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6.第336章 小狗崽子,大言不惭

    第336章 小狗崽子,大言不惭

    姜酒靠在后座,气息还未喘匀,胸膛呼吸微微有几分急促。

    小狗崽子,大言不惭……

    除了用这种方式弄她,他还有什么法子了?

    虽然姜酒不得不承认,这手段该死的好用!

    回去的路上,温西礼开车,姜酒也消停了下来,安安静静不再故意说话刺激他了。

    三个小时以后,两个人相安无事的回到了温家。

    门口的门外早就接到了温西礼要回来的消息,车子一到,立刻开门迎接他们进去。

    车子往里面行驶了近半个小时,终于到了温西礼以前的住所。

    那是一栋看起来十分温馨的小洋房,跟偌大的庄园比起来,并不算很大,但是篱笆上种植着粉色蔷薇,此刻正值蔷薇花绽放的时节,满庭院的蔷薇,落英缤纷,如梦似幻。

    姜酒从车里跳下来,看到那一院子的蔷薇花,也有点发愣。

    跟小公主似的地方似的。

    她瞥了温西礼一眼。

    他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的啊?

    “二少爷,姜小姐。”楚晚宁从洋房里走了出来,她恭敬的对他们道,“卧室已经整理好了。一切用度跟您过去用的一样,姜小姐的衣服也很快就送过来。您进屋看看,还有什么需要我准备的,我尽快叫人去拿过来。”

    温西礼点了点头,拉了姜酒一把,见她还看着那一堆蔷薇花傻愣,吩咐了楚晚宁一句:“去找人过来,把篱笆拆了。”

    楚晚宁愣了一下,“这是太太……”

    “她现在不回来,等以后她回来了再种上。”

    是他的吩咐,楚晚宁只能应下。

    姜酒走进去,打量了几眼屋内的陈设,发现这里的装饰,跟榕城温夫人住的地方有点类似。

    就连沙发,也是一个牌子。

    明明是陌生的地方,却有种熟悉感。

    姜酒道:“你从小在这里长大的啊?”

    小门小院的,她还以为他住的地方有多么奢华糜烂。

    “我跟我妈住。”温西礼脱了外套,淡淡跟她道,“她喜欢这种小院子,我爸专门叫人给她在庄园里建了这栋洋房。”

    姜酒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说起他爸爸。

    “你爸呢?”

    “在意大利管理公司。”温西礼瞥了她一眼,“你要见他?”

    “不需要。”姜酒耸了一下肩,她只是有点好奇,从温西礼嘴里说的,他父母夫妻也算恩爱,温夫人那种无忧无虑的性格,也应该是温父保护的结果,为什么会养出温凤眠这种变态的儿子?

    姜酒坐在沙发上,晃荡着腿,有点百无聊赖的打量着周围。

    这栋小房子,处处都有温夫人他们居住过的痕迹。

    陈设是老旧但是干净的,历久弥新。

    姜酒想起小时候,总是会有几天或者几个星期,看不到温夫人,只有温西礼一个人在家,就有点想笑。

    一个妈,把生下来的两个儿子养在不同的地方,取同一个名字,两头跑。

    “你们家真是变态。”

    她评价道。

    温西礼眯了一下眼,看着她脸上的笑意,伸手抚了抚她比蔷薇花瓣还要柔软的脸。

    “你也是我的家里人。”温西礼,“骂人的时候最好不要把自己也骂进去。”

    呸,她才不是他家人。

    姜酒白了他一眼,挥开他的手,没给他什么好脸色,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上楼休息。”

    温西礼站在原处看了一会儿她的背影,,眸内几分暗沉的情绪,慢慢的消退了。

    算了,人已经在他这里,以后慢慢培养感情,不急于一时。

    温西礼换了轻便的衣服,从更衣室里走了出来,楚晚宁已经站在了门口等他。

    他眉目沉静,抬眸瞥她一眼,漠声道:“什么事?”

    “先生请您过去喝茶。”楚晚宁低着头,轻声道。

    温西礼“嗯”了一声,迈步往门外走去。

    楚晚宁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

    春光明媚。

    庄园里一片欣欣向荣。

    温西礼走在前方,突然淡声道:“你打算以后都这样子么?”

    楚晚宁低着头,闻言,似乎是轻轻怔愣了一下,脚步下意识的停了。

    等她回过神来,温西礼已经往前走了十来步。

    她追了上去,没有吭声。

    快走到温凤眠的住所的时候,她才轻轻地道:“……这样已经很好了。”

    温西礼微微偏过头,只能看到女子温顺的下颚和她低头的时候头顶柔软的发旋。

    这样已经很好了么?

    他没有再说什么,人各有志,她的事情早就跟他没什么关系了。

    *

    姜酒被圈在温西礼的窝里,过了几天醉生梦死的日子。

    她来芝加哥以后,陈青就打电话过来,告诉她姜氏集团有一个神秘的大佬一口气注资了五十个亿,苟延残喘的集团一夜之间就起死回生了,股票狂涨,比当初姜酒管着的时候还要风光。

    姜酒很不想告诉他,他嘴里那个神秘大佬就是温西礼这只狗崽子。

    这家伙确实有钱的很,当初随便挥手就给了她投资了十四个亿,现在也是随随便便就掏了五十亿给她,搞的姜酒现在都觉得一亿两亿好像恨不值钱似的。

    她在芝加哥的分公司也已经收拾好了她的办公室,只要姜酒愿意,她随时都可以回去。

    日子好像跟在榕城的时候没什么差别,甚至比在榕城的时候要更加轻松。

    但是缠在她手脚上的线,却是清晰分明的。

    她如今就是温西礼的提线木偶,他手指动一动,她就要附和,已经完全没有自主能力了。

    迟早有一天,她会真的败给这个现实吧?

    一年两年她可能还能遵守自我,等到五年十年,她或许已经被温西礼调教的比绵羊还要温顺,再也起不起心思抗拒他的圈养。

    她可能会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来芝加哥,也忘记了被迫低头的屈辱,也忘记了这八年刻骨铭心的等待,她可能会……

    真的爱上他。

    爱上这个骗子,这个刽子手,这个对她温柔又极端残酷的男人。

    她如果爱上他,怎么对得起那个为了她死了的少年?

    就算人人都觉得,她移情别恋是情有可原,但是她也倔强的以为,爱一个人就是要一生一世。

    最起码,她不能爱上他的兄弟。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