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9章 事实

2019-09-04 作者: 大王喂你鸡汤
  第9章 事实

  满仙楼,夜。流离中的君卿染正在黯然感伤,丝毫不知道竟有很多人都在窥视着她。

  “主人,我要不要去……”

  满仙楼厢房内传出了这样一个声音,但见说话的人卑躬屈膝地做了个杀的手势。

  那被称作主人的人嘴角微微勾起,眼中没有一丝温度。忽然,他手中的幽冥之火以迅雷之势直接攻入身边人的身体,那人应声倒地,眼中满是不可置信,还掺杂着一种对死亡的惧怕。他目眦欲裂,似有些不甘心。而作案的人却缓缓收起嘴角的微笑,一脸冷意的看着地上的人,只道了句‘废物’就消失在了黑夜里。

  “不好了,不好了,出人命了!”

  满仙楼新招的小二惊慌失措地从房间里冲出来,差点摔倒。听到他的叫声,很快来了很多围观者,众人挤在满仙楼门口,人头攒动,人山人海。

  君卿染、竹枝、白溪很快便接到了通知,他们马不停蹄立马赶来满仙楼,费力挤过人群,但见尸体已经被官府的人处理好了。

  白溪就像现代的刑警队长似的拉开盖着尸体的白布,面不改色,一脸淡然。

  君卿染凑近一看,心情顿时就不美丽了。但见死者全身赤裸这,七窍流血,全身皮肤发黑甚至有些发紫,却找不到明显的伤口。

  君卿染着实震惊了一下,她曾经由于要找证据亲自去验过尸,她本以为那就够可怕了,然而却没想到眼前这具尸体竟比当时要可怕得多,而且似乎处处透着古怪。她‘咕咚’咽了一口唾沫,随即想要起身,竟忽然看见了可疑之处。

  “你看这里,怎么会……”

  君卿染发现死者的肉里竟有些像虫子一样的东西在血液里来回穿梭着。

  经过君卿染的提醒,白溪也很快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他轻轻按着死者的胳膊,但见那些嬉笑的虫子随即向别处‘游去’,那些虫子透过皮肤呈现黑色,竟是一群活物。

  白溪冲竹枝做了个颜色,竹枝立刻起身清理人群。待人群渐渐散去,白溪拿出一根银针,冷冷的看着地上面目全非的尸体,然后冲君卿染轻声道:“你要不要也回避一下?”

  “我为什么要回避?”君卿染有些不满。

  白溪邪魅地笑了笑:“好吧,我可劝过你,是你执意不要回避的。”

  白溪说罢便面不改色的将银针刺入死者的手腕,但见本是鲜红色的鲜血离开身体之后瞬间变成了黑色,同时一股异常恶心的腥臭味扑进了君卿染的鼻子,惹得君卿染再也忍受不住,蹲下身子‘哇’得一声吐了出来。

  白溪淡淡看了君卿染一眼,有些疼惜,也有些无奈。

  这时竹枝惊呼出声:“这是怎么回事?”

  白溪的脸色丝毫没有改变,但他虽然有心理准备,鼻间的味道还是让他有些恶心。

  空气中弥漫着的腐臭味让三人不约而同地捂住了鼻子,竹枝捂住了鼻子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质疑道:“这是什么味道?这明明是具新鲜的尸体,可是现在看上去却是像死了一个月了!”

  君卿染看了眼白溪,随即提高了声音喊道:“什么?一个月?”

  她突然感觉有些地方很不对劲,但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她一时又说不上来。

  “竹枝,去把止血药拿来!”白溪吩咐道。

  止血药很快被拿来了,白溪打开瓶子,将白色的粉末倒在刚刚刺开的口子上。三人但见刚刚还血流不止的伤口瞬间便不再有鲜血流出,君卿染好奇的看着白溪手上的药瓶,白溪被她灼热的目光弄的不耐烦,随即扭头问道:“怎么?有事?”

  “嘿嘿嘿……那个……能把这玩意儿借给我玩玩吗?”君卿染恭敬的笑着,双手合十,一脸无辜的看着君卿染。

  白溪不自在的咳了几声:“不行。”

  “哎呦我去,你这样是没朋友的,浪费感情!”她说罢不屑的撇撇嘴,她知道以现在这种情况也查不出个所以然,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像只骄傲的小孔雀气势汹汹地离开了案发现场。

  竹枝看了眼地上的血迹,然后又看了看白溪问道:“大……白兄,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白溪的嘴角又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淡淡说道:“什么都不用做,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

  竹枝心中虽有些疑惑,但碍于白溪的身份,他也不再说些什么了。

  满仙楼内,君卿染看着周围熟悉的摆设,不由得再次想起了馨儿。她直接向后院走去,也许馨儿知道一些内情,而这里嘛,留给白溪和竹枝他们就行了。

  很快她便来到了院子里,本来记忆中对馨儿住的地方是了如指掌的,可是现在的她居然有些模糊了。君卿染眉头微蹙,不,作为一个律师,她的记忆力一向都很好,而这里明显就是被重新布置了一番。这个馨儿……貌似真的是个神奇人物。

  此时,她心里也默默的有了打算。因为找不到馨儿,她只好打算原路返回去找白溪他们,然而却发现自己完全找不到出路,似乎又来到了幻境中,兜兜转转,在后院一直转着圈子。

  跟白溪在一起经历得多了,她遇到这种情况倒没有先前那样慌张了。她想,也许这个凶手对自己本没有敌意,若非如此,要杀自己还不是易如反掌?又何须如此大费周章?

  想到这儿她的嘴角微微勾起,轻松的说:“出来吧!这么处心积虑的把我困在这里不就是想要见我嘛!本姑娘花容月貌沉鱼落雁,还有很多小哥哥等着要见我的。”

  果然,她的话音刚落,只见从远处角落缓缓走出一个黑衣人。他头上带着一顶黑色斗笠,遮住了脸和脖子,似乎把自己装进了套子里。君卿染看不清他的模样,只能通过身形依稀判断出他应该是个男人。

  男人像是在这里等候多时了,他猖狂地大笑着,说话的声音如锯子锯木头般沙哑干瘪,想必不是真声。他大笑道:“没错,老夫的确是在这里等你!谁让你坏了我们的好事,谁让你勾引馨儿……什么?你……你是女人?”

  君卿染被男人刺耳的声音刺的近乎耳鸣,她站直了身子,冷冷的看着对面的男人:“哦,我好像知道了。你们办事不力,所以被自己的主人杀了灭口是吗?”

  想她好歹也是个阅读千本小说的人,这点小事早就在她的预料之中。

  男人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以闪电般的速度来到君卿染身边,掐住了他的脖子,隔着薄纱布料,君卿染可以看到他愤怒的双眼:“留着你就是个祸害,今天你必死无疑。”

  随着男人紧紧收缩的力度,君卿染的呼吸都有些困难,她的一张小脸煞白,大脑因缺氧而剧烈咳嗽了起来,同时双手紧紧抓着男人的胳膊,用尽力气说道:“你杀死我算什么本事?再说了,杀我也好歹得给我一个理由吧!”

  男人像是听进去他的话一般,竟果真松开了手,在君卿染不可置信的目光下掀开了斗篷。君卿染看着他熟悉的一张脸,眼睛不由得瞪得老大,诧异地问:“是你?”

  男人笑了笑,一步步向她逼近:“没错,是我。在青楼的时候,你偷听我们讲话,我便起了杀心。若不是公子阻拦,你早已成了我的刀下亡魂。谁知之后你竟又擅自闯入了满仙楼,你自寻死路,死了也怪不得谁,但谁知馨儿居然又冒死救下了你。我实在是想不通,像你这种该死的人,馨儿和公子为何却不忍对你痛下杀手?”

  最后一句话他是吼出来的,口水甚至都溅到了君卿染脸上,君卿染的眉头紧蹙,却依旧淡淡擦了脸上的唾沫轻笑道:“哈哈,一番谬论简直要笑死我了,你竟敢说我该死?你们杀人不眨眼,视人命为草芥,真正该死的该是你们才对!”

  男人被君卿染戳到痛处,直接拔出腰间的剑快速向君卿染胸口刺去,君卿染认命的闭上了双眼,心想:这时候恐怕是不会有人来救我的吧。死就死吧,也许死了就可以回到二十一世纪呢。

  “住手,喻哥哥不要!”

  ‘叮’

  一块石头飞快打在了男人的剑上,男人的剑被打落在地,只听得哐当一声,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君卿染默默回头,但见馨儿早已张开双臂挡在了自己身前,毫不畏惧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副嗜血的模样。她苦笑道:“喻哥哥,收手吧!闵越已经被主人杀了,我们还会远吗?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管怎样,主人都不会放过我们的。”

  男人听了馨儿的话脸色并没有好转,一张脸黑的彻底:“馨儿,你……你真要背叛主人?”

  “我不曾想过要背叛他,可是当时我们一起进来的人如今还剩下几个,依稀记得,当时我们十几个同乡前来投奔他,而如今,却只剩下了你我二人。你真心觉得我们能逃得过被杀的命运吗?”

  馨儿的语气有些愤怒。诚然,他们为了主人尽心尽力这么多年,没有想到最后全都落得了个不得好死的下惨。

  男人像是被馨儿说动了,他颓废的放下手,神情黯然:“可是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如果我们不杀了他,主人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我倒是有一个主意。”君卿染从馨儿的后面走出来,脸上早已恢复血色,一双眼里满是真诚,“与其为他们卖命,不如和我们一起斩妖。如何?”

  男人冷笑了一下,仿佛是在嘲笑君卿染的自不量力:“你以为就凭借你们的力量就能和主人抗衡?”

  “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馨儿没等君卿染解释就说出了这句话,“同样都是死,那为何不试一试,起码还有生还的余地。”

  “馨儿,你……”

  馨儿将手放在男人嘴上,示意他不要说话,她接着说道:“一直以来,我活着的意义就是为小弟报仇。人类杀死了我弟弟,所以他们都该死。可是……可是后来我发现我为了报仇。竟也慢慢沦为了一个该死的刽子手。如果说他们该死,那我也一样该死!我不想再做一个杀人机器了,我真的累了。而且……”

  “而且什么?”

  馨儿定定地看着男人的眼睛摇头苦笑:“每次在梦里看见弟弟,我都会有一种莫名的罪恶感。一直以来都是你在保护我,不然我早就死了。我本来想把这个秘密一直隐瞒下去,但事到如今,我便告诉你。其实……我小弟和你的家人都是被主人所杀的。”

  看着男人吃惊的面孔,馨儿神色黯然,似乎连她都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

  但,这就是事实。

  男人一脸不可置信,他定定看着馨儿的眼睛,试图找到一点玩笑的意味,然而他并没有。这时不止是男人吃惊,就连君卿染都没有从这巨大的信息量中缓过神来。

  “所以……一直以来,你们都是在帮助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而去杀人?”

  君卿染只能得出这一个结论。

  馨儿看出他们的疑惑,随即点头继续说道:“还记得结界里的那片幻境吗?”

  君卿染因为上次就是被困在那里,于是立即点了点头。

  男人倒是一副了然的样子,一张脸上毫无血色,他瘫坐在地上,筋疲力尽。

  “其实那只是记忆墙……”

  “我知道,就像我们那个时代的电影一样!”

  馨儿有些愕然,随即又解释道:“虽然我不知道电影是什么?但想来应该就是那个意思。那里记录着每个人死去时的场景,并且会无限制反复一遍又一遍在我们面前重演。在那里,我们杀死了自己的亲人。其实……是我亲手杀死了我的小弟,是我,自己杀死了最亲的亲人。”

  说到这儿,男人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立刻站了起来大吼道:“我们快走,那些怪物如果知道咱们背板了他们,会……会冲出结界来追杀我们的。”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