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第92章 金毛阿芙(求月票!)

    第92章 金毛阿芙(求月票!)

    和正常的结冰先从水面开始不同,泳池里的冰是从下向上冻结的,因为制冷制暖的设备在池底。

    为了能尽快开始玩,大芳她们先把泳池里的水排的只剩40cm那么一层,然后开始启动机器。

    左右各两台同时启动,只看这个过程就相当解压,仿佛冰雪女王和敖丙在现场蹦迪。

    成功后,温度骤降,尹鹤先把穿上厚衣服的小博和灵灵扔下去,试试。

    不错,冻得瓷实,冰面特别滑,都不用穿滑冰鞋,直接就能呲溜,小孩子皮实,摔个屁蹲也没事。

    接着尹鹤下场,他跟后面的阿芙牵着小白走了下来。

    小白还有点害怕,“我们这么多人,冰面禁得住吗?”

    “水很浅,才40厘米,都冻实了,放心。”

    “不会吧,水应该很深啊。”虽然不知道多深,但那些鱼显然不可能生活在40厘米深的水中。

    于是尹鹤又解释了一下池塘中间是一个泳池的设计理念,有五根柱子托着全透明泳池,“这样游泳的时候就可以看到旁边的锦鲤和乌龟了!”

    尹鹤很得意这样的设计,结果他被聂倩拧了一把,看什么看,不会说话就少说两句。

    尹鹤立即噤声,哎呀,又说错话了,小白倒是没说什么,她没那么脆弱。

    没了盲杖,没了导盲犬,小白只能牵着尹鹤的胳膊,刚刚落地,就感觉有些不稳,“好滑。”

    “你跟着我,我先带你溜边,感受一下这个池子的形状。

    “这是一个边角是弧形的类长方形,长12米,宽8米……”

    这个游泳池比山亚那栋海边别墅的要小一些,那个是150平米的。

    “如果你觉得好玩,我们可以买几双滑冰鞋,你会滑冰吧?”

    她应该会的,墨蓝就会,果然,她点点头,还试探性做了一个滑的动作,见她逐渐适应,尹鹤这才松开她。

    最欢乐的当属小博和灵灵,享受着站稳后滑动前行的快乐。

    而阿芙和聂倩则相互搀扶,并别出心裁地跳起了交谊舞。

    张婷·麦子看着他们在下面玩耍,有点眼馋,但却没动作,灵灵见了,立即道,“婷婷老师,来啦,下来玩啊!”

    张婷·麦子摆摆手,“人太多不安全的。”

    尹鹤知道她怕的是什么,于是给大芳使了个眼色。

    体重跟张婷差不多的大芳直接从上面跳了下来,“我来了!”

    “咚!”

    这么大的冲击力,下面依然稳的一逼,冰层也没出现裂纹,只是下面几个人心里晃了几晃。

    见状,张·麦子·婷这才敢下来。

    120平米的空间,相当于一套三居室了,面积足够大,也足以容纳这些人,在上面玩耍。

    后来连二狗子和肉肉也下来了。

    不愧是四条腿的,在这滑溜的冰面上步履如飞,并没有人类一开始的不适应。

    想到二狗子雪橇犬的身份,尹鹤当即想办法把它和肉肉绑到一起,又用一个矮凳做成冰橇模样,让小白坐在上面。

    两狗在前面拉,自己在后面推。

    玩到了傍晚,老妈喊着开饭了,大家这才回去,冰面上也被大家滑出了水。

    “尹哥你不用扶着我,我知道怎么走。”齐墨白有些不好意思地把胳膊从尹鹤手上抽出来,又用上了盲杖。

    小姑娘家家的,还挺封建。

    “你怎么不叫我姐夫了?”尹鹤问她。

    “你,你跟我姐又没结婚。”女孩低声道,她主要是觉得尹鹤父母朋友都在,那种以前姐姐在世时的玩笑称呼不能再当真。

    尹鹤却坚持道,“没结婚一样可以叫姐夫,你现在叫我别的我还不习惯呢,你要知道,你是第一个这么称呼我的人。

    “而且如果你不是墨蓝的妹妹,如果我不是把你当成小姨子,干嘛要把你接过来住,不要有什么别的顾虑,把这里当成你的家,把我当成你的家人就好。”

    齐墨白“看”着尹鹤,最终憋出了两个字“姐夫”。

    “诶!吃饭了!”

    “好香啊,我已经闻到了。”齐墨白笑道。

    不过尹鹤马上又泼了盆冷水,“小白,有个事要跟你说,明天呢我要跟父母回老家一趟,不会很久,两三天就会回来。”

    “要我自己看家吗?”小白问,这个她没问题的,就算她不行,还有肉肉呢。

    “怎么能留你一个人呢,林祥,还有聂倩阿芙都会在家,不过她们俩要上班,如果你想出去玩,就跟林祥嫂一起去买菜好了。”

    “嗯。”

    进了餐厅,小白没有立即落座,而是走了一圈,发现吃饭的房间很大,有很大空地,于是道,“可以把钢琴搬过来吗,到时候你们一边吃,一边听钢琴,怎么样?”

    她还没忘自己在这个家里是拿工资的,既然拿工资,就该履行本职。

    尹鹤见爸妈疑惑的目光,于是解释,“小白其实是个音乐人,钢琴啥的都会玩,她想给大家展示展示。

    “不过钢琴就不要搬了,太重,就我和老爸两个男孩子,搬不动,等吃完饭,大家去你的音乐室听一听就好。”

    老六深以为然,没错,没错,自己也是个男孩子。

    吃饭的时候,尹鹤对林祥嫂做了安排,“小林你就不用跟我们回去了,反正就那么两天,小白每天都要遛弯,你买菜的时候带上她,没问题吧。”

    “那就太好了,”林祥笑道,“以前总觉得一个人买菜太孤单,现在可算有伴儿了。”

    饭后,大家转移到音乐室,看到这么多乐器,众人全都做出“哇塞”的表情。

    “小白,这些你都会啊?”宋老师问。

    “不是全都会,这些都是我爸爸的收藏,他都会,我只会一部分,我最擅长的是这个。”她轻松地掀开钢琴盖,坐在钢琴架前,身上仿佛镀了一层光。

    小白让大家点曲子,可是这里面哪有内行人啊,也不知道有啥曲子可点,不给个菜谱之类的东西吗?

    最后还是张麦子提出,“要不就弹《野蜂飞舞》?”

    她虽然喜欢唱歌,条件也好,但终究只是一个音乐外行人,除了贝多芬达芬奇达尔文那几个大钢琴家,她只记得一首当年电影《闪光少女》里有一首钢琴曲叫《野蜂飞舞》,听着特别过瘾。

    当然,最终被唢呐给压过去了。

    小白没想到这里还有人知道野蜂飞舞的,她“看”向说话的人,“你是麦子吧,音乐人?”

    张麦子立即站起身,谦逊道,“我还没出道呢,我师父是音乐人,不过她现在不在,小白老师,要不换个曲子?”

    她师父就是陶籽,陶籽不仅答应帮她写歌,还决定从头教她乐理。

    小白摆摆手,压了压细长的手指,深吸一口气,“就这个吧,幸好我小时候学过,平时弹这个得加钱的。”

    哦?尹鹤不解其意,于是开始用手机搜索关于这首乐曲的信息。

    这首《野蜂飞舞》是鹅国作曲家尼古拉·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名曲,原本是管弦乐曲,因为旋律极快,经常用作钢琴、小提琴等乐器炫技演示之用。

    看来是有一定难度的,此时小白已经开始了。

    节奏好快,钢琴的声音响起,几位听众立即绷直了身体,虽然他们大多不懂音乐,不能很能主动沉浸在音乐营造的艺术气氛中,但此时由钢琴乐传递给他们的情绪是可以接收到的。

    那就是紧张、刺激、你追我赶,仿佛真的有一群黄蜂在追逐着他们。

    老六碰了碰媳妇,“你看,她的手指都快看不到了!”

    大家都注意到,此时的小白十指翻飞,全都是残影,不过她整个人还是优雅的,不像郎朗似的,嗨起来恨不得把钢琴砸了那种劲头儿。

    这首音乐也唤起了尹鹤这个80后的记忆,似乎周杰轮在他的导演首秀《不能说的秘密》中,有一个很精彩的斗琴环节,两人弹的就是这首《野蜂飞舞》。

    其实老爸老妈应该也听过,他们每年都看春晚,而14年郎朗也曾在春晚舞台上弹奏过这首世界名曲,不过大家都只记得小品啊,谁还记得那个啊。

    一曲终了,尹鹤立即上去揉揉肩膀手臂,“哎呀,辛苦辛苦,这个真的得加钱!太棒了!”

    张麦子也走过去,“小白老师太厉害了,我给你倒杯水。”

    老六对宋老师道,“我听着这首曲子特别有感觉,你说我是不是也有音乐细胞啊,就是小时候给耽误了?”

    宋老师呸道,“不是你有音乐细胞,是小白的音乐激发你本没有的音乐细胞,是小白弹得好!”

    尹鹤松开小白的肩膀,“看来每天听小白弹琴会是我退休生活的重要内容了,不过今天就到这里吧,感觉你弹得汗都出来了,这首曲子的难度等级很高吧?”

    “其实比野蜂飞舞还要难还要快的曲子也有,只是这是我小时候学过的,学的比较扎实,自从看不到后,学新曲子的速度就变慢了。”小白道。

    其实钢琴师有时候不一定要记下谱子,要不怎么钢琴架上可以放一叠谱子呢,只要对着曲谱能弹下来就行,只是小白看不到,所以她只能把每首曲子都牢记于心才行。

    见张麦子同学很崇拜地看着小白姐姐,于是尹鹤让麦子协助齐墨白了解一下卧室,以及里面卫生间的使用。

    这些就不用姐夫出马了,女孩子之间更容易交流。

    来到了全新的环境,方便问题不是小事,小白不厌其烦地溜达摸索,在脑中构建了卧室和卫生间的全部形象,洗漱台在哪儿,沐浴液在哪儿,怎么开热水等等。

    张麦子问,“小白老师……”

    “别叫我老师,我应该比你大一点,你就叫我小白姐吧。”

    “嗯,小白姐,要不要洗个澡,第一次我就在外面守着你吧,有问题叫我。”

    小白咬着唇,同为女孩,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最终她点点头,“先把窗帘拉上。”

    ……

    今天尹鹤从网上买的狗窝已经到了,全实木制作,外形像一个小房子,防雨防风,豪宅一座。

    院子里亮着灯,尹鹤跟老爹正在拼装,二狗子和肉肉围着他们,肉肉刚刚在主人门口徘徊,结果连窗帘都拉上了,它只能跟二狗子玩。

    它感觉二狗子喜欢它,总是学着它走路的范儿,它一点都不意外,毕竟它是它们那条街最靓的仔,于是肉肉愈发挺胸抬头,尽显身为导盲犬的专业素养。

    狗房子搭好了,尹鹤撸了一把大金毛,“喜欢吗,回头也给你买一个。”

    肉肉:“汪,汪汪!”()

    老爹安慰了儿子一句,“你那个大学女友的事,你不要太难过,世事无常。”

    尹鹤点点头,“刚听到确实挺难受的,真是挺好一姑娘,即便做不成夫妻,也希望她能有个好归宿。

    “不过逝者已矣,我现在能做的也就是照顾好她妹妹,到时候我看看米國那边的医疗机构能不能治好她的眼睛。”

    老六突然小声道,“大鹤,如果小白的眼睛能治好,干脆你把她娶了不就得了。”

    “爸,你说啥呢,她可是我前女友的妹妹,而且她都已经叫我姐夫了!”

    老六不以为然,“那有什么关系,你五伯母以前也给你五伯叫姐夫啊,这不是她姐姐已经没了吗。”

    尹鹤摇摇头,他脸皮薄,下不了手,面对小白,他忍不住会想到齐墨蓝。

    为了打击老爹这些邪门歪道的思想,尹鹤干脆笑道,“干嘛要等治好眼睛,我看治好的几率也不大,干脆现在就娶了她好了。”

    “那可不行!”老六急眼了,“得得得,算我没说,你还是快点再找个女朋友吧,都已经33了。”

    尹鹤:“我生日小,还32呢。”

    “死鸭子嘴硬!”老六拂袖而去。

    老爹一走,尹鹤把二狗子赶进了狗窝,并开了暖风,以后就睡在外面吧,还能看家护院。

    二狗子似乎很满意,当即卧在里面,结果肉肉看了看,也挤了进去。

    “喂喂,干啥呢,这里不许公母混住!”

    尹鹤把肉肉拉出来,觉得还是让肉肉暂时住在小白房间里,刚来新环境,有导盲犬协助她的日常生活比较好。

    结果他领着肉肉刚要开门,门就开了,张麦子脸蛋红红地走了出来。

    “鹤叔?”

    尹鹤:“哦,让肉肉陪着小白睡吧,你们干嘛呢?”

    麦子关上门,“小白姐刚洗了澡。”

    “那我就不进去了。”

    把狗子放进去,麦子和小白说了一声,就跟尹鹤离开了。

    尹鹤问,“你脸怎么红啦?”

    麦子摇摇头,“没事啊,我,我去睡觉了。”

    确实没什么事,只不过她看到了小白没穿衣服的样子。

    真的惊艳到了她,同为女人,她觉得自己太失败了,所以睡前又下楼去健身房跑了会儿步,并强忍着运动后的饥饿感睡觉。

    至于小白,她睁着眼睛一时也睡不着。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突然小姨就带着叔叔环游世界了,突然就住进了姐姐前男友家里,还认识了这么多新朋友。

    不管怎么说,自己终究是寄人篱下,她耷拉着手,陷进肉肉蓬松的金毛里。

    “肉肉啊,以后在这个家里一定要特别特别乖,要比在自己家里乖2.5倍,知道吗。”

    肉肉:“汪汪!(我就想知道咋算出来的)”

    ……

    次日一早,小白自己就穿好衣服出门了,她的自理能力一点都没问题。

    吃过早饭,尹鹤跟她道别,“我们要走了,不过我很快就回来。”

    “嗯。”

    他又跟小倩阿芙交代几句,“这几天小倩就别回家了,也帮着照顾一下新同志。”

    聂倩把尹鹤拉到一旁,“早点回来,你还得跟我回家一趟呢,我爷爷早就有意见了。”

    尹鹤点点头,“明白。”

    小白不明白,姐夫为什么要跟倩姐回家,难道他们是情侣关系吗?

    不好意思,虽然不是故意的,尽管对方声音很小,但她又听到了。

    听这段对话,似乎只有这种可能,那,那自己住进来会不会有点不合时宜,她又忍不住想。

    芳圆各开一辆车,带着尹鹤、爹妈、张麦子、小博、灵灵以及满满当当的礼物向家出发。

    他们刚走,聂倩阿芙准备去上班了,林祥嫂告诉小白,“我先收拾一下家里,等会儿咱们去买菜怎么样?”

    小白木木地点头,“好啊。”

    林祥嫂:情绪不是很高涨啊。

    她还在想尹鹤跟聂倩的关系。

    突然,她鼓足勇气叫住准备出门的聂倩,“倩姐,我能摸摸你吗?”

    “啊?”聂倩意外。

    阿芙摘下自己头上的帽子,看着那颜色怔怔发呆。

    小白又解释,“我就是想知道您长什么模样,要不然总是模模糊糊的。”

    “哦,摸脸啊,摸吧,等会儿我再补妆。”聂倩大方道。

    小倩把脸凑过去,还调侃,“摸完记得打分。”

    她首先摸头发,“短发?”

    “嗯,跟你的差不多,方便打理。”

    小白仔细摸索了一阵,感觉跟姐姐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姐姐就是那种很有女人味儿的,而聂倩更英气一些,当然,也很漂亮,五官非常标志。

    “倩姐是个大美人,有富贵相。”小白收了手。

    “不打分吗?”

    “给你99分,减一分怕你骄傲。”

    得到一个盲人姑娘如此高的评价,聂倩很开心,至于是不是客套,whocare。

    阿芙忍不住道,“该我了,该我了!”

    小白:“对不起阿芙姐,我一天只摸一个。”

    “蛤?”

    这时门铃响了,林祥立即去开门,外面的人她不认识,有点拿不准,于是请示了一下聂倩阿芙。

    听她描述,两人回应,“自己人。”

    很快,林祥领着一个身高将近一米八的漂亮姑娘进来。

    “芙总,聂总!”罗莉音上前两步,同时也看到了小白。

    阿芙笑着抱抱这个大号萝莉,“我的助理终于回来了,你还没回学校?”

    罗莉音带着两个大箱子,点点头,“我想先给师兄带点我们甘素的土特产,没想到他刚走。”

    她打开箱子,这就要把东西掏出来,阿芙拦住她,“你先歇会儿,那个不急,对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齐墨白,是你师兄的,算是一个妹妹吧。”

    罗莉音一眼就看出她眼睛的问题,因为这次没戴墨镜,尽管她努力看着罗莉音发声的位置,但她没有抬头,显然是没有真的看到自己。

    聊了几句,聂倩先去上班了,她已经耽误好久了。

    阿芙问罗莉音,“今天开学吗?”

    “不,后天才开学。”

    “那正好,今天就住在这里好了,尝尝咱家大厨的手艺,还要跟新成员熟悉熟悉,小白你已经认识了,还有小白的猫咪和狗狗,还有圆圆,圆圆是只布偶猫,它妈妈是霉霉的女儿……”

    罗莉音就这么被留了下来,她把从甘素老家收集的兰舟百合、白银枸杞、张掖牛肉、还有武都花椒等土特产都交由林祥嫂处理,把她乐得不可开支,“哎呀,都是好东西啊,老板有口福了,我先放好,等他回来吃!”

    一天时间,罗莉音跟小白已经混熟了,刚刚在厨房里,林祥嫂已经交代过她的身世了,所以罗莉音没有多嘴问那些。

    虽然小白要大一些,但罗莉音个子大得多,小白看着好稚嫩,所以她们平辈论交。

    你叫我小白。

    我叫你小青,哦,小音。

    到了晚上,她们几个女人吃了一顿,聂倩从尹鹤的地下酒窖里开了瓶红酒,虽然他不爱喝,但有备无患,备着一点准没错。

    饭后,借着酒劲儿,聂倩钻进了阿芙的房间,这个房间除了跟尹鹤的房间有点通,对外的隔音效果还是很好的。

    然而小白刚刚躺下,灵敏的耳朵立即听到了一些古怪的动静,“这是什么声音?”

    肉肉:“汪汪汪(我咋知道,我又没交过对象)。”

    小白也没交过对象,但她渐渐有了意识,黑暗中脸蛋红透了,她也听出是谁和谁了。

    怎么,怎么可以这样啊!

    她的三观受到了冲击。

    现在她又开始怀疑尹鹤和聂倩的关系了,他们真的如自己所想,是情侣关系吗?

    第二天,小白起床后,当听到阿芙从自己身边路过,她立即起身,“阿芙姐姐,我也能摸摸你吗?”

    阿芙立即凑过去,“就等你这句话呢,康木昂北鼻!”

    “长发,姐姐你的头发是什么颜色啊?”

    “你芙姐我可是个金发女郎呢!”阿芙自夸道。

    “哇,跟肉肉一个颜色!”

    阿芙点头道,“不过你家肉肉颜色要深一些。”

    接着小白又摸了阿芙的脸,“啊,你的脸,你的脸……”

    “我,我的脸怎么了?”阿芙吓了一跳。

    “你的五官怎么这么立体啊!”小白惊叹道,“鼻梁好挺,眼眶深邃,好漂亮,姐姐你是西疆的吗?”

    阿芙立即笑了,笑得前仰后合,捶地不起,四脚朝天,摇尾巴晃脑袋的,“我本来就是外国人啊,哈哈。”

    小白猛地想起,姐夫昨天介绍了一个俄裔米國人,因为说是不太重要,再加上没有听到外国人口音,她早就忘了这茬儿了。

    “对对对,姐姐是外国人,我都忘了。”小白尴尬道,还以为头发是染的呢。

    最后她给阿芙的评分也是99分,还小声评价了一句,“蛮般配的~”

    ……

    在同一时间,尹鹤已经来到了他的母校,天井第一中学,为了迎接他的重要讲话,学校全体师生都在操场上站着。

    只是除了尹柔尹点等少数学生,其他人根本不知道横幅上写的荣誉校友尹鹤是哪根葱。

    但是今天是阵仗是绝对的大,比高二成年礼的时候要大多了,5000名学生全都拉到了大操场上,还必须穿校服。

    每个班的班主任老师带队,其他任课老师除了生孩子请假的,其余也都到了。

    六位校长副校长只有洛校长有资格坐在主席台,所有副校长在主席台都没有姓名的。

    在主席台上,除了校长洛怀远,本次演讲的主角尹鹤外,还有几块牌子也非常醒目,比如李县掌,莫副县长,市里主管教育的马市掌。

    现在人还没来,可能是没到良辰吉日吧,学生群体里嘀嘀咕咕的声音络绎不绝,即便班主任强烈压制,依然效果寥寥。

    其实此时尹鹤正在校领导和各级领导的陪同下逛学校。

    人出来了,教学楼空了,他们可以随意进出,尹鹤还找到了自己曾经奋斗过三年的教室。

    “你们看,我当年就是在这里上课的,班里最后一排,方便我干别的事,哈哈,几乎三年没挪窝,那张桌子找不到了,不过都差不多那么破。”

    这时李县掌碰了碰洛校长,意思是,老洛,开口啊!

    洛怀远实在开不了这个口,太丢人了,给自己曾经的学生张口要钱,有违师道尊严。

    可是为了学校,似乎只能自己开口。

    …………

    要给高中母校捐钱吗?

    1、捐什么捐,我的经历足够激励学弟学妹。

    2、看看这破旧的学校和宿舍,就拿一笔钱改善改善吧。

    3、还是成立一个以激励学生、老师为目的的基金吧,考得好,赚得多。

    ps:感谢但丁de神曲的万赏!

    感谢喜欢不说的千赏!

    感谢解学士、AG683、无衣乱尘、累了w的打赏!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