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11章 怪物横行

2019-09-04 作者: 大王喂你鸡汤
  第11章 怪物横行

  君卿染突然不说话了。

  也许馨儿说的很对,有时候给了对方希望,其实也是给了他更大的痛苦。他已经包含恨意,为何还要他空留遗憾?爱而不得是痛苦,爱之所得,却又生死相离,是遗憾!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但听得‘噗’得一声,馨儿竟突然吐出一口血雾。

  君卿染连忙上前将她扶住柔声问:“你怎么了?”

  “我的时间不多了。”馨儿缓了很久才紧紧抓着君卿染的手缓缓说道,“其实我们只是这里最低级的干尸,根本不知道上面还有什么样的大人物。这么多年来,我和喻哥哥一直被派到满仙楼做事,我们名誉上是满春楼的掌柜,实则利用满仙楼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前来满仙楼的男人都会被吸掉元气,但那些元气最后到了哪里我们也不清楚。”

  她缓了缓又说:“满仙楼大堂里的墙上有个暗格,你们打开暗格便可以看见记忆墙,那里有很多吸噬元气的怪物,他们不是白溪师兄的对手,还请君姑娘让师兄去将他们消灭干净。馨儿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说了这么多,馨儿终于坚持不下去了,她又吐了一大口血,一头乌黑的头发早已变得雪白,原本细腻的皮肤也变得粗糙不已。她用尽力气说道:“君姑娘,麻烦你转告白溪师兄,我从没有背叛名门!还有……妖……塔!”

  馨儿的胳膊突然垂了下去,看着怀里馨儿的尸体,这是君卿染来到这里第一次觉得力不从心,她的胸口一阵抽痛,但见身边的两具尸体逐渐变成了一摊尸水,散出的恶臭让她又弯腰吐了起来。

  君卿染失魂落魄地走出满仙楼,竹枝早已迎了上来。他一脸担忧的走到她身边询问:“你跑哪儿去了?我们都很担心你!”

  一旁的白溪早已感受到了她身上的污浊之气,只是淡淡扫了她一眼问道:“馨儿死了?”

  “恩!”君卿染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脑子里还是在想为什么馨儿会死?她明明可以不用死的。

  像是看出她的疑惑,白溪放下手中的药,走到她面前面无表情地说道:“人对妖是不可以动情的,这是名门的规矩。她坏了规矩,所以必须死!而且她不止对一具干尸动了情,还把自己也变成了一具干尸,很显然,她把自己给作死了。”

  “可是……她没有背叛名门!”

  君卿染突然觉得馨儿有点可怜,也觉得无论再说什么都不会改变结果,不由拉拢着一颗脑袋不再说话。

  白溪淡淡看了她一眼,解释道:“世事无常,人生无常,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定数。于馨儿来说,死……是一种解脱。”

  竹枝的目光一直在两个人身上来回移动,君卿染叹了口气,然后扭头向竹枝轻声道:“满仙楼大堂里有一个暗格,那里便是邪恶之源,我们这就去消灭他们。”

  竹枝震惊之余,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只是君卿染现在一心沉迷在馨儿的死中无法自拔,所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可竹枝却不知道一旁的白溪早已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白溪他们很快就打开暗格,君卿染因为毫无战斗力被白溪安排在外面戒备,他和竹枝则进到结界消灭怪物。很快,他们便大胜而归。君卿染一眼便看到了白溪胳膊上的伤口,立即迎了上去:“白……你受伤了?怎么样?痛不痛?”

  白溪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淡淡的看了眼竹枝,竹枝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立刻圆场:“白兄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都怪我,干什么都笨手笨脚的。”

  君卿染一听是竹枝的问题,眉头顿时蹙了起来,她毫不客气地说:“如果自己没有能力就不要进去拖后腿好吗?就跟我一样留在外面岂不是很好?”

  君卿染向来是个直肠子,再加上律师那种怼天怼地怼空气的习惯,于是直接怼了竹枝。

  竹枝默不作声,只是双侧的手慢慢的握成了拳头。

  ……

  事情告一段落,君卿染难得的可以好好休养一段时日。她穿越到这里明明还不够一个月,但她却感觉好像已经有很久了,以致于现在竟早已忘了现代的一些习惯,说话做事越发像是这个时代的侠客了。

  躺在床上,她不由又想起了可怜的馨儿,也开始对名门好奇了起来。

  名门到底是个怎样的地方?竟然都不让人谈恋爱,这跟二十一世纪的中学又有什么区别?而且名门里似乎有很多规矩,而无论是谁,只要坏了规矩,就得死。哎,真是太不人道了。反正睡不着,倒不如去跟白溪多了解一下名门,顺便再了解下自己所处的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想到这儿她轻轻起身,快步走到白溪的房间,伸出手,却始终都没有敲门。她站在门口犹豫了半晌,然后又悻悻然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你找我?”

  当君卿染刚迈开第一步时,房间里突然传出了白溪的声音。但听得白溪接着说道:“门是开着的!”

  君卿染气冲冲地推开房门大步走进去,也不管白溪什么脸色便大大咧咧地坐到了椅子上,没好气地说:“这么高冷干嘛?在我们那个世界装深沉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哦?什么代价?”白溪轻笑。

  君卿染不服气地嘟嘴:“在法庭上,不说话的人往往死得最惨,到时候因为不会说话而被判十年二十年的,多不值得啊。”

  白溪摇头苦笑,心想这丫头又在说傻话了。

  “白溪,我想问你,名门到底是个怎样的地方?”

  “一个很普通的地方而已。”

  “普通?我怎么觉得一点都不普通呢?”

  白溪顿了顿正色道:“名门是天下正派之首,掌门是天下间大名鼎鼎的大英雄名扬。名门向来以降妖除魔为己任,门下弟子行事光明磊落,秉天地之正气,卫道除魔,为人敬仰。”

  “那里面是不是有很多规矩?”君卿染又问。

  白溪默默点头:“正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名门弟子遍布天下,若没有规矩,成何体统?”

  他说罢突然又问:“怎么?你怎么突然之间对名门如此好奇?难不成你也想加入名门吗?”

  “我才不要!”君卿染连忙摇头,“我才不要变成和你们一样的人。”

  白溪呻吟了片刻突然又笑着说:“不如你拜我为师怎样?为师教你斩妖除魔之道,我是名门大师兄,若他们知道你是我的徒弟,自然也不敢欺负你。”

  “呃……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君卿染说罢就去摸白溪的脑门,手却突然被白溪紧紧握住,白溪笑道:“自你来到这个世界,已有数次身陷险境,我若不教你点本事,你总有一天会死于非命的。”

  “死于非命就死于非命,反正我不做你徒弟!”君卿染死鸭子嘴硬,“做你女朋友还差不多!”

  “女朋友?”

  “呃……就是很好的朋友就是了。”君卿染如是解释。

  白溪点头轻笑:“好吧,照这样说,我也是你女朋友咯?”

  ‘噗呲’

  君卿染顿时笑出了声,她大笑道:“你傻不傻呀?我是女的,所以我是你的女朋友。你是男的,当然就是我男朋友咯。”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说到这儿,白溪渐渐严肃了起来。他交给君卿染一些呼吸吐纳的法门,又教给了她一些简单的御敌招式。看着君卿染认真的模样,他不由欣慰地点了点头。

  ……

  就这样过了数日,君卿染学得有模有样,于她自己来说,修为也有了些长进。与此同时,白溪的伤也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阳光明媚,又是美好的一天。

  君卿染盘膝而坐,按照白溪的法门呼吸吐纳,灵气在体内运行了一个周天,只觉神清气爽,竟比健身的效果好了一万倍,不禁觉得人类果然是奇妙的生物。她双手撑着下巴,不知不觉中,她越发不想再回到那个喧闹的现代生活中去了。

  “想什么呢?”经过馨儿的死和这些天的修炼,白溪明显感觉到这个丫头成熟了不少。

  君卿染回头看了白溪一眼,不禁又想起了馨儿。她苦笑道:“讲真,在你们这个世界里生死真的很无所谓,人生也毫无公平可言。一开始我选择做律师就是为了维护弱者的利益,但到了这里我才发现,太多时候,我真的无能为力。”

  白溪在她旁边坐下,顺着她的目光看向了远处,柔声问:“你老说我们这个世界,那你告诉我,你们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听到他的话,君卿染立刻偏过头看他:“你相信我说的话?”

  从来到这里开始,所有人都把她看做是不伦不类的疯子,倒是眼前这个人虽然平时冷淡,但是却在背后一直默默的帮助她,现在还教她本领,也算是这个世界唯一的朋友了。

  “为何不信?”白溪同样转过头来看她,两个人的视线就这样冷不丁的撞在了一起,“落星公主都复活了,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

  君卿染轻笑:“我们的世界很和平,不会像你们这样动不动就打打杀杀,而且说的都是大白话,不会像你们这样难懂。还有,我们那儿人人平等,国家以人为本,一片和谐。”

  白溪看着君卿染的侧脸,她说起自己的世界是那样的自豪,不过真的有那样的地方吗?现在妖孽纵横,百姓民不聊生,人民连温饱都保证不了,更别奢求人人平等一片和谐了。

  君卿染突然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她笑嘻嘻的看了白溪一眼:“不过你们这儿的男人倒是风流潇洒,在我们那儿实行一夫一妻制,一个男人一般只能娶一个妻子。”

  “一个?”这种事确实让白溪震惊了一会,虽然他对这种事没有特别的兴趣,但是一世一对人倒真是个不错的主意。他点了点头,眼睛中满是向往:“那确实是个好地方,如果有机会,我定要到你们那去转转。”

  两个人正聊得兴起,忽见竹枝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何事?”不知道是不是君卿染的错觉,他觉得最近白溪好像有些仇视竹枝,但此时当着竹枝的面,也不便开诚布公地问出来。

  竹枝本来就是从前堂跑过来的,这时有些气喘吁吁,他缓了一会说道:“现在街上满是妖怪,他们在四处袭击百姓。”

  白溪和君卿染对视了一眼,顿时知道了情况的严重性。那些怪物本来只是在满春楼这个小地方为非作歹,现在竟敢直接去街上闹事,看来他们的力量强大了很多。

  他们二话不说赶到了街上。

  果然,眼前这些怪物并非狼首人身,更多是体型很大的君卿染从未见过的一些动物,君卿染只见一只毛绒绒的嗜血怪物拉着一个壮年的男子咬着他的脖子直接吸干了他的血,惨烈程度令人动容。

  君卿染不由往后退了两步,一不小心撞到后面的东西,她猛一回头,忽然看见一个妖怪正张大嘴看着她,她甚至能闻到怪物口中的腥臭味。

  君卿染不由的大叫了一声:“我的妈呀!白溪救我!”

  白溪微微转身,随即冷冰冰地抛下一句:“你现在已经长大了,该学会自己对付妖怪咯。”

  君卿染双眼一瞪,随即想起了白溪教给自己的法门,不由一股脑毫无章法地全都用了出来。不知在原地胡乱打了多久,直到白溪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才终于停下。她缓缓睁眼,却见眼前的妖怪哼哧哼哧倒在地上,早已没了行动之力。

  白溪正色道:“这里的妖怪虽实力不高,但数量太多,凭我们的力量怕不能与他们抗衡。”

  君卿染看着他僵硬紧绷的脸,也知道这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能力,不由压低声音对白溪问:“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先退回衙门再从长计议吧!”

  两人相视点头,连忙退回了衙门。

  衙门内包大人正急得抓耳挠腮,看到二人后连忙迎了上来问:“可有什么线索?这些怪物……”

  见白溪摇了摇头,包大人一张期冀的眸子顿时就黯然失色:“哎,这些怪物也不知是从哪儿来的,我敢肯定,一定是有人在从中搞鬼!”

  白溪突然问:“竹枝呢?”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