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瘟疫医生

389.第386章 东方异教【求月票,求订阅】

    第386章 东方异教【求月票,求订阅】

    哒哒哒,马车在泥沼的道路上驶了小半天,远离了这个本就偏僻的小镇,到了更加荒芜的镇郊。

    这时已是傍晚时分,晚霞染红了天空,夜幕很快就会来临,归巢的群鸟叽嘎地叫着,飞回树林里去。

    随着老头儿一声喊停,拉车的棕马停了下来,货板上有些草料掉落地上。“顾先生,你可以出来了。”老头说道,“欢迎来到我的农场,这里就我一个人,还有些牛、鸡和狗。”那几条狗已经热情地围上来了。

    “谢谢,乔伊斯先生。”顾俊从草料中钻出,把背包也拿出来,目光扫视着周围。

    这不是那种大农场,就是在一栋二层房屋旷宽的前方,用篱笆围了些地种上庄稼,旁边还有木头建的仓库、牲口棚,乔伊斯先生养的牛、鸡就圈在那里头,也使得空气中有着一股动物粪便的异味。

    不过这个地方亦不算小,要独自一个人打理,那并不是什么轻松活。

    “以前不只是我一个人。”乔伊斯先生似乎能看出他的疑惑,语气还是那么爽朗地说起来:“还有我的婆娘,我的儿子,都死了,就这几年的事情。我儿子出了意外;我婆娘受不住打击,病死了。”

    顾俊皱了皱眉,“我很遗憾。”在老人爽朗的语气下,都是隐藏的悲伤吧。

    老头儿把草料搬了下来,忙活了一通后,才往房子里走去,“做晚餐去喽,煎蛋和煎面包怎么样?”

    “好。”顾俊其实已经很饿了,肚子咕噜作响,他“今天”就只吃了一顿早餐,从东州医学部基地,到了那片橡树林,又去了废土,接着来到这里。体力的不足也让他的精神下降。

    他跟着老头走进了屋子,虽说1929年的花旗国像新约克城那种城市已经非常发达的,但在奇克敦这个偏僻小地方,在老头这种穷人家,屋内的布置很朴素简单,没什么电器,电视、电话那些都没有。

    “我儿子。”乔伊斯先生自顾自地讲着,“杰克,一个很棒的小伙子,死的时候才26岁,是在印斯茅斯那边死的。他想去那里看看有没有财路,结果就在那镇子路上,遇到了受惊的马匹。那只马撞翻了好几个人,杰克是其中一个,他特别不好运,胸口被马踩中,当场就死了。”

    顾俊沉默,跟着老头来到厨房,倒是有煤气炉等东西。

    “在印斯茅斯,马匹受惊是经常都有的事情。”乔伊斯先生说着,“那里的怪事多得说不过来。我们这里就够偏僻的了,但印斯茅斯还偏僻得多,那是个老海港,听说在一百多年前那里曾经像城市那么繁华,现在完全是块废地。我小时候那里就这样了,没有铁路经过,没有火车,你可以坐公共汽车去,要先去阿卡姆那边。”

    乔伊斯先生这才一声叹息,“我可怜的杰克,老是想着发财,觉得能利用起那里废置的房屋,没想到送了命。”

    “那里居民不多吗?”顾俊搭了句话。

    “现在不多。”乔伊斯先生一边打开煤气炉,拿出鸡蛋做起煎蛋,一边道:“都是些出海的渔民,还有一家黄金精炼工厂。奇怪的是,一个衰败的地方剩下的是那些走不动的老人才对,但在印斯茅斯,你看不到有任何老年人的身影,就连年纪稍大些的都很难见到,那里都是些年青人,就好像到了某个年纪,他们就会离开那里一样。”

    顾俊沉吟,离开?去了哪里?

    “印斯茅斯的人很古怪,也很闭塞。”嗞嗞的煎蛋声响起,乔伊斯先生拿锅铲忙着,“我们这些在它附近的城镇和乡村,对于印斯茅斯从来都是有很多传说。但有时候你不能怪这些流言蜚语,因为那里的人的信仰……跟我们不同。顾先生,我就是想问你这方面的问题,也许你能回答我。”

    “什么?”顾俊疑惑道,“请说。”

    乔伊斯先生转头看了看他,那张发红的老脸微微有点拉下,“有一个说法是,印斯茅斯人崇拜恶魔,他们还经常举行很多的祭祀仪式。我一直怀疑,杰克的死没有那么简单,我怀疑他是被人献祭给了恶魔。”

    顾俊感觉到,老头子的眼神也并不是全然友善……

    “传说印斯茅斯人信的是一个叫‘大衮’的恶魔。”老头说道,“是一种从东方舶来的异教。”

    骤然听到“大衮”这个名字,顾俊又有些头痛了,但心里明白了许多。

    大衮,当然是大衮,海鸟号找寻的力量之一。印斯茅斯人如果信仰大衮,那可能会转化为深潜者……这种转化似乎没有发生在年少时,而是到了一定年纪才会发生,所以那里没有中老年人……

    东方舶来?

    这应该也是那些男人见着他就激动驱逐的原因,喊着什么魔鬼,异教徒,要害死他们全部人……

    “顾先生,我想问问你。”乔伊斯先生的声音也有点沉了,“对于大衮教,你了解多少?”

    顾俊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自己确实是有些了解,但并不是因为他是东方人的缘故。

    只是,如果这个世界有他故乡世界不存在的印斯茅斯,那他的故国、东方,有着什么,他还真不知道。

    毕竟,拉莱耶教团的领袖“不死不灭的老道人”,也是那里的。

    迎着老头那双眼睛,顾俊知道自己不能就这么简单撒个慌就行,他还需要打听到更多情报。

    而且在这个年代,在这个尤其对东方人充满敌意的地方,要碰着这么一位老人不容易。

    “乔伊斯先生,我不信大衮。”他先说道,说得认真而诚挚,“事实上,大衮的信徒是我的敌人。”

    “所以你的确了解大衮教?”乔伊斯先生激动了起来,发白的络腮胡子颤动。

    “我在前来这个国家的船上,曾经跟几个大衮信徒有过打斗。”顾俊继续道,“先生,我可以告诉你,在我家乡那里,人们同样憎恨大衮教,它只是一种邪恶的秘密结社,在我们那反而传说它是从西方舶来的异教。但现在看来,它来自于深渊。乔伊斯先生,我很抱歉这么说,但是我想,你儿子的死确实很有可疑。”

    “我知道,我就知道……”乔伊斯先生顿时咬牙切齿,老脸气得更红了,眼眶有点湿润,“验尸官找不到杰克的心脏,说是被马踩烂了,可我跟这些牲口打了一辈子交道,我知道被马踩死不是那样的……”

    想起田意晴、谢一曼等人,顾俊沉声一叹,如果真是献祭,那些邪信徒什么都做得出来。

    “我就知道……”老头儿还在喃喃,“而且前两年在印斯茅斯,很多人被联邦警察抓了,还有很多码头边的老旧房屋被烧掉了。”

    第二更,求月票,求订阅鸭!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