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第105章

    第105章

    可惜世事不会尽如人意,虽然慕清泠和俞文远盼着许氏再送他们一个大礼,而许氏也确如他们所料准备用靖勇公的名头摆平官司。但是那被慕清泠和俞文远视作大礼的魏敬却没有如他们的愿。

    魏敬得了许氏的吩咐,只觉得一阵胃疼,他不是许氏的陪房,却能混成许氏的心腹,那就不是个蠢的,当日刑部衙役上门拿人那一出他就在当场,怎么看不出二少爷的态度有异,这事儿恐怕不如二太太想的那么简单!

    但是不管简单不简单,他是二太太的人,上了二太太的船,想要下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所以二太太叫他去刑部替冯纪周全,哪怕他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恨不能将事情掰开了揉碎了分析给二太太听,他也只有硬着头皮去了刑部。

    魏敬到了刑部,递了帖子,那位李大人倒是没说不见,只让人将他引了进去。

    这李大人年约四十许,貌不惊人,打眼看过去普普通通,也没什么官威。但是魏敬却不敢再起什么轻慢之心,而是老老实实的行礼问安。

    “见过李大人,小人是靖勇公府管事魏敬,特来给大人请安!”

    “若是特地来请安的就不必了,本官不认识什么靖勇公府的人,你们不必在我处理公务的时候来打扰!”李大人这话说的极不客气,饶是魏敬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也被这给惊了一下,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了!

    他在京中行走多年,以前因为是靖勇公府的管事,他到哪儿都是被捧着哄着,受尽优待,这还是头一回见人丝毫不买靖勇公府这四个字的账。

    然而再惊讶。心中再觉得大事不妙,话还是得说。

    “非是府上特意打扰,实在是昨日大人手下的人不由分说就带走了冯纪,那冯纪好歹也是府上的下人,大大小小也是个管事儿的。主子们关心他究竟做了什么错事,也是人之常情。还望李大人见谅!”魏敬如是说到。

    魏敬继续说道:“大人,若是大人方便,恳请大人据实相告,让小人可以回去向主子交差。”

    李大人并未回答,而是拿着刚才魏敬递进来的名帖仔细的看。良久,才缓缓说道:“你刚才说,你是靖勇公府的下人?”

    “正是。”

    “奉你家主子的命来打听冯纪的涉案情况的?”

    “是。”魏敬心如擂鼓,面上还算镇定,“不知冯纪究竟所犯何罪?这首告之人又是谁?”魏敬见那李大人面上似有松动,还以为这李大人总算反应过来,怯于靖勇公府的权势,打算给他们个便利呢。

    “冯纪一案如今已经取证完毕,将于三日后开审。府上若是有兴趣,到时候不妨前来旁听。到时候,冯纪之罪、首告之人也就一清二楚了。”可惜李大人并未如魏敬的愿。

    “三日后?”魏敬吃了一惊,只得强耐住心绪,“大人,此事大人是否考虑清楚?此事干系靖勇公府颜面,贸然开审,怕是……怕是惹我家主子不悦啊。”其中威胁之意明显。

    “本官依法办案,不管谁悦不悦的。倒是你,刚才你一直说,你家主子?你的主子是谁?”李大人饶有性质的问道。

    魏敬笑得有点勉强,“我家主子是谁,李大人不知道吗?”

    “本官想听你亲口说出来。”李大人锐利的眼神扫在魏敬身上,魏敬本能的感到了危险。电光火石之间,魏敬好似醍醐灌顶一般,他清了清嗓子,“是这样的,小人是靖勇公府的下人,主子自然是靖勇公俞恩荣俞老爷了,不过小人今日前来,是因为府上老太太因为冯纪犯事突然被抓,让老太太受了些惊吓,所以命小人特来问一问。好求个明白。”

    倒也合情合理,李大人想着。其实冯纪一案,事实清楚明白,靖勇公之子发现有人利用靖勇公的名帖违法犯罪,亲自将人扭送官府,足以说明靖勇公父子在此事上的清白。既然如此,那么必然是有人窃用靖勇公官印。

    李大人所虑者,就是这窃用官印之人究竟有哪些?至于其他,冯霜在杭州私设赌局、虚构赌债,重利盘剥,兼并土地,人证物证齐全,杭州早将相关卷宗送抵刑部。还有冯霜勾结绍兴府官吏将告状之人投入狱中逼死,那官员也在钦差彻查江浙之时落马,被押解入京。李大人也已经申请提审此人。

    今日乍见这魏敬拿着靖勇公的名帖前来,李大人还以为又是一个窃取靖勇公名帖之人,毕竟这事儿靖勇公父子就是原告之一,怎么还会不知道冯纪所犯之事。

    但是此刻魏敬说他是替老太太来问的,倒也合理,毕竟外面的这些是是非非,靖勇公父子不愿污了老太太的耳朵,没告诉老太太,也是正常。老人家不明就里,突然得知府上管事被抓,惊慌担忧,想要问个明白,也属人之常情。

    李大人想通这些,也就没有应付魏敬的心情了,不过须臾功夫就将魏敬打发了出来。

    魏敬从刑部出来,脚步都有些不稳了。所说来刑部之前,他只是隐约觉得不对,那此时,他几乎可以断定这事儿二少爷有参与其中。

    可是他又能如何,当年他不过是一打杂的下人,若非抱上二太太的大腿,怎么能平步青云,做到管事这个位置。

    现在明摆着大房要与二太太开战,他早就打上了二房的记号,如今也只能一条道走到黑。大房有大义名分,不需要他的转投,也不会相信他的转投,二太太若是倒了,别的人还好,他这样靠着二太太才爬上来的心腹,绝对是阖家清算。

    打定了主意,魏敬一回了府,就去平止院,将事情原原本本禀告给了许氏。许氏这边,前脚刚得知老太太关门静养那日,慕晴泠正在福寿堂,这边魏敬又给她带回来这等晴天霹雳,顿时火冒三丈。

    噼里啪啦,许氏将屋子里能砸的都砸了,心里的气才顺了一点,“终日打雁,没想到今日却被雁啄了眼!俞文远,慕晴泠,你们两个乳臭未干的小混蛋,也敢跟我作对?果然是我太慈悲了,早知如此,我就该早点送你们去见你们各自短命的娘!”许氏牙呲欲裂,自说自话道。

    “杭州!没想到竟然让你们翻了盘。”许氏如今有点后悔了,当日老太太命文远、文达、文敏三人一道陪着慕晴泠会杭州奔丧,许氏私心作祟,不愿文敏与慕晴泠作配,又想日后将谋财害命的罪名推到俞文远身上,所以使计将文达、文敏留了下来,只让文远陪着慕晴泠回杭州。

    万万没想到,就是这杭州之行,就让这两人与她离了心,如今这两人还联起手来用冯霜对付她!

    许氏气得恨不能现在就拿刀去了结了这两个人,可如今也只得想辙解决冯纪之事。

    要说她有多在乎这冯家父子也不至于,不过两个下人,按理如今她最该做的就是赶紧跟冯家撇清关系,保全自身。可现实却是,她身边最得力的四个管事,前面刚刚折损了一个徐旺,要是这时候在折损一个冯纪,足以让她元气大伤。

    更要命的是,当日徐旺之事,她先一步拿住了徐家全家,有信心徐旺只会将事情揽在自己身上,与她无关。

    但是冯纪这事儿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刑部即将开审,她失了先机,如今她也不确定冯纪会招出什么来。

    想到这里,许氏就急得团团转。想来想去,靠得住的也只有自己的宝贝女儿,勇王妃俞斐了。

    “平金。”许氏唤了一声。

    “太太。”平金立刻进来,低眉顺目的答道。

    “你现在立刻让人给你套车,然后去勇王府一趟,务必要亲自见到勇王妃,将我的话一字不漏的告诉勇王妃。记住,只能告诉勇王妃,然后就将事情烂在你的肚子里,要是让我知道你和别人嚼舌根,那你的舌头也就别要了。”许氏恶声恶气的说道。

    平金立刻跪下,“太太放心,平金对太太的忠心天地可鉴,绝不辜负太太的嘱托。”平金这一番表忠心让许氏脸色好些了,然后将事情仔仔细细吩咐给平金。

    然而,许氏注定失望了,俞斐虽然贵为勇王妃,也一样奈何不得李大人。刑部立案,人证物证俱全,便是找到俞斐又能如何?三日转瞬即逝,冯家一案开审。许氏只能忐忑不安的让魏敬前去旁听。

    好在冯纪并没有招出什么不该说的事,而是将事情揽在自己身上,半点没提到许氏。

    倒不是冯纪对许氏有多忠心耿耿,当下人混到他们这个份上的,都是人精。别的可以不明白,审时度势四个字,那是绝对通透。

    许氏是靖勇公府的二太太,有子有女,大女儿还是勇王正妃。他要是招出了许氏,减轻不了自己的罪责不说,反而会大大的得罪二房。到时候许氏会怎样先不说,他们冯家可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如今冯纪将事情全揽了,他们父子虽然栽了,但他们还有其他亲人,若是鱼死网破,他们父子去见了阎王,剩下的人原本还有一线生机,到时也会被泄愤害死。

    所以冯纪什么都没说,大包大揽,全是自己的罪。

    因为案情清晰,人证物证俱全,犯人也当堂认罪画押,所以案子判得很快。冯纪父子问斩,其他涉案之人流放三千里。

    许氏听到这个结果,倒也松了一口气。没有牵连到她,那么舍弃一个冯纪,也不是不能接受。

    担惊受怕了这么些天,许氏总算是松了口气,开始暗暗盘算用哪两个填补徐旺、冯纪的空挡。

    还没等许氏计划好,就听人来传令,大老爷传府上所有主子和大大小小的所有管事立刻去靖平堂。

    “娘,这是怎么回事啊?”俞筱带着翠羽来到正房,十分疑惑,“大伯一向不管府上的事儿,怎么突然咱们都过去?我正说有些困倦想歇一歇呢,这么兴师动众的,烦不烦啊……”

    “行了!哪儿那么多话,让你过去你就过去,有能耐你让你大伯别传你。”许氏不耐地说道。

    要说惊讶,许氏比她还惊呢。要知道,俞恩荣虽然才是一家之主,但是他向来事母至孝,有什么事都是在老太太的福寿堂说的。

    而且这内宅之事向来是女人照管,好端端的,俞恩荣不但要召所有人去他的靖平堂,还要召所有管事,摆这么大的阵仗是为了什么,许氏还能不知?

    俞筱被许氏斥了一通,瘪了瘪嘴,也不敢再说什么。跟在许氏身后去了靖平堂。

    许氏心中一千个一万个不想去,然而不管她怎么磨蹭,这事儿也躲不过去。待她到了靖平堂,靖平堂最外面的一重院子已经黑压压站了好几十号人。

    许氏心乱如麻,她知道俞恩荣要干什么,却还没想好如何应对。院子里那些大大小小的管事也偷偷摸摸的拿眼睛瞧她,最近府里不太平,现在又出了冯家的事。这是要变天了?

    不少人都在心里这样想,可事情还未有结论,目前也只能各怀心思等在这院子里。

    许氏带着俞筱进到正房去,此时除了她们母女,也就只有老太太和慕晴泠不在了。

    老太太闭门修养,慕晴泠是有孝在身的客居小姐,她们自然不会来,也就是说,许氏和俞筱一到,这人就算齐了。

    待两人在俞恩祥身边落座,就听俞恩祥问道:“大哥,好端端的把大家都叫过来做什么,这几日老太太身子不舒坦,咱们做儿女的正该去福寿堂侍疾才是。来这里浪费什么时间。”俞恩祥不蠢,今日这一出是为了什么,这一家人谁猜不到。

    所以俞恩祥才要赶在最前面说话,把老太太抬出来做护身符。

    俞恩荣八风不动,“老太太想要静养,咱们做儿女的合该如她的意。至于把大家叫过来,自然是因为有事。老二家的,这些年你也辛苦了,以后还是把管家之事交给你大嫂和你两个侄女儿吧。”这话却是对着许氏说的。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