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第30章 有规定,婚前不许谈恋爱(求推荐!)

    第30章 有规定,婚前不许谈恋爱(求推荐!)

    (就差一丢丢就新书前十了,求推荐票支援!)

    调查需要人脉,更需要时间,在等结果期间,何赛的母亲打过一个电话,劝他不要喝酒,要振作起来。

    空泛之谈,收效不大。

    何赛现在只想用酒精麻醉自己,尴尬的是他买的都是啤酒,度数不大,但胀肚子。

    所以愁绪积累十几分钟就要上趟洗手间释放,很破坏气氛,尤其身边还有尹鹤盯着,搞得他都不想喝了。

    “老何啊,要不去学校走走吧,我已经好多年没回去了,就当是陪我。”尹鹤提议。

    “那行吧。”何赛答应了,不过没换衣服没洗头,没刮胡子没抹油,保持着多日来辛苦营造的颓废风。

    两人虽然看着都不像学生,但门卫没人拦他们,大部分大学都是没有门禁的,师大如此。

    但是也有一些大学把尹鹤三番五次阻挡于门外,没错,我说的就是你,中戏北电~

    百年老校,七年的时间不会有太多变化,尹鹤也只是感慨了一句,“门卫老秦好像退了。”

    “听说回老家娶了个老伴儿,”这些年经常回学校欣赏师妹的何赛消息要灵通一些,“当咱们可是没少贿赂他烟抽。”

    尹鹤笑道:“当时想的是先把关系弄好,说不定将来有求得着他的地方,能帮咱们开个后门,结果大学四年,这个关系一直都没用上,烟倒是撒出去了不少。”

    何赛也笑:“主要不还是我撒的。”

    “对对对,你傻,你傻,谁叫你钱多呢。”

    两人哈哈一乐,身边经过的都是二十郎当岁的少男少女,少女居多,这就是师范大学的特色。

    在这样的氛围下,人的身心是容易愉悦的。

    尹鹤提议,“要不中午就在这里吃饭吧,我还挺怀念食堂饭呢。”

    师大的食堂对于京城的大学生是最有吸引力的,又便宜,又好吃。

    新乐群里口味儿众多,学五是川湘口味,西北食堂专供老穆,可以说,除了清北和华大,师大应该是京城被参观第三多的大学。

    虽然没有学生卡,不过没关系,到时候直接请师妹代买即可。

    尹鹤问,“咱们就没有留校的同学吗,让他们请客啊!”

    “有啊,王岚。”何赛道。

    “那算了,”尹鹤无奈,王岚是何赛前女友,“要不还是去外面吃,省的遇到了尴尬。”

    何赛无所谓道,“遇不到,她请假了,产假。”

    “话说前女友的事你知道的这么清楚,是何居心啊?”

    “我也不想知道啊,谁让她特么跟我住同小区啊,他老公不知道我们的关系,以为就是普通同学,还总跟我说,常来家里玩啊!”何赛越想越郁闷,往怀里一掏,就掏出了一罐勇闯天涯。

    “你还带着酒呢?”

    “我渴啊!”

    “等会儿喝点汽水得了,先收起来,”尹鹤又问,“那你去了吗?王岚家。”

    “干嘛不去,他老公热情难却啊,而且那哥们儿做饭特好吃,而且擅长煲靓汤!”何赛说着,没有得意,却越发悲哀起来。

    “要不你还是让我喝一口吧!”

    “不要给师弟师妹树立不良示范!”尹鹤严肃了一句,然后指着路边一个将近一米八的大个子师妹道,“你看,师妹看着你呢,注意形象!”

    “师兄!”慌不择路的罗莉音在人群中见到了尹鹤,突然觉得无所畏惧了。

    她走到尹鹤身边,平视着他,“你怎么来了?”

    “我的母校,怎么不能来啊,遇到你正好,等会儿请我们吃饭吧。”尹鹤不见外道,他见罗莉音身上的衣服漂亮鲜亮了不少,应该是刚买的,这是个好的改变。

    罗莉音回头瞅瞅,然后点点头。

    何赛看着眼前拥有模特身材的漂亮师妹,愈发悲伤,“老尹,你不是刚回国吗,这就已经认识师妹了!”

    “机缘巧合而已,”尹鹤没有细谈,“这个是经管学院的罗莉音,这是我大学同学何赛。”

    “师兄,那我们快点去食堂吧,去晚了还要排队。”罗莉音明显催促道。

    然而三人刚要动身,就见一个看上去很稚嫩的男孩冲了过来,冲着罗莉音笑道,“音音,可算找到你了!”

    这真是个男孩,身高不足一米七的样子,感觉还在发育中。

    罗莉音低头看着他,有些窘迫,“徐韬,你不要再跟着我了,你妈说了,她说不让你跟我玩。”

    徐韬深情道:“她是她,我是我,她阻止不了我的爱情,自从你第一次做我的家教,我就知道,我非你不可!”

    徐韬说的很大声,像是在给自己壮胆一样,引得旁边不少学生的侧目,让罗莉音非常尴尬。

    尹鹤听到了关键词,“家教”。

    原来小罗做过家教,可后来不做了,恐怕这个男孩和他母亲就是原因吧。

    这时何赛拱了拱尹鹤,把尹鹤拱到罗莉音身旁,紧紧贴着。

    尹鹤只得发声,“小罗,这是怎么回事儿?”

    名叫徐韬的小男生戒备地看着尹鹤,“音音,你千万别告诉我,他是你男朋友,这种挡箭牌套路我见多了,别以为我没看过网路小说!”

    罗莉音本也没想过用尹鹤做挡箭牌,她实话实说,“这是我老板!”

    “没错,我是她老板,给她发工资的,”尹鹤和蔼问道,“小朋友,上几年级了?”

    “高一,要你管!”徐韬傻横傻横道。

    “是这样的,”尹鹤不急不缓道,“你怎样,我管不着,但罗莉音我还是能管的。

    她是我的员工,我们公司有规定,女生在结婚之前是不许谈恋爱的。

    你现在没到法定结婚年龄,不能娶她,所以你就算再努力也是没用的,如果等得起,那你就再等几年,到时候把婚一结,你们就可以谈恋爱了。”

    “你莫不是逗我?”徐韬怀疑地看着尹鹤,“不结婚不让谈恋爱?那不谈恋爱怎么结婚!”

    “要不说你年轻呢,”尹鹤笑道,“多少婚姻都是无关爱情的,感情可以在婚后慢慢培养,你爸妈没准就是这样的,可能你都算不上爱情的结晶。

    好了,你自己去玩吧,作业还没写完吧,先回家,等年纪到了再来找小罗。”

    “那万一中间她结婚了怎么办!?”徐韬焦急地问。

    “结了婚还能离,只要人在,就会有希望,难道你对她的爱那么狭隘,结过婚就不能接受?”

    尹鹤的回答对徐韬是振聋发聩的,对于身后的何赛也有所启迪。

    结过婚怎么了,生过孩子又怎么了!

    我爱的是她这个人啊,我怎么能如此狭隘!

    喝了点酒的何赛又开始拎不清了。

    徐韬被尹鹤的话说动了,当即转身离开,为五年后的婚礼开始蓄势。

    罗莉音对尹鹤感激道,“谢谢师兄,我以前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清楚,他太执拗了,以前我给他当过家教,然后就非要闹着让我做他女朋友,害的我丢了工作,甚至他母亲还找到学校……”

    尹鹤能明白罗莉音的苦涩,那个女人不定说了多难听的话,那几乎是断了她做家教的财路。

    他故作轻松道,“小朋友有攀登高峰的意志是不错的,就是脑子有点短路。”

    罗莉音:“没想到师兄你这么能说会道,以前真没看出来呢!”

    以前尹鹤给她的感觉就是高深莫测,少言寡语。

    “我是遇弱则强的,以前身边有聂倩和阿芙,小嘴巴巴跟双簧似的,哪有我插嘴的份儿啊。

    不过今天身边站着你这个呆头鹅,我不说也不行了。”

    罗莉音低头羞道,“我是嘴很笨的。”

    同时,她记住了“呆头鹅”这个专属昵称。

    尹鹤笑笑:“也是那小子不够机灵,容易忽悠,换个成熟点的可就没那么轻松了,好了,别傻站着了,吃饭吧。”

    然而何赛突然跟尹鹤拥抱了一下,“老尹,我决定了,我要去找她!”

    “谁?王岚啊?”

    “祝语卉啊!”何赛晃悠着身子坚定道,“我还是爱她的,要跟她复婚!”

    “哦,你自己去吧,小罗,我们去吃饭。”

    何赛没想到好兄弟这么云淡风轻,“你不陪我?”

    “我饿了,想先吃饭,要不吃完了再陪你?”

    何赛摇头,他就要趁着这股热血来办成这件事,吃了饭,酒劲儿一过,他肯定又要瞻前顾后了。

    “那你能借我点钱吗,我要打车,还要买花。”何赛伸手道。

    “你前妻不是给你留了10万吗?”

    “我都还给我爸妈了,毕竟房子首付的钱是他们出的。”

    “你先走吧,等会儿我给你发微信红包。”尹鹤现在还保持着每天发红包的好习惯。

    有个女人也每天等着他的红包。

    看着摇摇晃晃的何赛,罗莉音还有点不放心,“师兄,何师兄这样真的没事吗?”

    尹鹤蹙着眉头,“让他去撞撞南墙吧,说不定直接就把他撞醒了,也省的我还要苦口婆心的解释。”

    解释他可能被骗了,他根本不曾收获那份爱情。

    罗莉音听不太懂,也不知道何赛师兄到底经历了什么,她只知道,自己要和师兄单独吃饭了!

    此时她的心里像是藏着一只小鹿,DuangDuangDuang地乱撞。

    现在她只祈祷,千万不要遇到熟人。

    尹鹤没给罗莉音省钱,点的都是当年他舍不得吃的硬菜,但最终也没花几个钱,别总说大学食堂垃圾,但真的便宜啊!

    现在餐厅人还不多,两人占了个角落的桌子,刚要开吃,来电话了。

    不是聂倩,是老爹的。

    “小罗,你先吃着,我接个电话。”

    ~

    “爸,长城风光可好啊!”尹鹤笑道。

    “好好好,”尹老六似乎不太兴奋,“儿子,我要跟你商量个事,你自己拿主意。”

    “哦?”尹鹤如临大敌,又怎么了!

    “今天啊,你二伯给我打电话,他看到我的那些报道了,对我的勇敢行为给予了充分肯定……”

    十分钟后,老爹收尾了,“他还跟我说起了你,说你回国都不看他,那他就请你好了,今晚要办个家宴,让咱们爷仨儿都去,他也叫上他儿子孙子。”

    “那女婿外孙女呢?”尹鹤问。

    尹老六拍着大腿,“怕的就是这个啊,他没特意提,可万一叫来了,那多尴尬啊!”

    尹老六对儿子和小孟的关系进展是有着清晰认识的,所以才尤为担心。

    尹鹤想了想,“她知道是请我们吃饭,应该就不会来了,去吧。”

    以前尹鹤对二伯不屑一顾,但现在他是孟繁舒的外公,基本的尊重还是要有的。

    尹老六想想也是这个理儿,“那就去,我跟你二伯说一声。”

    现在尹老六对尹存义的态度发生了惊天逆转,以前二哥是尹不义,吃他的住他的心安理得。

    现在,总觉得自己亏欠他的。

    真是见鬼了!

    刚把这个电话挂了,聂倩的电话也来了。

    “查的怎么样?”尹鹤忙问。

    “问题大了!”聂倩道,“她不是一婚啊。”

    “结过婚,这个早就料到了。”

    “她结过八次,这个你没想到吧!”聂倩一副吃瓜看戏地语气。

    八次?看来她的职业就是结婚离婚啊!

    职业结婚离婚者,简称骗婚!

    聂倩继续道,“这位姐妹儿长得还算清秀可人,但真的有手段。

    之前在齐齐哈哈尔、杭城、长安、魔都、城都等七个城市都结过婚,每次都是婚礼前后就离了,而且她的前夫们都没有起诉她,乖乖地割肉止损。

    这是目前查到的信息,细节不太清楚,不过我已经请了调查事务所,继续追踪调查。”

    聂倩办事就是细致,尹鹤说一步,她已经走了三步。

    “这就是个骗子啊,用法律途径能解决她吗?”

    “这个要看过她之前那几次结婚情况才知道,不过我觉得不乐观,她都是正常的结婚、离婚、分割财产,程序合法,而且离婚也都是男方提出的,每次都如此。”

    “那用非常规手段呢?”尹鹤又道,“不求她伏法,起码把我兄弟的房子吐出来,总不能人财两空吧。”

    “这个可操作的空间就大多了,”聂倩一个律师,竟然对这些操作很有心得,“她是骗子,我们就以骗对骗咯。”

    “怎么说?”

    “下个鱼饵,等她咬钩!”聂倩道,“这次她只骗了不到一百万,你说如果有一百亿放在她面前,她会不会动心?”

    “你是说让我做这个鱼饵?”

    聂倩摊在椅子上笑笑,“可以是你,也可以找个假富豪……”

    ………………

    如何惩治这个骗子?

    1、走法律途径。

    2、钓鱼,尹鹤做饵。

    3、钓鱼,找个演员。

    ps:大家多评论,多点赞哟,可以帮本书获得星耀值的,拜托了,谢谢了!

    ps:感谢老友2333616的万赏!感谢易龙寒、从,前彳疒、王浪浪浪浪浪、永远的ch、道友请留步告辞、虛朢的千赏!感谢鬼在画符、书友20190525070255166、书友20181118103255428、书友20190704102508748、书友20180427205524990、平豆、一个懒得取名字的懒人、情殇l、知I、浅色的深夜的打赏!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