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4章 闹别扭的小两口

2019-09-04 作者: 大王喂你鸡汤
  第4章 闹别扭的小两口

  然而名若离竟像凭空消失了一般,他们几乎找遍了此处也没能找到她的身影,不由得苦笑连连。

  在此期间君卿染也慢慢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也对这个时代有了个一知半解。其实,在平时,除了相亲,她也从来都是个乐天派。既来之,则安之,反正事情已经发生,她即使一哭二闹三上吊也解决不了问题,还不如试着找找回去的办法。比如——再故意出一次车祸!

  ‘咕咕’

  此情此景,君卿染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她抚摸着干瘪的小腹嘟囔:“小哥哥,我们还要找多久啊?”

  白溪蹙眉,他从包裹中拿出几个馒头塞到了君卿染手里淡淡说道:“呐,先垫垫吧。”

  君卿染无奈地接过馒头,刚咬了一口便吐了出来,瞪大眼睛惊异地说:“我了个去?你确定这不是铁块?还是你诚心要硌我的牙?我跟你讲,在我们那个年代,也只有监狱里的犯人才吃这种东西。据说,监狱里的油条都可以撬动铁栅栏……”

  白溪一脸懵逼,因为这些名词他从来都没有听过,索性只当她在发疯,拿起馒头自顾自吃了起来。

  君卿染倒是很有骨气,纵然她已经饿得两眼发黄,却始终都没有再吃一口。

  看着她倔强的模样,白溪没来由的一阵心疼。他将剩下的馒头收起然后说道:“小师妹可能已经离开这里了,我们也走吧。”

  “真的?”君卿染欢呼雀跃,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可是她现在最大的期望。

  白溪默默点头,随即头也不回地向出口走去。君卿染连忙跟上,一下子跳上了他的背,还露出一张特别无辜的脸,仿佛这跟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似的天经地义的事。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君卿染郝然看见了一个集市。正值午时,集市上热闹非凡,处处都是吆喝卖东西的小贩。

  “哇,好热闹啊!”君卿染乐得手舞足蹈,开心的左顾右盼,“快……快放我下来,小哥哥,那里有肉包子卖欸,话说我已经有很久没有吃过包子了。没有麻辣小龙虾,包子也是可以的。”

  白溪满头黑线,随即如了她的意,直接把某人扔了下去。

  ‘唔——’

  君卿染闷哼一声,屁股上的疼痛让她恶狠狠的瞪了眼白溪,但丝毫不影响她对吃的向往。她马上从地上爬起,飞快向那些小摊奔了过去。

  “老板,这个这个,HOW MONEY?”

  卖包子的老板一愣,以为是捣乱来的,只给了她一个白眼让她自己体会。

  君卿染这才想起这里的人不会说英文,只好改口问:“老板,你的包子怎么卖?”

  “十文钱一个!”老板没好气地回答。

  “十文?十文是多少钱?”君卿染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百元大钞塞到了老板手里笑道,“按照我们那的物价,这样的包子也就是一块钱一个,给我来二十个,不用找了嘿。”

  老板却像看傻子似的看着君卿染提高了声音问道:“这是什么玩意?一张有颜色的纸而已,你是不是想吃霸王餐?你想吃霸王餐可以直接跟我说,然后我再考虑要不要打死你。”

  君卿染猛然一愣:“这不是纸,是钱……”

  “我看你脑子是被门给挤了吧?走开走开,别耽误我做生意!”

  君卿染又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问:“那你这有没有微信支付宝?有没有二维码?我给你扫一扫?”

  “扫你奶奶个大腿,我看你是找抽。”老板说着便伸出了手,毫不客气就要给她一个大嘴巴子。

  白溪见状连忙抓住了老板的手,然后鄙视地看了君卿染一眼拿出一串铜钱扔给老板说指着自己的太阳穴说道:“不好意思,我这位朋友这儿有点问题,您别跟她一般计较。”

  “你大脑才有问题,你全家大脑都有问题!”君卿染气得直跺脚。

  白溪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她随即识趣得闭上了嘴巴。白溪付了钱拿了包子,像关爱智障儿童似的分给君卿染一个,又不由分说向前走去。

  “喂,白溪小哥哥,我还要买这个。别怕,大不了我到时候把钱还给你,我银行卡里还有好多存款呢。”

  “哟,这个也不错,我要买!”

  不知是谁说的,女人的使命就是买买买。不消片刻功夫,君卿染就差些把白溪身上那点家当挥霍了一空,而她却没有一点要收手的意思。

  诚然,白溪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早知道这娘们这么败家,他可不要把她救出来。但看着君卿染依旧昂首阔步,又摸了摸干瘪的钱袋,随即结结巴巴地说:“君……君姑娘,天色不早了,咱们还是先找个歇脚的地方吧。”

  君卿染正色点头,问:“可是……我们今晚去哪儿睡?”

  “城西好像有间荒废的破庙,我们就去那儿吧。”

  “不是吧!破庙,你开什么玩笑?”君卿染不满的看着白溪,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怪物啊,怎么这么不知道怜香惜玉,自己好歹也算是个美女,这世上哪有请女孩子住破庙的?

  “不然呢?”白溪的语气不带任何感情,接着说,“像你这样大手大脚,咱们很快就要露宿街头了。讲真,你比小师妹还败家。”

  听到他的话,君卿染也知道自己理亏,她撇了撇嘴,不开心的嘟囔:“人生苦短,人们不是常说吗?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朝没酒喝白开水,该潇洒就要潇洒嘛。”

  白溪摇头苦笑,不敢苟同。

  终于,他们在天黑之前找到了一间客栈,一前一后地走了进去。

  “客官,打尖还是住店?”酒楼老板的目光在两人之间穿梭,他们看上去很般配,但似乎又有些疏离,说不准是小两口吵架了呢。

  “住店!”白溪冷冷答道。

  老板会意:“两位是要一间还是两间?”

  “两间!”

  “一间!”

  两个不和谐的声音同时响起,老板的眼神在他们之间来回移动,最后终于确定了两人的关系。没错!就是夫妻吵架。

  这边君卿染不可置信的看着白溪故作愤怒:“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是不是对我有所企图?”

  她有些激动,以至于声音都高出了好几个调子。

  白溪以为她会说他好色,他紧张的等着她的下文,结果出乎他意料的是君卿染无奈的看了看他,然后小声的在他的耳朵边说了句:“你不会都抠门到这种地步了吧?我也是醉了。我真的有钱,以后会还给你的。”

  此时白溪被她的脑洞彻底打败了,正常的女人会这么想吗?

  “呵呵,两位不必争了,本店只有一间客房了。”老板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白溪一眼,像是在说,有这么漂亮的娘子还不知满足,你可真是个大猪蹄子。

  白溪嘴角不可多见地抽搐了几下,再不多话,随即付钱上楼。

  君卿染连忙上前轻声问:“小哥哥,你不会真看上我了吧?不过相比起来,你比那些相亲对象可要优秀一万倍呢。”

  “不是,人间动荡,妖怪纵横,你一个人住我不放心。”白溪淡淡解释。

  “哦,谢谢!”君卿染说罢把被子铺到了地板上说,“好吧,看在你这么优秀的份上,本姑娘原谅你了。你睡床,我打地铺。”

  “你就这样睡?”白溪一脸吃惊的看着睡在地上的君卿染。

  君卿染心里不禁冷笑,笑话,你以为我想啊?如果不是你小气我会这么委屈自己?虽然心里小声逼逼,但是表面上却还是笑吟吟的说:“不然呢,新时代女子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睡得了高级酒店的席梦思大床,也打得了地铺。我跟你说,遇到这样的女子你就娶了吧,保证不吃亏。”

  兴许是太困了,君卿染竟很快便睡了过去,不时便打起了轻微的鼾声。

  “君姑娘,你睡了吗?”

  白溪轻声叫了几声,但君卿染睡得太死,丝毫没有反应。他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自然不会真的让她打地铺,随即轻轻将她抱在床上,自己则躺在了原先君卿染的位置闭目养神。

  天色刚亮,君卿染惊叫的声音便响彻了整个房间。

  “我怎么跑到床上来了。难道是我梦游了?”她顶着一头鸟窝,丝毫就不顾自己的模样。

  “一大清早叫什么叫?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白溪有些愠怒。

  “不瞒你说,我有梦游的习惯,你说,我昨晚是不是梦游的时候非礼你了?我的天呐,真是造孽啊,小哥哥,你大胆说,放心我承受的住,如果真的那样,我会对你负责的。”

  “噗嗤!”白溪不禁被她逗乐了,用手戳了戳她的小脑袋笑道,“我说你的脑袋里都装着些什么啊?脑洞这么大吗?是我抱你上去的,你一个女子睡地上,叫我情何以堪?”

  “扫噶,扫戴斯乃!”君卿染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偷偷用眼神打量着他,想不到这个臭道士还有点可爱嘛。

  白溪看着她的小眼神不停转动,就知道她又在动什么歪心思,不由忍着笑正色道:“起床了,我们去鬼门!”

  白溪话音刚落,君卿染的眼睛就瞪的大大的:“鬼门?不是吧!妈妈咪啊!鬼门里会有鬼吗?”

  白溪像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她笑:“你不就是鬼吗?还会怕鬼?”

  “可是……我还是怕……”

  “有我在,怕什么?”

  “帅气!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你可要好好保护我,像我这样厉害的人物通常都会活到大结局的。”

  君卿染得瑟的看着白溪,对她不知哪国的鸟语,白溪早已见怪不怪了。

  洗漱罢,两人随即出门,走在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从他们的身边经过,来来往往的人群摩肩接踵,君卿染的眉头不自觉的蹙了起来。白溪似乎注意到了她的不适,随即将她往自己身边拽了拽。君卿染有些诧异的看向他,随即明白了他的心意,嘴角不禁微微勾起。

  突然,白溪停住了脚步冷声道:“有妖气!”

  君卿染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郝然看到前方的高楼上笼罩着一股黑色雾气,好似这座城都被一片雾霾所笼罩,整座城内都是阴深深的。

  君卿染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妖气挺重的,我看不止一个妖怪。”

  说罢她的笑容逐渐放大,然后又大大咧咧地笑道:“嘿,还别说,那个楼还挺好看的!”

  白溪白了她一眼:“那是青楼!”

  谁知君卿染听完他的话双眼瞬间放光,不由分说地拉着白溪向青楼奔去,边走边说:“走走走,咱们抓妖怪去!”

  此时的她异常激动,天哪,想到自己有生之年居然可以去逛青楼,只感觉自己的嘴都快要咧到后脑勺了。

  白溪眉头紧蹙,一手拍开她的手,满脸不悦。

  君卿染不明所以,抬起头迷糊的看着他,一脸疑惑。

  “君卿染你知不知道一个女子要矜持,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啊?”白溪叫道。

  君卿染不满地撇嘴,委屈的看着白溪问:“我又做错啥了?”

  白溪不由扶额,他突然发现君卿染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或许她还真是那个白痴的落星公主呢。他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训斥:“放手,大街上和男子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哦哦,你说这个啊!我还以为什么呢。当今社会在街上秀恩爱的情侣随处可见,他们不仅拉拉扯扯,有的还亲嘴呢。”

  君卿染摩挲着那只被白溪打了一下的爪子,心里很是委屈。不就是摸了个手吗?又不是把你怎么了,再说了,跟你牵手吃亏的是我,占便宜的是你才对呀,榆木疙瘩!

  白溪看着她倔强地脸,最终摇了摇头,没有下文。

  不一会君卿染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回头对他说道:“喂,我们不是要去逛窑子吗?你得帮我换套行头。像我这么帅,女扮男装一定比你好看。”

  白溪汗颜,是他的错觉吗?她一个女人为什么会对青楼这么感兴趣?这不是男人的消遣之地吗?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