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10章 主人

2019-09-04 作者: 大王喂你鸡汤
  第10章 主人

  还没等他们走了几步,三人便看见周围的景象竟再次发生了变化。

  他们应该是又回到了当时那个结界里面,这次狼首人身的怪物更多,血腥气息也更加浓烈。怪物们气势汹汹地看着他们,猩红的舌头舔着嘴唇,眼里满是贪婪。

  看着周围渐渐逼近的那些吃人的妖怪,君卿染不由得向后退了两步,哪知馨儿却一把抓住她关切地说:“,公子,小心背后。”

  君卿染回头一看果然看见后面有一只妖怪正张着血盆大口,静静的等着她自投罗网。此时此刻,她竟也顾不上害怕,只是抱怨道:“我了个去,这怪物也有些太恶心了吧!”

  馨儿没空去理会她,一直处理这身边的这些妖怪,显然主人已经知道他们会背叛他,这些怪物们便不再听他们的话了。

  看着越来越多的妖怪,馨儿的额头上渗出密密麻麻的汗水。此情此景,他们毫无胜算。

  君卿染像是看出来此刻境况危急,她躲过身边那只大妖怪,一张脸上满是焦虑:“哎我说,你们难道一点后路都没有给自己留吗?”

  馨儿无奈的摇了摇头,当时一心只想着为弟弟报仇,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主人,自然也就没有想过要给自己留条后路。

  男人一直没有说话,直到身边的场景再次发生变化,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殿,饶是看过不少宫廷剧的君卿染也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这大概是比皇上住的地方还要豪华十倍!

  君卿染以为自己脱离了幻境,没准就遇到哪个好心人把他们给救了,不由得开始好奇地观赏起这里的辉煌来。但馨儿的脸色却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她紧抿唇瓣,眼里满是惊惧。

  但见屏风后面坐着个男人,他在屏风后优雅地弹着琴,琴声悠扬,缓缓飘进了三人的耳中。就在几人不经意间,琴声愈加激昂澎湃了起来,随之他手中的动作越来越大,直到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琴弦啪的一声断掉了。

  君卿染不由得浑身一震,吓了一跳,顿时破口大骂:“你丫的到底会不会弹琴啊?就这水平也好意思拿出来炫?好歹我也过钢琴四级了,要不我给你露一手瞧瞧?”

  屏风后的男人没有说话,只是透过屏风看着外面的三个人,当看到君卿染时,他一眼便发现了君卿染的女儿身,他的丹凤眼微微眯起,眼中闪过几丝兴趣。

  “主人,我把君卿染带回来了。”

  听着旁边男人的话,君卿染和馨儿全都看向了他。

  “喻哥哥你……”馨儿不解的看着他,为什么面对主人的杀亲之仇他都能无动于衷?

  屏风后面的男人慢慢的站了起来,声音像是古井般低沉,君卿染通过声音不由的可以想象,对面的男人长相一定很妖孽。

  “做得好,赏!”

  淡淡的几个字便使身边的男人跪了下去。要知道自从他跟了主人之后,他就没听过主人如此夸过别人,心中的不安不由更加严重了。

  “为主人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男人信誓旦旦地表示自己的忠诚。

  屏风后男人的语调微微上扬,别有味道,但是君卿染却察觉到一丝危险。他摆了摆手轻笑道:“馨儿,你说我平日待你如何?恩?”

  馨儿吓得赶紧跪了下去,身子瑟瑟发抖,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染上了几分颤抖:“主人……对馨儿很……很好!”

  “很好?”屏风的男人没有再掩盖身份,直接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馨儿和一旁的男人把头埋进了地板里,君卿染则饶有兴趣的抬头看着慢慢显现的男人,一张平淡无奇的脸让君卿染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哎,可惜了这副好声音,长相倒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

  见君卿染叹了一口气,男人竟轻轻摸着自己的脸,声音似笑非笑:“怎么?让姑娘失望了?”

  君卿染哪里反应过来有危险,随即点了点头应声回答:“恩……多少有点失望,我以为那么好听的声音会是一个好看的小哥哥呢!”

  男人并没有继续同她玩笑下去,直接一个眼神,殿内的暗卫就直接围了上来。

  看着自己的手脚瞬间被暗卫控制住,君卿染一脸懵逼:“小哥哥,咱们有话可以慢慢说,这绑架可是犯法的呀!大不了我向你道歉,我说个谎,小哥哥你长得很帅,真的很帅!”

  男人没有理会她,只是缓缓走近馨儿旁边,一只手轻轻抬起馨儿的下巴,一张脸上满是笑意。他缓缓加重了手中的力度,轻笑道:“这么多年潜伏在我这儿,你一定没想到会有被我发现的一天吧?”

  男人已经识破了她的身份,馨儿也不打算继续隐瞒,她抬头直视面前的男人淡淡回答道:“从进来的那一天开始,我就没想着活着出去。”

  馨儿的眼神慢慢变冷,哪里还是刚刚那副害怕的样子?她的嘴角向上勾起,嘴角竟闪过一丝若有若无的嘲讽,她也学着男人的语气笑道:“呵呵,我以为你很早之前就该发现的,看来我还是高估了你。”

  君卿染瞬间不说话了,直觉告诉她,身边的这两个人都不简单。她早已忘记此刻正在被人绑着了,从而把自己当做了一个安静得不能再安静的吃瓜群众,甚至按捺不住性子和身边的暗卫聊了起来:“这位帅哥,你说你们家的主子是不是喜欢我家馨儿啊!啧啧,你看这架势,如果真的喜欢,我倒是可以为他们做个媒。”

  暗卫:……这人怕不是脑袋有病?

  屏风男嘴角微微扬起:“现在知道也不算太晚,毕竟为了取得我的信任你不也杀了不少无辜百姓吗?你觉得名扬还会让你回名门吗?”

  馨儿的手有些颤抖,她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她知道,这个人不过是在挑拨离间罢了,但饶是如此,她还是有些担忧。

  君卿染听到现在总是听明白了,原来馨儿竟是名门的人。

  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白溪也是名门的!所以馨儿本就是跟自己一伙的?白溪一直都在背后默默的帮助她?所以一直以来只有自己被蒙在鼓里?所以他才会跟自己打赌说自己争取不到馨儿?所以第一次去青楼见馨儿时他竟说她差点坏了他的大事?原来他们一早就有联系?所以在得知自己被馨儿所救时也并没有那么奇怪?

  可是他为什么不把这一切都告诉自己?难道他一直都不信任自己?

  想到这儿君卿染顿时有些生气,不由顺带的把火发到了屏风男的身上。平时她就讨厌这种虚伪的人,虚张声势,什么玩意。她生气地上前一步大声道:“你一个大男人要杀要剐就来个痛快的,和我们说这些有个屁用?磨磨唧唧像个娘们,不,你连娘们都不如。”

  屏风男脸色一凛,像是万年冰山一样永远到不了头。他放开馨儿冷笑着看着君卿染冷声道:“我倒是忘了还有一个你的存在。说说看,你想怎么个死法?”

  他说着一步步逼近君卿染,君卿染尽管有些害怕,还是僵着自己的脑袋,装着一副镇定的模样。

  “我告诉你,我才不怕你,你以为你是谁?”

  随着屏风男的逼近,君卿染的声音越来越大,直到男人走到她身边,她终于丢弃反抗叫唤道:“喂喂,好了好了,我认输,不是说投降输一半嘛?我现在好怕,有谁来救救我?我只是路过的好嘛?”

  屏风男冷冷的看着她:“这就是神女?神女就这副模样?”

  他早就听闻神女已经来到墨越国了,想不到竟是如此痴傻之人,他不由得心生怀疑,怕不是搞错了吧?这个女人傻不拉几,哪有一点神女的气质?是了,一定是自己被骗了,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神女,这一切都是那女人骗自己的。想到这儿他竟哈哈大笑了起来,同时决定给这个传说中的‘神女’一个机会,看她究竟是个怎样的存在。

  他的声音很小像是自言自语,君卿染什么也没有听清,只是一脸惶恐的看着他,眼看这个男人明显已经动了杀了她的心思,但奇怪的是他的眼神竟又在转瞬之间柔和了下来。

  她一时搞不清楚状况,只是觉得事情也许会有转机。随即灵机一动,按照剧本上来说,像她这样从二十一世纪穿越到这里的不速之客应该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也会有很多机缘和奇遇。想到这儿她谄媚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嬉皮笑脸道:“大兄弟,我劝你最好不要伤害我,说不定我是来拯救你们的,毕竟我是在古墓中躺了几千年的人物,如今醒来肯定不是巧合。”

  听她这么说,屏风男原本想要放过她的心思早已荡然无存,这个女人注定该死。她若不死,他又如何成就大业。

  想到这儿他冷冷说道:“我想我们不需要你来拯救。就让这一切到此为止吧!结束了,再见!”

  他说罢手上突然现出一把血红色的剑,血剑红光大盛,同时红光里竟传出一阵阵鬼哭狼嚎之声。原本低着头的馨儿和那个所谓的喻哥哥顿时都睁大了双眼,能让主人亲自动手,而且要动用血剑的,只有君卿染一个人。也就是说,这个疯疯癫癫的女人一定很不简单!

  “你要……要干什么?”君卿染看着逐渐逼近自己的剑,只见这个男人没有任何犹豫,明显就是置他于死地。她被吓成了一个小结巴,竟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她摇头苦笑,想她活了两辈子,好不容易赶个流行来个穿越,却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要成为剑下亡魂了。

  正当她认命的闭上双眼等待帝王时忽然听到一声闷哼,她缓缓睁开眼睛,郝然发现那个被馨儿叫做喻哥哥的人躺在地上抽搐了几下,随后没了呼吸,一张脸也顿时形如枯槁。而此时屏风男手中的血剑遇到污浊的血液顿时黯然失色,全然没了原先的红光。他也闷哼一声,一口鲜血从他嘴角溢出,他大手一挥,瞬间没了踪影。而四周又变成了满仙楼的景象。

  馨儿原本想去救君卿染,却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为了救自己而搭上了自己的性命。她连忙把他抱在怀里,看着怀里的喻哥哥,她的眼泪缓缓滑落。

  “为什么?我一直都在骗你,你为什么还要舍命救我?”

  男人此刻早已显示出真身,他早已没了当日的风流倜傥,在被那把剑刺伤后,立刻变成干尸的模样。

  君卿染的两只眼睛不由得睁得老大,她这才知道,原来他们都不是人!她按捺住心中的疑惑,只是定定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一时说不出一句话。

  “因为……我……我爱你,其实从你来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是流觞阁的堂主,可也就是那一刻起,我便爱上了你。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在给你打掩护,只希望主人不要发现你。我只是……只是没有想到你为了取得主人的信任竟然把自己也变成了一具干尸。”

  男人说完这几句话后,早已变得虚弱至极,几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的眼里包含着太多情绪和感情,他期冀的看着馨儿问:“从头至尾,你可有一点点喜欢我?”

  君卿染看着男人眼中的期待,一阵动容。他就要死了,馨儿即便是稍微骗他一下也行,能让他安心的上路也值得啊!

  馨儿却毫不掩饰的看着男人肯定的说道:“没有。”

  她像是怕男人不相信一般,随即又补了一句:“对不起,一点点都没有。”

  男人绝望的闭上了双眼,馨儿紧紧咬着嘴唇,嘴角闪过一丝苦涩,可是男人再也看不到了。

  “哎,你明明是爱他的!”君卿染看着悲伤的馨儿,摇头苦笑。

  馨儿紧抿唇瓣,想要把内心的伤痛遮盖起来,可还是被君卿染察觉了。她突然又失心疯般地笑了起来:“爱又怎样?我说爱他就会醒过来吗?遗憾和恨,有一个就够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