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3章

    第3章

    第二日一早,慕晴泠便让云桥在船头布下茶案桌椅,一盏香茗一本典籍,从京中带出来的白檀袅袅燃起香气,初晨的日头温和,江风徐徐,自有一番潇洒。慕晴泠一身素服,不饰珠华,不敷脂粉,更是显现出江南女子的袅娜之态、绝美之姿。只是如今,慕晴泠弱不胜风的身姿中,透出了一股难以言状的坚韧。

    香未过半,俞文远站在慕晴泠对面,在她手中的书册上落下一片阴影。慕晴泠抬头笑道:“文远表哥早,可要坐下品一盏?”

    俞文远定定地看着慕晴泠,他从未如此认真地审视过慕晴泠。昨日慕晴泠一番话,确实让他颇受震动,但是等他回到自己房里细想,才品出其中的不对。果然,平日里轻易不出舱门的慕晴泠,一大早就在船头摆出这样阵仗,可不就在等他这条鱼上钩么。

    俞文远一撩衣袍在慕晴泠对面坐下,接过慕晴泠递过来的茶盏,轻声问道:“明人不说暗话,表妹昨日在舱房那一出,是专门演给我听的吧。”

    慕晴泠卷起书掩唇一笑,说道:“泠儿这点小把戏果然瞒不住文远表哥,不过戏虽是假,可句句由衷,表哥以为呢?”

    俞文远放下茶盏,靠在椅背上看着慕晴泠不以为然道:“二太太是个和善人,家中里里外外没有照顾不到的,表妹怕是在外面听了什么黑心下人胡咧咧,误会了吧?”

    慕晴泠不意外俞文远不相信她,如果俞文远真的因为她一两句话就忙不迭跑来跟她摊牌,她才要考虑重新找个盟友。

    “表哥,是不是误会你我心知肚明,表面工夫做得再好,也禁不住推敲,表哥今日肯坐下来跟泠儿闲说两句,想必也是早有所感,只是不愿意戳破那和气的表象罢了。”慕晴泠缓缓说道。

    船行的破水声随着江风送到两人耳边,江面无垠,慕晴泠只觉得这样的环境下,自己的思绪都清晰了几分,说出的话也更坚定:“表哥,我是已立危墙,他日若带着慕家家产入府,能活几日便全看老祖宗能看顾我几日。你不一样,你还有力回旋,难道你就真的甘心将靖勇公府的一切拱手相让?”

    俞文远冷冷道:“你怎么就确定,靖勇公府会被二房夺走,如今的靖勇公,可是我的父亲。”慕晴泠笑了笑,看着俞文远道:“大舅舅虽为靖勇公,可俞府里外却是二房做主。二房司马昭之心,我以为三年前,就已经昭然若揭,表哥难道没有丝毫感觉吗?”

    俞文远像是想到什么,神色一冷,慕晴泠端起茶盏轻嗅茶香,缓缓说道:“表哥国子监名额被二房顶替,就当真心甘情愿?此后一年你下场前重病不起,科举被误,就当真不曾疑心过?病愈之后,许氏张罗着你与文达表哥前后娶亲,且不说两位嫂子的家世背景相差之大,就说这几年你忙于庶务,明年科举再开,表哥可有信心,金榜题名?”

    慕晴泠看着俞文远,嘴角翘起,语气温软:“表哥与我皆是自幼失持,二舅母温和可亲,表妹曾视之如母,不知表哥是否如此?如此温和可亲的二太太,想必曾在表哥晴雪苦读之时劝慰表哥切莫太过用功伤了身子,言道:咱们这样的人家,荣华富贵不缺,何苦遭那个罪,还以表哥迟早继承府上为由,将表哥支出去处理大小庶务。许氏断你前程之心如此明显,表哥就当真觉得这些是她一番好意?二房的文达表哥得了太学名额,勤学不辍,二太太可曾劝过一句,难不成是二太太这个亲母不疼惜自己的亲儿?文远表哥是府上的继承人,府上的大事小情,就没有表哥不能插手的,处理庶务自然无错。只是,二表哥处理的那点子庶务,可有一样是能自己做主的?不过是二老爷二太太怎么吩咐,你就怎么做,还比不得府上的几位大管家呢,顶着少爷的名,干的却是跑腿的事。”

    幕晴冷为俞文远续了茶水,俞文远盯着茶杯,面上不显,怔了良久,然后抬头看着幕晴冷,“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何要同我说这些。如你所说,你如今已是绝户女,身怀巨资,谁不动心。许氏纵然贪婪,可老太太为你和文敏做主婚配的心思,整个靖勇公府谁人不知,你若做了许氏的二儿媳,你的万贯家财不就成了她的囊中之物,她何苦还要害你性命?你若是成了二房的媳妇,自然是二房得利越多,与你越有利。若如你所言,有一日,这靖勇公成了二叔,你也应当高兴才是,为何要来提醒我提防二房?”

    俞文远饮了一口,面带疑惑道:“难道你不愿嫁给文敏?你也知道,如今你没有父兄扶持,你那万贯家财又如此令人心动,嫁给文敏总比嫁入别家好。你与文敏一同长大,知根知底,又是嫡亲的舅舅家。就算二房贪图你的家财,可难道别家就风光霁月了吗?好歹还有老太太呢。”

    幕晴冷早已面含愠色,将手中的杯盏往几上重重一放,带出些茶水泼在了她白皙纤细的指上。“文远表哥这是什么话!俞家是我的亲外祖家,大舅舅也是我的亲舅舅,如今我父母俱亡,老太太便是我最亲的人。若我因个人之利,眼见有人祸乱俞家、戕害外祖血脉而无所作为的话,怎么对得起慕氏家训、父亲教导。又有何面目面对老太太,便是先母与先外祖父的灵前,我亦无颜。”

    幕晴冷平复了心绪,取出绣怕将水渍抹去。“我与文敏……”慕晴泠顿了顿,”老太太的心思我明白,我父族凋零,又没有兄弟姐妹扶持,她生怕我嫁到别家受了欺负,总想着把我留在跟前,好看顾于我。再有就是文敏,如今府上还未分家,文敏自然是公侯子弟,可他日一旦分出去,文敏不过是一六品小官家的次子,在京城的地界上,算得了什么。若他娶了我,日后若是有心上进,我父贵为一省大员,总有些许遗泽;若他不思进取,我慕家的万贯家财也能保他这一脉富贵无缺。咱们这些子孙,哪个都是老太太的心,哪个都是老太太的肝,她总想我们个个周全的。”慕晴泠想到外祖母一心为后人筹谋,上辈子竟无法善终,对许氏的恨意更浓。

    “至于许氏,我虽不知她如何这般不待见我,可她不愿我做她儿媳这一点,我还是知道的。”幕晴泠嘴角衔着冷意:“当日,我父的丧报传入府中,我自是悲痛不能自已,老太太也是大受打击却强忍着安排我回乡奔丧之事。因三位舅舅皆有公务在身,不得擅离京城。老太太便有意让文远表哥、文达表哥还有文敏一同护送我回乡。老太太的心思,是觉得两位表哥年长,路上照应、灵前帮忙,两位表哥更让她老人家放心。至于文敏,老太太恐怕是想着让我父亲看一看他,若我父泉下有知,也能放心。”

    “可最后,文达文敏皆被许氏给留下了,若许氏真有意让我过门,又怎会阻拦?”俞文远闻言亦不得不赞同慕晴泠之语,看样子许氏确无意慕晴泠为媳。

    “文远表哥也觉得我说的有理了?只是,文远表哥可有想过,许氏为何也不愿文达随?,文达已然娶亲,我父亲是他嫡亲的姑父,又有老太太发话,许氏为何也不愿他送我回乡?为何单单是文远表哥你一人与我随行。”俞文远心中一动,联想到慕家巨资,瞬间冷汗直流。

    慕晴泠好似未觉,继续道:“不知临行之时,二太太可有单独嘱托与你,比如:将慕氏之财好好带回,万不可被慕氏旁支所占;将慕氏家奴就地打发,靖勇公府不缺人给我使唤,不需山高水远的带回京中。”

    “文远表哥,若将来有一日,我亡于靖勇公府。若是我自个儿身子不争气便罢了,若是被人谋财害命,你猜这谋害忠臣遗孤的罪名会落在谁的身上?”慕晴冷坐直了身子,一股峥嵘之意自她单薄的身上渗出,“自江南将慕氏万贯家财带回的是你,我若殒命于靖勇公府,大舅舅才是一家之主,这罪名难道还会与别人相干吗?二房的屠刀已向你我举起,难道你真甘心引颈就戮吗?”

    俞文远看着慕晴泠,直到此时,他才真正地放下心中防备,正视眼前这个女子。慕晴泠身量单薄,姿容妍丽带着几分惹人怜爱的苍白。可就是这样一个弱不禁风的孤女,字字句句,都像尖刀一般凿进别人的心中,戳破你内心最深处的隐忧。

    这种仿佛剜肉剔骨一般的痛楚之后,是脱去沉疴的痛快感。俞文远不是傻子,他幼时便是靖勇公府的继承人,承师京中名仕,慕晴泠所指出的点点滴滴,他何曾没有怀疑过,可疑虑只是蜻蜓点水一过,还未来得及留下过多的涟漪,就被二太太的眼泪和自责给糊弄了过去。

    “你今日跟我说这么多,想必已有打算,你想怎么做?”俞文远问道,分析得再合理,如今也只是揣测没有证据,他不信慕晴泠没有给自己想好后路。

    慕晴泠望向船只前行的方向,说道:“许氏固然可恨,可她有句话倒是没说错,慕家万贯家产,不能给旁支占了去。表哥呢?明年科举再开,表哥可有把握?”俞文远垂着眼,在心里问自己,可有把握?

    他平日被庶务缠身,少有静下心钻研学问的时候,偶尔腾出时间星夜苦读,捧着那些圣贤经传也无法再如当初一般专注。若说两年前他有七分金榜题名的把握,如今,怕是连三分都没有了。

    “虽说是寒窗苦读,可读书这件事到底也讲究个悟字,时间还有,表哥底子不差,还可以好好想想。扬州近在眼前,家里还有不少事,要仰仗表哥扶持。待到理清父亲丧事,表哥再做打算也不迟。”慕晴泠翻了翻手里的书,劝解道。

    水波莹莹,江面上传来阵阵渔歌,江水如同一道蜿蜒而去的白练,掀开了如花似锦的杭州城脸上,最后一层面纱。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