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第189章

    第189章

    萧治虽然是个混不吝的,不过事到临头还是靠得住。黑衣人一出现在街面上,萧治立刻转身跑了回去,带着那几个宗室子弟赶紧去跟身后的护卫汇合。

    不是他大难临头只顾自己安危,实在是小王爷这些年走南闯北,没点真本事太后跟陛下怎么可能放心让他一个人五湖四海的晃荡?反观自己跟身后那群文文弱弱的公子爷,一旦打起来,这些人留在萧岚洺身边那就是添乱。这里是天津城的街面,就算是时间尚早,一旦打起来,天津城的巡防士兵也能很快赶过来。

    萧岚洺转着手中的折扇,也不见他拿什么武器,面上却是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那群黑衣人也知道时间紧迫,一群人兵分两路,一队围攻萧岚洺和常林,一队袭向萧治他们。

    “小王爷!撑住!”萧治带着几个人赶紧往后退,他身边的护卫从怀里掏出信号弹一扯引线,信号弹直冲云霄炸出一声巨响。“分几个人去小王爷那里,这群王八蛋是冲着小王爷去的!”萧治看清两边的形势之后,咬牙怒道。

    前方,被绝大多数黑衣人围攻的萧岚洺和常林却临危不乱。他们两个并肩走过太多地方了,以前去到有些穷山恶水的地方,也不是没有并肩战过山匪。萧岚洺侧身躲过一个袭到他身前的黑衣人,劈手躲过那人手中的长刀反手一挥,赶紧利落地将那个黑衣人击毙。

    那边,常林也已经解决完缠斗他的几个黑衣人,他正要往萧岚洺身边靠近,却突然冲出一个壮硕的黑衣人,直扑向萧岚洺,那人双手举起钢刀,狠狠地朝萧岚洺劈去。萧岚洺后退不及,横刀格挡。

    “铛!”的一声,钢刀相击,划出丝丝火花。萧岚洺眉心一皱,这黑衣人一击犹如千金压顶,他左肩的伤口顿时崩裂,整个人都往后退了两步。

    一击不成,那黑衣人也不放弃。刀光密集压向萧岚洺,一时间街面上飞沙走石,两人交手过百招,旁人却只能看到一个大概,耳边全是利刃敲击的声音。

    “王爷!”常林被剩下的黑衣人缠住,目眦欲裂。这群黑衣人来历不明,身手却好。特别是领头那个,萧岚洺身上还有上,若是一个不慎……

    “快!快去帮忙!”萧治在后面也急得不行,满头大汗地说道:“去帮常将军!这群王八蛋就是想将常将军和小王爷分开,各个击破!还有,去看看天津巡防到哪儿了!干什么吃的怎么还不过来!”

    前面,萧岚洺开始渐渐落于下风。身上的衣物都已经遮不住他左边晕开的血迹,黑衣人看到萧岚洺左手滑下的鲜血,眼中一沉。萧岚洺借着他这一瞬间的走神,飞起一脚将他踹得后退好几步。

    这时常林也在卫队的帮助下抽身离开,来到了萧岚洺的身前。黑衣人死伤惨重,萧岚洺他们带出来的护卫队也没捡着什么好,双方对峙起来。领头的黑衣人冷冷地看着萧岚洺,换身的杀气比起之前,还要更甚一筹。

    “王爷,你怎么样了?”常林一边戒备着黑衣人突然发难,一边低声询问萧岚洺。萧岚洺攥了攥自己的左手,现在他整个左臂冰冷,痛到钻心。

    “不怎么好。”萧岚洺轻声说道,那个领头的功夫不错,你要小心应对。“

    常林默默地握紧了自己的刀柄,对面那个黑衣人眼神也渐渐危险了起来。就在这时,从街道另一端传来了隐隐的马蹄声。那黑衣人握着武器的手一松,深深地看了萧岚洺一眼,果断转身,带着剩下的下属迅速地消失在了深巷当中。

    “小王爷!”黑衣人一走,萧治他们赶紧围了上来,萧治一看萧岚洺这满身的血,吓得差点当场飞升,声音都稳不住了,“这……这怎么回事儿!小王爷你怎么样啊!”

    萧岚洺半靠着常林,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额头上的冷汗瞬间落下,“嚎什么嚎,还死不了。这里交给你了,让李维明还有俞恩正到珪园回话。”

    萧治连连点头,常林见事情交代的差不多了,连忙张罗回府。

    “老爷,客人到了。”

    俞恩正一大早就来了书房,可快两个时辰过去了,他手中的书愣是一页都没有翻动过。此时听见管家通传,俞恩正眼中一动,放下书册,沉声道:“我自己过去,别让人知道。”

    俞恩正背着手离开了书房,顺着小径走到俞府深处一座无人的小院前。那院子也不知多久没人住了,蛛网已经结到了门墙上,周围更是静悄悄的,一点人声都听不见。

    “将军!”

    俞恩正一进小院,早就等在院子当中的崇恩朝他行礼,“怎么样?”俞恩正问道。看着崇恩的眼神当中有一丝没有掩盖住的急切。

    崇恩看向俞恩正,眼中阴沉凶狠的光芒一闪而过,“将军,是他!那夜在码头被我砍伤的人,就是逍遥王!”

    听到这个结论,俞恩正又是觉得如遭雷击,又是觉得心中大石落地。他闭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反复确认:“你可确定?此时非同小可,一旦有一丝错漏,你我都没有好下场!”

    “属下向您保证,绝对是他!他的招式我不会认错!更何况他左肩伤势为好,与我交手不过三招,就已经藏不住崩裂的伤势。无缘无故,逍遥王怎么会受这么严重的伤?“

    一听到萧岚洺左肩有伤,俞恩正心里那最后一丝侥幸也没了。“回来的路上可还顺利,可否被人跟上?”俞恩正问道,崇恩摇摇头,说道:“兄弟们我已经让他们出城去了,这个时候混进码头,谁都查不出什么。我回府的路上也没有什么异样。”

    俞恩正点点头,说道:“这段时间你不要再出面办任何事情了,就在这里待着。吃食我会让人给你送过来。码头上的事情交给刑费去处理。”

    俞恩正安顿好了崇恩,又从小道绕回了书房。他才刚刚走进书房的院子,他的副手周鸣慌慌张张地从外面跑了过来,“将军!逍遥王遇刺!让您赶紧去珪园!”

    珪园。

    萧岚洺这伤口,好了又崩,崩了又好。现在还带着伤跟黑衣人在街面上大战一番,伤势恶化。太医一见他的伤口差点没昏过去,一边止血包扎一边唠叨:“王爷!不是下官吓唬您,您这伤口离筋脉太近了!稍有不慎以后左手连举高一点都做不到。您可不能再胡来了!”

    慕晴泠一听太医这话,搓着帕子的手抖了一下。萧岚洺赶紧说道:“别听太医胡说,他们做医者的就爱吓唬人。我自己的胳膊我还能不知道?看着是吓人了点,但是只要好好休养,也没什么大碍。对不对?张太医?”

    张太医刚刚没忍住话说重了点,现在也知道自己怕是吓着王妃了,赶紧应道:“是,王爷说的是。只要好好静养,也不会妨碍到以后。王妃放心。”

    慕晴泠还是沉着一张脸不说话,萧岚洺挥退了太医和下人,拉着慕晴泠的手说道:“对不起,又让你担心了。”慕晴泠眼睫一抖,泪珠落下,“我知道,不怪你。”

    慕晴泠偏过头去,将脸上的泪痕擦干,“不过也好,之前担心外人知道你受伤,藏着掖着也不利于养伤。现在闹得人尽皆知了,反倒轻松。只是……今日行刺的人,你心中可有想法?”

    萧岚洺目光一冷,看着门外的天光,冷笑道:“有些人坐不住了,与其说这是场行刺,倒不如说是一场试探。”

    “试探?试探什……”慕晴泠的目光落在了萧岚洺裹着纱布的左肩上,皱眉道,“可对方怎么察觉到是你的?”

    “什么都有可能,王家、刘集、码头……说不准是哪里出了错。”萧岚洺扶着左肩换了个更舒坦的姿势,“常林呢?让他联系一下老四,看看他那边有没有什么异样。”

    慕晴泠不悦道:“就该拿个镜子给你看看,那脸色都白成什么样子了!哪有大清早当街刺杀了超品亲王,前后脚就去码头搞事的蠢货,真以为自己脑袋焊在脖子上了?急也不急在这一会儿,你给我好好歇着!待会儿云桥把药送进来,喝完赶紧睡!“

    萧岚洺还想挣扎,“不行,我还叫了李维明他们……”

    “玉皇大帝来了也不顶用!”慕晴泠柳眉一竖,“闭嘴,躺下!”萧岚洺第一次被慕晴泠这么急眼令色地训斥,一时间竟然不敢再多说一字半语,乖乖地躺了下去。

    “王爷,王妃,李大人跟俞大人来了。“门外,云溪说道。萧岚洺望了一眼门口,又满含期待,充满渴求地看了一眼慕晴泠。

    “躺着!”慕晴泠言简意赅地说道,然后站起身整了整衣袍准备出去。萧岚洺急道:“泠儿,你要干什么?“慕晴泠没有理他,出了门高声吩咐道:”好好看着王爷,让他老老实实的养伤。他今天若是脚沾了地,明儿咱们就收拾行李回京,回靖勇公府陪老祖宗去!“

    屋里的萧岚洺如遭雷劈,屋外的云溪跟云笺从未见过慕晴泠发这么大的火,连声应是。

    正厅里,李维明满头大汗,在屋里急得团团转。俞恩正坐在一旁,宛如入定。“怎么还没来?伤得很重?”李维明伸着脑袋向屋外张望,自言自语道。

    他自己说还不算,转了两圈又去问俞恩正,“俞大人,俞将军!你说……你说王爷还能让咱们到珪园回话,是不是伤情不算严重?”

    他的治下出现了刺王杀驾的事情怎么都轻松不了,可一个伤重病危的王爷,和一个只受了轻伤的王爷,那还是后者好上很多。见不到萧岚洺的人,李维明就跟被放在火上烤一样。

    “我与李大人都在这里等,情况怎么样,我也说不好。”俞恩正不咸不淡地说道,李维明忧心忡忡地叹了口气,感觉自己头上的白发又多了几根。

    “王妃到!”

    听见通报声,李维明眼中先是一亮,随后脸色一白,整个人都有点哆嗦。来的是王妃不是王爷,那王爷呢?王爷得伤重到什么程度,才能让怀着孩子的王妃到前面来处理事情?!

    就这么一会儿,李维明觉得自己腿都有点软。俞恩正也站了起来,看着慕晴泠面无表情地走进正厅,眼底变幻莫测。

    “两位大人请坐,王爷并无大碍,只是太医说了,需得静养。如今天津城事多,哪儿都离不得他。不过我想着,再急也不急在这一时,万没有王爷才受了伤,就得拖着病体出来处理这些事情的道理。两位大人觉得呢?“慕晴泠稳稳地坐在主位上,沉静地看向李维明和俞恩正。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