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大符篆师

231.第227章 请你当老师

    第227章 请你当老师

    老刘跟着混了一次新闻发布会,一言没发,不过让他出现在那里,其实就已经是一种态度。

    因为最后,身为这边组委会的最高领导,那个满身威严的中年人甚至站起身,给刘志远鞠躬道歉。

    怎么说呢,虽然多少有点作秀的成分在里面,但也不得不说,人家的态度也算表达到了。

    同时当众给刘志远承诺,这种事情,以后绝不会再度发生。

    老刘始终保持着得体的微笑,态度非常谦和。

    参加完这场没有提问的发布会之后,便第一时间,赶去参加赛后新闻发布会。

    新闻发言人刘某的一天,真的很忙。

    这场比赛的赛后新闻发布会云集了相当多的记者在这里。

    原因也很简单。

    一是赛前发生的干扰比赛这件事,虽然真相已经公布出来,可主办方和组委会这边只给出了一个答案,却没有给出任何其他信息,这让无数记者心里面急得跟猫爪挠过一样。

    他们自然没办法去逼问组委会的大人物们,但却不想放过刘志远。

    另外则是这场比赛真的相当精彩。

    双方都有队员临阵突破,而且整场比赛,看点非常之多。

    所以老刘刚一露面,立即被无数人团团围住。

    “刘队长……”

    “刘队长给我们解释一下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好吗?”

    “刘队长,您当时处理事情非常冷静,我们想知道一下……”

    各种各样的提问,铺天盖地,瞬间就把老刘给淹没了。

    那边前来参加发布会的刁雨佳看得目瞪口呆,一下子就有点紧张了。

    别看她在赛场上如何表现,但到了线下,骤然面对这么多的新闻记者,才一下子明白那种压力。

    再看刘志远云淡风轻的模样,刁雨佳顿时心中佩服,心说难怪这人能提前被第一学院录取,真的是有过人之处!

    “大家静一静,如果你们一直这样,那今天这场发布会怕是要没发召开下去了。黄金屋的刁雨佳队长在比赛中表现出令人钦佩的一面,大家是不是多给女生一点关爱呢?”刘志远微笑着,冲着那边的刁雨佳点了点头。

    刁雨佳心里面的那种紧张,一下子就减轻了很多。

    一些跟刘志远已经有点熟了的记者此刻也都笑起来,但依然围着刘志远不肯离去。

    没办法,老刘身上的新闻点,实在是太足了啊!

    刘志远没办法,高举双手,说道:“关于赛前发生的那一幕,我真的没什么好说的,因为哪怕到现在,我知道的东西,也不比你们多多少。”

    “那当时你为什么表现得那么冷静呢?换做一般同龄的少年……呃,这么说吧,至少我在你那个年龄的时候,恐怕没办法做到那么冷静,那么进退有度。而且你当时是一个人出来面对那些人,你难道不紧张吗?”一个年轻的男记者大声问道。

    “擦,这种问题,简直就是来送分的嘛!”休息室里面,单谷指着大屏幕说道:“这不明摆着给老刘装逼的机会吗?”

    “不许说脏话!”姬彩衣瞪了他一眼,然后笑眯眯的看着大屏幕上的老刘。

    大概是有点习惯了,她现在似乎觉得老刘这样子好像也挺好,尤其是从容面对这群记者的时候,也挺帅的嘛!

    被无数聚光灯对准的老刘笑呵呵的道:“可能,我比较成熟吧。并没有感觉到紧张。”

    单谷哈哈大笑起来:“你看,我就说,这简直就是给老刘送经验的……太菜了!”

    这时候,其他记者还想问什么,老刘大声说道:“其实我们也是受害者呀,我们也很无奈的,不过主办方已经加强了安保工作和内部排查,以后这种事情,我相信也不会再发生了。”

    “刘队长,那你有没有担心过会遭到那些人的报复呢?”记者当中,有人问到。

    刘志远笑了笑:“我相信主办方的安保力量!另外,我们只是一群想要打好比赛的学生,我们既不参与赌博,也不想沾染上太多场外的事情,所以,这个问题,到此为止!”

    说完,他不再理会其他那些人的提问,仗着九级的强壮身板,挤到发布会的发言席那里,挨着刁雨佳坐下,微笑着冲她点点头:“你好,你们这场比赛打的非常棒,相信接下来你们的比赛,一定可以全胜!”

    刁雨佳微笑着点点头,虽然有点紧张,但在老刘的带动下,也放松不少:“你们也是,你们的每一个队员都非常优秀,相信你们接下来的路,一定会越走越远!”

    嗯,先商业互吹一波,缓解一下压力。

    毕竟被这么多记者对着,就算一点都不紧张,但压力终究还是有的。

    随后,有记者提问刁雨佳:“请问刁雨佳队长,比赛过程中,你在发现对方刺客姬彩衣临阵突破之后,给了她五分钟时间去感悟升级带来的收获,当时你心里面是怎么想的?”

    这个问题,也是本场比赛大家最大的一个关注点了,而且赛前赛后,一直有人讨论这一幕,热度高居不下。

    算是一个焦点问题。

    刘志远也看向刁雨佳,他其实也想知道,这个竞争对手的队长,当时是怎么想的。

    “这个,其实当时没想太多,我也是一个刺客,我也在战斗中突破过,所以我很清楚那种感觉是怎样的。如果当时我继续发起攻击,有机会秒掉彩衣同学的话……那么,我不会犹豫。”

    面对这个问题,刁雨佳一脸坦然,她并不想去说些冠冕堂皇的话来标榜自己什么。

    “也就是说,如果当时你有机会一波带走姬彩衣同学,你一定会出手,不会给她感悟时间,对吗?”下面有记者问到。

    “是的,我一定会那么做!”刁雨佳一脸肯定:“但你们也都看到了,我们两个之前已经打了半天,而且当时我也受伤了,虽然不是致命伤,可当时的伤口如果不进行处理的话,肯定会影响我接下来的战斗。在这种情况下,我既没有希望一波带走姬彩衣同学,伤口又需要处理,我没有道理继续强行攻击,打断她的感悟。这样对她,对我,都没有任何好处!”

    虽然并不是那种冠冕堂皇标榜自我的回答,但刁雨佳的真实,反倒让在场的记者眼前一亮。

    这个黄金屋的队长,可以!

    “刁雨佳队长,我还想问一下,这场比赛,你们是不是一开始就被对方带乱了节奏?以至于弓箭手对弓箭手,刺客对刺客,符篆师对符篆师……我想知道,赛后你们有没有后悔,没有使用完整的阵型去打这场比赛呢?”

    这个问题,也是很多人关注的点。

    因为这场比赛,虽然非常精彩,但其实完整看下来,会发现黄金屋这边打的并不是特别理想。

    至少,他们一开始想要的那种结果,肯定是没有出现的!

    以至于狂剑士林德辉完全没能发挥出作用,不上场就被司音一锤子砸晕,然后被白牧野一张剑符带走。

    刁雨佳思考了一下,缓缓说道:“怎么说呢,这场比赛之所以失败,肯定是我们什么地方做得不够好。虽然还没来得及进行系统总结,但在这里,我也可以简单说一下。”

    她一脸真诚的看着下面这群记者:“比赛场上,形势瞬间万变,无论赛前做过怎样的分析,但到了赛场上,都必须要灵活应对。所以,没有一成不变的既定战术,也不存在纸面实力的直接镇压。我们这场比赛最大的失误,其实就是错误的判断了对方符篆师白牧野同学的真正实力。”

    停顿了一下,刁雨佳接着说道:“我这么说,并非赛前小看白同学,当时我们已经很重视他了,而且一开始我们的目标也是他。可这场比赛,他从之前的主动型队员,变成了指挥型……我们没想到,他不但符篆本事特别高,指挥能力也这么强。所以我们当时多少有点自乱阵脚。后来才看明白,他们这场比赛的目的,其实是为了练兵。所以他们的姬彩衣同学,成功临阵突破。”

    下面很多记者一片哗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对比赛有那么深的理解,所以哪怕之前看直播的时候,也听到鸟哥提过,但他们并没有太过在意。

    在这种比赛场上练兵,得多大的心脏啊?

    胆儿也太肥了吧?

    可没想到,在刁雨佳嘴里,竟然得到了证实!

    “对,人家是有那个实力,所以也不是对我们的轻视。以白同学的实力,他如果真的彻底放开,说不定一个人就有挑战我们全队的实力。”刁雨佳一脸坦然的说道。

    下面人群传来一阵惊呼声。

    刘志远苦笑着看了一眼身边额头鬓角见汗,一脸认真的黄金屋队长,心说能别再奶了吗?

    “我说的是真的!”刁雨佳一脸认真,“我觉得,符龙战队,有能力去争夺今年飞仙联赛的总决赛冠军!”

    嚯!

    下面一群记者更激动了!

    还是年轻的孩子们好啊!

    这种话,换做任何一个领队,都几乎不可能说。就算说,那也肯定是一口毒奶。

    而不像刁雨佳这样,眼神里充满认真,一点故意毒奶的意思都没有。

    随后,记者又提了几个问题,刁雨佳都应对得当,几乎没用身旁的领队帮忙。

    结果,她这边采访完之后,第一时间对刘志远小声说道:“谢谢你呀刘队长,要不是你坐在这,我肯定不敢这么大胆!”

    刘志远笑着摇摇头:“哪里,是你自己表现出色!”

    “哈哈,我是学你呢!”刁雨佳笑得挺开心,看上去没怎么受到这场比赛失败的影响。

    休息室里面,单谷撇嘴,瞥了一眼姬彩衣:“嘿嘿嘿。”

    姬彩衣一眼瞪过来:“笑个屁!”

    “不要说脏话哦……”单谷笑得特得意:“看见了吧?老刘多招风!彩衣你信不信,待会儿发布会结束,那妹子一准儿跟老刘要联系方式!”

    姬彩衣黑着脸:“那又能怎样?”

    “当然不能怎样,最多就是咱们打完飞仙联赛,老刘通讯录里一排年轻漂亮颜值高的妹子……”单谷哈哈笑道。

    姬彩衣狠狠瞪他一眼,差点就一冲动,脱口而出说一句我突破了你没有,不过作为这么多年的朋友,她太了解单谷。

    别看这家伙现在臭屁,待会儿回头一个人的时候,说不定都得一个人猫被窝里哭一场。

    所以还是算了,不打击他了。

    老刘又回答了记者一些问题之后,赛后新闻发布会结束,回到了休息室。

    一进屋,发现单谷一脸坏笑的看着他。

    “怎么了?”刘志远看向姬彩衣。

    姬彩衣看他一眼,笑着说道:“没事儿。”

    司音问道:“队长,那个黄金屋队长跟你要联系方式了吗?”

    “要了呀。”刘志远随口回应,然后有些奇怪的看着几人:“怎么了?”

    “奥,没事。”司音摇摇头,又缩回到角落坐着去了。

    她的心里面,还是多少有些阴影,有点不太舒服。

    一锤子砸死一个活生生的人,不管怎么说,心里那一关都有点不好过的。

    “没事,挺好的。”姬彩衣说道:“咱们回去吧。”

    单谷看了一眼姬彩衣,然后对刘志远说道:“以后没事儿少加些妹子,你就不怕彩衣吃醋?”

    “单谷你又挑坏了吧?”刘志远瞪大眼睛,然后说道:“黄金屋队长加我,是想要小白的联系方式,她说她们队伍当中的符篆师张可欣想要跟小白请教问题,我随手就加了……”

    卧槽!

    有我啥事儿啊?

    老刘你堕落得这么快吗?

    这新闻发言人也没做多久啊,甩锅技术就这么成熟了?

    我家小媳妇可是很快就要来了!

    白牧野一本正经的道:“她想请教问题,找她们老师就好了。”

    这时候,白牧野的通讯器突然收到一条信息。

    看了一眼,当即愣住。

    “小哥哥,咱们要不要歇会儿?”

    我去,是林子衿!

    这丫头得吃了多大的醋啊?

    竟然连安全都不在乎了……呃,想想她的确可以不在乎了。

    人都要过来了,还怕发个消息过来?

    “丫头,你这啥情况?想跟哥哥一起歇会?行啊,等你来了,咱们就住一起!想怎么歇就怎么歇!”

    对付这种小丫头片子,并不需要太高深的手段。

    果然,那边瞬间就怂了。

    “臭哥哥!说什么呢,谁去了跟你住一起?说好了,我睡我的屋,你睡你的屋!但我要睡你现在睡的屋,然后你去找别的屋!好了就这样,人家要去黑域虐人了!再见!”

    白牧野差点被绕晕了。

    单谷几个人一看白牧野居然跟人聊起了天,顿时有种索然无味的感觉。

    想黑他两句都没得黑,别人光看见他的帅,其实白哥不要脸的很。

    一群人回到酒店之后,孙岳峰又神出鬼没的冒出来,要带着众人去吃大餐。

    “因为赛程密集,咱们都不喝酒,但出去吃顿好吃的是应该的!你们正在带着百花一中,继续创造历史!”

    孙岳峰脸上少见的露出兴奋之色,跟他一起的几个一中领导,也全都面带红光。

    百花一中,其实去年就已经出名了。

    毕竟万雄带领团队,拿下了分赛区冠军。

    但在那时候,出名归出名,还没有太多人动心思想要去一座三级小城上学。

    人家都是越走越高,往大城市奔,哪有跑到一座三级小城上学的道理?

    可今年随着符龙战队的崛起,百花一中再度名声大噪。

    而这一次,在很多人眼里,这座三级小城的高中,已经很不一般了。

    能出一个万雄团队,或许只是巧合。

    谁家过年还不吃顿饺子?

    三级小城冒出来一支顶级团队,也并非不可能。

    可今年又是这样,这就不得不让人感到震惊了。

    接连两年在飞仙联赛上表现出色,已经不能算作是巧合。

    尤其是百花这边,的确拿小白入学精神力二十点这件事在做宣传。

    之前一个丢人的点,随着小白的崛起,反倒成了最大的一个噱头!

    这种宣传,实在太有震撼力了。

    二十点精神力,别说在一级主城,就算是在很多二级主城,都有可能没资格进入符篆师班学习。

    结果人家百花一中这位入学只有二十点精神力的少年,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竟然精神力暴涨到一百多!

    这真的有点太惊人了。

    他究竟怎么涨这么多精神力,很多人其实并不在乎。

    因为都知道,学校是不可能掏那么多钱给他买增长精神力的宝物的。

    但这所学校不一般,成为了无数人的共同认知。

    所以最近这几天,无论是身在白岳的孙岳峰等人,还是在百花家里的那些人,全都接到了无数从四面八方打过来的咨询电话。

    还有很多人,很是干脆的表示,等到秋季入学,就把孩子送到一中去!

    现在百花一中已经在考虑扩建校舍的事情了!

    “小白,还有一件事……”

    餐桌上,孙岳峰看着白牧野,表情很是认真,甚至看上去多少有点严肃。

    “嗯?怎么了孙校董?”白牧野问道。

    当着外人,他很少会叫峰哥,亲密关系这种事儿,犯不着去显摆。

    真亲密还是假亲密,不是一句称呼能搞得定的。

    “我知道,之前你那几个同学,就管你叫小白老师。”孙岳峰说着,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是因为平日里,你对他们多有指点,而且你的符篆知识相当扎实。”

    白牧野:“都是大家瞎叫的。”

    “有取错的名字,可没有起错的外号。”一个校领导笑着在一旁插了句话。

    孙岳峰点点头:“所以我们最近琢磨着,想要聘请你,做两年特聘的符篆老师……在你高三毕业之前,怎么样?完全不会影响到你上大学。”

    “我?符篆老师?”白牧野目瞪口呆的看着孙岳峰,“太扯了吧?”

    “一点都不扯!我们已经召开过董事会了,校领导昨天也连夜召开了视频会议,大家一致同意。现在……就剩下你的态度了。”孙岳峰看着小白,“当然了,这件事,还是看你自己的个人意愿,你不用考虑咱们之间的私人关系。”

    其他几个校领导相互隐晦的看了一眼,心说果然啊!

    孙校董为什么这次积极主动带队?

    私人关系啊!

    白牧野这孩子真的跟孙家关系很深。

    刚刚那个校领导笑着道:“就当帮学校个忙了,待遇什么的,一切按照学校最高标准来!”

    另一个校领导说道:“你要是肯答应,咱们学校这几年,说不定可以年年开班了!现在奔着你来的孩子,就已经有二十多个了!都是精神力二十五六不到三十的,他们都想来咱这里!”

    刘志远第一时间拿肩膀轻轻撞了一下小白,低声道:“好事儿啊。”

    白牧野想了想,说道:“这不算是小事儿,让我考虑考虑好吧?”

    孙岳峰也没指望白牧野当场就能答应下来,点点头,笑着道:“行,在整个联赛结束之前你考虑清楚告诉我一声就行!”

    白牧野看着孙岳峰道:“对了,董老师去哪了?”

    “她请了很长时间的假,去做一件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可能一时半会,她都不会回来,也有可能,她以后都不会回来教课了。”孙岳峰说道。

    白牧野微微一怔,看着孙岳峰。

    “她提出了离职。”孙岳峰苦笑着说出了实情。

    白牧野一脸愕然,对董颖的情况,他多少了解一些。

    董老师看着年轻,跟个漂亮小姐姐似的,可实际上已经年近四十,而且结了婚,孩子好像也没比他们小多少。

    但却从来没见过。

    之前审问朱达的时候,白牧野就曾怀疑过,董老师会不会遭遇什么不测。

    不过从她弟弟董栗的反应上看,似乎并没有出什么大事。

    如果董老师只是被人用计调出去,那么如今朱达已死,那边再困着她也没什么意义了。

    所以他并不适合做出任何多余举动。

    一旦打草惊蛇,让人觉得他和董老师之间师生情深,搞不好会适得其反。

    所以这么长时间以来,白牧野都当不知道这件事。

    可没想到,董老师居然突然跟一中这边提离职!

    发生了什么?

    说来也巧,就在这时,白牧野突然接到了董栗的来电。

    “小白,你在哪?咱们能见一面吗?”电话里,董栗似乎没有了主持节目时的从容淡定,声音听起来很急。

    ------------

    跟大家先报备一下,未来几天的更新,不敢保证百分之百稳定。

    因为明天我家里又要增加一个新成员了,我必须得去医院陪着妻子。这本书每天的更新量大家也应该清楚,一点存稿都没有。

    我会带着笔记本去医院,尽量保证更新不断。

    但是否还能每天更新一万多字,真的不敢吹牛,希望兄弟姐妹们能理解一下。

    只要有条件码字,肯定不会耽搁。

    顺便求个祝福。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