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瘟疫医生

628.第621章 评审室里的幻象【求月票,求订阅】

    第621章 评审室里的幻象【求月票,求订阅】

    旧印的光芒亮起,从四面八方,打向了中间的顾俊。

    在一队行动人员打旧印的同时,翟明晖、王翔等五位评审员被另一队行动人员带着先行撤离,他们不参与战斗,但仍然在观察着顾俊,其他上百位评审员也同样如此。

    现在这个突发情况,有在这次全面评审的事前考虑中,这种情况被认为很可能是顾俊暴露秘密的时刻……

    那些旧印全部正中顾俊,光影消融,顾俊身体更加发震,却仍是一言不发。

    在他左手腕上的那块理性监测石,显露出如同鲜血般的赤红色,蛛网似的一丝丝裂痕,从蛋白石中点蔓延开去,突然噼啪的一声,整块理性监测石爆开,化为粉碎。

    顾俊的脸庞,流露出一种让人生寒的冷峻,一双眼睛涌满了血丝。

    “你们根本就不知道……正在发生着什么……”他说道。

    围在他周围的行动人员们,骤然感到一股强烈的异常力量。

    他们多数都是玄秘局派过来的人员,并不是没有前线作战经验的人,相反每一员都参与过一些对姆大陆教派的战事。然而此刻,他们浑身的毛孔悚然而立,是经验也是本能……

    那边,刚走到通道门口,还没有撤离出评审室的翟明晖等人,同样感到危险的气息翻涌而至。

    就好像瞬间所有的空气都被抽干了,连残存于肺部里的空气也被抽走,接着血液也被抽走……

    翟明晖像落入一个漩涡,在这一瞬间,一股混杂着惊讶、紧张和本能恐惧的感觉摄住了他全身的感知。

    顾俊有着那样的咒术能力,可以把多个人瞬间结合为人体异榕树……

    旁边的王翔、魏毅、张萍如、陈夏文,无不惊诧,无不面容为之抖动。

    “你们根本就不知道,发生着什么!”

    在这混乱当中,翟明晖听到了顾俊的一声怒喊,这声音刺进耳膜,刺进脑海,刺痛了每一条神经,难忍的剧痛使整个脑袋像要爆裂开去,让他不由双手按住了脑袋,一些怪异的光影汹涌袭来。

    不只是翟明晖,与此同时,其他的评审员们,其他的行动人员,也都头脑裂痛。

    仿佛有一股冲击波,从顾俊身上迸发而出,如同巨浪把他们都全然淹没。

    翟明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痛苦地叫喊出来,嘴巴感觉自己有在失控痛喊,耳朵却听不到半点这样的声音。

    他的思维在远去,周围一切都变得朦胧,整个人游离,飘走,去往不知道何处,但一定是他从未去过的地方。

    参与评审工作这么多年来,翟明晖听过很多人讲述自己的幻觉、错觉、怪异经历、分不清楚是记忆还是想象的景象……他也听顾俊说过经历幻象的滋味,看过纪录在案的每一份幻象报告,十分熟悉当事人的那些形容……

    但只有到了这一刻,切身地经历着,翟明晖才真正明白了幻象的体验……

    其他人也在这般经历着,这个偌大的评审室已是化作一个恶梦,身处于恶梦里的每个人,都无法逃离。

    而站在评审室正中间的那道高大身影,似乎在挣扎,似乎在疯狂,越发迸出让他们难以抵挡的力量。

    在又一下爆裂的痛楚后,翟明晖被彻底地拉进了一个幻象里去。

    砰,砰,砰!

    撞击的声响。

    是一道木质大门被从门外面撞击着,那道大门有着精致的雕花,那种异域的风格看上去很像是报告中异文世界被描述的风格……这个幻象,是与异文世界相关的吗……

    随着更为剧烈的头痛,视线也看得更清楚了。

    那道大门被铁闩重重地锁上,阻隔着外面,也阻隔着那些愤怒的、疯狂的、几乎哀嚎的声音:“开门,让我们进去!”“开门啊!”“别怕,我们不是死皮怪物!”“这门没用,病菌已经进去了,病菌已经进去了,没用的。”

    翟明晖听到了声音,又看到了文字,一些段落就这么涌入脑海,从蒙尘腐烂的日记,从凌乱发黄的图纸……

    【我们的医疗体系崩溃了,有权有势的人、有钱的人,带上医生在之前就一起逃离了。只有几个卡洛普医生还在坚持,但他们阻挡不了死亡的到来,他们自己也在死亡。到了最后,只剩下江湖骗子尽情地使用所谓的神药榨取穷人的血汗,但他们拿着这些染着血的钱有什么意义呢?他们隔天就会一同死去。】

    砰,砰,砰!

    木门受到的冲击越来越重。

    这不是一间很大的房屋,似乎是一座小型教堂,只有一层,上方是穹顶,光线昏暗,周围的窗户显然也全都锁死了,还用布帘遮掩得严实。而在教堂中间,有十几个民众或坐或站的在那里,满是茫然。

    【人们互相告发,人们互相猜疑,人们互相欺骗。除了家人,没有任何人再可以相信,最后连家人也不可相信。因为人们不只是欺骗别人,也欺骗自己。——这点咳嗽,只是因为昨晚受了点寒,明天就会好的。不会是我,不可能是我,我身体很健康强壮,我平时都很少生病,我没接触过咳血病人……即使你真的没病,谁会相信呢?谁会欢迎呢?你能去哪里,你能找谁人?所有疑似发病的人,所有来自咳血城市的人,都被粗暴地驱赶,被辱骂,被杀害。】

    那些民众里面,有抱着孩子的父母,有满脸沧桑皱纹的老人,有年轻却无力的青年人。

    【有一些发病的人,临死之际,忙着的不是祷告,或者回忆自己的一生,而是试图把咳血病传播给别人。尽管卡洛普医生说咳血病不依靠病菌传播,这样造不成传播。但是谁能确定呢?卡洛普医生?】

    突然,嘭哗一声破碎重响,教堂的一个窗户被冲破了,也冲进了一个疯女人的上身以及她的疯狂哭喊:

    “死亡,死亡,死亡!”

    那个被母亲抱在怀中的孩子本该惊哭,却毫无反应,不知是僵了,还是已经习惯,又或是早已死去多时。

    翟明晖浑身都在发冷,每一滴血液都冷得凝固,砰,砰,砰,那撞门声还在继续,撞着大门,也撞着他的头脑。

    撞击声、哭喊声、混乱声……

    翟明晖又听到了另一个声音,是既熟悉却又令人感觉陌生的顾俊的声音:

    “现在,你们觉得灾难,有崇高感吗?”

    求月票鸭!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