,你能和姐姐说说那妖怪长什么样子吗?”

  小女孩慢慢抬起头,一张乖巧的小脸竟突然间变得青面獠牙,嘴里腥臭无比,唇角还残留着红褐色的血渍。她猛然抓住君卿染的手邪魅一笑:“你看,就是我这个样子。”

  白溪一早就知道那小女孩是妖怪变的,还没等她下口,白溪身形微动,一把剑早已经刺穿了她的身体。绿色的血液四处飞溅,溅到了君卿染的脸上,恶心至极。

  白溪见她呆愣不说话,以为她是被刚才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着了,随即一脚将那妖怪踹开,同时将君卿染揽到了自己的臂弯里柔声道:“有我在,谁都不能伤害你!”

  此情此景他的语气,一如刚才君卿染对小女孩的态度。

  君卿染微微一愣,从心底冒出一阵久违的温暖。她定定看着白溪,只感觉全身酥酥麻麻,血液也无端沸腾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突然之间咬住了白溪的胳膊,然后像恶狼一般撕扯了起来。

  白溪顿时感到一阵剧痛,不由瞪大眼睛:“你……”

  此时君卿染褐色的眸子已经全然变成了绿色,白溪这才发现原来那只妖怪的血液竟然有毒。

  看着逐渐抓狂的君卿染,他冷冷看了看一旁的竹枝冷声问:“解药!”

  竹枝被这一系列的事情看花了眼,直到白溪叫他,他才有所反应,他连忙上前反问:“什么解药?”

  “名门圣药解毒散!怎么,你竟没有带在身上吗?”

  “哦哦……在。”竹枝说罢便在自己随身携带的包裹中找出几颗白色的药丸递到了白溪手中。

  白溪眉头紧蹙,接过他手中的药丸君卿染喂下,同时点了她几处穴道。

  君卿染只感觉自己的大脑一阵模糊,缓了好久才有些迷茫地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见她有所好转,白溪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竹枝赶忙上前一脸担忧的看着君卿染心有余悸地说:“刚刚那个小女孩是个妖怪。”

  君卿染却一脸迷惑,什么小女孩?他们不是刚刚才到这里吗?她用手支撑着地面,这才从白溪的怀里退出了一点。看着路边的房子和身旁那只妖怪的尸体,她的眼中满是迷茫:“咦?我们不是才刚刚从衙门出来吗?这是哪儿?”

  白溪闻言疼惜地摸了摸君卿染的脑袋轻笑道:“我说……你难道又失忆了吗?我在一本上古典籍中看到过一种健忘症,你是不是患了这种不治之症?”

  “你才得了健忘症,你全家都得了健忘症!”君卿染不满地嘟起了嘴,却舍不得从白溪的怀中离开。她就这样一边抓着白溪的胳膊一边喋喋不休地嘟囔,忽然间看到了白溪胳膊上的伤口,不由又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不会是被妖怪给咬了吧?话说被妖怪咬了之后会不会变成妖怪呀?”

  “你猜!”白溪微笑。

  “我不猜!”君卿染又一脸淘气地问,“白溪,如果你真的变成妖怪,会不会伤害我啊?”

  “不会!”

  “真的?”

  “真的!”

  君卿染满脸幸福:“我就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对我最好了。”

  她说罢又看了看一脸镇定的竹枝,不由叹了口气,仿佛在说:你看竹枝,不仅不知道关心队友,反而还有些愤怒呢。

  三人又休息了片刻,待到君卿染恢复了些力气,然后继续向前走去。但见一路上遇到的尸体堆积如山,街道上血流成河。白溪一路检查死者的伤口,却忽略了精神有些恍惚的君卿染。君卿染拖着疲惫的步子艰难地前进,就像一具行尸走肉,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更不知道将要去到何处。

  “回去,回去,回到该去的地方。”

  白溪突然听见了君卿染的声音,他猛然回头,但见君卿染的一双眼睛此刻变得碧绿,嘴唇像是喝了毒药一般变成紫色,嘴里不停地在重复着那句话。她忽然加快了脚步,到最后甚至飞奔了起来,而她的目的正是尽头的那间当铺。

  白溪已顾不上其他,立即全力向君卿染追去。但令他诧异的是,即使他用上了全力,也根本追不上君卿染。

  君卿染的速度很快,她在当铺旁停了下来,嘴角的笑容有些嗜血,依旧在小声说着:“回去,回去。”

  与此同时,不知道从哪里涌现出无数与君卿染一样的人,快速将白溪和竹枝包围了起来。

  竹枝见状脸上尽是惊慌:“这里……这里应该就是源头了,我们只要毁了这里,就可以拯救百姓。”

  此时竹枝显得极其兴奋,语气也不由得意了起来。他没等白溪回应便自顾自的跟着君卿染的脚步跑进了那间当铺。

  白溪眉头微蹙,他担忧君卿染的安危,此时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随即也跟了进去。

  当铺内异常诡异,与外面简直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外面一片喧嚣,而里面却像是被消音了般没有半点声响。当铺的空地上放着无数个方形盒子,他们不知道盒子里装着什么,只是看见那些绿色的液体便是从这些盒子中流出来的。

  君卿染像是对这里极为熟悉,她径直走到墙角摸索了几下,机关被触发,那面墙竟然凭空现出一扇石门。随着一声轰隆隆的声响,石门缓缓被打开,君卿染毫不犹豫便跑了进去。

  看着君卿染进了石门,竹枝立刻冲身后的白溪说:“白兄,君兄他……”

  白溪身形极快,只听得他一声轻喝,早已将君卿染抱在了自己怀里。他四处看去,这个暗格应该是当铺用来搁置货物的,但当铺已荒废许久,里面自然不会有什么货物,倒更像是有着什么秘密藏在里面。

  见君卿染被白溪所救,他一张脸上竟浮现出满满的凶狠。

  白溪不经意间解开了君卿染身上的束缚,没有束缚的君卿染像是一只挣脱牢笼的野兽,竟直接推开白溪,兀自跳进了暗格。

  白溪暗道一声不好,只得一同跳下暗道。

  暗道里传来一股腥臭味,白溪立刻用衣袖捂住了鼻子。这些味道他太熟悉不过了,那是……尸毒的味道。

  白溪冷笑,这下面竟是一个尸毒加工厂,而那些绿色的液体就是尸毒。

  “君姑娘小心!”

  白溪极速掠向君卿染,以免发生像刚才一样的意外,他不得不再次点了君卿染几处大穴,将她抱在怀里好生照看,再也不敢大意了。

  白溪眼睁睁地看着跳入暗格的白溪和君卿染竟毫无反应,嘴角甚至扬起了一抹深邃的笑意,先前的愤怒和凶狠随之也早已荡然无存。他试着叫了两人几声,然后得意地打开了旁边的另一个暗格走了进去,用得意的语气说道:“小师妹,事情都已经办妥了!”

  “这件事你做得很好,该记头功!”

  那个被叫做小师妹的女人看着琉璃球中的白溪和君卿染,像是俯视蝼蚁一般地笑了。只是她的眼神复杂难明,有爱、有恨、有嫉妒、有痛苦,还掺杂着无尽的迷茫。

  她说罢缓缓转身,光幕映出了她的脸。

  这个女人……竟是在古墓中消失的名若离。此时的名若离身着一袭紫色长裙,与紫褐色的嘴唇相互辉映,美丽中带着无尽的邪恶。

  竹枝看着眼前名若离娇艳的容颜,不禁有些晕眩。他出自名门,而他第一次见到名若离时,便深深地爱上了她,恨不得为她上刀山下火海。更何况要杀个区区的白溪和君卿染?为了她,别说白溪是名扬的大弟子,即使是名扬本人,他也照杀不误。

  “师妹,要不要再加一点惩罚?”竹枝抬起头,一脸凶狠的看着琉璃球里的两个人。

  名若离闻言缓缓走近,一只纤细修长的手轻浮过竹枝的脸,轻笑道:“你真是越来越让我满意了呢!”

  她慢慢的将嘴凑近竹枝的脸,樱桃般的小嘴呼出的气打在男人的脸上,弄得竹枝有些心猿意马。见到竹枝无比享受的模样,她娇笑着撇开自己的脸,一张脸渐渐变得清冷,双手也顺势收了回来。

  名若离薄唇微启,原本娇笑的脸蛋瞬间沉了下来,一张脸上似笑非笑:“你早就知道君卿染是个女人,还这般往上凑,怕不是看上人家了吧!”

  竹枝似乎被她探究的眼神吓着了,连忙摇头辩驳:“师妹,我对那个女人没有半点非分之想,我心里只有……”

  “哼。”名若离冷笑了一声不再看他,“但愿是这样,不然你应该知道得罪我的下场。去把底下的机关打开,我倒要看看君卿染这个神女到底有些什么本事。”

  竹枝有些迟疑,楞在原地久久未动。

  名若离沉声问:“怎么了?”

  竹枝缓缓摇头,他顿了顿才淡淡说道:“君卿染根本不是神女,她就是一个废物!”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