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3章 霸王硬上弓

2019-09-04 作者: 大王喂你鸡汤
  第3章 霸王硬上弓

  “星儿……”

  那女子的确在笑,但任谁都能看出她眼中的苦涩。她的目光温柔如水,仿佛君卿染是她最亲近的人。她慢慢走近,缓缓伸手,想要抚摸一下君卿染的脑袋。

  “星儿?又是落星公主吗?可是我……”君卿染一脸懵逼,她边说边下意识地后退,谁知一不小心却撞到了身后的石壁。她揉着脑袋龇牙咧嘴地惊叫,““哎呦喂,我这值钱的脑袋啊,律师最重要的就是脑袋,可不能撞坏咯!”

  白溪见状轻笑:“打官司靠的不应该是拳头才对吗?关脑袋什么事?”

  君卿染恶狠狠地瞪了这个榆木疙瘩一眼,随即冲身前那女子解释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我可以很确定地告诉你,我根本不是你口中的……”

  “咳咳。”白溪的嘴角不由抽了抽,他似乎知道君卿染接下来要说些什么,于是故意咳嗽了几声打断了她的话,然后抓了抓她的衣袖冲她严肃地摇了摇头。

  君卿染自然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主,这样一来她早已明白了他的意思,随即点了点头咧嘴说道:“好吧,其实,我根本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好像……好像失忆了。”

  君卿染心道,既然她把自己当成了公主,那不妨就将计就计,说不准还能来个狐假虎威,岂不刺激?

  她知道这女人对自己毫无敌意,随即冲到她面前左看看右瞧瞧,更让人无语的是她竟还忍不住用手捏了捏女子的脸庞惊叫道:“哇塞,你的皮肤怎么这么好,你是怎么保养的?来来,分享一下秘诀呗!”

  女子微微一愣,笑容有些僵硬,嘴角不自觉地抽搐了几下。

  白溪终于看不下去了,这个不知道哪来的冤魂怎么这么淘气?而更加神奇的是她竟和落星公主的身体匹配度这么高,不知这到底是不是一种巧合。

  “我说落星公主,请问……你一直都这么顽皮的嘛?”白溪轻笑。

  “呃……呵呵……一般一般,世界第三!”君卿染尴尬地收回爪子,随即在白溪的示意下开口问道,“这里是哪儿?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们该如何才能出去?”

  那女子有些愕然,好像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于是反问道:“星儿,你是什么也记不得了吗?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君卿染看得出女子眼中的希望,也看得出她眼中的激动,可是她本就不是什么落星公主,自然不会有落星公主的记忆。只是这场戏是无论如何都要演下去的,她缓缓说道:“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之我觉得这里很陌生!”

  君卿染本想继续说下去,白溪作势又重重咳嗽了两声,君卿染会意,乖乖闭上了嘴巴。

  白溪笑着给君卿染打圆场:“你们在这墓穴之中逗留百万年,又如何知晓这世间早已大变了模样。连你都不甚了解,就更别说落星公主了,她不知情亦属人之常情。”

  君卿染配合地点了点头,不是她畏惧白溪,而是白溪刚刚在她耳边说过,如果她暴露自己不是落星公主,那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面对着女子的问话,她有些紧张,随即也顺着白溪的意思解释:“没错,我这一睡就是百万年,如今天下大变,我又怎会知晓?又如何记得这些?”

  经这么一解释,壁画上的女子竟对此深信不移。她关心地问:“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身体可有不适?”

  看到她的关心,君卿染眉头微蹙,在女子殷切的眼神中,她还是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我只是想问,一个死了的人突然活了过来,难道你们就一点也不惊讶?”

  说实话,任何人在面对这件事时绝对不可能这么淡然,仿佛一切都是他们自导自演的戏。她说着又去揪了揪白溪的头发,边揪边问:“喂,你们不会是来这儿拍戏的剧组吧?别跟我开玩笑了好吗?大家都是成年人,别再玩这些小把戏了。”

  “剧组?”

  “拍戏?”

  白溪和那女子同样惊讶,他们在想:自从她醒来之后老是说一些听不懂的胡话,难不成是刚脑脑门被棺材盖给挤了?但更离奇的是,她脸上的表情竟然比他们还要疑惑,这又是怎么回事?

  君卿染以为他们真的是在拍戏,于是脸上无端升起了一股愤怒,她撇嘴说道:“好了好了,我不陪你们玩了,我手上还有很多案子,没工夫在这儿跟你们瞎闹。”

  她误以为这些是那个海龟花钱派来整蛊自己的,索性坐到了地上吼道:“我可告诉你们,你们现在侵犯了我的人身自由,已经触犯了我国的法律,我一定会将你们告上法庭……你们就等着吃官司吧。”

  “吃官司?”白溪一脸愕然,“官司还可以吃吗?不是用来打的吗?”

  这时那女子忽然仰天长叹道:“哎,星儿,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一点都没变。”

  她说话时低着头,眼中的挣扎终于被坚定替换,随即缓缓解释:“众所周知,当年落星公主是沐夏国第一才女,但事实并非如此。落星公主其实是个傻子……”

  “什么?落星公主是个白痴?”白溪自知说错了话,连忙捂住了嘴。

  女子缓缓点头:“是啊,其实公主只有三岁孩子的智商。但饶是这样,皇上还是最疼爱公主。直到有一天,公主一睡不醒,皇上请了很多大夫都束手无策,后来有一个道士揭了皇榜,坦言公主在出生时丢了一魂一魄,因此才会神智不全。而且这一睡便会沉睡百万年之久,待魂魄归位才会醒来,而我们则自愿在这里守护公主。”

  “所以你……和刚才那些蟒蛇们已经活了百万年之久?”君卿染问。

  “是。我们祈求道长将我们重筑,迎候公主的到来!”

  “怪不得,原来你们早就知道我会醒过来!”

  白溪一双探究的眼神微眯,不知道在寻思什么。他缓了缓轻声问:“重筑的代价是什么?”

  “代价?呵呵,何为代价?能陪伴公主百万年,是我们的荣幸!”

  君卿染的笑容僵硬在脸上,她忽然间想起了刚才那些守护在冰棺前的大蟒蛇,原来他们所付出的代价就是自己的生命。落星公主苏醒之时,便是他们陨落之日。想到这儿她不由瞪大眼睛吃惊的问:“为什么会这样?”

  “公主无须为我们感伤,人类寿命仅百年而已,但我们却已活了百万年,如今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壁画女子说罢微微一笑,看着君卿染的目光更加和煦。她顿了顿又冲白溪说道,“公子,在下最后有一事相求。”

  “但说无妨!”白溪抱拳说道。

  女子看了君卿染一眼,随即用神识和白溪交流道:“公主醒来之时遇见了你,想必这并不是巧合。所以我想请公子代为照顾公主,小女子必将感激不尽。”

  白溪默默点头。其实白溪根本不是见死不救的人,即使没有她的托付,他也一定会将君卿染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的。

  见白溪答应了,女子终于有些欣慰。她忽然又冷不丁地说:“公子,小心你小师妹!”

  听到她的提醒,白溪随即四处查看,竟发现不见了名若离的身影。他满脸疑惑,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壁画女子不舍的看了看君卿染:“星儿,今后没有了我们,你要好生照顾自己。星儿,珍重!”

  话音未落,她的身子渐渐变得透明,就像刚才那些蟒蛇一样。

  君卿染看着化为光雨的女子,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白溪眉头微蹙,他定定地看着君卿染问:“你到底是谁?”

  白溪虽然语气有些僵硬,却没有任何杀意,不知道为什么,从她出现的那一刻起,他心中的悸动竟然愈加强烈了起来,而且越来越强烈。

  君卿染还没有从刚刚的难过中缓过神来,她轻声道:“我说过了,我叫君卿染,是一个律师。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儿,更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脑子好乱,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嘛。”

  白溪将她的迷茫看在眼底:“你很不寻常!也许,你真的是落星。”

  他没有半点犹豫,而是肯定的语气。世间每件事发生都有它的意义,一切都是定数。

  君卿染与他四目相对,目光触及片刻,她便低下了头,声音有些微弱:“我说你们真不是在拍电影?还有,你们说话都是这么文绉绉的吗?还好我文言文学得不错,不然都无法与你们交流了。什么呜呼哀哉的,累不累啊?”

  正当白溪准备说话时,君卿染又打断了他:“对了,刚才她要你小心你小师妹,你小师妹哪里去了?总不会无缘无故地消失了吧?”

  白溪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睁得老大:“你能听到我们的神识交流?”

  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只有拥有足够强的内力和修为才能听到别人用神识交流的内容。而令白溪惊奇的是,这个冒牌的落星公主很显然一点修为都没有,这又是怎么回事?

  “嗯哼?有什么问题吗?”君卿染点了点头,瞪大眼睛向看着怪物一样看着白溪,她是真的觉得他们说话她听到到底有什么好奇怪的。

  白溪很快冷静下来,他将手握成拳,放在自己的嘴边咳嗽了几声,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你这个孤魂野鬼算是赚到了。”

  他说出来的话更是气死人不偿命。

  “说谁孤魂野鬼呢?我了个去,你才是孤魂野鬼,我是钟馗,专门捉鬼的。”君卿染气急败坏的模样像极了一只凶狠的大老虎。

  白溪不理她,自顾自的向外走去,头都不带回一下。

  君卿染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着急地问:“喂,你去哪?”

  话音刚落,她便感觉踩到了些什么东西,她木讷的缓缓低下头看了一眼,只一眼她就吓得魂飞魄散:“妈呀,骷髅头,呜呜呜……”

  君卿染尖叫着,一跃而起双手紧紧的环着白溪,双腿同样环着他的腰,把脑袋埋在白溪的颈窝里,像个受了惊吓的孩子。

  白溪连忙把双手举起,眼神左右躲闪,被她的突如其来弄得有些不自在:“喂,你先下来好吗?有话好好说,别讹人好吗?”

  君卿染剧烈摇头:“不要不要,这里太可怕了。”

  她不仅没有松开手,反而把他抱得更紧了。

  白溪实在不知如何是好,便威胁道:“你先下来再说,不然我就把你丢在这里喂蝙蝠。”

  某人这才像个猴子似的松开腿慢慢滑了下来,只是看着白溪的眼神中多了些无声的申诉。

  白溪眼神不自觉的看向了别处,君卿染只顾着害怕,却忽略了白溪的尴尬。

  “还愣着干嘛?还不走?”白溪故作愤怒。

  “我不要。”君卿染有些生气的嘟囔,“我才不要踩着这些白骨走,你走吧,不要理我。”

  白溪无奈,只好微微蹲下身子苦笑道:“好吧好吧,就算我怕了你,上来吧,我背你!”

  他说罢又自言自语地撇嘴说道:“苍天啊,大地啊,我白溪这是造了什么孽?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我一定是疯了,一定是!”

  君卿染闻言缓缓睁开眼睛,好奇的看着他,随即嘴角笑容慢慢散开,毫不犹豫地爬上去。

  突入起来的重量让白溪眉头紧蹙:“呃……君小姐,你……你好重!”

  “重?你开什么玩笑?我这么苗条,才一百二十斤好吗!肯定是你平时不健身,缺乏锻炼。放心,今后多练练就好了,省得你结婚的时候抱不动新娘子。”

  “你都抵得上小师妹两个重了,这也叫苗条?”白溪头也不回的怼她,只是君卿染看不到,他的嘴角微微上扬,竟一脸幸福。

  “哼,我跟你说,你这样会没朋友的!”就这样君卿染骂了一路,然后问,“我们现在去哪儿?”

  “还能去哪儿?先找小师妹!”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