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第43章 阴险

    第43章 阴险

    青云寨,聚义堂。

    林宁坐于右首上座,啜饮了口粗茶后,似有些嫌弃的皱了皱眉头,而后对面色阴沉凝重甚至骇然的几位当家人道:“事情就是这样,所以我在赵家老总管的阳白穴留下了暗手,他活不了的,无论动不动真气……

    原本我下山是为了试试看有没有机会探出他们的命门弱点,我的医术中有这样的手段。只是发生了后面的事……也就不用了。”

    只是这说法并未减轻众人的担忧,四当家邓雪娘吸着凉气拧眉道:“三大圣地共下诛灭令……安郎中居然是药王谷的人。这信儿要是传了出去,那……”

    莫说区区一个青云寨,就是千里沧澜山所有的草寇加在一起,都不够人家一根小指头摁的。

    方林脸色亦是凝重非常,他先看了眼居中正坐面色淡漠的田五娘,然后语气担忧道:“小宁啊,如今这些都是你的猜测,那赵家老总管果真仅凭你几次诊脉就能断定你的来路?有那么神奇么?天下神医多了去了,也不止一个药王谷,你可别自己吓自己……”

    林宁摇头道:“三叔,我自不能完全确定。但之前我说可以缓解他的头疾痛苦时,赵家那位老管家的眼神……实在骇人。我想以他的心性,绝不会简单的因为我能缓解他的疾苦而这样失态。他看我的眼神,也非庆幸喜悦能缓解痛苦的眼神,而是是奇货可居的那种,绝对不怀好意。

    所以我认为,他是知道他的头疾只有药王谷的九绝针能医。且他这般贪婪,除了我所学之《百草经》,我也委实想不出,他还能贪图我什么……”

    方林闻言,缓缓颔首,却又摇了摇头道:“就算你留了后手,能除掉他。可你怎么确定,他死之前不会将此事暴露出去?再者,就算他不说,可燕郡赵家那边也不会放过咱们。”

    林宁目光诧异的看着方林,微笑道:“三叔,人家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咱们吧?难道不是他们伙同沙海寨想要一举铲除青云?是后来见事不可为,才想起通过谈判来占据沙海寨,共享一线天的利益的。

    只要咱们不松手沙海寨,他们就绝不会善罢甘休。就算咱们现在松口,可对方势力明显比青云强大,如果真让他们在沧澜山落下脚,他们果真会安分的只守一个沙海寨?

    他们一定会想要完整的霸占一线天,所以,不要心存幻想和侥幸。”

    被小辈教训了通,方林苦笑道:“小宁,这些我都知道,大当家的也知道。所以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报过能和谈的希望。可是就算和谈不成,也不会杀了对方。这样一来,就会不死不休。

    如今再加上三大圣地同下诛灭令的药王谷传承……小宁,真的会有宗师上山的。”

    连胡大山这种素来天不怕地不怕的莽夫,这会儿也不禁面露担忧之色,不会妄言一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因为连一流高手之间都有天壤之别,而宗师,比最顶尖的一流高手更可怕。

    打不过啊!

    天剑山之所以能稳居沧澜十三大之首,几十年来地位从不动摇,就是因为天剑山那位老天剑,是一位宗师。

    某种意义上来说,沧澜十三大之所以能苟存于沧澜山,未被人直接剿灭,也是因为那把老天剑的存在。

    林宁将粗瓷茶碗放下,看着方林道:“三叔,怕是没用的。如果为了《百草经》,那你大可不必担心。我一直认为,《百草经》是能造福天下苍生的医家圣典,只留在某人或某一方势力手中,其实不美。所以,从明日起,我还是会在秦林古道边继续行医。等扬名之后,就让路人传话给天下医者。但凡有心者,皆可来我青云药庐抄录一份《百草经》,德泽天下。

    三大圣地当初覆灭药王谷,为的只是不许龙血米之秘外散,并不是药王谷的医术。

    之所以后来没有对安爷爷穷追不舍赶尽杀绝,便是因为上半部《百草经》并不涉及龙血米之秘。

    因此我认为,三大圣地诛灭令的威胁远没有那样大。

    至于燕郡赵家和血刀门……”

    林宁淡淡道:“此事还是要先等射日门主他们回来,看看他们的战果再说。如果可谈,那就继续谈。若确实无法谈,那也没法子。

    三叔说他们可能会请宗师来,我认为只要那位赵二公子没死,而我们又愿意退一步,保证赵家的商队能平安的通过一线天,那这种情况就不大。

    就算他们真愿意付出极大的代价去请来一个宗师前来,沧澜山上也不是没有宗师啊……”

    聚义堂上,一片静悄悄的。

    连面色素来淡漠的田五娘,此刻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林宁。

    尖嘴猴腮满脸麻子的方林更是睁大三角眼,死死盯着林宁道:“小宁,你是说天剑山那把老天剑?可人家凭什么帮咱们?”

    虽同为沧澜十三大,可天剑门距离青云寨相距近千里,交情实在淡泊,几乎就没甚交情……

    林宁微笑了下,道:“还是落在《百草经》上。三叔你说,三大圣地齐下诛灭令的药王谷传承,够不够那把老天剑出手一次?”

    方林眼睛一亮,胡大山却满脑浆糊的抓起大头来,瓮声道:“宁哥儿,你刚不是说要把《百草经》散人么?怎又想着拿它去‘贿赂’?”

    林宁呵呵一笑,道:“四叔,我先在山下行医嘛,等名声传开了后,引起旁人注意,人家才相信《百草经》在我们手中。然后在散播前先做交易,换那把老天剑出手一次。赵家请来的宗师被挡回去,赵家必不甘心,说不得就会将消息散播出去,以图借刀杀人。而那时我们会先一步,把《百草经》传遍天下,包括三大圣地。”

    胡大山隐约听明白后,看林宁的眼神好似在看一条小狐狸……

    邓雪娘在意的是:“小宁,这《百草经》是药王谷的传承绝学,何等珍贵,你就这样散布天下?”

    林宁呵呵笑道:“雪姨,先贤至圣尚且著经留传,教化天下。区区半部《百草经》,又有何值得藏私?

    我是读书人嘛,这点心怀天下的胸襟还是有的。

    而且,我所推测的,都是最坏的情况。时局究竟会如此,还不好说。

    不过无论如何,一年之内,《百草经》之隐患,都要解决掉。”

    邓雪娘听到“读书人”三个字就黑了脸,咬牙切齿的提醒道:“小宁,你不止是读书人,你还是个阴险的小山贼!”

    “哈哈哈!”

    方林、胡大山还有一直默不出声的周成见林宁脸色一滞,都放声大笑起来。

    笑罢,虽已罢免五当家但实权未去的周成叹息道:“读书人果真不同,这样棘手的难关,就被小宁你三两下解决了……”

    林宁摇头道:“八叔,我只是动动嘴皮,事情可远还没有到解决的地步。旁的不说,赵家就未必会直接先请宗师来对付咱们。高门世家不会将小小一个青云寨放在眼里,率先来攻的,多半是身手高强的一流高手。这个就要靠你们来解决了,不会轻松的。尤其是八叔你,榆林城方向的消息至关重要。”

    周成沉声道:“小宁你放心,我会亲自坐镇过去,盯死赵家人和血刀门。我们在那里经营多年,他们若调人大举来攻,绝逃不过我们的眼睛。”

    林宁点了点头后,眼睛转了转,又瞄向主座,干咳了声,不客气道:“那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了,赵家再来一流高手,你能挡得住么?若挡不住提前说,我会想办法。”

    田五娘凤眸清冷的看着某装逼犯,见他那副“高端”的模样,素如冰湖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淡淡的笑意,然后垂下眼帘不再看他。

    没得到回应,林宁有些尴尬,不过比他更难熬的是方林等人。

    实在是,这逼装的好尬……

    还好,当众人感觉度日如年时,一直垂着眼帘的田五娘终于应了声:“可以。”

    众人海松了口气,正这时,门口传来方智、胡小山的通报声:“报!大当家,射日门主、金山寨主等人擒了赵家二公子回山求见,还带着那位赵家老总管的尸体……”

    聚义堂上忽地一静,一双双复杂的目光看向林宁。

    赵家老总管那般绝顶高手,竟落到这个下场,着实死的冤……

    然后就见田五娘不疾不徐站起身,道了声:“去看看。”

    说罢,大步跨下高台,率众人出了聚义堂,往山下行去。

    林宁想了想,也还是跟了上去,能不打,最好不打……

    ……

    梨花苑,东厢。

    春姨看着满脸娇羞的周妮妮,慈爱笑道:“傻孩子,你一般是我看着长大的,当年夫人在时也喜欢你,如今只咱们娘俩儿在,还和我害羞甚?”

    周妮妮此刻哪里还有往日里在外面的小辣椒模样,乖巧之极,已经勉强能坐着了,俏脸羞的快埋进怀里,声音轻不可闻道:“春姨,我……我没什么的,只是,从前,我……我骂过小宁。小宁对我……不爱搭理。”

    以前是她看不上猥琐阴险的林小宁,尤其是林小宁在背后辱骂田五娘,或者直接欺负小九娘时,性子火爆的周妮妮恨不得撕碎了他,当面狠狠啐过他几次。

    那时的林小宁,被泼辣的她当面啐骂而不敢还口,只敢背后骂她,着实令她气恼。

    可是现在……

    浪子回头金不换这种“剧变”,让周妮妮从感观上产生了巨大的冲击。

    只是,周妮妮也清晰的认知到,林宁本身对她似乎并无那种意思。

    林宁甚至表明了,他和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姊妹兄弟。

    她那样趴在那,林宁面色也没怎么变化……

    想到这,周妮妮不由十分沮丧。

    也是,小宁打小就嘲笑她就是个给人当乳娘奶妈的命……

    见她这般,春姨却笑开了花,道:“傻孩子,宁儿如何还小,懂得什么怜香惜玉?别说对你,就是对五娘,也是爱答不理的。也只打小就爱黏着他的小九儿他才宠着些……没事的,日子长了就好了,自然就成一家人了。之前他待小九儿都讨厌的很,你又不是不知道。男人嘛,都是这般。男人想寻女人的心难,可女人想进男人的心却容易!只要你肯听姨的,保准没错……”

    周妮妮闻言想了想,还真是如此,面上的担忧沮丧又渐渐转为羞涩和高兴。

    心想是啊,听说好几次小宁都是当面呵斥大当家的,大当家的那样厉害的人,也没法子。

    真有男子气概啊!

    曾经的阴鹜凉薄,此刻竟变成了男子气概……

    不过周妮妮仍有最大的担心:“可是我娘……”

    春姨呵呵笑道:“傻孩子,只要你想嫁,你娘终究是拦不住的。不过你也先别和你娘置气,她说什么你不言语就是。但私下里,你还是多去寻寻宁儿。你总不能连小九儿的耐性都不如吧?看看小九儿,以前宁儿多烦她,现在就有多宠她!”

    情窦初开的女孩子在掉入恋爱幻想时候的智商大概和佩奇差不多,周妮妮一听简直好有道理哦,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决定以后一定多去寻林小宁……

    ……

    PS:感谢“北北北囡,”的万赏,感谢“朝阳的躯壳黄昏的心态”“cells?ta?r”“BG1PYJ”“书友20170516143301236”等书友的打赏。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