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道罚恶令

399.第394章 官粮的线索

    第394章 官粮的线索

    等到卢掌柜告退,陆笙缓缓的收起笑脸轻声一叹,“贺太守啊,你这块牌匾怕是很难送出去了。”

    “哦?陆大人何意?”贺行之疑惑的看着陆笙,“难道陆大人以为这个东升粮铺有问题?”

    “应该有问题。”

    陆笙轻轻的将手中的卷宗递到贺行之的面前,“东升粮铺从十一月十五开始开业,到现在已经半个月了。您有没有算过,东城粮铺已经卖出多少粮食了?”

    “多少?”

    “八百万石!”

    “嘶——”贺行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多?他们哪来这么多粮食?”

    “是啊,这就是问题了。他们哪来这么多粮食?方才我问他,东升粮铺的东家叫什么?他说叫霍有德,乃济州人士。

    济州的确是产粮大州但太守别忘了,周边八州的多余粮食几乎都已经被楚州吃下。济州哪里还有谁有八百万石的粮食?就算有,那么此人必定是济州鼎鼎有名的大粮商。为何我们都没听说过有个叫霍有德的?”

    “陆大人的意思是……”

    “他的粮食来源有可疑。”

    “陆大人心思缜密,老夫不得不佩服。但是陆大人,东升粮行可是开启楚州开仓的先驱,要没有东升,楚州粮商恐怕到现在都不愿意开仓。

    你如果调查东升粮行,无论有无问题其利害非同小可。搞不好,眼下大好的局面会功亏一篑啊。”

    “我自然清楚,但我突然想要一件事却让我不得不要追究清楚东升粮行的粮食由来。”

    “何事?”

    “被盗卖的三千万石粮食去了哪里?”

    话音落地,贺行之的脸色刷的一下白了,端起的茶杯轰然间跌落。

    陆笙手掌一挥,茶杯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托起,瞬间回到贺行之的手边茶几之上,就连一滴茶水都没有溢出。

    “陆大人,你不是说那三千万石粮食都被谋逆之徒给付之一炬了么?”

    “是,最开始我也以为是如此。被付之一炬的粮食是有之,但绝对不多。须知那些可是堆积如山的粮食,不是草木。付之一炬需要烧多久?

    我命人查过那些灰烬,灰烬虽厚但多是草木灰。想来幕后黑手是想误导我们,让我们以为粮食被烧毁让我们放弃追查。

    但玄天府,从未有过松懈一只在盯着这批粮食。突然间,东升粮行没有征兆的出现,这让我不得不怀疑。”

    “原来如此,陆大人,可老夫记得你和皇上不是这么说的啊……”

    “我要和皇上说那批官粮下落不明,皇上必定会勒令我们限期之内追回官粮。虽然我们会将此案一查到底,但也不愿头上被带给紧箍咒。”

    陆笙这话说的理所当然,但听在贺行之耳中却是愕然。就连他这个官场沉浮一辈子的老油条都没想过耍这种滑头,陆笙竟然能这么滑不留手?天生是该当官的啊。

    可既然如此,陆笙竟然又对自己直言不讳。显然陆笙敢这么坦白说出来根本就是无所忌讳。就是自己如实向朝廷上报,朝廷估计也会当什么都没听到的吧?

    “陆大人此来的用意是……”

    “我就是想问问距离冬麦收割还有多久?”

    万里粮田都已经开始出麦穗,不出意外,再有两个月就能收成。不知不觉已经十二月了,果然如郭先生所言,到现在都没半点转冷的迹象。

    如果他推测的没错,正月可以收成百姓们不至于饿肚子了。”

    “正月底么……看来还得等半个月……”

    玄天府眼下首要的任务是稳定次序,虽然楚州百姓按部就班似乎已经恢复运转。但现在的稳定却是非常脆弱的,一不小心就可能会出事。

    朝廷的赈灾粮虽然源源不断的送来,但楚州庞大的人口基数也是个吞粮巨兽。好在太守府购粮与朝廷赈济双管齐下,勉强维持了平衡。

    原本预定的婚期也一步步的逼近,婚期的日期,似乎也是楚州冬粮收成的时候算是普天同庆了。

    因此,陆笙这些天的心情也变得好了很多,有时候一个人在办公室还能没事哼两句戏腔。

    “大人!”

    陆笙抖腿的动作停下,再次坐直,“进来吧。”

    孙游捧着一叠卷宗走进陆笙的办公室,“追查半个月,不负所望!”

    “挑简要的说,什么情况?”

    “这个东升粮行的东家霍有德其实并无此人!东升粮行的大掌柜叫卢晓晨,而卢晓晨其实就是东升粮行的东家。

    之所以东升粮行突然间在楚州开业以前并无半点资料信息,是因为这个卢晓晨原本并不是做粮行生意的。他本来是做砖窑生意的。”

    “砖窑生意?从砖窑生意一直做到粮行?这跨度有点大啊。你是怎么发现卢晓晨的身份的?”

    “这要从两年前开始,还记得两年前,第四期临时安置房的扩建之中,有人给我们提供了劣质砖么?就是那个黑窑厂。”

    “记得,但是我记得窑场被你们一锅端了,那个管事的和幕后的老板都被抓了不是么?”陆笙疑惑的问道。

    “不错,从大人要我盯东升粮行的时候起,属下就命人调查卢晓晨的一切讯息,发现这个人行为非常神秘,而且行踪也飘忽不定并且有很强的反侦察意识。

    属下当时就认定此人绝非善类,而后发现,此人有很多女人但唯有两个女人的关系最为紧密。但奇怪的是,这两个女人都不是卢晓晨的妻子,而且卢晓晨至今没有娶妻。

    其中一个女人叫林小倩,我们发现她每个月都会来牢房探监,探监的对象就是曾经被我们抓的黑砖窑的幕后老板。

    从这里我们找到了突破口,据林穆交代,林小倩是他的妹妹和卢晓晨青梅竹马,他们三人也原本是一个村子里长大的。

    卢晓晨从小就鬼点子多,但都没用到正道上。不过这人很精明,很快赚到了钱,之后有鼓捣出了砖窑厂更是凭着一副好口才拿到了衙门的订单。

    要正常来说,能拿到衙门订单还不好好做?报上大腿还愁以后没有发财的机会。但这卢晓晨偷奸耍滑惯了,竟然作死的给官府提供劣质砖。

    自然,被我们一网打尽断送了一切。而卢晓晨比较机灵,在我们行动之前闻到风声脚底抹油了,林穆却没来得及逃走被我们抓了。

    林穆此人讲义气,把所有罪名自己扛了。正因为如此,卢晓晨并没有留下案底。”

    “义气?有时候真不是好东西。既然林穆这么讲义气,怎么就这次又要背叛卢晓晨了呢?”

    “当年林穆刚刚进来的时候,卢晓晨托林小倩带话说会想办法尽快把林穆捞出来。可是被我们定了罪的人哪有这么好捞的。

    一开始卢晓晨倒是使了把尽,但几次下来也就放弃了。林穆被一关就是两年,心底已经升了怨气,再加上这些年在牢里改造的还算可以。

    最近几天,林小倩向林穆透露过卢晓晨似乎有了新欢,还动手打了她,这么积攒出来的怨念和是非观触动下很容易的就被我们说服了。

    我们准许给他戴罪立功的机会,如果事成,申请给他减刑。这样我安排了两个弟兄和林穆一起在十天前越狱了。

    而后在林穆的安排下找到了卢晓晨并成功打进了他的内部。”

    “既然卢晓晨是个警惕性很高的人,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打进去了?”陆笙顿时来了兴致,这剧情和无间道挺像的么?

    “这个林穆还真是个人物,见了面就狠狠的揍了卢晓晨一顿,骂他不是东西辜负自己妹妹之类的。但这一顿揍,却暗合卢晓晨的心理把他的疑虑都打消了。

    之后林穆故意说要和卢晓晨分道扬镳,但卢晓晨却彻底接纳了林穆。毕竟他们三个可都是逃犯的身份,再加上玄天府贴出的悬赏公文,很快他们三人就进入到了卢晓晨的核心之中从而为我们找到了足够的证据。”

    “卢晓晨的粮食是从哪里来的?”

    “这个不知道但可以肯定,卢晓晨的粮食来的路不对。他们空船从北港出发,而后沿江岸抵达江陵府江段,之后换船,载着满船的粮食回到北港,造成一副从外地运粮回来的假象。”

    “就这样?不可能吧?江上往来的商船这么多,怎么可能不被发觉?”

    “这就是蹊跷的地方,林穆跟着跑船了四次,而每一次在他们换船的时候江段上都没有船只身影,这不是巧合。而是有人故意给他们换船安排时间。长江水道关卡,是城防军管理的,江陵和北岳两处关卡相距二十里,如果两边卡一下,中间的江段就会空出。

    而且,每次换船都是在深更半夜,船只数量也是最少的时候。这半个月,就是以这种方式神不知鬼不觉。”

    “这么说来,我们随时可以抓人了?”

    “对,但必须要活捉卢晓晨,因为这些粮食从哪来的只有卢晓晨一个人知道。他曾经无意中透露过,除了他世上绝对没有第二个人知晓。”

    “江岸设卡的城防军呢?”

    “江岸设卡的城防军和卢晓晨有联系,每次设卡卢晓晨都会给城防军副统领张汉一千两银子。有两次是林穆带着两弟兄去的,张汉还旁敲侧击的问卢晓晨是做什么生意的,看来是不知道。

    而且张汉此人贪花好色嗜赌如命,能成为城防军还是靠祖上余荫。这样的人……属下觉得就是个酒囊饭袋绝对不清楚其中的实情。而且,听卢晓晨的意思,那个张汉也有把柄落在他手中所以才这么听话。我们要不要先把那张汉拿下?”

    “不,张汉最后抓。等两天,等三大粮行顶不住压力开仓了之后再动手。对了,把纤云叫过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