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瘟疫医生

582.第575章 右手,左手【求月票,求订阅】

    第575章 右手,左手【求月票,求订阅】

    顾俊没有爬上这棵大树去,他脱了自己身上的外套下来,包裹了森林这边的一团泥土,裹实了像是石头一样,再朝着挂在树枝上的尸体扔去,呯嘭一声打中尸体躯干,尸体因而摇晃了一下,就掉落下来了。

    两具尸体,皆是如此。

    尽管看上去认为那是尸体,他还是作了一番生命体征检查,李良彬和王勇确实没有了呼吸与心跳,身体僵冷,他戴着口罩也能闻到那已经开始挥发的尸臭。

    顾俊虽然是学临床的,但对法医学也有一些了解。

    尸僵的情况可以估计死者的死亡时间,这两具尸体都全身肌肉强直,死亡时间有7-8小时以上了。不过异文世界的尸变速度更快——在霍克城的时候是那样,如果这个区域也是,死亡时间则在3-4小时。

    他们的右手尤为僵硬,三角肌、肱二头肌等肌肉都硬成一块。但这只肢体的外表没有更多异变,同样的失去了活性,似乎异手也随着他们的死亡而灭,与曹亦聪的那只异手不同。

    “两位同袍。”检查过后,顾俊向地上两具尸体敬了一个礼,面容沉重,“走好。”

    他用拾起剪开的外套盖住两人的面部,就拿出卡洛普解剖器械,准备解剖那两只异手。

    有些病理必须解剖了才会知道,有些异常力量情况也是如此。

    顾俊以执弓式握着解剖刀,一时停顿着没动。

    他使用这把刀子以来,解剖过许多不同的异类生命,面对过许多不同的压力。但面对着这两具尸体……

    顾俊和李良彬、王勇在这次行动前并不认识,现在却知道李良彬结了婚,妻子怀孕七个月了,预产期也快了,所以李良彬比其他人对于解决异婴病更多一份急切。如今李良彬永远不能看到自己的孩子了。

    “这些都是好人,很好的人。”

    顾俊缓缓道,说给自己那颗凌乱的心听,也是说给暗处的那些阴影听,“你们没有道理残害这些人。”

    寒风吹响了森林的褐灰树叶,卡洛普解剖刀往李良彬尸体的异手上臂划下,割开已然发黑的皮肉。

    沿着刀锋流出来的果然不是血液,而是黑色的粘稠液体,异手的黑液,黑山羊幼崽羊腿的黑液。

    顾俊注意着别与这种液体直接接触,在朦胧的幻感中继续动刀解剖。这只异手的组织变化和曹亦聪的异手很相似,应该是变异的完全体了,皮层和肌肉都在角质化,这让他想起了死皮人……

    当剖开了肱骨,骨头里面也是空腔的,并且有大量管状成束的器官组织。

    那几乎就是黑山羊幼崽足腔内的“异生管”,只不过幼细一些,而且未经破坏就失去了活性。

    顾俊一边剖动一边思索着,异手症的黑暗力量可以把人体转变为黑山羊幼崽的那种生命形态吗?但在这两具尸体上,似乎还差着些什么……除了异手,尸体的其它部位没有黑山羊力量的影迹……

    他注意到这点,“会不会是因为,李良彬和王勇,都不是黑山羊信徒?”

    两具尸体右上肢的变异都没有蔓延到超出右肩的其它部位;还有医学部基地的那些异手症患者,重症患者虽然出现败血症症状,但身体其它部位也没有发生畸变。

    黑山羊幼崽的黑液可以引发其它机体的变异,异婴的异常羊水黑液也可以,

    黑山羊幼崽、异婴都是森之黑山羊子宫诞下的生命,先天就生长在莎布-尼古拉丝的阴影中。

    但异手症是一种病原体入侵疾病,或是一种咒术仪式的袭击,它的黑液的力量是有所缺失的……

    顾俊又想起了由阿懵、陈行等大巷负选择引发的幻象,他们服下黑雾凝固成的黑液,成为黑山羊信徒,可以变异;但李良彬、王勇他们,很可能没有屈服,那些普通患者则不清楚莎布-尼古拉丝。

    谭金明等那些凶杀案嫌疑犯,他们全是用手杀害死者的,有异手症发病的可能。

    但他们与普通异手症患者的分别在于,他们都是负选择……他们似乎是,被选中的……

    顾俊推断着这些,也没有个定论。

    风更大了,树叶摇曳声更响。顾俊忽然听到一点别的动静,霍地转头看去,阴沉密闭的森林没什么影迹。

    “谁?我知道你就在那里。”他确实有这样的感觉。

    “顾医生……”人声响起,一道身影从那边的树后慢慢走出,身穿着天机制服,是曹亦聪。

    但顾俊马上就看出了古怪,“曹副队,站着别动!”他立即喝道,拾过旁边的手枪一下抬起,不得己地对准曹亦聪。

    那道身影的双手都在,可是那只右上肢应该已经被他亲手截除下来了,然后落进了沼泽里面。

    而且,曹亦聪的制服也不再是完好的,右衣袖应该被剪掉,面额也应该有伤痕和包扎……

    顾俊根本就不能确定,那到底是曹亦聪,是人,还是长着像曹亦聪的什么异物。

    “顾医生,你还没想起来吗?”那个曹亦聪面色迷茫,露出一丝苦笑,看了看地上的那两具尸体,“异手症杀害了他们……在我们这里,我没有异手症,但他们有。”

    “你想说什么?”顾俊问道,心里已经不倾向那个是曹亦聪了。

    黑液既然可以改变生命形态,这里又是黑山羊的子宫,即使一团烂泥变为曹亦聪模样的玩意,都存在可能。

    “我们……”曹亦聪声音疲惫,“是克隆人。”

    顾俊闻言一怔,微微敛目,“哦?”

    “这个子宫,可以复制在它里面的生命……”曹亦聪只是说几句话却费了很大的力气一般,面色越发消沉,“我们不是唯一的自己,可能也不是进来那个……顾医生,你看看你的左手尾指。”

    突然,顾俊浑身一下麻痛,有什么如梦初醒。

    目光微微下望,但其实不用望,亦能感觉得到。

    从刚才断片般醒来后没有发现、也一直想不起来的一个情况,清楚地浮现。

    他的左手尾指,很早以前自己截掉了末端的左手尾指,现在是完好的,没有残缺。

    今天一更,第二更明天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