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5.第463章 出手

    第463章 出手

    扶桑山脚下的倭人们,依旧毫无所觉的生活忙碌着。

    然而姜太虚、项平和荆思远三人,却霍然站起身来,遥望虚空。

    酒肆老板纳闷的看了看三人,又看向他们眺望的方向,却什么也没发现。

    不由摇了摇头,用倭语嘀咕了几句,便去忙他的了。

    荆思远目光骇然的看着云层上的那道身影,面色阴沉似水。

    姜太虚眼眸微眯,但眸光同样难掩震惊。

    御剑而行!!

    尽管至宗师境,周身修成无漏身,便能够短距离内凌空起步,至圣人境,更能以圣元长距离的飞进。

    但无论是宗师境还是寻常圣人境,都是靠疾速驰进,才能虚空踱步。

    而像云海中侯万千那般,双手负于身后,御剑破“浪”而来,恍若九天神人,这种境界,至少已经不比东方青叶、煌亲王差了。

    可东方青叶入圣道多少年?

    至少比侯万千早二十年!

    这些倒也罢,可侯万千精进的速度太快了些,快到让人可怕!

    圣人寿三百,那是因为无人能突破圣人境的第三重天,千年以来,无人能突破。

    传说圣人境有九重天,破过九重天,便可真正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辉。

    然而自古以来,三大圣地的记载中,真正突破第三重天者闻所未闻。

    夫子如此天纵之才,一身圣道玄功堪称造化,却仍止步于三重天前。

    由此可见,圣道艰难。

    东方青叶和煌亲王,以数十年之功,至今也还在二重天门槛外晃荡者,何时能突破,还要看机缘。

    却不想,侯万千不过二年功夫,就已经到了与他们平齐的位置。

    这算什么?

    还有没有天理?

    若果真给侯万千二三百年的时间,他会不会真的破开第三重天,再获数百年寿元?

    真这般,三大圣地也只有一起跪磕了。

    荆思远深吸一口气,淡淡道:“今日始知,青云之祸哉?”

    小霸王项平最烦他这种劲儿劲儿的姿态,嗤笑了声,姜太虚则淡漠道:“悲情道,非正道,类邪法。初则迅矣,然又有几多悲情?林郎君曾言:情到浓处情转薄。亲义友爱如此,悲情又如何能例外?唯有煌煌正道,方可永无止境。”

    项平闻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子渊你说的有理,其实到了咱们这一步,若是连这一点都看不透,这一生圣道也就无望了。邪法从来急功近利,初期进展极快,越到后面越稀松。不过剑圣侯万千或许并非为了急功近利,只是他选择的就是这条道。可惜了,以他的才赋,若能等些时日,待林小子从秦国手里夺得蜀中,以蜀地立国,再倚一国之运,寄圣道于一国苍生,浩浩荡荡,他也能成圣。不过,他若等到那个时候,青云寨未必还能在。”

    荆思远闻言,心中又羞愤又恼怒,羞愤的是关于圣道,他几乎一无所知。

    东方青叶从未教导过一分一毫圣道学识,所以在两大圣地传人面前,流露出其无知的一面,颜面扫地。

    荆思远脸上再也维持不住高人气色了,无比阴沉。

    然而无论是姜太虚还是项平,都没有理会他的心思。

    将死之人,何须多言?

    正这时,项平忽然朝西边大道方向招手,大笑道:“咦,你们俩还真敢来?”

    荆思远顺势看去,眼中瞳孔猛然收缩成针。

    却见一对丰神俊秀的年轻男女,并肩而来。

    而霸道不讲理的项平,还有一直沉默傲然的姜太虚见此二人到来时的神情,却让荆思远心头一沉。

    似乎……有些不对。

    ……

    “侯万千。”

    扶桑山巅,东方青叶看着御剑而来的侯万千,心里滋味着实不美。

    他是一个自视甚高之人,自以为圣道独步天下,若非夫子比他年长二百年,他连夫子都不放在眼里。

    可眼前这厮,却比他的圣道进益速度快了何止百倍?

    哪怕所走大道不同,可这种速度,也着实太过惊人!

    然侯万千未理会他,负手立于倚天剑上,面色淡然的面对三圣。

    不管做过什么谋算,他都不可能让自身立于三圣之间。

    天地三才大阵,集三圣伟力于一域,位于其中,除非能力敌三圣合力,否则便是千年前的草原双圣,何其强大,都只能黯然饮恨,侯万千非鲁莽之辈。

    夫子却开口道:“万千,圣道精进缘何如此之快?莫非以有情入道竟强大至斯?”

    侯万千对坦然相问的夫子微微颔首,而后又摇头道:“以悲情入道,领悟世间至悲至苦,方能进益。吾得到了十阙人间至悲诗词,感悟透彻后,方有此进益。只是,诗词之意,已到了至悲之境。再想靠此道精进,几无可能。圣道浩瀚,吾亦不过是一只蝼蚁罢。”

    听闻此言,至少东方青叶的脸色好看了许多。

    侯万千能说出最后一句话,说明他的确回归正常了。

    不,有情道这样不入流的小道,以后只会更难。

    夫子却好奇道:“是何等至悲诗词?”

    侯万千倒也未隐瞒,将林·东坡·宁所作的那阙《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诵了遍。

    诵罢,夫子面上难掩唏嘘之意,目光既有震动,又有了然的看着侯万千,道:“万千所言不虚,此等悲情之作,的确称得上至悲二字。再往后,想以其他诗作化悲,却是难了。”

    煌亲王项宙呵呵笑道:“靠十首诗词就能达到这个地步,已经是邀天之幸,岂能贪得无厌?这十首诗词,又是青云寨那个林小子写的吧?”

    见侯万千没有否认,项宙呵呵道:“这小子,倒不负黑冰台送他的妖孽二字。”

    东方青叶冷哼一声,道:“一个不到二十岁的毛头小子,所做之事,所做诗词,哪一样符合他的年纪阅历?不是妖孽,又是什么?”

    侯万千淡漠道:“汝辈杀妻证道灭绝天性不配为人者,焉知人事?”

    东方青叶闻言勃然大怒,厉声斥道:“放肆!侯万千,你敢辱我圣地圣道?今日本想与你共商安定天下之大计,不想你如此狂妄,留你不得!”

    回应他的,是侯万千挥手一剑:

    “万剑,归宗!”

    ……

    青云寨西十里,重伤垂死的张天茂倚在道边一块大石后,满是污血的手里握着一块令牌,在地上画了一个扭曲的符号。

    他在此已经整整坐了两个时辰了,全身上下几乎已经冻僵硬。

    唯有心口处,还残留着一抹暖气未绝。

    这抹暖气,自然是先前服过秘药才能保全下来的……

    忽然,一阵凌空虚度声传来。

    张天茂已经恍惚的精神猛地一震,终于等到了,他鼓起全身力气,却也只能虚弱的喊了声:“啊!”

    随即眼前一黑,晕倒过去。

    临晕倒前,他仿佛看到了几个黑色身影,从天而降。

    心中除却喜意外,便是对青云寨那位少年,无尽的敬和畏……

    ……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