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第93章 教训温西礼

    第93章 教训温西礼

    想到这里,他靠在车座上,不得不再次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雨似乎小了一些,他电话给自己的母亲,问温夫人姜酒有没有去她那里。

    温夫人似乎已经睡着了,接到他的电话,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声音带着朦胧的睡意:“没有。小礼,你还在外面吗?”

    “嗯。”温西礼温淡的应了一声,他点了一根烟,在昏黄的路灯下缓缓吸了一口,揣测着姜酒现在大概是在哪儿。

    心里有几分淡淡的烦躁感,他开了车窗,带着些微雨气的晚风吹拂进来,温夫人还在手机里说着,叫他早点回家,温西礼应了一句“好”,挂了电话,调转车头往姜酒在市中心的别墅驶去。

    他想着姜酒不大可能会姜家,也没回他家,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这栋她曾经得意的跟他介绍过的别墅了。

    凌晨四点半,他车子缓缓在潮湿的水泥地上停下,偏过头看向不远处这栋黑黢黢的别墅,缓缓开了车门走了下去。

    草坪吸饱了雨水,踩下去绵密潮湿,温西礼素来有点小洁癖,只是如今这来回被雨水冲刷,浑身湿透,皮鞋上全是沙土,他神经都有些麻木了,只想尽快把人找出来。

    他来到门口,抬手按了一下门铃。

    雨也停了,周围静悄悄的,屋子里也没传来声响。

    温西礼蹙了一下眉心,心情有些烦闷,从口袋里掏出了烟盒,抽了一根烟出来咬在嘴里。

    身后,一个黑色的影子静悄悄的走了过来,站在男人身后片刻,猛地抡起手上的棒球棍,朝男人后脑勺处砸了过去——

    *

    “卷卷。”

    ”哎!“赵卷卷听到声音,赶忙从门外跑了进来,看着姜酒头发湿漉漉的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喝口热水暖暖!“

    她把手上泡好的奶粉递过去,偷偷地打量着姜酒的神色。

    “哦……”姜酒神色静谧的,看起来倒是平静,只是眼底无光,小脸在外面吹了一夜风,雪白雪白的,可怜死了。

    赵卷卷拿出毛巾,“小酒儿,来,我给你擦擦头发。”

    姜酒走过去坐在沙发上,抱着茶杯发了一会儿呆。

    赵卷卷擦干净了她头发上的水汽,又拿出吹风机细细的为她把头发吹干,空气里一时之间,只剩下吹风机发出的嗡嗡噪音。

    “好了。”赵卷卷收起吹风机,摸了摸姜酒还带着温热温度的长头发,笑眯眯的道,“酒儿,池烨客房里有我的睡衣,我都洗干净了,你去换一下,明天不是要上班吗?早点休息吧。”

    姜酒抬了抬眼皮,瞥了一眼赵卷卷脸上夸张的妆容,又懒懒收了回来,“哦……”她站起来,走了几步,又想到了什么,转过头问道,“池烨呢?”

    怎么洗个澡,人不见了?

    赵卷卷坐在沙发上,挠了挠烫成玉米卷的橘红色卷发,偏过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门口:“他说要替你去教训温西礼,开着车就出去了。”赵卷卷歪了一下头,看着姜酒,“嗯……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吧?”

    三。求推荐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