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7章 那年花开

    第7章 那年花开

    荣耀!

    屏幕上闪过了两个大字,对每一位荣耀网游玩家来说,无比熟悉的两个大字。

    但在这组画面中,这两个字所意味的可不仅仅是一场竞技场PK的胜利。

    这是一场终级胜利,意味着一个冠军的诞生。

    荣耀联盟第一赛季,最终的总冠军——嘉世战队!

    欢呼和掌声中,赢取到最终胜利的战队选手欢呼雀跃地聚集在了一起,但是他们当中,却少了一位,对于他们而言,最重要的那一位。

    叶秋,一叶之秋……

    哪怕是赢取到这最终极的胜利,竟然也像整个赛季每场比赛那样,悄然出现,悄然退场。

    谁是叶秋?

    伴随了这一整个赛季的话题,直至最终,也没有个答案。赛后接受采访的嘉世战队,在谈及到这个问题上,也像他们一整个赛季所坚持的那样,坚决闭口不谈。

    “哼,故弄玄虚,绝对是炒作。”有人说着,类似的声音,并不少见。

    “不管是不是炒作,总之他很强,非常强。”一人回答道。

    “那是大孙你不肯参加,否则的话,有他的事?”之前那个声音不屑道,“我说你为什么要拒绝人家组战队参加荣耀联赛的邀请啊?不然现在站在这台上的一定是你。”

    “白痴,哪有这么简单。”被称作大孙的人回答道。

    “我看大孙你就比那家伙强!”那人说着,但是说完后,似乎自己都觉得这话不是太靠谱,连忙又更正了下,“总之也不会比他差。得到冠军的,为什么不能是你?”

    “因为这不是一个人的事啊!”大孙说。

    “那还有什么?”那人问。

    “还需要帮手啊!你们这些渣,根本看不出他们队里那个气功师的重要性!”大孙说。

    “气功师?气冲云水?吴雪峰?开玩笑的话,他也算是个高手?”那人十分不屑。

    “你懂个屁!”大孙骂道。

    “好了好了,决赛打完了,都准备上线!”另一端传来又一个声音。

    这是K市一间普通的网吧,一群热爱荣耀网游的少年,时常在这里玩到夜不归宿。

    玩物丧志吗?或许吧……

    但是屏幕中所倒映出的那一张张飞扬着青春的专注面孔,又有谁敢肯定,这当中就没有藏着梦想呢?

    嘉世战队,一叶之秋,在这一晚又收获了无数的粉丝。

    但是冠军。

    这个字眼,也在这一晚倾注了更多人的心房,这是比在游戏竞技场里那一次又一次的“荣耀”更加吸引人的东西。因为它是由无数个顶尖“荣耀”汇集而成。

    这一次,冠军属于嘉世,属于一叶这秋。

    下一次呢?

    梦想,就是在这样不经意的幻想,不经意的期待中萌芽。

    七月。

    距离荣耀联赛第一赛季结束、嘉世夺冠过去已经有一个月,但是铺天盖地的宣传还没有结束。尤其是城市中聚集着大量网游玩家的网吧,有关荣耀,有关荣耀联赛的宣传恨不得贴满每一个角落。电竞频道更是将那场号称巅峰对决的嘉世对皇风的决赛翻来覆去重复了不知多少遍。

    九遍!

    大孙对这个数字记得很清楚。虽然每次看到重播时他心里也会吐槽一声“又来”,但是每一次,他却都会放下手里的一切,看得目不转眼。

    电竞频道重复了九遍,他就看了九遍,加上之前的现场直播,他看了整整十遍。

    人人都在赞美嘉世一叶之秋的强大,这一点,大孙不反对。一叶之秋绝对很强,就算是一惯无比自信的他,想到一叶之秋的强大,自信也会有一点动摇。

    但也仅仅是一点点。如果是单挑,他不敢说必胜,但是他一点都不会畏惧和一叶之秋的对敌,一点都不会。

    真正让他觉得没有把握的,是嘉世这支战队,是这支队伍中的另一个人。

    气功师,气冲云水,吴学峰。

    为什么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为什么没有人重视他的功劳?

    大孙不理解,非常不理解,无论是赛后媒体报道,还是论坛上的玩家讨论,吴学峰,一直是一个非常被忽视的名字。

    但是,不应该啊!

    这明明是嘉世应该被重视的第二号人物,他的存在,对嘉世,对一叶之秋都至关重要。

    总决赛的最终决战,大孙看了足足十遍,每一遍,都让他进一步加深这一看法。可是实在太少人留意到这一点了,大家似乎都以为只要队里有一个足够强悍的高手,队伍就能披荆斩棘拿下所有胜利。

    “哪有那么容易啊……”大孙嘟囔着,网吧已经到了。他迈步走进,却发现今天的气氛有些不一样,在他进来的一瞬,所有人都望向他,好像所有人都在期待着这一刻一样。

    大孙奇怪,却还是义无反顾的走向吧台,他可从来没有怕过什么。

    从吧台领到上机牌,有人已经凑到了他的身边。

    “狂剑?落花狼藉?”那人问。

    狂剑士,是大孙荣耀里的职业。

    落花狼藉,是他狂剑士的名字。

    “是我。”大孙说。

    “听说你技术不错?”对方又问。

    “还好。”大孙说,“你有什么事?”

    “我们想组一支战队,如果你技术确实不错,那么我想邀请你加入,一起参加下赛季的荣耀联赛,夺取总冠军!”对方说。

    “你们?”大孙眼前所见的,只有一个人。

    但是马上一排电脑后边就又站起了五个人,一样的年轻,一样的充满期待,他们在这里等候大孙多时了。

    “试试吧!”大孙也有了一点兴致,迈步走向了他的电脑。对战的房间很快在竞技场已经建好,迅速聚集了一群观众。网吧里等着看这场热闹的人可多的是。

    登录,狂剑士,百花狼藉。

    大孙进入竞技场,很快找到了名为“剑指总冠军”的房间名,心里禁不住也有一点小澎湃了。

    “来吧!”他大声招呼着,“一起还是?”

    一起?

    网吧里好多人都愣住,跟着就已经有笑声传开。

    “大孙你真是很狂啊!”有人叫道,网吧里的熟客,互相都是认识的,尤其荣耀玩家。

    这是狂吗?

    大孙也在发愣,如果只是检验实力的话,一起,或是如何,不都一样吗?

    对方六人却也像是受到了极大侮辱似的,看向大孙的目光极其不善。

    “我来。”他们当中有一人的神情看起来倒是颇平静,争执,也说明不了什么,一切还是要到竞技场上说话。

    他的角色站上了对战席,直接开始,一对一。

    狂剑士,落花狼藉。

    战斗法师,斗气主宰。

    倒计时,比赛开始。角色刷新,各居一角,地图擂台场,玩家竞技场最常用的地图。

    大孙有点失望。

    这个的简单地图,除了操作以外还能表现出什么呢?意识、判断、经验……如果想全面考验水准的话,实在不应该选这张直来直去的简单对战图。

    但是对手已经冲来,直来直去,战矛挥舞着杀到了落花狼藉面前。

    落花狼藉横移,错位,重剑提起。

    倒斩!

    战斗法师上天。

    大孙更失望了。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错位反击,对方就已经完全应对不过来了。如果是一叶之秋……

    大孙没有继续想下去,这个期待未免也太高了点。

    他操作着落花狼藉攻击,不算太猛烈,但是对手毫无招架之力,四十六秒后,胜负已分。

    “好强!!”对方站起来惊呼。

    强吗?

    大孙苦笑,自己根本就没认真啊!

    “是你太弱。”大孙说。

    对方愤怒。

    “一起吧!”大孙已经不想浪费时间,和这样的人凑在一起,还什么剑指总冠军,可想而且其他几位都是什么样的水准了。

    但对方却依然不自知。

    “我来。”又一位叫着,还是一人上场,独自应战。

    四十一秒,败。

    又一人来,三十七秒,败。

    对方终于放下了矜持,三人一起来。

    两分五十四秒,三人败。

    网吧鸦雀无声。熟客都知道大孙很强,但是,一打三,也胜得这么轻松,胜得这么彻底?

    大家都有旁观比赛,三对一,三个人,根本就没给大孙制造出什么麻烦。三人的角色全场都被落花狼藉吊打,看不出半点机会。

    “太好了!”输得彻头彻尾的六人这时反倒还激动上了。

    “你就是我们要找的顶尖高手!”一人冲过来对大孙叫道。

    “但你们不是我要找的。”大孙说。

    “哈哈哈哈。”网吧里笑声一片。

    “滚吧菜鸟。”

    “白让我们期待了。”

    “原来这么弱啊!”

    一片奚落声中,六人黯然离开了。网吧里的诸位继续热情地讨论着如此弱鸡的六人,竟然还敢声称什么组队夺取总冠军。

    很弱吗?也不能算是吧……大孙想着。六人的角色在竞技场都拥有极高的胜率,高到让他们拥有了这种底气。

    但是,还远远不够啊!那个舞台,比你们所想象的要艰难的多……大孙的脑海中,浮现出他反复观看了十次的比赛画面。他也不只一次地想过,如果自己身处在那样的画面中,他会做些什么,他能做到什么。

    但是只凭自己的话……

    大孙想着,摇了摇头,哪有那么容易啊!

    “大孙,西部荒漠,快!!!”突然有喊声传来。

    “怎么?”大孙一边让落花狼藉退出竞技场一边连忙问着。

    “打起来了,快来帮忙!”对方叫道。

    “马上!”呼应的不只大孙,刚刚凑进房间里观战的玩家,纷纷让角色退出竞技场,操纵着狂奔向了西部荒漠。

    他们是同一网吧的熟客,在游戏里也经常玩在一起,正所谓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经常一起打打杀杀共同进退。

    “快点,有高手!”呼救的人催促着。

    高手?

    众人纷纷笑了,这一刻高手在他们听来就像是一个笑话,这个世界敢随便自称高手的人太多了,就在刚刚还有六个自称高手,号称要夺取总冠军的家伙,结果最后却连三打一都搞不定。

    “高手嘛?最喜欢了!!”大家叫着,从各自角色所在的主城,四面八方地冲向了西部荒野。

    西部荒野,50级练级区。

    太阳已经西斜,余晖洒在这片广袤的荒原上,平添了几分壮丽。但是此时可没有多少人有心情欣赏景色,一场大规模的PK正在荒原中进行。

    PK因何而起?

    大孙他们赶到时已经不得而知了,他们只知道战斗进行得很激烈,而他们从中努力辨认出自己的同伴后,就飞快加入到他们的团队中。

    “高手在哪呢?”大家笑着,还没有忘了这个笑话。

    “就那个弹药专家,叫什么花的!”有人回道。

    “什么花?”大孙听到一个声音仿佛就在自己耳边,是游戏里站在自己身边的一名骑士,正满含讥诮地说着。

    大孙却看到落日撒下的余晖中,几道斜长的影子飘然而至。他抬起视角,正对夕阳,阳光没那么刺眼,几团阴影正在飞速逼近。

    “当心!”大孙叫着,慌忙操作落花狼藉向旁一个冲撞刺击。

    “当心什么?”那骑士还在笑着。

    阴影落下,花来了。

    爆炸的烟花瞬间已将骑士吞没,而且没有停。紧接着枪响雷轰,大片的光影继续在这一区域扩张。大孙慌乱再拉落花狼藉走位,躲避爆炸的笼罩。飞快转动的视角中,一道高速移动的身影落入他的眼中。

    “在那边!”大孙叫。

    “什么?哪边?”大家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我操!”网吧里却有两人齐齐掀了键盘。那骑士,还有另外离他很近的一人,一起在那片绚烂的光影中开成了两朵小白花。

    “一点钟方位!不,十一点钟了!九点钟!!”大孙死死盯着那个角色,一边大喊提醒着同伴。那小子走位太快了,一刻不停地变幻着位置。

    “大孙你在说什么啊!!”众人却纷纷跟不上他的节奏。

    “那个什么花!”大孙气道。他也看不清那角色的名字,对方很狡猾,充分利用着混战中的诸多角色站位,将其他角色当成是他的掩护,不断地隐藏着自己的身形,至于名字因此显示得不太完整,那倒不是刻意的。如此混战中确实不太容易看清某一个角色的ID。

    其他人都理会不了,那么只能靠自己来解决了!

    冲上!

    大孙的落花狼藉倒提重剑前冲,迎面一名剑客跳出拦路。

    倒斩!

    前冲中已将重剑摆在身后的落花狼藉,早已经备好了出招的架式,这一倒斩发动极突然,对方发现再想闪避招架统统已经来不及。

    剑客被斩上了天,操作者技术不错,浮空中试图调整,用银光落忍反击,但是一道腥红的剑影却已经直劈下来。

    血影狂刀!

    以剑趋势,却是以刀为名。

    狂剑士这个职业,大量的技能都是斩击,实在不像一个剑士,而像是一个刀客。但不管是刀是剑,这名剑客已被斩落,腥红的剑影甚至穿透他的身体,直落他的身后。

    轰!

    大地似乎都在颤抖,一剑,劈出了一条血路,落花狼藉直冲敌阵。重剑狂舞,转眼间就已经击飞数名对手。

    “注意,注意那个狂剑士!”战场上开始响起对方玩家的狂呼声。

    “哪个,哪个?”有人问着。

    “就那个,什么花!”有人喊。

    又是什么花。

    这边有一个什么花,那边也有一个什么花。而眼下,这边的什么花,可是在冲着那边的什么花冲去的。

    可是没有这么简单。

    之前还只是把其他角色当作是掩护,但是眼下,赫然又织起了一片光影,身形在当中若影若现的。

    看你能坚持多久!

    大孙咬死不放松,这弹药专家的这种打法,十分依赖技能,这样连续的技能大爆发,法力消耗无疑会很大。

    但是转眼大孙就又发现,这家伙的法力固然消耗很大,己方在他这样的攻击下生命损耗也极大。几乎没有人能及时避开他的攻击,大片的光影,大面积的笼罩,封闭着对手,同时也在配合着己方的攻击。原本只是一场大乱斗,因为他的穿插,对方这些乱七八糟的家伙竟然也有了攻击节奏。

    不过节奏可以建立,当然也可以被破坏!

    冲!继续冲!

    大孙不再一味地死盯着对手,而且有意地破坏对方的攻击意图。不间断的斩杀,早已染透了剑锋,重剑挥扬间飞起的血花,比起那些绚烂的爆炸光影也不遑多让了。

    “拦住啊,拦住!”喊声还有,但却越来越少,不是因为不重视,而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已经在阻止的过程中倒下去了。

    倒在光影中的,倒下血花下的。

    遍地都是玩家的尸体,遍地都是爆出的装备。但却没有丝毫停顿,这场战斗,已经到了谁先松一口气谁就将先倒下的地步。

    是战斗,就终将有胜负!

    “还往哪跑!”大孙喝声中,崩走状态的落花狼藉直冲向前,挥剑跃起。

    崩山击!

    重剑斩下,周围已经全场尸体,一场混战,竟是硬生生杀到只有两个人。弹药专家失去了依靠其他角色掩护自己身形的机会,终于是被大孙捕捉到了他的走位路线。

    什么花?

    还真是什么花。

    这一刻,大孙看得很清楚,是百花,百花缭乱。

    重剑劈下,百花缭乱已经来不及闪避,但是手中的自动手枪还是还勉强地端起,还是有一颗子弹喷火射出。

    噗!

    血花在落花狼藉的身上溅出,中弹,但是没有大碍,只不过是普通一击,完全无法阻止崩山击。重剑落下,飞起的血花更加鲜艳了,百花缭乱被劈倒在地,胜负已分。

    但是大孙却没有让落花狼藉继续攻击。

    胜负已分吗?

    是已分,但分出胜负的原因,只不过是因为自己来得稍微迟一些,所以状态更充足一些,而对方早在战斗中,先一步用光了法力,耗光了精神而已。

    如果最后那一枪带个什么弹药技能的话,这场胜负大概还有得打。

    重剑收回,扛上了肩头。

    “嘿……”大孙笑了一声,看着眼前倒在地上的家伙,他突然觉得自己一直在脑补的那个画面渐渐完整起来了。这个画面,应该足以站在那个舞台,可以置身于自己看了足足十遍的那场战斗中了吧?

    “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

    “嗯?”倒在地上的那位明显意外了一下。

    “你是谁。”他问道。

    “孙哲平,狂剑士,落花狼藉。你呢?”

    “张佳乐,弹药专家,百花缭乱。”

    “那我们的战队呢?”孙哲平说。

    “战队?”张佳乐看了看两人角色的名字,想了想:“双花?”

    “双花哪里够,要百花才好。”孙哲平说。

    那年,西部荒野,百花盛开。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