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第94章

    第94章

    观内正在做道场,俞文远等公子都跪在老太太身后。小道士进来跑到俞文远耳边传了话,俞文远有些惊讶,他在京中好友虽多,可想来想去也没谁会明知他在陪老太太祈福,还专门跑来找他的。

    俞文远心中虽然疑惑,可还是悄悄退了出来。俞文达眼看着俞文远溜了,自己也不乐意跪在这里等到仪式结束,扯了个幌子,说自己身体不适,也回厢房去多清闲去了。

    俞文远出了观门,就见萧岚洺跟萧隶两尊大佛正骑着马,在清虚观大门的旁边闲聊,身后一群带刀护卫面容严肃,一看就知道心里那根弦绷得死紧,就怕这两个祖宗出点什么事情。

    “哎呀,这莫不就是文远公子?”萧隶打眼看到站在观门口的俞文远,及其自来熟地下马招呼道:“久闻不如见面,文远公子,幸会幸会。”

    俞文远不会孤陋寡闻到不认眼前这位锦衣公子,可他也确实少有应付如此不茬生的人物,难道第一次见面,他们不应该由萧岚洺引见吗?这个扑上来就拉着他一脸热络的人是怎么回事?他们有这么熟吗?

    “说起来,咱们两家其实还沾亲。只是这几年我有些懒怠,连带着这些亲戚间都少有走动。文远公子见谅见谅,哈哈哈哈。”萧隶拉着俞文远说得热烈,俞文远脸上的笑都快绷不住了。

    沾亲,沾什么亲?老太太到现在都还在气俞斐上赶着去给一个年纪大的能当爹的人做填房,世子爷你这话要敢当着老太太的面说出来,保管让老太太轰出来你信不信。

    “世子爷,小王爷。”俞文远打起精神跟走过来的萧岚洺还有扒着他不放的萧隶打了个招呼,“不知二位前来,有何要事?”

    萧岚洺还没说话,就听见萧隶那个泼才兴冲冲地说道:“没什么事,就是我们哥儿俩在城里待闷了,出来转转透透气,走到这里正巧听说府上在静虚观打醮,便过来探望一二。不打扰吧?文远兄?”

    谁跟你是哥儿俩,我跟你爹才是兄弟!——还没来得及开口的萧岚洺如是想。

    你说打不打扰!全家女眷都在观里,你一个外人跑来说探望,世子爷你是故意的吧?——被噎得半响说不出话的俞文远在心中暗骂。

    “之前听闻府上出了事,因为怕惹来非议,所以一直没有打扰府上。如今事情已经了结,所以今日借故来探望一二。”萧岚洺正色道,装作自己没看见俞文远铁青的脸色。

    “劳小王爷还有世子爷挂念,文安已经平安归来,功名也已保留。已无大碍。小王爷和世子爷专程探望,按理本该阖府相迎,可是今日观中府上女眷颇多,多有不便。还请……”俞文远本来打算说点客套话把这两位祖宗糊弄走,谁知有个搅屎棍萧隶在旁边,他的主意注定要失败。

    “哎呀,说起来,自王妃入府,我还没有见过老太太呢!听说老太太与太后娘娘还是同宗姐妹,哎呀真是罪过罪过,文远兄,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今日帮我们通传一二,不然回去被太后知道我和小王爷过门不入,定是要吃训斥的!”

    “文远兄放心!我跟小王爷一定约束好手下人,定不让他们冲撞了府上女眷。常护卫,听见了吗?”萧隶自说自话地吩咐道。

    站在萧岚洺身后的常林看了看俞文远,抱拳道:“属下明白,请世子爷放心!”

    萧隶满意地点点头,回头看着俞文远笑的一脸灿烂,“文远兄,你看如何?”

    要不是青天白日的,俞文远都想套萧隶一麻袋。这人不仅一上来就是一副自来熟的模样,现在还自说自话地将事情都安排好了,还问他如何。

    他能能怎么说!他能说不行,你俩给我走吗?俞文远一口气堵在胸口,半响都没顺过来,只能僵硬着脸色,笑道:“世子爷考虑周全……只不过我怕观中没有禅房供两位……”

    “这个不需文远兄操心!这道长不是来了吗?道长,观中可否在留我跟小王爷住一晚啊?”萧隶一副不拘小节的模样打断俞文远,问向俞文远身后的道长。

    俞文远身后站着的是清虚观的管事道长,因观主在里面主持道场,所以只能他出来迎客。没想到一迎就迎到两位贵客。如今萧隶问到他,他也不敢说没有,便道:“靠外面是还有一个禅院空着,贫道这就着人打扫出来。只是委屈王爷与世子爷挤一挤了。”

    萧隶冲俞文远露出一个“你看,就说没问题”的表情,大手一挥道:“没事!出门在外没那么多讲究!道长请去安排,我们随后就到!”

    萧岚洺看着萧隶这一连番的动作,心里面笑翻了天,面上却还是一副温柔有礼的模样,他冲着俞文远一拱手,说道:“既如此,那就劳烦文远待道场结束之后,替我与世子通传一声。咱们拜会一下老夫人。打扰了。”

    俞文远看着萧岚洺那副大尾巴狼的模样心中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别以为他不知道萧岚洺是为什么来的!在杭州的时候连翻墙爬树都做得出来的人,现在装这个斯文给谁看!谁还不知道谁了?

    “不打扰,两位,请!”俞文远咬着牙将这两个祖宗迎进清虚观,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煞是好看。

    小王爷跟勇王世子来了,还就宿在外面的禅院。这件事瞒不了俞府众人,萧岚洺跟萧隶前脚刚进禅院,后脚这个消息就传遍了清虚观。

    老太太得知这个信儿,也只是诧异了一下。待听见俞文远传话说萧岚洺跟萧隶想要拜会她的时候,也只是睁了眼,吩咐道:“劳累那两位挂念,文远,你不必在这里陪着,去那两位的院子里看看,待这里结束,我着人去请,你再陪着王爷他们过来。”

    俞文远一看老太太的气定神闲,顿时觉得自己刚才在门口有些大惊小怪了。到底还是老姜更辣,俞文远连忙恭敬回道:“祖母放心,孙儿这就去。”

    俞老太太复又闭上了眼,俞文远退下去,临走之前看了一眼跪在老太太身边的慕晴泠,见慕晴泠不为所动,也不知是听见了还是没听见。

    慕晴泠哪有没听见的,俞文远一说萧岚洺来了清虚观,她心中就是一跳。算一算她去萧岚洺也有两三个月没见了,不知那人现在如何?

    可众目睽睽之下,老太太还在跟前,她也不能拉着俞文远问个详细,只想着待道场散去之后,再让云桥去打听打听。

    道场一做就是一个时辰,这还是考虑到老太太年纪大了,经不住太久的时间,删减了流程。等道场散去,老太太忙让人去请萧岚洺与萧隶。

    此时别说慕晴泠,就连俞家众姐妹都知道观中来了贵客。可这两个是外男,老太太可以见,这些小姐们是万万见不得的,只能各自回了各自的禅房。

    慕晴泠心中有挂念,俞筱更是一步一回头,最后硬是被贴身丫鬟给拉走了。

    待见完老太太出来,天色已近黄昏。萧岚洺跟萧隶一边走一边闲聊,萧隶四处望了望,颇为遗憾地说道:“这来了又怎么样,还是没能见到。我还想看看那慕家小姐到底是何模样呢,能让你这般魂牵梦萦。”

    萧岚洺瞥了一眼萧隶,凉凉地说道:“你再喊大声一点,待会真被俞文远拉到阴暗处一顿揍,我是绝对不会救你的。”

    萧隶一顿,然后一脸控诉地看着萧岚洺说道:“你也当真凉薄,为了你我可是连勇王世子的脸都豁出去!你看看之前俞文远的脸色,我都能想象到他在心里怎么骂我!你如今居然还这样说,交友不慎交友不慎!”

    一想到俞文远那一脸吃瘪的模样,萧岚洺忍不住笑了两声,“行行行,我欠了世子爷大人情了,日后必定结草衔环,涌泉相报!”

    两人一边走,一边胡闹,眼看着就到了禅院门口。一个粉衣侍女见到他们,忙迎了上来,屈膝说道:“王爷、世子爷安好。”

    萧隶摆摆手让她起来,好奇道:“你是何人?到这里干什么?”

    粉衣侍女垂着头回道:“小的是俞府二小姐身边的丫鬟香儿,小姐担心观中粗茶两位饮不惯,特让小的送上新茶过来。”

    香儿将手里的一个提篮送上,萧岚洺与萧隶对视一眼,萧隶让身后的护卫接了,问道:“你家二小姐是?”

    香儿答道:“我家小姐是府上当家太太的二女儿,与勇王妃是亲姐妹。”

    萧隶瞬间脸色如同吞了一只苍蝇一样,萧岚洺摆摆手,让那小丫鬟退下去。旁人送到萧岚洺身边的东西,都要经过护卫检查。那提篮一到护卫手上,就被打开了。

    “王爷……”护卫看清里面的东西之后,瞬间有些尴尬。萧岚洺跟萧隶探头一看,就见篮子里除了一个白瓷的茶叶罐子,还有一方绣花描字,香风阵阵的锦帕。

    “当真是家学渊源,一个闺阁女儿,做出这种事,也不怕让人笑话。”萧隶一脸嫌弃地说道。萧岚洺顿了顿,让人将篮子合上,淡淡地说道:“明儿我们走之后,让人送回去吧。”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