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2章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2019-09-04 作者: 大王喂你鸡汤
  第2章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呃……公……公主?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君卿染满脸问号,心中的三连问更是把自己问得找不着头脑。但出人意料的是众美女们还未答话,他们的身体竟然全都渐渐变得透明了起来,恍若他们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

  为首的美女一脸淡然,轻声笑道:“公主,如今你已苏醒,我等的使命已经完成。只是……只是我等今后不能再陪伴公主左右,请公主务必要照顾好自己。”

  君卿染连忙问道:“你们……这又是什么情况?”

  众美女齐声喊道:“生亦何欢,死亦何惧!公主,我等大期已至,若有来生,我等愿继续追随公主,效犬马之劳。”

  话音刚落,众美女们随即化为了一片光雨,尽数落到了君卿染身上。她的心中五味陈杂,一时竟不知该何去何从。这一切发生得真是太突然了,这叫人怎么接受嘛!不由心道:咦,我现在会不会是在做梦?这片光雨倒是和车祸前的灯光有些相似,又或者,我现在正在手术台上,这些光雨便是手术室里的无影灯光吧?

  想到这儿她连忙捏了捏自己的脸蛋,随即感受到了一阵钻心的疼痛,她傻傻地楞在原地自言自语:“不是做梦?我的妈呀,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我该不会是鬼上身了吧?”

  就在君卿染手足无措时,一旁的男子缓缓走近笑着说道:“你好,我叫白溪,这位是我的小师妹名若离。敢问姑娘,你……真是落星公主?”

  君卿染微微一愣:“讲真,我连落星公主是谁都不知道,其实我的职业是律师!”

  “律师?律师是什么鬼?”一边的名若离仔细打量着君卿染,满脸诧异。

  反观白溪,他当然也没听说过这个职业,只不过相比之下,他显得比较镇定罢了。

  君卿染撇嘴解释:“律师嘛,就是帮人打官司的。”

  “打官司?官司是谁?”白溪和名若离异口同声,这次他们的惊异程度倒是颇为一致。

  君卿染愣住了,她不知该如何解释,缓了半天只好哭丧着脸回答:“既然你们不认识,那就把官司当成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好了。”

  谁知白溪却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然后正色问道:“敢问小姐芳名?芳龄几许?”

  “我叫君卿染,今年二十七岁,喜欢唱K,至于特长嘛,腿特长。”她说着故意伸出了自己的腿笑了笑问,“你看,长不长?”

  白溪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女子,不禁由衷感慨:“姑娘真乃天下第一奇女子也。”

  君卿染很不习惯这种文绉绉的交流方式,不由问道:“咱们还是先出去再说吧,这里阴森森的,怪吓人的。”

  话音未落,两人随即听得名若离喊道:“师哥快看!”

  君卿染和白溪顺着名若离的目光看去,但见冰棺后竟然有一块石碑。那块石碑很奇怪,这里的一切都一尘不染,干净得恍若不像是人间,但那石碑上却被盖满了灰尘,像是在刻意掩盖着什么。

  名若离连忙用衣袖擦去了石碑上的灰尘,惊奇的发现石碑上有好多奇怪的字符。

  白溪漫不经心地看向石碑,这不看不要紧,乍看之下两只眼睛不禁瞪成了铜铃。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座由非常古老的石材制成的石碑,他轻轻抚摸着上面字符的纹路,心中竟突然冒出了一股莫名的熟悉感。他有些迷惑,但想来想去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兄弟,你怎么了?”君卿染大大咧咧地问。

  “兄弟?我不是你的兄弟好咩?”白溪这才如梦初醒。

  君卿染没想到白溪竟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于是解释道:“好嘛好嘛,大不了以后我不叫你兄弟,叫你帅哥好吧?”

  “呃……随意吧。”白溪随意敷衍着君卿染,内心却早已澎湃,他自己根本就无法解释内心刚刚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波动,这在以前可是从未有过的。他缓了半天才又轻声说道,“这些字符看上去像是古老的字符,是落星公主那个时代的。”

  “是吗?可我觉得没那么简单。你看,这底下有个字可以推动。”名若离说着便用手推了推,但见石碑开始不停的震动,顿时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不好,有机关!”白溪一声低吼。

  随着白溪话音刚落,地面果然开始摇摇欲坠,君卿染和名若离瞳孔渐渐放大,像是被这图如起来的震动下的丢了魂。尤其是君卿染,她脸色苍白如纸,紧紧闭着嘴唇以致于忘了叫喊。

  此时只见地面轰隆隆的出现一道白光,随即他们三人便一同落到了塌陷的洞穴里。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终于掉入了洞底,白溪双手挥舞着空中的灰,却见自己紧紧拉着君卿染的手,却不见了名若离的身影。他连忙松开君卿染的手,一脸焦急地喊道:“师妹,你在哪?”

  “师哥,我好怕!”

  白溪二人循着声音看去,终于在一个石堆旁边发现了名若离,她的表情有些痛苦,眼眶含泪,令人心疼不已。

  看着她虚弱的模样,白溪蹲下身子轻声安慰。此时君卿染分明看到了她眼中对自己的敌意。作为一个律师,君卿染太懂得察言观色了。她知道,想要离开这里必须依靠他们的力量,于是退一步海阔天空,可以离白溪远了些。

  待到名若离的情绪安稳下来,白溪从怀中拿出一个火折子点起,在洞里四处打量了起来。

  眼前全是用琉璃珠雕刻成的壁画,壁画上的人物栩栩如生,画卷蜿蜒连绵了一路,像是记录了一个人漫长的一生。壁画在火光的照射下闪烁耀眼,七彩的颜色显得异常诡异,像在黑夜中摇曳的鬼魅。

  看着墙上的壁画,不知为何,白溪心中那种兴奋感愈加强烈,心中的疑惑也越来越大。他好似对壁画上的女子很熟悉,但他却知道,自己从未见过他们。他不禁伸手抚摸到了女子落泪的脸上,试图擦拭女子脸上的泪水。

  忽然,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来不及多想,一条秘密通道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三人相互对视,名若离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开心地说:“师哥快看,好像是出口哎。”

  白溪还来不及回答便听到四周像是有什么动静一般。他把中指放在嘴边对名若离比划了一个嘘的姿势,自己则猫着身子慢慢向洞穴深处走去。

  奇怪的声音越来越近,君卿染刚想问发生了什么,郝然见便看到通道里飞来黑压压的一片,竟是数以千计的蝙蝠。

  白溪暗叫不好,手中的剑不停地挥舞着,奇怪的是这些蝙蝠一落到地上就消失不见了,好似被认为的变异了。

  名若离见白溪一个人应付不过来,也拿起了手中的剑跟了上去。白溪知道君卿染毫无抵抗之力,不由将她拉在了背后,和名若离一起护着她。名若离虽然很不情愿,但她也知道此时正处于危机关头,更何况她从不敢也不愿违背白溪的意思。

  三个人背靠着背,随着手中的剑落下,空中的蝙蝠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还增多了。

  名若离的脸上的汗水越来越多,显然她已经坚持不了多久。

  白溪的呼吸有些浮动,他虽然还能继续打下去,但是这么多蝙蝠,继续下去一定会消耗更多的力气。他眉头紧蹙,嘴唇抿成了一条线,脑袋急速运转:“师妹,师父给你的九味真火可带来了?”

  名若离看到眼前那只可恶的蝙蝠飞来飞去,生气的一剑砍了下去。听到白溪在问她,她连忙会意,在白溪掩护她下,顺利从怀中取出了九昧真火。

  白溪用内力点燃了那九味真火,很快整个通道中就都被火花包裹,那些蝙蝠全部被烧成了灰烬。顿时通道之中弥漫着一股恶心的味道,那味道像是什么东西烤过,焦味一直往他们的鼻孔内吸。

  名若离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她求助的看了白溪一眼。

  白溪看了看她,说不多说,直接一左一右拉着他们的手向通道的深处走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通道的前面终于出现了一道白光,三人随即加快了步伐。

  在微弱的光线照射下,可以看清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花海,花海中央是一颗树,树被萤火虫包裹着,在这微弱的光下显的格外妖艳。

  君卿染等三人的出现惊扰了花海中的蝴蝶,蝴蝶全都飞到了空中,漫天飞舞的蝴蝶和迷人的花香让他们快要陶醉在这世外桃源之中了。

  “哇!好美啊!”名若离挣脱了白溪的手,开心的向那片花海奔去,边跑边开心的大喊,“师哥,你快来!这里的花好好看。”

  白溪倒是没有像名若离那样兴奋,一开始他也被眼前的画面迷惑住,但很快便清醒了过来。更多时候,越是美好的东西都越是邪恶的,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在背后咬你一口。很显然名若离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她像个孩子一般在这花海中追逐,扑蝶。

  白溪细细的打量着周围的风景,他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似乎在很久以前和一个女孩许下一个约定。他们会以天地为父母,以花为媒,萤火虫为客,举行一场盛世婚礼……

  名若离像是发现了什么东西,惊叫了一声然后不断后退,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拌到了。她的面色变得苍白,急剧大喊:“师哥救我,这里……这里有怪物!”

  她的声音里面带着哭腔,她长这么大都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怪物。

  这时君卿染和白溪才缓过神来。

  但见名若离的身边有两只庞然大物,它们青面獠牙,类似犬类,体型像大象一般大小,它们一步步逼近名若离,嘴角留这腥臭的口水。

  “君小姐,你留在这儿别乱动。”

  白溪说罢立刻冲到了名若离的前面,大怪物看到冲过来的白溪立即兴奋了起来,两只眼睛放着绿光,像是看到可口的食物。

  白溪冷声一笑,随即将怪物引到了一边。

  “小哥哥小心!”不知为何,君卿染竟也紧张了起来。

  白溪的手上很快出现了一把冰剑。那怪物像是害怕寒气一般,向后退了两步。

  “寒冰诀!”

  白溪默默念着咒语,手上的剑寒气更甚,等到寒气汇集成一股气流,他就将手中的剑狠狠地回来出去,两个怪物一接触到就变成了冰雕。

  解决了着两个怪物,白溪回头看了看瘫在地上的名若离:“搞定,别装了,起来了!”

  听到白溪的声音,名若离这才慢悠悠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她看了看白溪,俏皮地说:“师哥,我腿软,来拉我一把。”

  看着她耍赖的样子,白溪无奈的摇了摇头,伸出手将她拉了起来。

  她还想在说什么,却忽然听得白皙沉声道:“嘘,别说话!”

  话音刚落,前方忽而出现了一些声响。三人的目光紧紧盯着前方,缓缓向前走去。随着他们的前进,树上的萤火虫突然散开,然后又像是被人控制了一样全部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

  火球像是在给他们带路,他们跟在火球之后谨慎前行,最后在尽头处发现了一个类似洞穴的入口。火球进了洞穴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映衬着光亮,几人郝然发现一副更加栩栩如生的壁画。壁画中,一个女子撑着油纸伞,面如桃花,眉宇微蹙,极具魅惑之力。

  “这个人……怎么长得和我一模一样?”君卿染突然开口,他的话让在场是三人全都愣住了。

  与此同时,名若离满脸惊惧,她的嘴唇不停颤抖,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哆嗦:“师哥,你看,石壁上的女人好像……好像笑了……”

  话音刚落,壁画中的女子竟从壁画中走了出来。

  君卿染瞠目结舌,那人竟然从壁画中走了下来,这可是只有在电视中才会出现的桥段啊!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