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第289章 宋静微下跪【第五更】

    第289章 宋静微下跪【第五更】

    秦夫隐到来,便没有了其他人说话的机会。

    他确定眼前这个年轻的道士,就是虚大师,绝对不会错。

    不经意看见桌上那副《侠客行》后,秦夫隐暗暗惊讶。

    他购买的字,与这幅《侠客行》,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两幅字。

    而陈阳也分别写出了两幅字所蕴含的那股气。

    这般功底,真大师也。

    “道长,我们出去走走吧,这里挺闷的。”

    秦夫隐注意到,书画院的气氛有些诡异。

    擅长察言观色的他,多少看出来一些不对劲。

    两人离开书画院,离开道观。

    留下一群不明所以的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全部看向桌上留下的那幅字。

    看向落款的“虚”字。

    虚大师,居然是陈阳?

    郑律师看着自己手里的字,尚且未能从那股震撼中回神。

    冯亥生眼珠子转动,快步走向那几个记者。

    一个虚大师,就足够宣传。

    而今,虚大师如此年轻,绝对能作为一个引爆的看点。

    “道长在哪座道观?”

    “陵山道观。”

    “新建成的道观吗?”秦夫隐道:“我是一名香客,也是好几座道观的功德主。江南一带大大小小的道观,我几乎都踏足过。陵山道观,我却是第一次听说。”

    陈阳道:“一个小道观,坐落陵山,没什么名气的,施主没听过也是正常。”

    “陵山啊,那我倒是听说过,有空一定去拜访。”

    秦夫隐还要说话,手机忽然响起,做了个抱歉的手势,拿着手机去一旁接电话。

    过了一会儿,走过来道:“抱歉了,本来想请道长吃饭,这边临时有点事情,我得赶过去。”

    “施主有事便去。”

    “以后道长来姑苏城,和我联系,我一定好好招待。”

    “好的。”

    目送这位秦先生离去,陈阳也没打算回去了,径自走到地铁口,直接回道观。

    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秦夫隐见自己,到底有什么意义。

    前后也就说了几句话,连个重点都没有。

    下午一点,陈阳下车,向着山上去。

    今天的陵山格外安静,提前通知闭观,也没游人上山。

    走到山顶时,陈阳看见,道观门外,好像有个人影。

    他定睛看去,的确有个人,而且,那人怎么跪在地上?

    “道士?”

    看清门外跪着的那人,身穿的道服,陈阳心里一团疑惑。

    好端端的,怎么有道士跑来了?

    而且还跪着。

    什么情况?

    他走近了,发觉背影很是熟悉。

    “宋静微?”

    陈阳一愣,跪在地上的这道士,可不就是宋静微吗。

    这是干什么?

    做了坏事,跑自己这里忏悔来了?

    “玄阳。”宋静微抬头,挤出一丝笑容。

    陈阳吓了一跳,他的脸色,难看无比。

    就好像几天几夜没睡觉,黑眼圈很重,两眼空洞。

    印象中时时刻刻都挺着脊梁骨的宋静微,可不会这样。

    “静微道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贫道,求玄阳住持救命。”

    说罢,纳头就拜。

    陈阳赶紧躲开,生气道:“头不能乱拜,把话说清楚。”

    宋静微身子软无力气,这一拜下,居然就再没起来了。

    脑袋磕在地上,身子弯成一只虾,好像……死了?

    陈阳伸手戳了戳他,宋静微直接被戳的向边上一歪,侧躺在了地上。

    他赶紧蹲下来,探了探鼻息。

    还好,还有呼吸,没死。

    “什么情况这是?”

    陈阳都被他弄懵了。

    这家伙什么时候跑来道观的?

    来之前就不能打个电话?

    吐槽归吐槽,陈阳也不能看着他真死在这。

    抱起他,进了道观,陈阳喊道:“大灰,老黑。”

    走近后院,陈阳问道:“怎么回事?他什么时候过来的?”

    两货也是一脸懵逼,摇头道:“我不知道啊。”

    “没听见有人敲门。”

    “去煮点米汤。”陈阳抱着他走进柴房,放在床上。

    米汤煮好了,陈阳扶起他,靠在自己怀里,一勺一勺的喂着米汤,就跟伺候自家大爷似的。

    “他是谁啊?”大灰好奇问道。

    “清风观的住持,法远法良的师傅。”

    “是他?”老黑的蛇信子都快吐到宋静微脸上了:“救他干嘛?让他死去。”

    陈阳道:“死也不能死在道观,要不然以后谁来上香?”

    老黑道:“丢山下不就行了。”

    陈阳手里勺子一顿:“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咳咳。”怀里的宋静微,突然咳嗽一声,慢慢睁开了眼睛。

    一碗米汤下肚,他身上也有了力气。

    “给你添麻烦了。”宋静微满脸歉意。

    陈阳又盛了一碗,递给他道:“自己喝吧。”

    “谢谢。”

    说来也奇怪,宋静微原本一点食欲也没有,却偏偏就吃得下这碗米汤。

    只是两碗米汤而已,下肚后,便是感觉身体里有了许多的力量。

    他心里有事,没有关心这些。

    将碗勺放在身旁,宋静微便是要下床。

    陈阳赶紧拦住:“你坐着,别乱动。有什么事情,就在这里说。但是说了,我也不一定答应你,所以我劝你还是别说了。”

    陈阳生怕他下床,又给自己下跪。

    他心里其实很好奇。

    他到底碰见什么麻烦了?

    虽然跟他不对付,但他毕竟也是李清风亲传弟子,清风观的住持,得法的道人。

    连他都解决不了的麻烦,怎么就认定我能解决?

    “你认识祝嘉年,对吗?”他问。

    陈阳嗯道:“见过几次,谈不上认识。”

    宋静微唉了一声,接着又是沉默。

    陈阳一头黑线:“静微住持,现在已经两点钟了,如果你没事情的话,再喝点米粥,就下山吧。贫道挺忙的,没时间在这听你唉声叹气,而且真的挺影响贫道情绪的。”

    “玄阳,你我同为道门……”

    “打住。”陈阳赶紧叫停:“你我的确同为道门,但还是那句话,有事说事。千万别跟我扯近乎。以前的事情,说句实话,我没放下。谁让我放下,谁就是跟我有仇。所以,你想请我帮忙,那我可能要跟你先说一声抱歉了。”

    宋静微抿着嘴,蹙着眉,半晌说道:“以前的事情,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会那么做。无关其他,因为他们是我的徒弟。”

    “他们死在你手里,我若说放下了,也是言不由衷。”

    “但我今天上山,的确有求于你,也只能求你。你不帮我,我不怨你。但我希望,你能听我说完。”

    “你说。”陈阳暗想,真是个有性格的老道士。

    好歹是你求我,却是连句场面话也不会说。

    反而说这些听了就给人添堵的话。

    宋静微道:“祝嘉年,死了。”

    求月票,求推荐票,继续写第六更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