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13章 双核时代(六)

    第13章 双核时代(六)

    双核时代。

    有关这个话题的讨论在这一场比赛后顿时变得没那么热闹了。虽然百花战队并没有因此一蹶不振,但是这个时代的王者,到底还是叶秋,依然还是嘉世战队。

    谁能阻挡繁花血景的胜利?一叶之秋吗?

    大家现在发现,这个命题,他们把主次给搞反了。这还是斗神的时代,繁花血景想当主角,那得等他们战胜了斗神再说。

    世界只能有一个王。

    冠军,也只可能有一个。

    只有冠军,才是主角。

    在此之前,所有人,所有战队都只是拼抢这一名额的一份子,嘉世如是,百花如是,其他战队纷纷如是。

    蓝雨战队。

    最近所有人都突然发现,黄少天有些不一样了。虽然话还是很多,但是在打荣耀的时候却多了些许沉稳,那种来源于网游的,让魏琛一直觉得有些头痛的随性似乎正在悄然收敛着。就好像一个人忽然找到了目标,那么他的所作所为都变得异常清晰明确。

    黄少天最近的打法,就在发生着这样的变化。

    这一切,魏琛全都看在眼里。

    “你觉得怎么样?”连续观察了很多天后,魏琛肯定了这种态度和气质的转变并不是偶然后,终于决定拿出来和人讨论一下。

    默默注意着这些变化的人并不只魏琛一个。

    方世镜,蓝雨的自由人选手。所谓自由人的意思,就是什么职业都会玩,这样的选手,想做什么事前的针对部署显然是不可能的,每场选用的职业角色不同,打法就不同,根本没法早做安排。

    联盟超过半数的战队都有一个自由人,他们的身份让人感觉十分酷炫。但是经过了快两个赛季后,大家渐渐都感到自由人的酷炫实在没法很好的反映到比赛中。这是一种很有趣,但事实上并不实用的安排。本赛季迄今为止,已有四位自由人选手将自己固定在了某个职业上,余下的,也大幅度缩小了自己的职业选择范围。而蓝雨的方世镜,他的转变更加实用,他成了蓝雨队的黄金替补。因为所有职业都会,所以当主力阵容中谁的状态不佳,有或者是需要一些变化时,方世镜就会披挂上阵了。

    一开始对这样的安排,魏琛还觉得有些对不起方世镜。他们是从网游里就在一起的老朋友了,一起组起蓝雨战队,一起打过很多比赛,再到组建联盟,有老板看好收编他们组建蓝雨俱乐部,再到第一赛季,他们一直并肩作战。魏琛觉得没有给好兄弟找到一个好位置,居然让他当替补,太委屈他了。

    但是方世镜对此不以为然。

    自由人是一种错误的安排,他比任何人认识的都要清晰。而要改变这种错误,但又不浪费他们这些自由人选手的特长,转当替补最为合适。用少量的人员,让队伍更加坚固也更加富有变化,是对战队最好的选择。

    不过蓝雨战队这赛季并没有因为一个自由人的转变而变的更有起色,相比起上个赛季,他们甚至还有些退步。

    毕竟,他不是这支队伍的主角,而最能影响到这支队伍的那个人现在是什么状况,方世镜也很清楚。

    清楚,却又无奈。

    岁月的吞噬是任何人也无法逃脱的。所以他们只能寄希望于新一代来完成他们未能完成的。

    黄少天,魏琛一直在期待着,注视着,方世镜同样也是,最近黄少天的变化,他也看到。而他作为一个全能自由人,对于黄少天的剑客职业也比一般人有更深的体会和见解,所以魏琛也更看重他的看法。

    “他的天赋,他的才能,现在才在真正融入到职业对决中。”方世镜说着。

    “记得我们最初和他在网游中打交道那会吗?”

    “我们人多势众,个人实力也未见得就不如他,但是我们却还是总被他钻到空子。”

    “他天生就有那种洞察力,可以把握到那些可以修改场面的机会。以小博大的场面,最容易激发他这种敏锐的嗅觉。”

    “但是训练营的环境,一对一的常见练习,对他来说都太安逸了。”

    “他最近一定是看到了什么超高水准的场面,被打动了,所以开始努力钻研。”

    “他需要的就是这种环境和氛围,我们要为他营造。”

    “为什么早没有察觉到呢?”魏琛颇有些遗憾地说着。

    “他能自己主动意识到,去寻求进步,总比我们逼迫他成长要好,那样说不定会适得其反。”方世镜说。

    “那么就从现在开始吧!”魏琛说道。

    “好的。我来为他制作一个训练计划。”方世镜说道。

    “希望还能赶上。”魏琛嘀咕着。

    “你说什么?”方世镜没听清魏琛这句话。

    “没什么。”魏琛说着,“那么在你做出计划前,就由我先陪他练练吧!让他感受一下压迫,哈哈哈哈。”

    “看剑!我靠!!”黄少天怒吼着放出大招,但最终被对方控制的死死的夜雨神烦终究还是没有抢到他眼见的那个空当,倒下了。

    “哈哈哈哈,小子,还嫩点!”魏琛大笑着,掏出香烟来点上,但是他的心中可一点也不像他的笑容这么志得意满。

    刚刚,最后,夜雨声烦的剑锋所指,着实让他一阵心慌。夜雨声烦光剑的光芒,仿佛破开了屏幕,刺向了他的胸膛。

    他知道那一瞬间他所面临的危机,他也想要去做出一些应对,但是,来不及,无论反应,还是操作,他都慢了,那一瞬魏琛心中所感受到的绝望和无力,让他有毁灭世界的冲动。

    但是最终,还是他赢了。因为黄少天自己出了问题,他看到了机会,但是出手的时机和准度,却都有点偏差,剑光最终只是从那空当闪过,让魏琛虚惊了一场。

    “哈哈哈哈!”魏琛还在笑着,用笑声掩饰他的心绪。

    一只手按在了魏琛的肩头,他回身望去,看到的是方世镜那难掩兴奋雀跃的面孔。他用异常激动的眼神向魏琛示意着,那意思魏琛明白,方世镜是在说:“看到了吗?那一剑!”

    魏琛看到了,不只看到了,还感受到了。

    那一剑彻底展示出了黄少天的才华和特点,有朝一日,一定会在荣耀赛场上发光发彩。

    但是除此之外,魏琛还看了一些东西,一些方世镜兴奋于黄少天的表现,而没有注意到的情景。

    他还看到自己,自己,真的已经没有再角逐荣耀最顶尖的能力了……

    “别得意,赢的应该是我的!再来!”黄少天叫着,这是他输掉的第三局,也是他最接近胜利的一局。他很清楚,那一剑如果出得再快一点点,再准一点点,此时倒下的可就是对面那个老家伙了。

    “再来?呵呵,我的时间可不能全浪费在你身上,还有其他人,我要一一考察。”魏琛说着。

    众人哗然,今天的队长,居然这么有耐心,要和他们所有人一一打过?所有人都兴奋了,他们可不像黄少天那样对魏琛没大没小,在他们眼中,魏琛和他的索克萨尔可是神一样的存在。

    “我来我来!”少年们争先恐后,黄少天愣在一边,也不好再去争了。他知道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很难得这样的机会了。

    魏琛就这样,乐呵呵的,抽着烟,和这些训练营的少年一一打过,有的一局,有的两局,他不停地胜利着,让每个败下去的少年赞叹着他的厉害。他不是要用这样的方式换取自信,更不是要让少年们的赞叹麻醉自己,他只是想更多地,更清晰地感受这支队伍的氛围,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离开的时候就快要到了。

    最后一位少年坐到了魏琛的对面。

    魏琛抬头看了一眼,这最后一位,也一直是训练营考核成绩的最后一位。没有人觉得他会有什么前途,但是至少,他还是蓝雨战队的一员,自己没有理由拒绝。

    如此想着,魏琛确认了比赛开始。

    “术士?”

    魏琛看到了对方的账号职业,有点意外。他并没有太多的关注喻文州,依稀的印象里,他以前用过的职业好像不是术士吧?不过眼下也顾不上去了解太多,魏琛操作着自己的术士上前,因为是和少年们交手,他并没有用他的索克萨尔,那太欺负大家。

    双方很快在地图正中相遇,魏琛没有迟疑,攻击!

    但是对方却已经先一步躲到一侧巨石背后。魏琛让自己的术士快步上前,就在迈步要抢出视角的那一刻,忽有光柱升起,顿时将他的术士锁在了当中。

    六星光牢?

    预判攻击?

    不,准确的说,是伏击。如果不是藏在石后让魏琛看不到他的动作,预判攻击也不至于让魏琛在角色移动中就撞个正着。

    但是同样的,角色藏在巨石背后的喻文州同样看不到魏琛的术士,这是准确猜出了魏琛的举动,并算清了魏琛术士移动到这位置所需要的时间,才做出的精确攻击。

    魏琛本人就是术士,一个精于计算的术士意味着什么,他再清楚不过。

    这种术士,一次控制,就意味着一次毁灭。

    不过,这个小子,能做到吗?

    做到了!

    魏琛的术士倒下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喻文州接下来的控制和攻击把握的十分出色,他那迟钝的手速完全掩盖在了这完美的节奏下,让他一直把优势保持到了最后。

    赢了?

    连黄少天都没有做到的事,这个小子做到了?

    队长是太累了吧?

    所有人都在如此想着,虽然知道魏琛和他们打并不会吃力,但毕竟打了这么多局,战斗再轻松,累计的数量也足够人疲倦了。

    方世镜的手又一次按到了魏琛的肩上,这一次,他的眼中再次出现异样的神采,不同于看到黄少天表现时的那种兴奋,这次,更多的是意外而来的惊喜。

    魏琛这次没有回头看他,他掐灭的一直抽着的香烟。

    “不错,再打一局看看。”魏琛说着。

    又一局开始,一样的地图,一样的位置遭遇,魏琛再次发起一样的抢攻,喻文州的术士也再次闪到了那块巨石后方。

    和上次完全一样?

    所有人疑惑着,而这一次,方世镜走到了喻文州的背后去观看。

    似乎……是一样?

    方世镜看着喻文州术士的站位,看着喻文州左手在键盘上的提前摆位,确实又在等魏琛上次一样的出现。

    魏琛会用一样的方式出现。了解老朋友的方世镜猜得到这一点。因为上次确实太意外,所以这次他会用一样的方式来搞搞清楚,当然,不服气的成分也有一丁点。只不过,这一次的魏琛,会用同样方式出现,但是同时,他也知道喻文州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攻击,心中肯定早已经有了应对的方法了吧?这个喻文州,如果以为一样的手法能同样奏效两次,未免会把职业选手想得太简单。

    来了!

    屏幕上,喻文州的视角中,魏琛的术士冲出,而这一次他预判了喻文州术士的存在,预判了喻文州的手段,所以他冲出的术士有一个精巧的变向。术士这职业的所有他都太了解,这个变向,足够他刚好闪过对手的六星光牢。

    但是这一次,没有六星光牢,天空中,混乱之雨落下。

    魏琛术士的操作陷入了不规则,任何天赋和经验也没办法在这种不规则随即混乱中控制好角色,喻文州这边不紧不慢的攻击又发起了。攻击、控制,交替进行着的完美节奏,最终,魏琛的术士倒下。

    房间里一片静悄悄。

    两局,魏琛竟然输给了喻文州两局。

    第一次可说是意外,第二次,魏琛自信满满的复制着第一局的局面,做好了准备,居然还是输掉?

    绝大多数人都转到喻文州身后去了,他们都想看看喻文州是怎么做到的,只是,不知道还会不会有第三次。

    大家都在偷偷看着魏琛的神色,只有方世镜是赤裸裸的,目光中甚至有几分嘲弄。

    喻文州没有把他们想简单,没有以为一样的手法可以二次有效。是魏琛把喻文州想的太简单了,居然以为自己针对以下对方的前次打法就可以,居然以为喻文州不会做出别的调整。

    看到老友嘲笑的目光,魏琛很无奈。他不得不承认,刚刚这一局他有一些输了第一局后的小别扭,他有一些小瞧了喻文州。这孩子,虽然有很大的缺陷,但是一直都在很用心的学习提高,自己应该对他的努力给予必要的尊重。

    “打得很好。再试一局,这次再不让了哦!”魏琛说着。

    “好的。”喻文州的答复很简单。

    第三局开始,这一次,魏琛再没有之前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很认真的,把喻文州当作对手去看待。

    遭遇,交锋,闪避,退让……

    两个术士展开了周旋,魏琛积极主动,一路抢攻,喻文州从最开始就被压制,但还是努力支撑着,化解魏琛的每一次攻击,让自己生存下去。

    果然还是队长厉害。所有人都在想着,但是……喻文州,也不是那么弱啊!虽然被队长压制住,但一直应对的都很漂亮。

    所有人都对喻文州刮目相看,但是所有人的改观,都没有方世镜那么强烈。

    这一次全面的正面对决,让他更加清楚的见识到了喻文州的能力。

    他的手速不行,这一点依然没有改变,所以他从来没有仰仗过这一点。他所依靠的,是对地图的精准把握,是对魏琛术士各方面能力的精准判断,还有,就是对自己这个术士角色的深刻理解。

    喻文州是最后一个和魏琛交手的。再次之前魏琛打了很多局,为示公平,诶有换过地图也没有换过角色,于是默默看到最后的喻文州,就在这些对决中完成了对地图和魏琛角色的掌握,如今很好地利用着。

    他没有手速,但是却能最大化的利用对自己有利的一切东西。他落于下风,却没有轻易放弃,不断的周旋,等待着可能的机会。

    如果这不是两人对决的第三局,方世镜这时候会给魏琛一点暗示,他会希望魏琛在这里稍稍放一放水,让这个少年艰辛的努力不要白废,让他对自己多产生一些期待和自信。

    但是,魏琛之前已经连败两局了,再失一局,而且是放话“再不让了”的一局,这让魏琛颜面何存?

    方世镜叹息着,终究还是不忍让老友如此颜面扫地,只是希望这个少年,不要被挫折击倒,能继续坚持努力下去。

    哗!

    暗紫色的光芒闪耀着,魏琛的术士再次抓住机会猛攻,而这一次,喻文州的术士已被逼入绝境,没有退路,也没有可做闪让的掩护。

    结束了……

    方世镜心下想着,心底暗暗又叹了一口气。

    而喻文州却还没有放弃,在失去空间的位置,不断挣扎着,甚至还抢出了一个技能。

    有这样的精神真的是极好,坚持下去!方世镜暗暗为喻文州打气,而后,也看了眼他术士打出的技能。

    衰竭?降低目标攻击力,以此来拖延争取更多时间吗?

    喻文州不懈的努力,真让方世镜有拔了电脑插头,就让这场对决无疾而终的冲动,结果就在这时,魏琛术士的攻击突然一顿,六星光牢的光柱,就在此时升起在了他的身边。

    中招!

    魏琛的术士被六星光牢锁住,然后喻文州那生命所剩无几的术士,又开始他那完美精确的攻击节奏,只是这一次,因为自身生命不多,有了不少自我保护的调整。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影响到他对场面的控制,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中,魏琛的术士倒下,第三次。

    怎么回事?

    方世镜都有些茫然,他飞快回忆着开始逆转的前后,最终留意到了魏琛攻势的那一顿,想起魏琛那时攻击的手段,这一顿……

    衰竭!

    是因为那个衰竭!

    那个衰竭,延长了战斗,而魏琛一直以来的攻击节奏,因为这延长而被打乱。战斗超出魏琛这种节奏的预期,这就导致,魏琛接下来想要衔接攻势的技能,还在冷却中!

    没错,是这样。方世镜在脑海中复盘了魏琛那时的攻势,很快肯定了这一点。所以说,喻文州所做的一切,不是无奈的挣扎,不是苦苦的等候,他是在引导,他是在谋划,他将魏琛引入了那个局,拖入了那个节奏,在他正要顺畅收尾的时候,用一个衰竭,破坏了魏琛的节奏,制造出了反败为胜的最佳时机。

    刻苦、努力、坚持?这都不是喻文州身上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他的头脑,他的计算,想不到这个因为缺陷一直被人看轻的少年,居然是这样的了不起。魏琛,你看到了吗?

    方世镜望向对面的魏琛,魏琛的神情看不出喜怒。在发了一会呆后,魏琛长出了一口气,站起身来,仔细看着喻文州。

    “谢谢前辈指教。”喻文州站起来说着,连胜魏琛三场,别说是训练营,就是整个蓝雨战队,整个荣耀,能做到的人恐怕也不会太多。

    他做到了,以他一个训练营学员的身份,以他这令人鄙视的手速。但是他没有兴奋,更没有骄傲,如同他被人嘲笑他的手速时那样,不卑不亢。

    魏琛点了点头,伸手在口袋里掏着,最后拿出的,却只是一个空烟盒。

    魏琛一脸遗憾,把空烟盒扔到了一边。

    “继续加油!”他说着,对喻文州,也是对所有人。

    “是!”所有人回答着他。

    “我去买烟。”魏琛转身,离开,方世镜连忙匆匆赶了上去。

    魏琛听到身后匆匆赶来的脚步声,没有回头,也知道是方世镜。

    “是时候了。”身影刚到他身旁,他就开口说着。

    “什么?”方世镜一愣。

    “想不到那个喻文州也是一个厉害的家伙。”魏琛说。

    “谁也没有想到。”方世镜说道。

    “我们总是察觉得太迟,没有最好的帮助到他们。”魏琛说着,他们,自然已经不单指喻文州。

    “他们会有大出息的。”方世镜说道。

    “嗯,但这还需要时间,你要好好帮助他们。”魏琛说着。

    “那是当然。”方世镜随口答道,但是马上,意识到了这话里别样的一种意思。

    “你什么意思!”他立即问道。

    “双核时代,并不属于我啊……”魏琛感慨着,而后转过头,长长走廊另一端的训练室里,少年们把喻文州围在了正中,连那个话多的黄少天也是。他们正在争着要和喻文州打一局。这些人,或多或少都有歧视过喻文州,眼下转变着态度,喻文州也丝毫没有介意过去。

    “他是最好的队长人选,索克萨尔将来也交给他吧!”魏琛说着,虽然对喻文州的了解从这三场对决才开始,但是只这三场,就已经可以了解足够多的东西了。

    “不过在此之前,还要靠你了。”魏琛又说着。

    “你什么意思?什么在此之前?你要去哪?”方世镜急了。

    “我?我要去买烟啊!你也要一起吗?你又不抽。”魏琛说着,挥了挥手,头也不回地走下了楼梯。

    方世镜没有再追,就这样看着。他知道魏琛正在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而这个时候,他并不希望有人来打扰。痛苦,他从来都是自己承受,从不与人分享。

    方世镜回头,看着走廊尽头,一群少年中的两位。

    那是魏琛对他的托付,是蓝雨的未来,是属于蓝雨的双核。

    剑,与诅咒。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