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第78章 洋美人进村

    第78章 洋美人进村

    (大家不要再刷选项了,我还要删,何必呢,我有这精力,多写点不好吗~)

    距离春节越来越近,这两天尹鹤一直在筹备着迎接阿芙,不仅花钱雇人把整个村子街面上收拾的干干净净,比迎接领导还正式。

    另外还买了一些装饰品,如灯笼、彩带之类的东西,把主要街道和尹鹤家父母家都装点了起来,年味儿十足。

    老六和宋老师非常积极,阿芙要来,儿子这么重视,莫非多年哥们儿终于处出感情了!

    虽然黎所长也是他们很喜欢的女孩子,但身为父母,只要是女的,还挑什么啊,儿子开心最重要!

    只要他开心,都要也没关系!

    这天早上吃了饭,尹鹤刚要巡视街面,林祥突然跟他提议,“家里最好是买一台净水器。”

    尹鹤喝水一直喝的是矿泉水,倒是没觉得,今天林祥让他喝了一口自来水,咦,确实不太好喝的样子。

    林祥:“我总觉得煮出来的粥不如我预期的那么好,后来反应过来了,应该是自来水的杂质太多,影响了口感。”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我小时候的牙特别黄,即便刷牙也无济于事,后来到了城市里上学也慢慢恢复正常,看来家里的水质确实不太行。”

    他又找来小博和灵灵,问他们平时刷牙吗。

    现在小孩子还是很注意这个的,早晚都刷,可牙齿还是不够白。

    尹鹤当即叫上大芳晓圆,去了一趟县城,买了几套家用净水器,给了地址让工作人员先给几位伯伯和自己家都装上。()

    这时阿芙打来电话,“我已经下高速了,马上就到。”

    “你等一下,我去高速接你。”尹鹤此时在县城,距离高速并不太远。

    等到了高速口,他让晓圆开阿芙的欧陆,让开了一路车的她上了自己的车。

    车上,阿芙给了尹鹤一个热烈的拥抱,“好久不见啊!”

    “是啊,分外想念,”尹鹤拍拍阿芙的背,“你穿的也太少了吧,现在是冬天。”

    感觉阿芙也就一件单衣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车上特意换的。

    她得意洋洋:“别忘了我身上流淌的可是战斗民族的血液,可生撕猛虎,与黑熊为伴。”

    尹鹤:“咦,有蟑螂。”

    “啊,哪呢!唉呀妈呀!”阿芙几乎跳进尹鹤怀里,吓得花容失色。

    “哈哈哈!”

    “哎呀,你骗我!”

    尹鹤继续乐道,“大芳,开车!”

    见状,阿芙也不见外,直接躺在尹鹤腿上,在后面的座位上横卧着,顺便聊一聊这次自己回落山矶的见闻。

    “我这次还给你带了一个惊喜!”阿芙道。

    “哦,什么?”

    “等到了家里你就知道了。”阿芙卖了个关子。

    很快他们就到了小山镇,随即又到了尹庄。

    在经过小山镇的时候,黎落刚和一群兄弟出案回来,是一个丢牛案的案子。

    在她黎大所长的精明推理下,她终于把朱老汉的羊给找到了。

    兄弟们对她愈发敬佩,威信很快就树立了起来。

    刚刚副所长看着马路,突然对黎落道,“黎所,我刚才好像看到尹鹤的车了!”

    在小山镇,奔驰宝马奥迪并不稀奇,虽然少,但也有,不过保时捷确实罕见,尹鹤平时经常开这辆车,所以不少人都认识。

    黎落瞅了一眼,没看到,淡淡“哦”了一声,那天老爹让她晚上回去吃团圆饭,席间旁敲侧击问了他们的关系。

    在听到他们只是普通朋友关系,老洛明确表示,“那我就放心了。”

    他说尹鹤是大富豪,虽然是白手起家的新豪门,规矩没那么多,但终究留过学,见识过外面的花花世界,跟咱家不是一类人。

    老洛提醒了她,于是黎落第一次上网查询了尹鹤其人,词条还很多呢。

    看完之后,黎落就变得有点低落了,知道他有钱,但没想到他能这么有钱,太夸张了吧,自己竟然认识了一个小号马老师!

    为此,她已经两天没去尹鹤家吃饭了,要知道,现在她可是付了一个月饭钱的!

    副所掌是个八卦精,跟黎落小声道,“所掌,你可能不知道吧,咱们镇这位大富豪他,他有病啊!”

    “你才有病吧!”黎落不客气地怼了回去,她觉得尹鹤挺健康的啊。

    “哎呀呀,不是我说的呀,”副所长嘀咕道,“网上都这么传,说他在一家治疗不孕不育的医院看病了,还买了一大箱子药呢,说是那方面不行。”

    “我也听说了。”

    “这八成是真的!”

    “传的有鼻子有眼的!”

    其他小警员或者协警也津津有味地加入了话题讨论中。

    看着他们这副嘴脸,黎落有些气急败坏,脱口而出,“他行不行我比你们清楚,再敢乱说,午饭就都别吃了!”

    说完,她才从别人看她的古怪眼神中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

    “那个,我的意思,我……”

    气氛有些尴尬,正当黎落想要解释的时候,尹老六的邻居尹忠来所里处理当天撞到孙斌的事。

    走完程序,确定自己责任不大后,尹忠顿感轻松,还跟黎落他们闲聊逗闷子呢。

    “来镇上的时候我遇到了大鹤,那小子不得了啊,车里坐着一个外国女人,长得那叫一个漂亮,跟大明星似的,而且人家还会说中国话呢,两人搂搂抱抱的,一点都不见外,一看就不是一般关系!哦,对了,还有……”

    副所掌忙冲尹忠使眼色,让他别瞎说了,黎所可是知道尹鹤行不行的关系!

    尹忠一脸懵,“啊?怎么了?”

    黎落摆摆手,她并没有什么过激表现,只是在下班的时候,对副所掌等人道,“中午不在所里吃了。”

    ……

    当尹鹤带着阿芙来到村里的时候,途径的主要道路都已经悬挂起了灯笼,大红色的灯笼很有喜庆的感觉。

    阿芙还感慨呢,“很干净啊,而且很有生活气息,我们可以下来走走吗。”

    尹鹤:“你确定要这么做?”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阿芙应该是来他们村的第一个白人,当然,并不是第一个外国人。

    “这有什么,应该不太远了吧。”

    她应该是想感受一下华夏农村的氛围,而且态度坚决,尹鹤就让大芳晓圆先把车开回去,他们腿着回家。

    果然不出尹鹤所料,阿芙一下车,“村里来外国人”的消息就在各种群里沸腾了。

    关键这个外国人是尹鹤带来的,而且还是个美女!

    阿芙身高175cm,即便穿的是平底靴,依然气场强大,有超模风采,走在第五大道上都是焦点,更别说在这里了。

    很快,主道大街上冒出了多名大哥大嫂大叔大婶,大家用害羞的,好奇的,惊讶的目光审视着阿芙,有的还不见外的偷偷拍照。

    作为东道主尹鹤都觉得不好意思,不过阿芙却落落大方地对那些给自己拍照的人打招呼。

    这时尹鹤的四伯母,大强主任的老妈走了过来。

    “大鹤,这是你对象吧!”年过七旬的四伯母依然硬朗,每天打麻将风雪无阻。

    尹鹤笑着解释,“这是我米國的合作伙伴,也是我的好朋友阿芙。”

    四伯母给尹鹤使了个眼色,心说你承认是对象多好啊,这样人们估计就不会乱嚼舌根了。

    尹鹤完全没有领会到她老人家的良苦用心,又为阿芙引荐。

    听到阿芙能说流利的中文,人们更加惊讶了,不过刚刚窃窃私语对阿芙品头论足的话却是不敢再说了。

    四伯母立即跟阿芙炫耀,“你看这街上的灯笼,都是我们大鹤为你准备的,喜庆不!”

    “嗯嗯,我很喜欢。”

    见阿芙还挺平易近人的,接下来又有几个人过来找阿芙说话聊天,问她多高,几岁了,有对象没,是哪国人,咋长的这么好看?

    要是阿芙说英文,他们肯定不敢轻易搭讪,不过说中文谁怕谁啊。

    见阿芙跟大家打得火热,尹鹤也就不再说什么,同样是学霸,阿芙适应环境的能力比自己还强。

    这时一个矮矮的,黑瘦的女孩走过来,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问,“你,多少钱啊?”

    阿芙被问懵了,她的中文应该没问题啊,可怎么就是不懂呢。

    尹鹤没见过这人,见他疑惑,四伯母解释了一句,“这是老茅的儿媳妇,月难人。”

    尹鹤有点明白了,现在农村小伙子娶媳妇儿太难,很多长得稍微有点模样的女孩,都要求有车有楼房,而且彩礼还不能少,这么弄下来,没有四五十万娶不上一个媳妇儿。

    虽然也有要求低的,但基本也都各有各的问题。

    四伯母说的老茂家庭条件挺困难的,儿子到了适婚年龄,却找不到媳妇儿,最后托人从月难娶了一个媳妇儿,才花了10万块,七拼八凑还是能凑出来的。

    而且这样的东南亚媳妇儿在小山镇不是独一份。

    难怪这个月难媳妇儿问阿芙多少钱,估计以为阿芙跟自己一样,都是通过这种方式嫁到华夏的。

    以她的中文水平,又是初来乍到,不认识尹鹤也正常。

    尹鹤笑着替阿芙解释,“她,无价之宝。”

    虽然不知道尹鹤为什么这么说,不过阿芙还是很开心的,直接当众在尹鹤脸上啵儿了一口,留下了清晰的印。

    顿时人群中又是一片起哄声,咔咔拍照声,这下子大家估计都认为这是尹鹤的对象了,行动说明了一切。

    同时他们也对前些天传出的尹鹤不行的消息产生了动摇。

    不行的话,能驾驭的了这外国妞吗?

    这些热心村民陪着他们走了一路,甚至送到了尹鹤家门口。

    连酱婶都出来凑热闹,问发生了什么,立即有人解释。

    这时一脸颓然的赵德柱也听到了,昨天他刚从驴火市回来。

    他还是选择了面包车把女友送回了家,并跟对方父母提了结婚的请求。

    结果对方狮子大开口,除了要柱子买车,在县城买一套房子(允许首付)外,还要20万彩礼!

    20万彩礼对柱子是一笔大钱,梅梅应该也知道自己手上的存款,卖房卖车就不剩多少了,而且20万比天井这边的行情也高了太多太多。

    他原本以为跟自己真心相爱的女友能帮着劝劝她父母,结果钟丽梅也一口咬定,没有20万彩礼她就不嫁了。

    梅梅的态度让赵德柱非常寒心,两人闹得不欢而散,他没答应,也没拒绝,只说回来跟母亲商量一下。

    不过回来后的柱子没有跟母亲提这件事,也没主动说起钟丽梅,他想要重新审视他们的关系。

    这时尹鹤带着洋妞回来了,他们这条街都惊动了,柱子也出来看了一眼。

    然后他震惊了,那,那个女人不是自己曾经送外卖的那个四合院里的外国人吗!

    当初赵德柱曾惊叹于在那么豪华的四合院里住着那么美丽的外国姑娘,甚至还想过会不会是被包痒。

    现在一想,莫非那四合院就是大鹤的!

    看着尹鹤搂着阿芙的腰进了家门,又关上了门,阻隔了所有人好奇探秘的目光,赵德柱突然狠了狠心,给钟丽梅发了条消息:我们不合适,那些钱我也拿不出来,就这么算了吧。

    发完这个消息,赵德柱删掉了钟丽梅的所有联系方式,此时他已经下定决心,他要出国,他也要娶这么漂亮的洋妞!

    ……

    到了家里,二狗子脖子上戴着领结已经在等他们了,还有尹鹤爸妈、小鹭等老熟人。

    阿芙依次跟他们打招呼,并认识了新朋友林祥。

    “叔叔阿姨,其实我给你们带了礼物,等一下!”

    她跑到自己的车后面,从后备箱拿出一个行李箱,打开之后,只见满满一箱子都是套娃!

    五彩缤纷的套,各种各样的娃!

    “来来来,大家随便挑,这是我托我爸爸的朋友从鹅国带过来的正宗套娃,绝对绝对不是义鸟生产的小商品。”阿芙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她之前也在米國的商店看到过鹅国套娃,结果一看生产地,都是华夏。

    作为曾经看过很多鹅国电影的一代人,老六和宋老师非常喜欢,挑了两个老爷爷老奶奶造型的套娃。

    接着人手一个,芳圆林祥都有份。

    当尹鹤准备挑的时候,阿芙告诉他,“我给你准备的礼物在车上呢,自己去拿。”

    “看来哥的礼物跟我们都不一样呢。”小鹭意味深长道,老六夫妇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然后尹鹤从阿芙的车里看到了一个宠物箱,打开之后是两只颜色淡淡的小猫!

    这两只小猫的耳朵稍微有点黑,毛略长,眼睛圆圆的,长得太漂亮了,简直盛世美颜。

    “布偶猫?!”

    阿芙走过去,笑道,“回来之后去了霉霉家一趟,她家的大猫生的太多了,有点带不过来,所以提前让我把猫咪给你带过来,她承诺过送你两只的,一公一母。”

    “它们才一个多月吧?”尹鹤抱起其中一只。

    “嗯,一个半月大,不过已经断奶了,回来的时候我给它们买了机票,随身照顾着,你看它们还挺活泼的。”阿芙挠了挠小奶猫的肚子。

    虽然才一个半月,不过布偶猫毕竟是中大型猫,最高可以长到20斤,所以小奶猫的个头也不小,只是气质仍显稚嫩。

    尹鹤看到宠物箱下面垫着东西,“这是什么啊?”

    抽出来一看,竟然看到了大冯的照片。

    阿芙笑道:“这是我在飞机上看到的《时代周刊》,山姆是这一期的封面人物,标题是《宠物教母》。”

    “他一大老爷们儿,又不是gay,怎么就教母了?”

    “因为他曾经开玩笑,说你才是宠物教父啊。”

    尹鹤皱着眉,“越听越不对劲儿了。”于是嫌弃地把杂志丢在一旁。

    不过大冯能成为时代周刊的封面人物,对于公司接下来的股价肯定是大大利好的,尹鹤的身家又要涨一波了,不过这种数字上的身家终究不如实实在在的美刀更让人激动啊。

    当尹鹤阿芙各抱着一只小布偶猫进入客厅后,宋老师立即道,“哇,好可爱的小猫啊!”

    老六则又点煞风景,“家里不是有三只小猫了,怎么又养猫?”

    “爸,你知道什么啊,”小鹭解释道,“这叫布偶猫,又称仙女猫,还叫行走的人珉币,超贵的,像这种品相好的,都要一万起步呢!”

    老六现在已经嚣张地看不起一万块了,翘着二郎腿,玩着手机,“也就那样吧~”

    尹鹤又对老爹道,“这两只猫是米國著名歌星霉霉家的宠物生的,领养费在网上已经炒到了100万美刀一只。”

    “什么,霉霉的猫!”小鹭激动道。

    “什么,一百万刀!”老六直接把地上的猫抱到了沙发上,“地上有土,这么漂亮的皮毛,别弄脏了!”

    说着还给猫咪吹吹,小鹭则缠着尹鹤问他怎么认识霉霉的,有没有亲笔签名的唱片啊。

    “小鹭提醒了我,”阿芙立即想起,“她还让我给你带一张她的最新唱片,有签名的哟。”

    阿芙去车里取,小鹭期待地看着尹鹤,尹鹤问,“那你有唱片机吗?”

    小鹭叹息一声:“算了,我看看就行,感受一下国际巨星的气场。”

    老六完全理解不了女儿对一个自己没听说过的女歌手会这么着迷,他还是跟二百万美刀玩吧。

    这兄妹俩倒是一点都不怯,不愧是最适宜陪伴的神级萌宠,跟老六这个坏得很的糟老头子也能玩得很愉快。

    尹鹤从杂物间取了些猫粮给它们吃,还给老爹递了一根逗猫棒。

    老六有些疑虑,“你说它们听得懂汉语吗?”

    尹鹤:“爸,你说啥语他们都听不懂,两只小猫估计连狗语都没掌握呢。”

    “那我就放心了,”老六松了口气,“要不然为了它俩还要把我的英格丽世捡起来。”

    尹鹤心想,你啥时候拥有过英格丽世啊。

    见爹妈跟猫咪玩的欢快,尹鹤心想要不要给他们留一只,不过一定要佩戴上I2,等长大些再植入I3,要不这么名贵的猫走丢了,老爹会疯的。

    幸好自己车上还有几只i2项圈,可以给它们安排上。

    阿芙把唱片拿了过来,小鹭问,“签名呢?”

    阿芙坏笑着指了指唱片盒上的烈焰红唇。

    小鹭立即展开联想,莫非……

    尹鹤哭笑不得,没想到霉霉会用这种奔放的方式签名,看来自己必须好好珍藏了。

    两只漂洋过海的洋猫不仅成了老六的掌心宝,二狗子也非常心仪它们,跟二猫玩的不亦乐乎,就连三花猫出来的时候,也没有哈它们。

    中午吃饭之前,尹鹤就在自己的宠物机密上把两只猫咪从霉霉的账号转移到了自己这边。

    宠物的领养在宠物机密都是有迹可循的,也就是说,别人可以根据这两只猫咪找到尹鹤的账号,为自己增加关注,毕竟他可是养了大明星的爱宠后代,将来猫咪在找对象的时候,也是一大优势,相当于名门之后。

    他还跟霉霉通了个电话,表示很喜欢这个意外之喜。

    “是喜欢猫咪,还是喜欢我的唱片?”霉霉调笑道。

    “我从来都不是你的歌迷,不过唇印不错。”尹鹤笑着反击。

    “对于一个即将结婚的人,你这话太轻浮了,我未婚夫会不高兴了。”霉霉笑得更欢快了。

    “哦,要结婚了吗?”尹鹤坐下来,心平如镜。

    “预计五月份吧,到时候我的婚前疯狂夜你会来参加吗?”()

    尹鹤问:“就我一个吗?”

    “男的应该就你一个,毕竟我不认识什么男人,可总不能请前男友参加吧。”霉霉耸耸肩。

    对哦,我不是前男友,那就是可以参加了,尹鹤:“那我尽量吧,看档期,谢谢邀约哈。”

    挂了电话,下了楼,尹鹤看到黎落和阿芙坐在沙发上聊天,爸妈躲在厨房,假装帮林祥,实际则在偷偷窥探外面。

    “小师妹,你怎么来了?”

    黎落:“我交了钱的,当然能来啊。”

    “也对,我给你引荐一下……”

    “不用,我们已经认识过了!”阿芙情绪颇高,“我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还隐藏着一位擅长推理的神探!”

    尹鹤坐在两人对面,“她推出什么了?”

    阿芙:“她说我是俄裔!”

    尹鹤来了兴趣,看着黎落,“你怎么知道的?”

    阿芙也问:“对啊,你怎么知道,我应该没有鹅国口音啊!”

    尹鹤:“她连鹅语都不会。”

    黎落站起来,故弄玄虚地走了一圈,然后指着地上的那一箱子还没发送完的套娃,“因为这个啊!”

    没想到是这么明显的证据,能批发这么多套娃送礼的,估计也只有那些有着严重套娃情节的鹅国人了。

    这不过是观察能力强了点而已,阿芙对她却大加赞赏,还对黎落道,“你喜欢哪个,送你!”

    黎落有些不好意思道,“我能拿两个吗?”

    她补充了一下,“我爸爸刚刚给我生了个弟弟,我想也送他一个。”

    “当然可以!”阿芙更开心了,因为她感同身受,“我爸妈也在我大学的时候给我生了个弟弟!”

    见她们一见如故的样子,尹鹤忍不住横插一杠,“小师妹,我觉得既然你这么厉害,不如增加一些难度吧。”

    在两人疑惑的目光下,尹鹤把套娃按照大小、漂亮程度依次摆在地面上。

    好看的,个大的放在后面。

    然后尹鹤用几个硬纸盒剪成了几个纸质套圈,拉着黎落到三米开外,“套中哪个给哪个,就10次机会哟。”

    阿芙在一旁道,“这个好,这个好,我也要玩!”

    “等她玩完儿。”

    黎落却仰天长啸,“你这可算是撞枪口上了,我是华夏冀省恒鼎市天井县小山镇镇正府套圈大赛女子组银奖,你就等着哭泣吧!”

    10次之后,黎落开始哭泣了,“你的套圈不标准,发飘!”

    她一个没中。

    尹鹤叫晓圆过来,第一个没中,确实有点飘。

    不过后面连中9次。

    尹鹤摊摊手,阿芙却安慰黎落,“吃完饭继续套,直至套中两个。”

    ~

    饭后尹鹤又把小博、灵灵、正宝他们都叫了过来,让他们套圈得礼,还让正宝给原来的客人捏个泥人。

    至于小博灵灵明显对漂亮的两只布偶猫更感兴趣。

    下午柱子竟然来他家了,让尹鹤有些意外,更多的是惊喜,看来他过了心里那道坎。

    然而柱子只是在院子里跟他聊了几句。

    第一个问题,“你是不是在京城买了个四合院在,金融街附近?”

    尹鹤:“对啊,你不会给我送过外面吧?”

    柱子笑笑,“那估计是,我见过你那个老外女朋友。”

    尹鹤没有否认女朋友这种说法。

    柱子又问,“你女朋友是哪国人啊?”

    “米國人,俄裔。”

    “哦哦。”柱子知道,自己找到方向了!

    就聊了这几句,柱子就要走,尹鹤把他送到大院门口,他想了想,终究还是道,“柱子,你结婚如果手头紧,我可以先借你一点。”

    柱子咧嘴一笑,“我现在先不结婚呢,先搞事业!”

    怎么就不结婚了?尹鹤有点纳闷儿,转身要回,就见几个小老太太正在他家附近溜达呢,估计是外国人还没看够?

    ……

    晚上,阿芙跑到尹鹤房间里,“我渴了,有喝的吗?”

    “去楼下冰箱。”尹鹤在跟云遮月聊天,她对于正在写的剧本《夜明珠》有很多想法。

    阿芙看到尹鹤床头有装在袋子里的黑色液体,“这是什么啊?”

    尹鹤:“中药。”

    “哇,这就是神奇的中药汤剂,我能喝吗?”阿芙眼馋道。

    “那是给男人喝的,”尹鹤说起这个,忍不住笑了,“这玩意儿可是害惨我了。”

    他毫不介意地把那段糗事讲了出来,“现在全镇的人估计都以为我不行呢。”

    “太有意思了!”阿芙笑得直不起身,“不过这件事看来我只有我帮你了。”

    尹鹤纳闷儿,“你有什么办法?”

    ………………

    阿芙的办法?

    1、喊。

    2、震。

    ps:本月进入下半段了,老佛更新一直还算给力吧,求月票!

    ps:推荐一下二次元大神轻语江湖的《奶爸的异界餐厅》!

    ps:感谢百里煞、失语QAQ、天众龙众、书友20190519181927705、扬帆起航321yYY几位老兄的打赏,谢谢!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