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第307章 红颜薄命

    第307章 红颜薄命

    法克心里压了二十年的恨恼,这一刻却爽的冒泡。

    他太喜欢看到这群贼秃们想干掉他,却又不敢干的难为模样了。

    尤其是智海禅师师徒们,对于他身怀《金刚不坏神功》又惊又嫉的表情,真是让人痛快啊。

    普泓老僧稀疏的白眉拧成一团,双眸死死盯着法克手中的竹牌,过了许久,方缓缓道:“这圣道剑意,并非出自三大圣地呐。除了三大圣地,这世间,竟出了第四圣?”

    一众老僧纷纷震动,法克被众人围观着,非但不慌,反而哈哈大笑道:“没错!大师所言正是,我青云如今便出了这世间第四圣,而且,圣道比三大圣地所存之道更厉害!”

    “满口胡言!”

    “胡说八道!”

    “阿弥陀佛,法克你犯了口舌之戒!”

    “你叫太师祖什么?”

    法克猛地一瞪眼,怒视法原道:“你和你那老狗师父把洒家开革出山门二十年,现在还想阴谋陷害洒家不成?洒家不管普泓大师叫大师,难道叫小沙弥吗?”

    法原语滞,心里气个半死,既然你早就知道被开革出去了,那刚才又是跪拜哭诉又是告状做什么?

    法克不再理他,对普泓等老僧道:“洒家也不懂什么圣道,只是听说三大圣地修的都是劳什子无情道,六亲不认,但咱青云的武圣,修的确实古今未有的有情道,所以圣道威力凭添三分。稷下学宫的夫子、黑冰台的东方青叶,还有皇城司的煌亲王亲自到了咱青云,结果也奈何不得天剑他老人家,只能结了不互相出手的约定退去。对了,青云的武圣并不是第四圣,北苍萨满殿的老萨满才是,不过他被三圣给伏杀了。”

    普泓等老僧闻言,良久不语。

    百余年未出世,没想到世间已起了这等变化。

    有情道……

    除了三圣,既然又出了二圣……

    过了许久,普泓才看着法克缓缓道:“《金刚不坏神功》,为何会在青云……青云在哪?”

    法克干笑了两声,道:“就在沧澜山啊。”

    “沧澜山……”

    普泓复念了句后,眯起眼回忆了稍许,而后面色渐渐发生了变化。

    在他的记忆里,那里……似乎盛产山贼啊。

    正这时,智海禅师忽然出声道:“与沧澜山的青云寨有什么相干?”

    法克斜眼看他,冷笑一声,道:“贼秃,你也知道我山寨?”

    “阿弥陀佛!”

    智海禅师诵了声佛号,身上却渐起威势,压向法克方向,道:“法克,你虽已被逐出山门,却仍是智善师弟的弟子。你的言行,莫要让师弟西天之灵,感到蒙羞。”

    法克闻言面色一滞,心里将这阴险奸诈之老贼恨极,面上冷笑道:“你害死我师父,还有脸提他?”

    论心机城府,智海禅师显然比法克不知高明多少倍,此刻连辩驳都不去辩驳,低声诵了声佛号后,垂下眼帘不语,面上悲苦众生之色,却愈发浓郁。

    见此,法克心里咯噔一下,终于看明白了形势,这老贼秃恐怕不是他能对付得了的,太奸猾了。

    不过他心思倒也灵动,有道是和尚报仇,十年不晚。

    他都等了二十年了,还不能再多等个三五天?

    他对付不了这等心机阴沉的贼秃,有人能对付!

    哪一个?

    洒家女婿!

    不怀好意的看了智善一眼后,法克不再理他,对普泓道:“大师,青云寨的《金刚不坏神功》是从魔教右使手中得到的。洒家虽然被奸人所害,开革出了山门,但洒家毕竟在金刚寺长大,当年师父教的也是寺里的武功。虽然如今山门为奸邪把控,但事关金刚寺第一神功,洒家还是决定回山门报信。受恩师教诲,洒家骨子里淌着忠义的血……”

    普泓看出他若不开口打断,这孽障能自夸到天黑,便沉声道:“法克,青云寨那尊圣人是否开出条件,让金刚寺镇寺神功回归山门?”

    法克自夸之言戛然而止,看着普泓老僧点点头,道:“开了。”

    “什么条件?”

    十八位老僧齐齐看向法克,目光深沉审视,如同在看一叛徒。

    法克深吸一口气,缓缓道:“大师莫急,且听洒家慢慢道来。这事,得从二十年前,洒家被一对卑鄙无耻的奸诈贼秃设计坑害说起……”

    诸僧:“……”

    ……

    榆林城外西三里处,小山谷内。

    夜色迷人,一轮圆月悬空,宁寂的世间一片清明。

    初春的夜里,乍暖还寒,山石上都蒙了一层白霜。

    好在,山谷小塘边的四个姑娘,都到了不畏寒暑的境界。

    只是气氛,总有些尴尬……

    田五娘负手而立,背对众人,远望沧澜群山,身上一股股剑韵浮沉,便是此刻,她仍在苦修。

    在她的世界里,除了寥寥几人为极重之人外,唯有一柄剑,顶天而立地。

    见她如此,其余三人心里都有些钦佩。

    纯粹执着的人,总让人敬服。

    不愧是大姐……

    皇鸿儿则眉眼灵动,左瞄右瞅,心里渐渐不满起来。

    这俩到底想不想进门儿了?

    放着堂堂青云寨二姑奶奶不巴结,一个个在那装傻?

    本想教育两句,不过想了想,还是暂时作罢。

    一来明日就到了关键时候了,和一个超越宗师巅峰的老怪物放对,生死其实并不能保证。

    二来,这俩都不是善茬子,一个金枝玉叶,公主千岁。一个老子更是当世武圣,性子傲娇。

    真呛起来,她未必杠的过。

    嗯,得从长计议。

    东方伊人坐在一块青石上,素来孤傲清冷的目光此刻有些迷茫的看着天上的明月。

    她也不知道,心里到底是怎样想的。

    原本以为,余生只以复仇为命,何日能将那个为了圣道,不惜亲手毙杀自己结发妻子的畜生斩杀,虽死无憾。

    可是,她为何会不由自主的靠近一个小山贼的生活呢?

    那样轻松、愉快,帮助他人,无忧无虑,总是能想出一些天马行空看似荒唐但却十分有用的主意。

    这样的人生,真的好让她羡慕和向往。

    最重要的是,他和她还志同道合,都要推翻那座冰冷无情黑暗冷酷的东王山!

    或许,这也是她不顾廉耻,硬挤进来的缘故吧……

    那,她呢?

    东方伊人余光悄悄瞄向了似一朵水莲花静静绽放的吴媛,都说红颜薄命,看着吴媛那张连她都隐隐为之嫉妒纯洁无瑕干净的脸,东方伊人心里一叹。

    这几个女人的命,谁又比谁好?

    ……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