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1章 车祸?召唤?公主?

2019-09-04 作者: 大王喂你鸡汤
  第1章 车祸?召唤?公主?

  落日的余晖打在君卿染侓师所的窗子上,周围笼罩着一些温和的光晕,往日热闹的侓师所在这傍晚时分也显得格外的冷清。

  君卿染趴在桌子上,一只手单撑着脑袋,另一只手也不闲着,拿起平时常用的碳素笔不时按动着,清冷的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那双会说话的眼呆滞的看着着桌子上的盆栽。

  ‘铃——’

  手机铃声急促地响起,君卿染飞快接通电话职业性地机械地说:“您好,我是君卿染,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君卿染话音未落,电话里的声音便如河东狮吼般蹦了出来:“帮我?你赶紧给我滚回来相亲。”

  “妈!”

  君卿染的声音顿时低了下来,刚刚的气势全都没了。手机被她拿的离耳朵远了一些,嘴角立马扬起谄媚的笑容,狗腿的敷衍道:“妈,我这不是忙嘛,最近手上有些案子很棘手!”

  她的声音有些讨好,就她妈给他找的些都是些什么玩意,一个个长得猴脸腮嘴的,陪他们吃饭她都觉得自己起码要少活几十年。

  “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啊!今天你必须给我回来,你李阿姨给你介绍了个对象,对方是个海归!我说你今年都二十五了,你李阿姨家的孙子都能打酱油了,你看看你这个不争气的,每天都在你的小侓师所里瞎忙活,咱家缺那几个钱吗……”

  电话里的老妈喋喋不休,君卿染不禁扶额,她知道这次是无论如何都逃不过了,只好在老妈的碎碎念中同意了去见面。

  君卿染很快就来到了老妈告诉她的酒店,老妈一眼就看到了门口的君卿染,立即挥手招呼,君母好像对这只国外回来的大乌龟很是满意,为了更好的促进两人的关系,君母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只留下君卿染和那个海归在那大眼瞪小眼。君卿染如坐针毡,只感觉到浑身不自在。

  海归先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可是他接下来说的话有些颠覆了君卿染的世界观。

  “君小姐,初次见面,我对你挺满意的,我也从李阿姨那儿知道了你的情况,我觉得我们挺合适的。只是我有几个条件,想在结婚之前提一下。第一,为了表示你的诚意,我希望这顿饭我们应该AA。第二,我现在已经三十岁了,而且我妈也想早点抱孙子,所以我希望结婚后的六个月里你能给我生个孩子。第三,我觉得已婚女士不适合再抛头露面,你是个侓师对吧?所以有空你还是把你的侓师所关了吧!”

  海归本来还想长篇大论一番,君卿染早已笑着打断了他。

  “好说好说。第一,今天这顿饭嘛,不用客气,我请了。第二,既然你要求六个月内给你生个孩子的话,以免延误对你造成困扰,所以我现在就得赶紧找人先去怀一个。至于第三个嘛,我建议你移民到开挂的民族印度去,听说印度的女人就连逛街都是戴着帽子和纱巾的,那才是真正的不抛头不露面,不知你意下如何?”

  海归眉头紧蹙,满脸不悦。

  君卿染却不在乎他是否高兴,继续说道:“像您这般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还是不要出来委曲求全寻求什么对象比较好,我觉得那是对你的一种亵渎。时候不早了,我也该走了,拜拜了您内。”

  刚走出酒店,君卿染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不用看就知道是老妈打来兴师问罪的,她没有去理会一直在响个不停的手机铃声,嘴角泛起阵阵苦笑。这已经是她第N次相亲失败了,不是她对那些男生有偏见,而是他们的奇葩程度和这海归不相上下……

  ‘滴滴——’

  君卿染忽然听见一阵刺耳的汽笛声,她猛然抬头,强烈的氙气大灯霎时刺痛了她的眼睛,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只觉得身体像一片落叶轻飘飘地飞了起来。她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猛然想起,此情此景,竟跟昨天晚上的梦境一模一样……

  ……

  墨越国公元202年,宰相东方明谋朝篡位,发动了战争。

  在双方的交战中墨越国的皇帝不幸驾崩,东方明对外宣称病故,而真相却不得而知。

  皇帝在临终前把年幼的太子墨玥城托付给了士大夫名扬。名扬年轻时浪迹天涯、行侠仗义,可惜受了小人陷害,最后被皇帝意外相救。皇帝对他有恩,他曾发誓,此生必效忠皇室。皇帝驾崩后,名扬带着太子出逃,尔后创建了名门。后来名扬收了墨玥城为弟子,授予他毕生所学,更名白溪。

  十八年后。

  庭院中的少年手持长剑,眉宇间英气逼人,冷漠的让人不敢接近。他冷峻的脸上有着非凡的容貌,只是那一双眸子似乎染上寒冰,没有一点温度。一身墨绿色的长袍随着舞剑的动作随风飘动,风中杂乱的竹叶掉在地上,已被他无形之中分成规则的细丝。

  少年停下手中的动作,连呼吸的频率都没有发生变化,可想而知他的内功已经强大到了什么地步。

  “好!”

  名扬鼓着掌,慢慢走近少年:“溪儿你天赋过人!想不到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剑法居然已有所小成,妙啊!”

  白溪看了看散落一地的叶子,淡淡说道:“师父谬赞了,徒儿不知何时才能造福天下……”

  他的声音中带了些不易察觉的落寞,可名扬还是听了出来,他叹了一口气,看着那片竹林许久不语。

  突然之间墨越国乌云密布,闪电交加,整个墨越城楼都被笼罩在黑色的阴影之中,黑压压的一片,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

  白溪看着突然沉下来的天,原本冷意的双眼中竟闪过一丝喜悦:“师父,徒儿是不是可以下山了?”

  名扬抬眼望天,随即无奈的摇了摇头:“天意呐,都是天意!”

  “师父……”

  “罢了罢了,既然如此,你便下山游历一番吧。不过你要切记,这些年妖魔横行,山下动荡不安,你要事事小心!”

  “是,徒儿遵命!”

  白溪的眼中闪烁着光芒,他嘴角微微扬起,表情早已将自己出卖。他想有所作为,甚至……他想拿回属于他的一切!

  ……

  墨越城,皇宫九天殿。

  瞭星台上的火焰与天相接,一个女子身着一袭黑色长裙,手上的火焰此起彼伏的无风自动,墨色的发丝杂乱的飞舞着,宛如幽夜中的黑精灵,在黑夜中显得那般生动。只是,她瘦弱的背影在清冷的月色中显得尤其孤单。

  突然,天空闪过一道五彩炫光,这道强烈的炫光划过天迹,在天空中留下了彩色的轨迹,为黑暗的墨越国增了一些艳丽。

  黑衣女子嘴角微微勾起,那双黑色的眸子在黑夜里宛若天上的星辰,闪耀着些许光辉。

  “来了!”

  她的声音中多了些兴奋,但见她快速收紧手中的火焰想要将那抹彩色的光慢慢拉拢到身边,然而,出乎黑衣女子意料,天空中的闪电并没有因为光束的到来而消失,反而愈加激烈了起来。雷声轰隆隆响彻整个天空,似乎有些东西正要脱离了她的控制。

  黑衣女子暗道了一声不好,她拼命的想要按压下这闪电雷击,可是就像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阻挡着她。她的精力渐渐耗尽,脸色苍白如纸,额头冒出了细密的汗珠,顺着脸颊缓缓滑落。

  忽然,她手中的火焰骤然灭了。她的眼中满是不甘,胸口一甜,一口鲜血沿着嘴角缓缓留下。以此同时,那道光束失去火焰的指引顿时失去了平衡,像断线的风筝猛地向下坠去。

  “罄音司命!”一旁的侍女慌乱的上前扶她。

  罄音身心疲惫,用虚弱的声音缓缓说道:“墨越星被干扰,轨道失去控制,神女……不知被带去哪里了。”

  “怎么会这样?”

  一男子的声音从远方传来,但见那男子也身着一袭墨绿长袍,头发随意的用簪子插上,看上去甚是飘逸洒脱,只是他话语中的喜悦有些出卖了他。

  罄音的瞳孔闪烁,明暗交替,不由攥紧了拳头。对于这个发小的嘲讽,她最终还是给予了还击:“怎么,神女下落不明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一派胡言,罄音司命,你的这顶帽子我可带不起!”

  男子显得有些生气,有些恼羞成怒的意味。诚然,从小到大,他什么都瞒不过她。

  “呵!”罄音别开脸,不再看他,却继续嘲讽道,“如今太子下落不明,神女无法出现,墨越国动荡不安。作为宰相的儿子,东方朔,你难道不知道你是最大的受益者吗?”

  “是又怎么样?你别弄错了,神女是你弄丢的,可不是我。”东方朔俯下身子抹掉罄音嘴角的血迹,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你还是自己想想怎么去皇上那开脱吧!不过,你要是求我的话,我或许会帮你!”

  “你做梦,除非我死!”罄音把头偏向一边。

  “那你就等死吧!”东方朔的眼神逐渐冷了下来,他强行压制自己心中的不忍,说出的话令他自己都有些心寒。他收回自己的手,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罄音低着头,谁也没有发现她眼中的失落。

  他们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大概就是那件事发生后吧!她想或许他们就如同两条平行线,这辈子都不会有任何焦点。

  ……

  君卿染做了一个很离奇的梦,她梦见自己回到了古代,变成了一个身份尊贵的公主。她的脑子很乱,乱成了一锅粥。

  “想不到你们比我想像中还要聪明,真是有趣极了!既然来了,那就别走了!”

  君卿染突然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她的语气无比冰冷,也足够狂妄自大。

  “我们二人只是一时兴起,不是有意冒犯的!”

  君卿染随之又听见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他的语气有些愤怒,但声音却很有磁性,相比较之下,还是他的声音好听一些。但她也忽然间反应了过来,自己这是在什么地方?什么生呀死呀的?杀人可是犯法的!她悄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然而视线模糊得可怕,除了几个人影之外根本看不到别的东西。

  这时原先的女子又说话了:“你们可知这是哪里?敢扰乱神灵,当诛九族!”

  男子眉头微蹙,眼中似乎有些不满,他抱拳说道:“我们不过是路过而已,而且我刚才已经跟你道歉了,你休要欺人太甚!”

  “你们闯到这里就该受到惩罚!”女子越发变得凶残,面色铁青,像是索命的冤魂。

  “你怎的如此蛮横无理?”

  “呵,你可知这是谁的灵柩?这可是落星公主的墓地!”

  “呃……落星公主?落星公主不是沐夏王朝的吗?距现在都有几百万年了!”男子有些疑惑。

  “没错,我等奉命在这里守卫公主,擅闯者,格杀勿论!”女子的声音冰冷如铁,却铿锵有力。

  “传说落星公主死于巫术……”男子身边的一个小丫头轻声说道。

  “闭嘴!你该死!”原先那女子被戳中痛处,就要动手!

  正在这时,君卿染终于恢复了视力,她惊讶地发现她此时竟躺在一口冰棺中,处处都冒着寒气。透过冰棺,她恍然看到了说话的男女,说话的男子一表人才,而那说话的女人竟是一条巨大的蟒蛇。她的瞳孔急剧变大,惊叫道:“我的妈呀,有妖怪!”

  她意识到情况不妙,情急之下只好装死,学着周星驰的模样不停的小声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谁知一旁的妖怪闻言立刻安静了下来,竟没了任何动作,全都看向冰棺。

  “公主……公主您真的醒了?”

  大蟒蛇轻柔地爬在了水晶冰棺上,语气温柔,竟跟刚才判若两人。

  君卿染见自己被识破,不由得哭丧着脸看向那男子央求道:“小哥哥救命!”

  她双手捂着眼睛,指间微微露出点缝隙,两只眼睛不安的看着周围的人。但见那些大蟒蛇已经变幻成了人形,转眼之间都变成了绝世美女。他们立即跪倒在地齐声喊道:“公主赐罪,奴婢冒犯了公主,还请公主责罚!”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