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瘟疫医生

627.第620章 理性,力量【求月票,求订阅】

    第620章 理性,力量【求月票,求订阅】

    灾难本身有时候会是崇高的吗……

    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这到底是在测着什么……

    顾俊望着前方的五个评审员,那五张面孔似在微微扭曲,评审室里的空气也像混杂着一股腐臭的气息,让他有点呼吸不过来,压力不断地上升,上升,上升。

    早在做智力测验的第三天,做了那些婴幼儿的发展量表后,顾俊就明白这次的全面评审没那么简单。

    并且意识到了评审团的策略,对他施加内部高压,使他的心理防线由自己瓦解……

    也许,这种策略的确是有效的,经过这十二天,他心底的那股躁乱已经快要挣出笼牢。

    他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

    “埃德蒙-伯克认为,能以某种方式激发人类的痛苦和危险观念的东西,也就是能以某种形式令人恐惧的,都是崇高的来源。你们应该清楚这一点,崇高本来就在人类产生强烈的情感时出现。而恐惧是人类能感受到的最原始、最强烈的情感。比如死亡,名人的英年早逝总会使人们感受到一种崇高,继而把英年早逝的名人神化。

    所以你们问,灾难有没有给我激发崇高感?我觉得这是个废话,有,肯定有,凡是大灾难都令人恐惧、充满着未知、没办法掌控,这当然会有崇高感。这就像世界末日题材的灾难电影,往往能拍出恢弘的主题和意境。只不过,你们不要误会我的态度,我从大灾难中感到崇高是人性使然,这可不代表我喜欢灾难,更不代表我想要灾难。

    我恐惧它,所以我才感觉它崇高。”

    一口气说完了这番话,顾俊心头的躁乱感有所减弱,想一想吴时雨,想一想其他的亲友,冷静……

    五位评审员没有打断他的话,也没作笔录,只是凝视地观察着他。

    在他说完之后,他们亦没有出言评价,停顿了几秒,翟明晖就问出下一个问题:“在你重新接触超自然事物后,这两三年来,有没有什么时候,你感觉外力能控制你的思想?尤其是来自异文世界的外力?”

    顾俊听着,那躁乱顿时又翻腾上来……

    仿佛,似乎,隐隐约约,有另一股声音在说话:

    他们想知道,你是不是你;他们想知道,你其实是不是一个傀儡;他们想知道,是不是有着连你自己都看不到的线在操纵着你;他们想知道,你到底是人,还是什么东西……

    他们,不只是这里的评审员,还有上级那些人,很多人,对你的两界全民免费医疗方案感到不满的人……

    “不是,4分。”顾俊的声音已变沙哑,看到那五张评审员面孔扭曲得更甚,又或者是他自己的视线在扭曲,“有很多外力试图控制我的思想,我经历过很多次……但是让我自己来判定的话,我觉得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成功的……”

    是吗,你认为自己没被任何外力控制思想,甚至影响你的思想。

    可是这怎么可能?身处于这个世界,各种文化,各种知识,各种意识形态……每个人都被影响。

    没有所谓纯粹的自我,绝对的纯粹是空白,塑造自我的过程就是一个被影响的过程……

    如果外力只是告诉了你一些不容于世俗的观点,那就算是试图控制你了吗?想探知真理,就需要聆听和思考各种观点,哪怕一开始你觉得那种观点简直是荒谬至极……

    很多你今天奉为圭臬的准则一开始也被认为是荒谬至极……人类根本没有掌握着什么永恒不变的思想……

    “顾队长,休息5分钟,喝点水吧。”这时候,翟明晖说道。

    审讯要有技巧,不能一味施压,有时候也需要缓和气氛。

    现在顾俊的面色变得很难看,那种眼神甚至似乎表露出了敌意,符合缓和休息的评审原则。

    之前这十二天,顾俊都非常配合,回答就回答,休息就休息。

    但眼下,顾俊哑声道:“不用,继续吧,你们想问什么,就问……”

    每位评审员都有戴着耳机,他们的行事也要听调度台那边指挥的。许是得了指挥,翟明晖又道:“那好。只论天赋,你认为莱生会、拉莱耶教团、大衮密教等邪组织要培养出一个像你这样天赋的灵童,是否非常难,非常稀罕?”

    “是。”顾俊越发低沉,“5分。我是个偶然,我很庆幸他们这么难才能培养一个。”

    “你认为是否正是你这样的特殊性,吸引到奈亚拉托提普的注意?”

    顾俊眉头一拧,几道青筋在苍白的脸庞隐现,“是,3分……我有着特殊性……”

    随着自己这话语,心中有什么越来越清晰,关于这次全面评审真正的用意,关于发生着什么事情。

    那五张评审员的面孔,几乎都是扭成了一个漩涡。

    他心里闪过了那些慈善晚宴的奢华景象,闪过街头摆摊的老伯,瑟瑟发抖的流浪狗,闪过新军团病时那条挤满了求救病人的医院走廊,闪过于驰的面目、薛霸的面目,闪过那些负选择意识碎片,闪过人体异榕树……

    这些事物,正在拉扯着他,他感觉自己也在扭曲。

    骤然这个时候,翟明晖的声音再度传来,像一把利刃猛地一下刺进他的心脏,鲜血淋漓。

    “你认为,是否因为你的降世,使莱生会建立起了地球世界和异文世界的一种特殊连系,从而使与异文世界相关的异常力量在地球世界变得更活跃?并因此吸引到另外一些黑暗力量的目光和兴趣?”

    顾俊的心脏迅速痛得透不过气来,仿佛灌入了百万吨的混浊之物。

    空旷花白的周围似在旋转,室内,却寒风刺骨。

    他们在怀疑是不是你招来了灾祸,是不是你使这个世界陷入了一次次的不幸……

    不过真的只是这样吗?是什么让你这个人,让上面这么感觉不安……

    是担心你把灾难吸引而来,还是担心你失去控制,他们的控制……

    顾俊,你变得不可信了,即使你做了那么多,牺牲了那么多,你也变得不可信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但是,扪心自问,他们的疑虑全无道理吗?你能确定真的不是因为你吗,厄运之子?

    “顾队长,请回答这个问题。”

    回答,回答,回答,证明你自己,证明啊。

    “我……”顾俊微微喘动粗气,肺部越来越像堵塞着了,“我不知道……真不知道……”

    那五张评审员面孔,好像全都一片冷漠,声音又从中传出:“那算是介于两者之间,请你评分。”

    骤然一下子,一股莫名的烈焰从躁乱中迸涌而出,几乎要把他吞没。

    “我不知道!”顾俊感到自己浑身发震,不由从椅子站了起来,“这些天就为了问这个问题是吗……做这么多测验,浪费这么多时间,这本来能做多少别的工作!我们没有这么多时间可以浪费在这里……”

    那声音也顿时急了,“顾队长,冷静,注意你的理性监测石在示警!”

    评审桌边的那些人影都站起来了,有持枪的行动人员从周围快步地奔来,还有玄秘咒术人员。

    理性监测石?顾俊瞥了戴在左手腕的理性监测石一眼,好像看到有红光亮起,迅速变得更强烈的红光……

    黑暗力量吗……还是超越了凡人能理解的、能掌控的力量?

    顾俊,他们不会听你的。就你现在这样,没有人会听你的,傲慢贪婪的上层,愚弱畏怯的下层,都不会听你说……除非你拥有更强的力量,让他们服从的力量……让你的话语具有力量……

    新军团病是新时代的黎明,是巨大的转折……人类历史是战争史,也是瘟疫史……新军团病将重塑世界……

    厄运是公平的,征服者蠕虫不分贵贱,不管是哪个阶层,是高高在上,还是地下泥尘,厄运都可以突然降临。

    差异造就痛苦,差异造就疾病,正选择,负选择,平局,不能消灭差异,就无法消灭疾病。

    这个世界有病,这个文明有病……

    这些观点,你可以不认同,你可以以自己的观点去改变这个世界,你可以拥有更大的力量。

    你厌恶奈亚拉托提普,厌恶莎布-尼古拉斯,但存在于宇宙中的力量,不只是这些……

    你还没意识到吗,你坚持凡人之躯,只不过是一种顽固的惯性而已了。

    为了坚持而坚持,蒙昧的坚持,麻木的坚持……

    “顾队长,请注意,我们将向你打出旧印!”

    评审室里有警报声起,四周的脚步声更多更快,一队人员已经把他包围严实,电击枪、步枪、旧印石,都有。

    顾俊看着周围紧张的众人,视线似乎可以透过他们,看到后面黑影弥漫。

    整个旷阔的评审室,像消融成了另一个地方,不知道是哪个空间,哪个维度。

    弥漫而来的黑暗中有一道道的身影,朦胧,摇曳,高大,在望着他,在对他说话:

    “顾俊,我们的旧日支配者已经有一个恶魔席位给你准备好了。在人类的认知之上,有着更伟大的奥义。”

    月底最后几天,求月票鸭!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