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15章 抑郁的彼之国皇帝陛下

    第15章 抑郁的彼之国皇帝陛下

    祖之国与彼之国的兵士们战到现在,已然接近这场战争的“尾声”了——此时,彼之国战士十不存一,至于祖之国,却也已然差不多是伤亡过半了!

    望着鲜血淋漓的战场以及在战场中锐减了一半之数的祖之国兵士,萧凡突然有一种想吐的感觉——或许先前是因为心忧战局的关系,他倒是没有觉得有任何的不适,但是在大局已定的现如今,稍稍有些“缓过神”来的萧凡却是突兀的有了此感。

    不过,考虑到当下的“环境”,萧凡生生的抑制住了自身这一喷薄欲出的“不当之举”——在这儿吐出来,实在是有碍他圣明威武的“祖天子”形象。

    对于祖之国来说,这一场即将结束的战争,实乃大胜——尽管兵士折损过半,但是,彼之国伤亡之人,却是更大、更多。

    要知道,此次争战,祖之国兵士可谓是全军出动,但也就只有七百数而已,反观彼之国,虽只出动了其国家的半数之兵,却足足有一千三百余人,接近祖之国此战之兵的两倍,但是,战争进行到这一步,场中彼之国之兵却只剩下了寥寥百余人而已,而祖之国之兵,却依旧尚余三、四百人,真可谓是“不可思议之举”!

    其实,在这一场战争的中途,彼之国兵士在尚有六、七百人之时,就已然有了撤退之念,并且,在战场之中,他们也已然这样去做了。

    不过,当萧凡考虑到此些人一旦安全的撤退回彼之国的话,瞬间就又是彼之国的“可战之兵”与“百战之兵”,若是不甘心的彼之国之皇借此之兵再行进攻祖之国的话,却又是一个麻烦!

    所以,为今之计,还是将之直接给全数的剿灭掉为妙——只要彼之国少了这些“生力军”,尚需防备其余国家之祸的彼之国便再也不敢大举的进攻祖之国了,至少,在短期内是不敢再行妄动了!

    所以,在萧凡一再的“步步紧逼”下,这些彼之国兵士越来越少,直至接近于“灭亡”……

    “咚——”

    “咚——”

    “咚——”

    …………

    就在萧凡稍稍的舒了一口气的现下,突然,远处突兀的传来了阵阵稍显散乱的阵队之音——显然,远处正有人数不少的“大部队”快速的接近于此地!

    在这个时候接近于此处且人数众多的队伍,非友即敌!

    萧凡不自禁的蹙紧了眉头——对于已然拿下了当前胜利的祖之国而言,“变数”……是要不得的!

    此时,感觉到些许不妙的萧凡再也等不及场中的“战争扫尾”了,急忙召回了正围剿着彼之国剩余兵士的祖之国之兵,而后,因为有忠心士兵在身侧从而稍微的放下了心来的萧凡,当即便命令原“天子”近侍去帮助矮胖官员尽快的结束他与那位彼之国白甲武士的战斗,以便全力面对接下来的变局。

    当远处传来阵阵队列之音的时候,那位正与矮胖官员对战的白甲武士亦是怔楞了一下,似是想到了什么——但很可惜的是,他所想到的东西,却是再也不能够述之于口了,因为,就在他怔楞的那一刹那间,正好被赶上前来协助矮胖官员的原“天子”近侍给瞅了个空档,然后……被其给直接斩去了头颅!

    直至死亡到来的那一刻,这位白甲武士都没有完全的回过神来,因为他的整个心思,都还放在远处的队列之音与眼前的矮胖官员身上呢,斜刺里递过来的那一柄长剑,他是真心没怎么注意到……

    至于剩下那些尚未被完全剿灭掉的彼之国兵士,却是作群鸟兽散般的纷涌着逃遁向了远方!

    “结阵!”

    “上箭!”

    “拉弓!”

    也就在此时,终是脱身了的矮胖官员当即便指挥着军队结阵待守了起来——在这一片只有双向的开阔路势之上,尤其是在敌方人数不明且己方兵士只有三百余人的现下,撤退很显然是十分不明智的抉择!

    “嗒嗒嗒……”

    只听得远方忽而又是传来了一阵杂乱无序的脚步之音,而后,萧凡等人便看到,原先已经逃走了的彼之国“溃军”,现在却是以一副充满死志的决绝之情冲向了据阵待守的他们祖之国兵士!

    而在这些“疯狂”的彼之国兵士后方,一面招展着彼之国“国徽”的明黄色旗帜却是首先映入了在场所有祖之国兵士的眼帘之内。

    在这面旗帜之下,纷涌而至的却是一支充满着铁血之意的强大军队——看其人数,虽只有三百余数,但其所展现而出的钢铁血意,却远胜先前的那一千多名彼之国兵士。

    “这是……由彼之国的皇所亲自统率的‘近卫军’?”矮胖官员的脸色很是难看,“该死!这支军队不戍守着他们彼之国的皇宫,跑这儿来干什么了?”

    “这么说来……那位被众多兵士保护着骑坐在唯一一匹马上的家伙便是彼之国的那位皇了?”原天子近侍紧握着从身旁兵士手里拿来的长弓,有些跃跃欲试的兴奋言道。

    “即便不是,想来也亦是一位在彼之国内了不得的大人物!”萧凡面色凝重的回应着道。

    在这个时代,“马”属于极其稀缺的物资,拥有马匹之人,更是其身份地位的象征,因此,能够骑马的家伙,即便不是那位彼之国的皇帝陛下,也应当是一位了不得的彼之国大人物——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就在说话的这段时间之内,那些原先的彼之国溃败之军已然即将要冲到祖之国的阵前来了。

    “射!”

    矮胖官员在计算了一番射程之后,蓦然高声呼喝了一声。

    “咻——”

    “咻——”

    “咻——”

    …………

    一支支箭矢划空而去,刹那间,一个接着一个的鲜活生命便就这般直接的永远褪去了他们的生命色彩!

    别说是冲到祖之国的近前来了,只一轮扫射,那些原先的彼之国“溃军”便就全部的“扑街”了。

    后方,准备趁势而上的彼之国“近卫军”,在见到祖之国兵士的如此威势之后,却是径直止住了去势——望着再一次张弓搭箭好了的祖之国兵士,那位骑坐在高头大马上的家伙却是微微的抽搐了一下嘴角。

    原本,他亲率“近卫军”而至,只是想要稍微的出来“锻炼”一下身手而已,当然,亦存了一份顺带着压一下阵的心思——尽管,他不认为羸弱不堪的祖之国军队可以战胜的了由朱雀大臣和玄武大臣所统率的一千三百余人大军也就是了!

    不过,眼下的情形,却使得这位彼之国的皇帝陛下清醒的认识到,貌似……他有些小瞧了祖之国了——或者应该说,他实在是太低估了祖之国兵士的战力了!

    望着弯弓搭箭着的祖之国兵士,尤其是当彼之国的皇帝陛下看到祖之国阵列之内的萧凡之时,其嘴角不禁更是急剧抽搐了几下——什么时候,那个瘪三般的玩意儿这么有胆了?竟然都敢亲自带兵上“前线”来了?

    当这位彼之国的皇帝陛下看到场中两国灭亡兵士的比例完全不相等时,其心中的怒意更是不可自抑的翻腾了起来——朱雀大臣与玄武大臣那两个家伙究竟是怎么统兵的?这场仗……怎的就打成了这样了?这些……可都是寡人的兵士啊!竟然……竟然就这般毫无价值的死在了此处?真是……不可原谅!

    而后,当这位彼之国的皇帝陛下终于看到了地上的两位大臣之尸以及白甲武士之尸的时候,其面色更是在刹那间惨白了下来——尽管已经有所猜测了,但是在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他还是觉得心绪难平,这一战……彼之国的损失大了去了!

    随着彼之国兵员的消减以及两位大臣与一位小将的逝去,周围那些早已戒备了彼之国许久的国家绝对会趁此之机大肆反攻他彼之国的——尽管彼之国的皇帝陛下有自信能够挡住那些宵小的功伐,但是,却也再无精力将心思放到祖之国的身上去了,而祖之国,却可以借着此次大胜彼之国的威望,烈火烹油般的在国内发展上一段时间,待得下次彼之国想要再行侵略祖之国的时候,怕是就要更加的难上几分了。

    想到这儿,彼之国的皇帝陛下更是抑郁的想要吐血——原本以为祖之国是个“软柿子”,所以他便将此事交给了擅于阴谋诡计与排兵布阵的朱雀大臣和英勇善战且擅于防守的玄武大臣,可谁知,到最后……竟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朱雀大臣、玄武大臣误我啊!”此时,彼之国的皇帝陛下真想就这般不管不顾的仰天长啸起来。

    不过,考虑到这一“任务”原本就是自己交给他俩的,现在他俩弄砸了此事,且为此还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若是自己再这般的执着于那两人的“罪孽”,岂不是会显得他既没有远见又很没有担当?

    正是考虑到其内方方面面的问题,彼之国的皇帝陛下这才强行憋住了这股抑郁之气。

    于是,面色很不好看的彼之国皇帝陛下觉得,他……急需找个人好好地泄愤上一番——否则……他会被憋屈坏了的!

    PS:厚颜求一下各位大大们的推荐票与新书投资吧!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