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第180章

    第180章

    天津港市舶司

    萧岚洺正在翻看最近几日的港口通行记录,萧治站在一边如临大敌,自从来了这天津港,当年京城的风流人物萧治就遭受了严重的打击,早已不复当年的意气风发,这会儿站在威仪日重的萧岚洺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出,唯恐说错了话做错了事又被收拾了。

    “嗯。”萧岚洺翻看完毕,“写的还算清楚。”萧治长舒了一口气。“就是……”这口气还没舒完就又憋住了。“这字也太丑了吧,你好歹也是御书房出来的,教你的哪个不是博览群书的鸿儒大家,各类书法都有所长,你怎么就没学到半点啊!”萧岚洺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萧治讪笑了一下,“这不是以前贪玩吗,不过现在我懂事了,我一定在王爷您的英明领导下全面发展,成功成才,就是你得给我时间啊。”一堆的溜须拍马不要钱的往萧岚洺身上撒。

    萧岚洺不吃这一套,站起身来,“得了,你们好好干吧,我可没时间跟你们瞎胡混,我再去码头转一圈,然后还得回去给我孩子买酸豆角呢,我娘子说,孩子可想吃城北巷子里那家腌的酸豆角了。”语气是说不出的炫耀和得意。众人一阵汗颜,是王妃自己想吃吧,世子现在都还没显怀呢,能想吃什么!不过这话可没人敢在萧岚洺面前说,自从王妃有孕,王爷每天必提,众人只需要听着就是了。

    萧岚洺也没有多带人,只是和常林两人一起溜溜达达的就到了码头上。码头上人声鼎沸,来来往往的船只,上货卸货的民夫,还有跑前跑后的商人和管事,已经值守的各种官员和戍卫的将士,好一派繁荣昌盛的模样。

    萧岚洺背着双手走在前面,常林紧跟在后,在这码头上来来往往的人中并不显眼。“常林啊,现在这样,倒有些像咱们以前一起闯荡江湖的时候。偌大的人群中,唯我二人,其他的都各谋各的生,各干各的事!”

    萧岚洺感叹道。他以前喜欢走南闯北,原因之一就是享受这种一举一动没人在意,没人时时刻刻盯着你,无限解读你的一言一行的自由自在。

    常林不以为然,“哪儿有什么一样或者不一样,端看王爷你怎么想的罢了。王爷你觉得孤寂,那么就算你身处喧嚣闹市,周围人山人海,你仍然会觉得孤寂;王爷你要是觉得圆满,那么就算你周围空无一人,也不会有遗憾。就像此情此景,以前呢,王爷是乐不思蜀,只想继续遨游江湖;现在?这码头对王爷的吸引力还没有酸豆角强呢!王爷你归心似箭啊!”

    萧岚洺转过身来,似笑非笑的打量常林,“好啊,没想到连你也会打趣本王爷了。”

    常林笑了笑,“好说好说,都是王爷教的好!”

    萧岚洺笑着摇了摇头,“走,去前面看看!看完回去买酸豆角!”语气中是藏不住的雀跃。

    两人又走了走,恰在此时,一个扛包的民夫跌了一跤,摔在萧岚洺前面,溅起一地的灰,扑了萧岚洺一身,一个身穿短打的管事见状赶紧过来,点头哈腰的道歉,“对不住对不住,这位贵人,是我们的错,小的给你拍拍干净,拍拍干净。”然后手脚麻利的伸手给萧岚洺拍掉衣角的灰。

    萧岚洺摆了摆手,“好了,不必如此,你们自己忙吧。”然后避过管事,带着常林准备往前走。边走还边听到身后传来那管事的呵斥声,“长没长眼睛,那位贵人一身华服,卖了你全家都赔不起!还快起来,后面都好好看着点。记住,好好搬,快点啊,别偷懒!”

    民夫手脚并用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点头哈腰地应是。他拽着装着货物的麻袋使了使劲儿,想把它扛起来。可惜却只将那麻袋提起来了两三分。

    管事见状,瞪着眼睛呵道:“怎么着!就摔了一跤,还跟我这儿装起样来了?!都到了这儿了装什么老爷!快起来!“

    民夫双手撑着膝盖,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断往下滴。他抬头看着管事,粗着嗓子讨饶道:“管事,我没有偷懒。就是,就是一时起猛了。您让我缓缓……缓缓……”

    管事撇嘴道:“没那个享福的命就别犯那个矫情的病!”许是见那民夫的确面色苍白,这么一会儿,脸上就被汗水给打湿完了,管事虽然嘴上不饶人,却也没有什么别的举动,“都是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儿,别像个女人一样,还起猛了头晕,丢不丢人!”

    民夫见管事没有苛责的意思,缓缓坐在了地上,撩起身上的短打胡乱将自己脸上的汗水擦去。一旁有个同样在运货的中年汉子路过,见怪不怪地给了那民夫一个水囊,说道:“喝点水吧,没多大事儿。就是太累了。”

    民夫接过水囊,灌了几口。那水有淡淡的咸味,想是在里面加了什么。那中年汉子将肩上的货物卸下来,也擦了擦汗,说道:“管事,不是咱们不想干。这来钱的活计谁不想多搞点?可铁打的人也架不住这么没日没夜的干啊!”

    萧岚洺原本并不在意,此时听见身后传来的谈话声,眉心确实一跳,他回过头去,就见那管事左右瞟瞟,一巴掌拍在那中年汉子的背上,“闭嘴,不知道规矩就别说话!没少你工钱就对了!装卸货运都是上面安排的,上面的事也是你能瞎嚷嚷的?赶紧闭嘴干活去!”

    说完,管事见萧岚洺还在盯着这边看,立刻捧上笑容,“爷,您还有事儿?”

    萧岚洺面色如常,摇了摇头,“无事。”转过头就走了。一直到走出码头,萧岚洺都没有再说一个字,不过常林明显能感觉到萧岚洺似乎有心事。

    走出码头,早有侍从牵马等在那里,萧岚洺和常林接过缰绳,齐齐翻身上马,坐在马上,萧岚洺眺望着不远处如火如荼的码头,那里有无边的商机,以及无穷的欲望。眺望了片刻,萧岚洺策马而走,“走吧,先去给王妃买酸豆角。”

    待萧岚洺拎着买好的一坛子酸豆角回了家,甫一进门,就见慕晴泠一身常服,靠在塌上,手里一本书正在翻看,“看什么呢,我瞧瞧!”萧岚洺一边说一边把坛子塞给一旁服侍的云桥,然后把头凑过去靠在慕晴泠肩上看。

    慕晴泠见萧岚洺回来了,回答道:“我在看陶朱公的手札,既然决定要做点事,就要做好。我这正在临阵磨枪呢,之前叫她们找了半天,找出了这本手札,我准备学一学。”

    萧岚洺笑着摸了摸慕晴泠的头,“我家娘子聪慧非常,一定能一学就会的。”

    慕晴泠失笑道:“哪儿那么容易啊,要是有这么容易,岂不是遍地陶朱公了?我也是看了这手札,才知道这经商之事原来还有这么多门道,从前都说商人位卑,可是想一想,即使商人位卑,却仍能聚富天下,可见其不易。我既然决定要助天津女子学习织造之技,就不能顾头不顾尾,不帮她们找好销处,又怎么能打得开局面,总不能一直靠我贴钱吧,我能贴的也是有数的。反正现在杭州织造那边定了,现在匠人、织机、图纸等物都已经在路上了,我乘着有空,多学一学!”

    “夫人聪慧,那可是得到姜老大人承认的!为夫可等着吃夫人的软饭呐。”萧岚洺笑着说到,没个正型。慕晴泠抬手要打他,此时云桥捧着一碟酸豆角进来了,“小姐,快来尝尝,你心心念念的酸豆角。”

    慕晴泠自从有孕之后,口味大变,尤其爱酸,闻着味就忍不住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口水在口腔里不住的分泌。

    待云桥放好,慕晴泠立刻拿起筷子吃了起来,第一下入口,慕晴泠双眼都享受地眯了起来,仿佛龙肝凤髓也比不上眼前这一叠普普通通的豆角,那模样,看的萧岚洺一阵牙酸。

    这玩意儿他之前尝过一次,牙都差点酸倒了。害得他三天没能痛快吃饭。

    倒是云桥,乐呵呵的看着慕晴泠,“小姐这般爱吃酸,都说酸儿辣女,将来生的一定是小世子!”

    萧岚洺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云桥,这话不能说,这要是位小郡主,她听见了还以为我们不喜欢她呢,她该不高兴了。不管是小世子还是小郡主,总归是本王和你家小姐的心头宝,不能受一点点委屈的。”

    萧岚洺这话,慕晴泠听的高兴,世人总是重男亲女,可是生男生女,既不是母亲能决定的,也不是孩子自己能选择的,有的人却总是将不如意推到女人身上,仿佛生而为女,就是个错误一般。萧岚洺亲王之尊,能做此想,当真不易。

    慕晴泠心里高兴,笑眯眯的夹死一筷子酸豆角,伸手要喂给萧岚洺,“孩子说爹爹说得针对,要奖励爹爹一口酸豆角。”

    萧岚洺脸上都僵住了,不过自家娘子亲手投喂,别说酸豆角了,砒霜都得吃,然后仿佛英勇就义一般吃了下去,入口果然是熟悉的滋味。

    吃了一口,萧岚洺怕慕晴泠还要再喂,连忙说起刚才码头上的事,以求分散慕晴泠的注意力,他知道慕晴泠向来关心港口上的事,更何况这件事,的确引起了他的疑心。

    慕晴泠听了,果然被分散了注意力,一会儿别说喂给萧岚洺了,连自己都没怎么吃了,只见她皱着眉头,问道:“我记得如今港口晚上都是封锁的吧?只准过夜停泊,不能上货卸货,毕竟晚上的码头太黑,既容易出事,又不利于市舶司盘查,容易让人钻空子,怎么会有人在哪儿白天晚上的搬货呢?或许也就是那个民夫随口胡说的?”

    萧岚洺摇了摇头,“不知道,还得再看,也许只是我听错了,又或者是那帮民夫为了多赚些钱,还揽了别的活计,白天码头干完,晚上其他地方再干。凭一句话,总归不能当真。”

    慕晴泠忧心忡忡,“希望如此吧。不然的话,就说明有船趁着夜色遮掩,晚上偷偷进港,上货卸货后又在天亮以前偷偷离港,这样就能避开市舶司了。这可不是小事,天津港如今才开一港,若是现在就发生走私这种事情,对后面的安排相当不利。”

    萧岚洺见慕晴泠眉头紧皱,忍不住伸手抚平,“别杞人忧天了,真相如何,今晚我带常林偷偷去码头上看看就知道了。”

    慕晴泠有些担心,“就你们两个?会不会有危险啊,不然多带点人吧!”

    萧岚洺摇了摇头,“我心里有数,今晚只是去看看,人多了反而不方便行事。你晚上早点休息,别等我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