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特种岁月

1349.第1345章 那一年的蓝军旅

    第1345章 那一年的蓝军旅

    那年的演习,惜败草原镇的不仅仅是C旅一家。

    饮恨大草原的指挥官也不仅仅是徐兴国一个。

    每次失败,红军旅总要留下点什么。

    于是,有好事而且文笔还行的秀才便开始为这个跨年度的大演习写报道,搜肠刮肚挤出些带有总结性的话。

    例如什么“挑战草原镇”,说的是A旅的范明君。

    又或者“感动草原镇”,说的是B旅的第二场演习,因为B旅在这么多参演的红军旅中是唯一的一支摩步旅,装备挺落后那种。可在战斗中打得顽强而且出色,虽败犹荣。

    又或者D旅,那是第四场演习,D旅认为场地设置不公平,这才造成他们的惨败,在点评会上直接质问导演组,要基地的导演组做出相应的“解释”。

    这是挺牛逼的一个了。

    当然了,也还有“搞笑草原镇”的部队——E旅。这支部队原本是一支山地部队,全旅都是轻型装备,来之前,旅长和指挥班子里的一群人经过仔细研究发现,要在草原上打败像蓝军旅这样“开挂”的重型合成旅,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于是,旅长突发奇想。反正都打不赢,不过自身的优点还是了解的,你蓝军旅不是重装吗?我是山地旅,机动性上我比你牛逼。

    所以,演习一开打,E旅不是主动和蓝军正面刚,而是各种命令指挥下面的各营满场飞,围着蓝军旅的防区各种骚扰。

    这种打法,完全不像正规军而是像是游击战。

    虽然到最后,还是败了。

    毕竟作为进攻方,没有拿下一点儿阵地,那不输也得输。

    只是大家的战损比都很好看,因为接触性的小规模作战多,大规模正面硬碰的作战少。

    还别说,一开始的时候,蓝军旅的指挥官夏成龙还真让E旅这种骚操作搞得一头雾水。

    甚至想找人打一仗,可连人影都看不到……

    那些负责现场导调的调理员们,最后给E旅的旅长起了个外号——飞将军。

    当然了,基地的秀才们总结当然也少不了给C旅点睛一句。

    这句话是——饮恨草原镇。

    之所以说是饮恨。是因为庄严和徐兴国之间的事情也传了出去。

    这算是为后来的参演部队提供了一个反面教材。

    以前大家都喜欢演习前找同学,找战友,找老乡。

    现在好了,没人敢演习前有任何的接触交往了。

    谁知道会不会着了蓝军的道儿?

    这句话其实也还有另一个意思。

    C旅毕竟是第一个开创新型转场转运方法的旅,也是第一个以最小损失进入演习场的旅。

    从一开始,C旅的表现可圈可点。

    如果不是中途侦察营失误被全歼,也许只要情报侦察方面稍微出色的,C旅或许真的能赢。

    毕竟最后马副旅长带队都突袭到了距离1279.7高地不到六百米的地方,在很多人眼里,他们距离胜利是很靠近的。

    可是作为蓝军旅的指挥官夏成龙却不同意这个看法。

    首先,说最后马副旅长亲自带队已经冲到了距离1279.7高地不到六百米的地方,这本来就是一种假象。

    因为事后复盘的时候才知道,当时马副旅长已经将红军旅后勤的兵都挤出来了,有些单位就连炊事班都端着枪上了。

    蓝军旅最后还有警卫部队一个连,包括两个装步排,加上其他后勤单位抽出来的人临时组成的战斗分队,素质上怎么都比马副旅长带领的那只伙头军和后勤兵组成的部队更有战斗力。

    还有一点,夏成龙认为马副旅长说过再给他一个小时,他就能占领1279.7高地并且获得胜利这种话是在放屁。

    因为由庄严带领的侦察兵分队同时也没闲着,正在红军旅的防区里横冲直撞,多给一小时?多给一小时搞不好庄严就能找到红军旅指挥部的位置,将张大炮的老巢给端了。

    他认为,马副旅长的牛皮是吹上天了,大话谁不懂说?反正做假设又不用担责任不是?

    这一年,各大区的红军旅开了眼。

    原来演习还可以这么演。

    这一年,蓝军旅也开始成长,原来兔子逼急了也咬人,红军旅别看被导演组各种折腾,可来到演习场上还是勇猛如虎,那股儿解放军的魂儿,还在。

    这一年,其实所有参演部队都在演习中逐渐学到了一样东西——实战化。

    例如参演的官兵这才发现,从前搞的“态势演习”里,装模作样扛红旗拔红旗插红旗,就像拍战争老电影一样,冲锋也挺胸昂首的事情一去不复返了。

    如今要敢在演习场上这么干,会有穿着反光马甲的调理员上来扯住你,举起一支手枪似的玩意朝你脑袋方向扣下扳机,让后命令你退出演习。

    从前遇到什么化学沾染地带,随便套个防毒面具装模作样也就过去了。可现在不行了,一切按照实战来。某旅的一名营长,带队穿过化武沾染地带时候遭受蓝军攻击,隔着防毒面具指挥不便,他刚脱下面具喊了两嗓子就被调理员当场“枪毙”,只能蹲到一旁当尸体去了……

    这一年的演习终于落下了帷幕。

    庄严获批假期回家和家人团聚,那天严肃也回京城,顺道开车捎上他。

    车子在高速路上飞驰,车窗外的景物似乎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整个国家都在发展,社会在发展,基础设施日趋完善,许多熟悉的景物似乎都发生了变化。

    离开草原镇的庄严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半年没回家了。

    “怎么?想家了?”严肃问。

    庄严猛地从思绪中抽离,尴尬地笑了笑:“变化好大。”

    “是啊。”严肃也叹息道:“是不是有种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感觉?”

    庄严把头又转向窗外,看了片刻道:“嗯,一日千里。”

    严肃说:“看看吧,看看你就会觉得咱们当兵很有意义了,待会儿,进了京郊,你会更有感触。”

    他经常还会去京城办事,所以好歹也能看到一些外面的情况。

    和其他人不同,草原镇的合成训练基地里,很多人为了这次演习,已经半年没离开过了。

    今年的演习任务告一段落,可谓是圆满完成。

    上级首长对于蓝军旅的建设和演习中的表现赞不绝口,这回快过年了,很多人都被批了假,算是一种补偿。

    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怎样了。

    这半年来,庄严除了在电话里,或者在电脑上偶尔和林清影母子连线,三人很久没见过面了。

    离家越紧,庄严反倒有些紧张。

    回来之前,他给林清影打了电话。

    今晚,家里有一场聚会,庄严这个女婿回家,岳母张罗着要好好在家里吃一顿,据说大舅哥林建军也要来。

    ————————————————

    明天最后一天了,向各位读者们求月票,这是本书最后一个月了,下月完本了,月票就给我吧。也算是一个完美的结局。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