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大符篆师

216.第212章 释疑

    第212章 释疑

    封闭是封闭了,但训没训练,外人就无从知道了。

    进入大会组委会提供的训练场馆之后的第一时间,小白就让大漂亮接管了这里的系统。

    嗯,不是入侵,是接管。

    这么说毕竟更好听一点,流光月仙子也是个有身份地位的仙子,不能总用入侵这个词,显得侵略性太强。

    “好了,安全了,现在外界看来,你们五个就在这里安心训练。”大漂亮瞬间掌控了这里的系统,然后通知白牧野。

    所谓封闭训练场馆,真的就是全封闭的。

    除了网络和便便之外,这里没有任何东西能流出去。

    吃喝拉撒,完全在训练场馆中进行。

    外面的任何人,都不得进入。

    这种训练场馆,在比赛期间,参赛队伍是免费使用的。

    想用多久就用多久!

    三十五进十八的比赛还需要一个星期才能进行,十八强全部出来之后,才会进行下一轮的抽签,进行分赛场淘汰赛的最后一场!

    这场淘汰赛之后,决出分赛场九强,之后将会开始循环赛,九支队伍,挨个打一场,按照积分排出前三名来,最后进入总决赛的决赛圈。

    作为轮空的队伍,小白他们下一场比赛,至少要在二十天之后才能进行。

    所以,他们这一次的封闭训练,当真是想封闭多久,就封闭多久。

    在进入训练场馆之前,他们先是摆平了各自的家人和百花一中的那些校领导。

    说辞完全一致,这个甚至不需要提前去统一什么口径。

    两个喝多了的少年,利用醉酒的机会,解决了一些平日里积攒下来的小矛盾。

    深仇大恨?

    开什么玩笑?

    别人不清楚,作为家人的你们,难道也不知道我们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

    都来做什么?

    都赶紧回家去!

    我们好的很!

    对付外面的人并不累,安自己家人的心才是真的累。

    至于进入场馆进行封闭训练,这个也简单的很。

    “外面现在气氛太热烈了,我们还是一群孩子,受不了这个。为了不影响大家的心情,我们决定抽签的时候,采用托管的方式,自动抽签,赛前采访也不会接受,直到比赛开始之前,我们会直接出现在比赛中心。”

    这是刘志远的说法。

    当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

    因为这是小白的意思。

    “现在这里是安全的。”

    巨大的训练场馆里,一应设施应有尽有,非常全面。从虚拟舱,到各种训练器械,再到大量的新鲜食物。

    白牧野笑着对几个小伙伴又强调了一下:“可以畅所欲言。”

    “卧槽?真的?在这里畅所欲言?小白你确定吗?”单谷一连串的疑问直接扔出来。

    从昨晚到现在,他已经快要憋疯了!

    他很清楚,肯定是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老刘跟白哥之间,也绝不是表现出来的那种关系!

    至于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些猜想……去他妈的吧!

    那就是一群不知怀着什么心思的人,在暗中作恶!

    一群阴险的蛆虫,让你单谷爸爸抓到,一人赏你们一箭!

    可他心里面虽然明白没什么事,但问题是……他想知道原因啊。

    没看彩衣那一夜没睡的憔悴样子吗?

    她肯定比自己更惨!

    她看上去,除了最后的倔强——对刘志远和小白的信任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啊!

    她的男朋友,跟她最好的朋友当街互殴!

    还能保持着冷静,真的已经算是不错了。

    所以,哪怕是现在,姬彩衣的表情依然是冷冰冰的。

    司音弱弱的看着几个人:“内个……谁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你过来,让我揉揉你的脑袋。”姬彩衣面无表情地说道。

    要是换做往常,司小音早就跑了。

    我都已经是八级大战士了!

    尊重一下超级美少女高级灵战士好不好?不要天天就想着那点事儿行不行?

    但现在,看着彩衣那一宿没睡的憔悴样子,司音非常心疼,她有点不太情愿的挪过来。

    “那,给你揉一下,就一下……”

    姬彩衣面无表情的伸出双手,瞬间将司音美美哒蘑菇头揉得乱七八糟。

    然后突然展颜一笑。

    司音抬起头,呆呆的看着笑得很美的姬彩衣,整个人都有些懵了。

    甚至忘了被揉头发的不痛快,一脸担忧地问道:“彩衣,你,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儿?他们两个都没事,我会有事儿?”姬彩衣神采飞扬地道:“怎么样?我演的够真实吧?演技高不高明?你们佩不佩服?”

    单谷在一旁,小心翼翼问道:“你……真是演的?”

    “不然呢?”姬彩衣柳眉倒竖,瞥了单谷一眼,再次问道:“不然呢?”

    “呃……对,土豪小姐姐演技高超,那些星际影后算什么?渣渣!”单谷大声道。

    未了,他又看向姬彩衣:“真演的?”

    “你滚!”姬彩衣狠狠瞪他一眼。

    演个屁啊!

    她几乎一夜没睡!

    难受了整整一宿!

    这个大傻妞,原本就被刘志远要离开这件事折磨得心情无比郁闷,结果转眼间又出了这种事儿。

    男朋友跟得了失心疯似的,喝点酒,那举止神态,简直可以用丑陋不堪来形容。

    比较博学的姬彩衣甚至瞬间就把刘志远和一个银河系时代的小说人物联系在了一起。

    那个人,叫范进。

    老刘昨天晚上在火锅店的种种表现,跟那范进中举之后的模样是何其神似?

    可惜身边没有一群捧着他的人!

    因为这几个伙伴,每个人都有进入第一学院的底气和实力。

    且不说别的,每人只要用掉两颗灵珠,谁进不去第一学院?

    至于小白就更不用说了,十八岁的高级符篆师,文化课更不用说,也是学霸级,这样的人会嫉妒你刘志远被特招进第一学院?

    你老刘得膨胀到什么地步,才会生出这种心态来?

    所以,哪怕家里那些人火速连夜赶来,哪怕小白跟刘志远笑眯眯勾肩搭背给家里人解释。

    她依然感到愤怒。

    对刘志远无比的失望!

    想到这些年两个人的点点滴滴,她甚至有种想要大哭一场的冲动。

    直到他们进入训练场馆之后,小白说出那句:现在这里是安全的!

    一下子像是有一道闪电,劈进姬彩衣的脑海里。

    小白这是什么意思?

    冰雪聪明的姬彩衣有些回过神来了。

    虽然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她看得出,在小白说完这句话之后,刘志远身上的气质也一下子就变了!

    这几天突然间出现在他身上那种别扭甚至扭曲的东西,这会瞬间消失不见。

    原来……一切都没有变?

    原来……你们都在演戏?

    姬彩衣心里面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更气了。

    然后,她把气撒在主动送上门的单谷身上了。

    小白?长得就让人打不得骂不得。

    司音?舍不得。

    老刘?呃,也舍不得。

    那就只能是单谷了,谁让他主动送上门的!

    见彩衣没事,单谷心里松了口气,被骂一句对他来说完全无压力。

    笑呵呵的道:“既然安全了,那就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吧?你们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刘志远微微皱眉,看向白牧野:“你确定?这个地方……安全?”

    白牧野笑着点点头;“你们忘了我的网络能力了?”

    “呸!是你身边智能生命的网络能力吧?”姬彩衣瞪了白牧野一眼:“臭小白你也不是好人!”

    白牧野耸耸肩:“这事儿吧,主要是怪你家老刘。”

    “我不管!”姬彩衣气呼呼坐到休息的沙发上。

    几个人全都走过去坐下。

    司音还有些奇怪的看着姬彩衣问:“彩衣姐,小白哥身上有强大的智能生命?”

    姬彩衣气哼哼地道:“你问你小白哥哥去呀!他身上要没有强大的智能生命,巨人城试炼场那里,凭什么会对我们免费开放?经营权和管理权又凭什么被他干姐姐给拿走了?”

    “干姐姐?”司音一脸迷糊。

    “百花艺校的副校长孙岳琳呀,那个大美女,你见过很多次的!”姬彩衣道。

    “哦哦哦,是那个姐姐呀,她好美呀!”司音道。

    姬彩衣:“……”没心没肺的小东西,你到底有没有听明白我在说什么?

    刘志远长长的松了口气,道:“安全就好,这些天了,憋死我了!”

    说着,他站起身,冲着四个人鞠了一躬,因为动作快,大家都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老刘这动作就做完了。

    “首先我得给大家道歉,是我不好。”

    单谷:“老刘你有话说话,不过年不过节的,你行这么大礼我也不给你红包。”

    姬彩衣:“鞠个躬就完了?”

    白牧野:“老刘你没必要这样。”

    司音:“啊?”

    刘志远摆摆手,说道:“我欠大家的,不仅仅是解释,更多是情。让你们不明不白担惊受怕这么多天,都是我不好。”

    随后,刘志远从他们来到白岳城第一天开始讲起。

    他们来到这里的当天晚上,就有人在分赛区组委会领导的陪同下,找到了他。

    说是专门为他来的!

    老刘也是个场面人,面对这种场面,当然也不会怯场,直接跟对方聊起来。

    那个分赛区组委会的人来了之后就先行离去了,把时间留给这个神秘的人。

    对方很温和的自报家门,说来自第一学院,并且打开第一学院的官网,在招生那一页上,找到他的照片,指给刘志远看。

    加上对方又是分赛区组委会的人陪同过来的,刘志远当然不能轻视。

    不过在那时候,他还以为这人是冲着他们一群人来的!

    当时他心里还挺高兴。

    “虽然我清楚小白的意思,想去飞大……但在当时,我还是觉得如果咱们五个人能一起进入第一学院的话,岂不是更好吗?”

    刘志远苦笑道:“谁知道他接下来说,第一学院那边想要特别招收我,只有我一个……成为第一学院的学生,至于学系,随便选!”

    “当时你就答应了?”姬彩衣瞥了他一眼,她最在意的,其实也是这个。

    “当然不可能答应他啊!我当时就说,我们现在还不着急选择大学,而且,我们团队五个人,是共进退的!”刘志远说着,直接扔出了一份录音材料。

    “跟陌生人交流,我多了个心眼,留了一份录音证据,这个好歹多少能证明一点我的清白吧?”

    刘志远委屈巴巴的看着姬彩衣,然后又看着白牧野道:“小白你可以验证真伪。”

    白牧野摆摆手:“验证毛线啊?你接着说。”

    “后来那个人说过两天再来拜访我,”刘志远回忆道,“他第二次来见我,是咱们第二场比赛之后,那一次,他直接带着第一学院的特招录取通知书过来的。”

    “第一次,我只是觉得有点怪怪的,不用你们说,我自己几斤几两自己能没点数吗?论学识,无论彩衣、单谷还是小白,你们都比我只强不弱!”

    司音在一旁:“我,我呢?”

    刘志远嘴角抽了一下:“好吧,忘了你,你也不比我差。”

    “嘿嘿嘿。”司音小脸一脸满足。

    迷糊归迷糊,看气氛还是看得分明的。这种时候跳出来卖一下萌,可以活跃下气氛。

    刘志远笑着道:“但第二次他们找我,我就真的开始产生怀疑了!第一学院凭什么会看上我?真的是我的分析能力?这个我不谦虚,我这方面的确很厉害,但是否会厉害到让第一学院远隔无尽星河来招收我呢?我觉得没到那地步。因为就算真的是特招,也应该是军事学院,不应该是他们!”

    “除非他们调查过我,早就知道我的志向和理想是什么。”

    “但他们没事调查我做什么?所以只能说明,他们还有别的心思!”

    刘志远道:“我说心里话,不管是什么原因,但进入第一学院这件事本身,我是一点都不抗拒的。我在当时,思考良久,感觉这件事如果有坑的话,那么基本上就是冲着小白来的!所以我唯一担心的,就是这件事会对小白不利!”

    白牧野刚想说话。

    刘志远冲他摇头:“小白,你不用说你的敌人是谁,哪怕这里很安全,但也不要在这里说。我相信,对方既然有这么大能量,肯定不会是小人物。他们费尽心机把我弄到第一学院,绝不可能不联系我!所以,我自己去应付他们就好了,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反倒不会暴露。你们都放心吧,我肯定不会有事!”

    “那样你会很危险的。”姬彩衣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

    “彩衣,这样我才没危险!”刘志远目光温柔的看了一眼姬彩衣,然后对几个人说道:“你们想想,他们想要的,不就是离间我跟小白之间的关系,分化我们这群人么?我们直接把这一步骤给他们省略了,咱们已经躲进训练场馆封闭训练了,咱们看上去已经有裂痕了。而我还什么都不知道,他们想收买我,多容易呀?一收买就能成功……”

    姬彩衣:“……”

    白牧野:“……”

    单谷一脸惊愕,到现在他才终于有点明白……虽然还不算特别明白,但也知道,老刘接下来所要面对的,恐怕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

    “不要为我担心,就像小白想要成为大符篆师,彩衣想要成为伟大的灵战士,单谷想要成为最厉害的弓箭手一样……”

    “我呢?”司音拿眼神凶了一下刘志远:“你怎么每次都把我忘掉?”

    “哈哈,抱歉抱歉,我是故意的,呃,不是故意的。”老刘也忍不住开了句玩笑:“就像我们的司小音,想要成为超级美少女战士一样……而我,就想成为一个挥斥方遒,运筹于帷幄之间,决胜于千里之外的人!你们有你们的理想,我也有我的梦想!我早说过,我要成为你们最强有力的后盾!这不是说说而已!”

    “唉,老刘,我有点被你感动了。我要是个姑娘,恐怕就会忍不住想要嫁给你了!”单谷看着刘志远。

    “你滚蛋,我现在只想感动一个人,并祈求她的原谅。”刘志远嘿嘿笑道。

    “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真的被收买了?”姬彩衣心里已经原谅了刘志远,但嘴上却不想轻易放过他,“万一到时候对方给你介绍个超级大美女,身份地位又极高的那种,万一对方允诺未来让你登台拜相……”

    刘志远哈哈笑起来:“彩衣,我只是想要成为那种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大人物,但过程,却必须是干净的!如果一路卑躬屈膝心思阴暗的跪着往前走,那我想,这种垃圾一辈子也没机会起来。低调跟卑微,终究是两回事。”

    白牧野却明白,老刘情商的确高的很,说不定,这件事还真能让他给鼓捣成了!

    他不问自己的敌人到底是谁,一句都不问,其实,又何尝不是在表明一种态度?

    只是卧底这种事儿……唉,哪有那么容易做啊!

    齐王那群人要那么好对付,皇帝陛下恐怕也不会等到今天。老头子跟林采薇也不会蹉跎那么多年。

    不过也还在此时的老刘,怕是还入不了齐王的眼,就是一枚闲子罢了。

    所以还是有腾挪余地的。

    “行,那我相信你,你要是敢对不起我这份信任,”姬彩衣抬起头,眼圈微红的看着刘志远,“我会觉得活在这世上了无生趣。”

    刘志远直接站起身,来到姬彩衣面前,单膝跪下。

    “喔喔!”单谷忍不住叫起来,然后吹了个响亮的口哨。

    白牧野跟司音都一脸“震惊”的看着。

    姬彩衣瞬间面色绯红:“你,你做什么?”

    “彩衣,我想要成为一个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想要闯出一片天,然后把这些,全都送给你。”刘志远一脸认真,老脸也有点红,但还是厚着脸皮,从空间指环里面掏出一束花,还有装着那两颗灵珠的礼盒:“虽然我们都还年轻,虽然现在的任何承诺都会很轻,但我依然想告诉你,这辈子,你就是我的唯一!”

    姬彩衣站起身,伸出一只手,接过花,另一只手,轻轻把礼盒推回去,然后把刘志远拉起来,轻声道:“我知道了,前路漫漫,危机四伏,我希望你能保护好你自己。花我收下,礼盒里的东西你用掉,现在就用,我看着你用。”

    “我去,老刘你行啊,有备而来啊!可以呀!”单谷在一旁咋咋呼呼。

    司音看了他一眼:“你当谁都跟你似的?”

    “司,小,音!!!”单谷终于忍不住,想要对司音的头发下手了。

    “你打不过我。”司音一脸傲娇。

    单谷:┻━┻︵╰(‵□′)╯︵┻━┻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