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0.第790章 ,你们也听到了?

    第790章 ,你们也听到了?

    (含2章)

    “没关系,反正这里也不是胤宫。”

    胤霆云淡风轻的说着,抬脚朝她走了过去,他的视线落在了司洛手中的那柄剑上,只觉得异常眼熟。

    这把剑难道是......

    还有这纹身,没错了,是战神之剑神焱。

    相传战神陨落之后,这把神焱剑就失踪了,怎么会在她的手中,而且还认了主……

    不过,这把剑的剑灵眼光倒挺毒辣,竟跟司洛定下了魂契。

    他本来想要为司洛专门打造一把神兵利器,现在看来,她早已得到了适合自己的了。

    这把剑曾作为战神的本命神剑,随战神四处征伐,跟了司洛也不算被埋没。

    他亲选的皇后,值得最好的。

    司洛见帝王的目光停留在了神焱剑上,有些心虚的将神焱收了回去。

    “呃,这里该怎么办?”

    帝王深深的看着她,没有回答。

    司洛皱了皱眉:“这些刺客尸骨无存了,也没有留下个衣服碎片什么的证明他们来过,待会那些家伙闻讯而来,见这里变成这样,不会赖上我们,让我们赔偿吧?我们该怎么应对?”

    万万没想到神焱的大招破坏力如此之强,这热身没热成,食物也没有消下去,肚子还是涨鼓鼓的。

    啧,早知道就陪他们先过几招了。

    他见不得这个女人皱眉的模样,指尖在她的眉头上抚了抚,声音温柔:“茶已经泡好了,去喝吧,善后的事就交给朕来处理。”

    司洛一把抓住了他的大手,眼神微眯:“不准赔偿,一个子都不准!”

    “他们不敢。”

    帝王破天荒的笑弯了眼角。

    “……”

    司洛见到这个绝美的男人笑成了迷死人不偿命的模样,二话不说,直接亲了上去,封印住了他的嘴角。

    还不带他回过神,司洛匆匆转身离去。

    “已经有人过来了,接下来就交给你来处理了,还有,答应你的女装我做到了,我先回房了,晚安……”

    凝望着她离去的倩影,他指尖碰了一下唇,嘴角的笑容更灿烂了。

    这件事,最终不了了之了。

    听到动静,前去处理的大内侍卫队长将此事禀告给翼王之后,翼王肉疼得无法呼吸,但最终还是打破门牙把血吞了。

    打蛇打七寸,而他的七寸,正是顾王爷。

    帝王说遇刺,要让他给个交代,否则就去派人请顾王亲自出马调查这件事。

    以自己这个大哥的性格,定会为了大局将事情调查清楚的,最终查到他的身上免不了要被斥责。

    他虽为翼王,却处处受限于自己这个手握兵权的大哥。

    这次行刺是他冲动为之,成功了皆大欢喜,不成功就会伴随着许多的风险。

    翼王气打不一处来。

    这个年轻的帝王,果然难对付。

    司洛回到房间里之后,站在镜子前看了好半晌,才看惯这样的自己,按道理来说,这才是她本应该有的样子,她却觉得有些别扭。

    褪下一身衣裙,她换上了一身黑色劲装,召唤出了乾坤剑,令其变成了匕首大小后,按照之前头发的长度,毫不犹豫的手起剑落。

    很快,镜子里呈现出了一个英姿飒爽的俊美儿郎。

    看着镜子里熟悉的自己,司洛莫名松了一口气。

    “还是这样打扮看得顺眼一些。”

    她闭眼假寐了一会,直到夜深,万物俱寂。

    司洛才睁开了双眼,看了一眼窗外的月亮,嘴角缓缓的勾起了一抹冷酷的弧度。

    “今晚这接二连三的坏账,是时候该找背后之人好好的清算清算了!”

    *

    帝军营的将士们早早就养精蓄锐,为了明日的交流会做准备了。

    司洛一身黑服,整个人融于夜色之中,不着痕迹的出了宫,她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客栈,看了一眼客栈楼上已经熄灭的灯光,嘴角又是一勾。

    “这些家伙们今晚倒是睡得挺早!”

    轻巧的爬上客栈外的大树,司洛一个纵身跳到了二楼门窗边缘,轻轻的叩击了六下窗户。

    听到这个叩击声,帝军营的将士们条件反射的从床上一跃而起,一个个脸上露出了噩梦一样的表情。

    只有四大营地的将士们睡得跟猪一样,没有任何醒过来的迹象。

    阿天挠了挠凌乱的鸡窝头,看了一眼左邻右舍床位的帝军营弟兄们:“……你们也听到了?”

    陆安一副见鬼了的表情:“大半夜的,司洛在宫里,我们在客栈……怎么会听到这个声音。”

    一般人敲门,也不会敲六下,只有司洛那个怪胎例外。

    相处了这么些时间,这些人跟司洛的这点默契还是有的。

    陈凡激动将外衣套上,冲过去打开了房门,探头往外一看,结果走廊里就连一个鬼影都没有。

    陈凡疑惑的挠了挠头,将房门合上,看向眼巴巴望向这边的兄弟们,讪讪地说道:“没人……”

    泾川挑了挑眉,把铁放置在一边的外衣套了上去:“不对,既然我们都听到了,说明她人来了,先把衣服穿上,一起到客栈外看看去!”

    阿天:“要叫醒其它人吗?”

    泾川沉吟道:“先不要声张,出去看看什么情况再说。”

    陆安无语道:“他们睡得太死了吧,万一敌人夜袭怎么办?警戒心也太低了,还四大营地的精英呢!”

    泾川想到了船上的那些个日子,苦笑道:“他们毕竟没有做过这方面的特训,警觉性肯定没有我们强,毕竟我们在船上可是夜夜被某人“摧残”……美曰其名锻炼所谓的警戒心。”

    一名将士回忆起那几天,苦着脸道:“……自从下了船之后,说实话,我没有一夜是睡好的,但凡有个风吹草动就会惊醒,哎,太难了!”

    “兄弟,坚强一点,大家跟你是一样!”

    众人投以安慰的目光,他们虽聊着天,动作却很快,三两下就收拾好了。

    阿天正准备打开房门。

    泾川出声提醒:“别走门,这家客栈有翼王的内应,我们那么多人半夜出去太扎眼,直接走窗吧!”

    “有道理!”

    靠窗站的陈凡边顺手推开了窗。

    ps:懒得拆成四章,一千字一章的这样发了,现在一章二千字周知哈,发一章相当于二章哈。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