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3.第573章 不要让我等太久,好不好?

    第573章 不要让我等太久,好不好?

    姜酒迷茫的听着楚燃说得这一切。

    苍白的脸,因为他的话,而逐渐褪去了所有的血色。

    凌乱的思绪,将温西礼过去和他如今的转变一一的梳理在了一起,她想到他曾经深深的看着她,有些无可奈何的对她道——“姜酒,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为了你付出了什么。”

    他为什么不肯说呢?

    是觉得说了也没意义吗?

    她颤抖的低下头,把脸埋进膝盖,单薄的肩膀无助的颤抖起来。

    她知道为什么楚燃要在这个时候告诉她。

    因为现在不说,以后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你们没有事,那就好。”楚燃站了起来,他声音跟平常比起来不太一样,显得低沉,看了一眼甘恬,他道,“现在情况紧急,我没办法留在这里太长时间,等西礼有消息,我再打电话联系你。”

    姜酒抬起头,声音嘶哑:“楚燃。”

    楚燃低头看她。

    “不管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你都不要瞒着我。”

    漆黑的眼,对上楚燃的眼眸,楚燃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应了一声,转身匆匆离开了。

    甘恬送走了楚燃,走回来,把姜酒单薄的身子搂在怀里,她感觉姜酒整个人都很冷,很冷,呼出来的呼吸,都是冰凉的。

    *

    在温西礼音信全无的这些天,姜酒也发了一场高烧。

    这场高烧来得太过猛烈,她第二天就开始昏迷不醒。

    甘恬吓得不行,叫来了救护车,匆匆的把人冲到了医院急救。

    她并没有受伤,也没有生病,却偏偏怎么也高烧不退。

    就这样治疗了三天,甘恬吓得都瘦了七八斤,姜酒这场烧,才断断续续的消退了。

    楚燃接到了消息,特意过来姜酒的病房看她。

    他来到住院部楼下,甘恬下楼去接他。

    这些天,楚燃也清减了许多,穿着米色的织针衫和牛仔裤,少了几分花花公子般的轻佻,整个人看起来稳重了。

    见到甘恬,他皱眉端详了她片刻,不太高兴的问道:“怎么瘦成这样?”

    甘恬照顾姜酒,已经好几天没睡好觉了,喉咙哑哑的:“酒酒病了。”

    “又不是你病了。”

    甘恬瘪了瘪嘴,“吃不下饭。”

    “你这只兔子,怎么傻成这样。”楚燃失笑,“走,看完姜酒,我带你去吃烤兔子。”

    我才不是兔子。甘恬在心里小声嘀咕,被楚燃握着手臂,拉进了电梯里。

    “姜酒现在呢?”电梯,楚燃掐了烟,低头问她。

    “醒过来了,还有点烧着,差不出什么病因。”

    “太难过了吧。”楚燃淡淡道。

    叮咚一声,电梯到了高层,楚燃率先走了出去,往姜酒的病房门方向走去。

    推门而进,姜酒听到动静,转过头来。

    她手上挂着点滴,头发披散着,失去了光泽,一张精致的脸,此刻瘦的只有脸颊上还有一点点肉,憔悴可怜,跟瓷娃娃似的。

    如果温西礼在这里,不知道会有多心疼。

    楚燃心里想,走了过去,对姜酒道:“西礼今天被送回芝加哥了。”

    姜酒愣了一下,下意识道:“他没事了吗?”

    “桐城医疗水平不够,转美国私立医院去了。具体消息我不清楚,听说还昏迷者,不过应该是没生命危险。”

    姜酒怔了片刻,脸上这才浮上了这几天真正意义上的血色。

    “我是来向你告别的。”楚燃站在她旁边,低头看着她,“他回去,我也要走了。以后有什么消息,我们电话联系,没办法亲自过来跟你说了。”

    几句话,无端的勾勒出了几丝离别的凄然。

    姜酒缓缓点了点头,“我这边也没事……只要他还活着,我就放心了……他说过,不会让我等的,我相信,我们很快就能再见面……”

    楚燃点了点头,“你好好保重自己。”

    “灵丹蔻呢?”姜酒问道。

    “小蔻她……没抢救回来。”楚燃顿了顿,英气的眉心轻蹙,“伤得太重,当场死亡,灵家人已经带回去火化了。”

    当场死亡……

    是了,以她当初疯狂的要开车撞她的速度,是要跟她玉石俱焚。

    姜酒道:“上传照片和视频的人,真的不是我。”

    楚燃笑了笑,从口袋里抽了一根烟出来,放在指尖漫不经心把玩:“是不是你,对她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只要她认定是你,就可以了。”

    姜酒有些不甘心:“那个人害死了那么多人,难道真的就什么惩罚也没有吗?”

    “会有惩罚的。”他不知道是宽慰她,还是自己也这么相信,“只是不是现在。”

    不是现在,那又是什么时候呢?

    听到温西礼没有生命危险,她整个人紧绷的神经都松懈了,反倒心里空落落的。

    好想现在就见见他,看看他怎么样了,见不到人,她真的好不安心。

    姜酒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觉鼻子又酸了起来,她变的好脆弱,一想到那个男人,就止不住想掉眼泪。

    “我带甜甜出去吃个饭。”楚燃也不再打扰她,“我下午的飞机,吃个离别饭总不过分吧?”

    “随便你。”姜酒吸了吸鼻子,“反正甜甜也不喜欢你。”

    这个死女人。

    楚燃气得翻了一个白眼,“真不知道西礼喜欢你什么。”

    一把拉住甘恬,楚燃把人拎走了。

    病房里安静了下来。

    姜酒低着头,拿出手机,打开了温西礼的微信。

    她再次输入对话。

    「西礼。今天楚燃过来了,他说你要回芝加哥了。」

    「听到你没有生命危险,我好高兴。」

    「你在芝加哥好好养伤,我会在桐城等你回来。」

    「我有些想你。」

    「不要让我等太久,好不好?」

    ……

    微信里,安安静静的。

    对话停留在三天前。

    她发给他,「等我回来吃晚饭。」

    他发了一个「ok」的手势。

    温西礼,我还欠你一顿晚饭呢,你一定会回来陪我吃饭的,是不是?你一定不会让我在桐城等你很久的,是不是?

    你说你不是他,我也从来没有把你当做是他,我一直都清楚,你们是两个人。

    你一定不会,跟他一样……

    让我等你太久的。

    求推荐票~也不算虐吧,狗子舍生取义而已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