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6.第755章 12.神与恶魔--为zsefv1995兄弟加更【4/8】

    第755章 12.神与恶魔--为zsefv1995兄弟加更【48】

    “地狱是个鬼地方,对吧?”

    还算温和的声音在托尔耳中响起,也让昏迷的王子在几秒钟之后睁开了眼睛。

    他有些茫然的抬起头,就看到眼前熊熊燃烧的烈焰中,在白骨垒砌的王座上,一个样貌古怪的家伙正在盯着他。

    那家伙是个魔鬼。

    这一点从它脑袋两侧那螺旋状的,向两侧分开的黑色长角,和它火红色的皮肤就能看出来。

    虽说恶魔和魔鬼都有角,但两者还是稍有区别的,对于托尔这样见多识广的阿斯加德人来说,他很轻易的就能分辨出恶魔和魔鬼的区分。

    但他眼前这个...

    不太一样。

    它的身体并不庞大,还有白色的头发,脸部轮廓看上去就和人类与精灵的混合差不多。

    也没有什么尖牙利齿之间的装饰,不过手指和爪子依然不可免俗的像是锐利的爪刃一样,毕竟是地狱生物,这些特点总是少不了的。

    它披着黑色的披风,那材质不明的披风包裹着它的双臂,又以一种洒落的姿态铺在这魔鬼的王座上。

    但仔细去看,那披风又像是两道巨大的黑色羽翼,有蝙蝠一样的肢节和倒刺,看上去相当相当的诡异和邪恶。

    魔鬼精赤着身体,只有在腰间围着白色的袍子,看上去就和裙子差不多,它的躯体上布满了精悍的肌肉,并没有反曲型的腿,这大概是恶魔和魔鬼最大的区别之一了。

    在托尔看着这魔鬼的时候,这魔鬼也以一种慵懒的姿态看着他。

    而在魔鬼眼前的桌子上,托尔的雷神之锤正被放在那里,在这魔鬼宫殿昏暗的灯光照耀下,那玩意就像是一件漂亮的工艺品一样。

    “地狱真的是个很无聊的地方,你知道吧,我的那些同胞们,它们每天都在计划着这样那样的阴谋,还有那些暴躁不安的恶魔,每天都想着打仗啊,征服啊或者毁灭啊之类的事情...”

    “呵,毫无意义。”

    这魔鬼手里抓着一个颅骨制作的酒杯,里面盛满了可疑的液体,它一边将那液体放在嘴边,一边对托尔说:

    “凡人总是喜欢把地狱描述成一个混乱之地,实际上这鬼地方也确实如此,但即便是地狱里,也是有规则的...奥丁之子,地狱的规则很简单。”

    这魔鬼喝了口酒,呃,大概是酒吧。

    总之,它将杯子随手扔在脚下,然后站起身,那黑色的羽翼,或者说是披风垂在地面,将它的阴影投射在托尔眼前。

    “谁拳头大,谁就是头!”

    魔鬼伸出手指,那锋利如爪子一样的指甲碰触在雷神之锤的表面,很快就有跳动的雷电做出反击,但却完全没办法伤害到这魔鬼。

    “唔,真是暴躁的武器...就和你们这些愚蠢顽固的阿斯加德人一样。”

    魔鬼抬起头,看着托尔,它稍显疑惑的问到:

    “你怎么不说话?...哦,对不起,我忘记了,你说不了话。”

    这恶魔挥了挥爪子,禁锢在托尔身上的魔力消散了一丝,被用锁链困在白骨制作的十字架上的托尔便喊叫到:

    “把你的爪子,从我的战锤上拿开!”

    “哈!”

    魔鬼笑眯眯的看着托尔,它说:

    “真是个暴躁的小家伙,就和你父亲年轻时,一模一样啊...”

    它漫步走到托尔眼前,它看着托尔,下一刻,它挥起爪子,一巴掌抽在托尔脸上,英俊的王子的左脸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了起来。

    它抓起托尔金色的头发,将托尔的头抬起,它看着托尔的眼睛,它说:

    “愚蠢的小崽子!你爸爸,就没教过你什么叫礼貌吗?”

    “你冲入我的地盘,毁掉了我的大门,打伤了我的下属,释放了我的囚犯...”

    “这一切就只是因为你内心那么点英雄欲在作祟,你认为你在做好事?呵呵,真是惹人发笑,来,让我问一个问题,托尔.奥丁森!”

    魔鬼后退一步,它双手背在身后,对托尔说:

    “你是打算代表阿斯加德,和撒旦开战吗?”

    “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只是为了保护我的人民。”

    托尔还不算蠢到无可救药,他立刻反驳了这个说法,他咬着牙说:

    “阿斯加德的亡魂该在死后回返冥府,而不是被你们抓住当做食粮!这是对阿斯加德的挑衅,魔鬼,告诉我,撒旦在哪?我倒要问问它,它是不是打算要和阿斯加德开战?”

    “哦?”

    托尔眼前的魔鬼面色古怪的看着王子,几秒钟之后,它轻咳了几声,然后对托尔说:

    “你要问我什么来着?”

    “?”

    托尔也诧异的瞪大了眼睛,他看着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魔鬼,他反问到:

    “你就是撒旦?”

    “怎么?我不像吗?”

    这魔鬼似乎并没有因为托尔的问题而很不爽,相反,它面色平静的问到:

    “在你们阿斯加德人的传说中,撒旦又该是个什么样子呢?”

    “呃,应该更邪恶一些,更扭曲一些,个头更大一些,身体上缠绕着永世不灭的地狱烈焰。”

    托尔说:

    “你不像,你太温和了。”

    “呵呵。”

    撒旦又后退了一步,在托尔的注视中,这魔鬼的躯体飞速膨胀,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和宫殿相当的恐怖身影,灼热的地狱之火如海潮一样在它体表燃烧着。

    “对,对,就是这样!”

    托尔点了点头,他咧开嘴说:

    “这就很像是撒旦的样子了。”

    “唰”

    撒旦又很快恢复到之前那温和而貌不惊人的样子,它重新回到自己的王座上,它随口说:

    “我年轻的时候,很喜欢维持那样的姿态,那会让我感觉到来自其他生命的敬畏,我曾沉溺于那种敬畏,但现在嘛,我老了,老头子总是不在意那些毫无意义的装饰...”

    “在漫长的一生里,我认识到了一个道理,你自己怎么称呼自己其实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别人怎么称呼你...”

    “也许当我被其他的混蛋们联手从撒旦王座上赶下来的时候,我就不该叫撒旦了,但我依然喜欢我这个曾经的头衔...”

    魔鬼用锋利的爪子抓着下巴,它又将注意力放在了托尔身上,它说:

    “你胆子挺大的,托尔,奥丁之子,没有几个人敢在面对我的时候还表现和你一样,我猜,这大概是因为你觉得自己做的是正确的事情,所以你无所畏惧。”

    “但让我告诉你吧,托尔,你只是在做最愚蠢的事情,你只是在试图挽回你们那早就被你的父亲亲手打破的传统,我猜,他还没告诉你吧?”

    魔鬼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他轻声说:

    “关于阿斯加德的死神,关于你的...”

    “呜嗷!”

    就在撒旦即将说出一个秘密的时候,一声古怪的叫声突然在撒旦的宫殿中响起。

    撒旦扭过头,就看到一只有蓝黑色翅膀的漂亮渡鸦,正拍打着翅膀,落在它眼前的桌子上,就正好落在雷神之锤的顶端,那暴躁的武器这一刻表现的很平静,并没有去攻击这只渡鸦。

    “穆宁!”

    托尔在看到那只渡鸦的时候,他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这是他父亲奥丁随身的两只渡鸦之一,代表着神王的威仪,它们也代表着奥丁的注视,它们会飞过九大王国的天空,将世界之树疆域中发生的一切都告知奥丁。

    渡鸦穆宁回头看了一眼托尔,然后又回头盯着坐在王座上的撒旦,在它和魔鬼对视了几秒钟之后,撒旦发出了一声低沉的笑声,它挥了挥爪子,被捆在白骨十字架上的托尔就被不断变化的光晕暂时送入了另一个维度中。

    他还在原地,但他已经无法再感知到宫殿中发生的一切了。

    很显然,魔鬼不希望自己和奥丁的交谈,被托尔听到,或者说,奥丁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听到接下来它和魔鬼的交谈。

    “哟,奥丁,阿斯加德的天父神,我们真的是好久不见了。”

    撒旦靠在自己的王座上,它装模作样的对奥丁的渡鸦做了个俯身礼,它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它说:

    “你为什么要打断我对托尔讲述关于他那可怜的姐姐的故事呢?你难道不知道,身为无聊的地狱之王,我是很喜欢对年轻人们吹牛的吗?”

    “你打断了我的爱好,奥丁...”

    “马尔杜克...”

    渡鸦穆宁张开嘴,发出了神王奥丁那低沉威严的声音,不过就在渡鸦说出一个陌生的名字的时候,坐在王座上的撒旦突然怒吼道:

    “叫我撒旦!”

    “你不是撒旦了。”

    面对眼前魔鬼那如千万人齐齐怒吼的古怪声音,承载着奥丁意志的渡鸦不为所动,它说:

    “从你被赶下地狱之王王座的那一天起,你就不是撒旦了,马尔杜克,你可以随意向任何人宣称你是撒旦,但实际上,你我都知道,现在你只是地狱大君之一,你只是马尔杜克!”

    “呵。”

    被奥丁戳穿了牛皮的魔鬼靠在王座上,它用一种厌恶的目光盯着眼前的渡鸦,它说:

    “所以,你今天其实不是为你的宝贝儿子的小命来的?你是来和我吵架的,你是故意来挑衅我的,对吧?奥丁,伟大的神王啊,你以为你派出你的乌鸦来这里,向我随便说几句话,我就要释放你的儿子吗?”

    “你以为你是谁?你又以为我是谁?”

    魔鬼冷笑着,它说:

    “你的儿子打破了我的大门,你的儿子破坏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可怜的年轻人根本不知道你们阿斯加德的地狱里发生了什么样可怕的事情...”

    “一个父亲,一个冷血的,残忍的父亲,亲手把自己忠心耿耿的女儿打落尘埃,还把那可怜的女人封印了这么多年,天呐,你的所作所为让我这样的魔鬼都觉得冷血!奥丁!”

    “哦,对了,还有你的第一个女儿,她也死了,对吧?”

    “死在了你发起的战争里,瞧瞧你,奥丁,当你的儿女可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我真为可怜的托尔担心,说不好哪一天他就会步自己两位姐姐的后尘,被自己的父亲亲手送入绝境里...啧啧啧,还不如让他现在就死在我手里呢!”

    “够了!魔鬼!”

    站立在雷神之锤上的渡鸦发出了咆哮的声音,在神王的愤怒中,姆乔尔尼尔真正的力量被唤引出来,那舞动的雷霆在顷刻间覆盖了地狱领主马尔杜克的宫殿,就好像是要将这里彻底摧毁一样。

    “你生气了吗?呵呵。”

    魔鬼毫不畏惧眼前爆发的力量,它站起身,活动着双臂和背后的羽翼,它说:

    “那你知不知道,我也一样生气!你愚蠢的儿子让我在其他领主面前大大丢脸,因为他的愚行,让我争夺地狱之王的努力险些付之东流...”

    “奥丁,你过去做的那些事情我一清二楚,在可怜的海拉被你封印之后,可是我在帮你们阿斯加德人安置那些亡魂!我们做过约定的!”

    “但现在,你的儿子却打破了这约定,你要赔偿我,要么,你就可以回去了。”

    魔鬼语气冷冽的说:

    “回去为由你儿子挑起的战争做准备吧。”

    “你已经不是地狱之王了,马尔杜克,你毫无胜算。”

    渡鸦穆宁发出了奥丁的声音,神王似乎显得很疲惫,他说:

    “当初我们定下约定,由你负责阿斯加德的亡魂往生,我帮你镇压苏尔特尔对地狱之王宝座的觊觎,我完成了承诺...”

    “而在你被推翻之后,那个约定你就再没有履行过,冥府已经混乱不堪,而这都是因为你的不作为!你根本没有履行我们的约定。”

    “但,我无意与你和你的地狱开战,马尔杜克,最少在这个时候不行。我会惩罚托尔的鲁莽,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那我是不是该感谢神王大人的公正呢?”

    魔鬼背着手,讥讽的说:

    “你儿子冲入我家里,打破了我的大门,在我家里打砸抢烧,毁掉了我的军团,毁掉了我为地狱之王争霸战准备的补给...我受到了损失,奥丁!”

    “这可不是你说两句漂亮话就能弥补的,我要补偿,我指的是那种真正的补偿!”

    渡鸦抬起头,在无数空间之外,正在指挥阿斯加德军团镇压暴动的霜巨人的神王奥丁轻声说:

    “别打哑谜了,马尔杜克,告诉我吧,你到底需要什么?”

    “我需要什么?呵呵,你不知道吗?你老糊涂了吗?”

    魔鬼伸出手,做了个拿取的动作,它说:

    “当然是撒旦王座啊!我并不是为了证明我比其他领主更强,但我失去的那些,我一定要亲手拿回来!”

    “奥丁,你得帮我,在争霸战开始,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出现在我身边...如果有一位天父的协助,我觉得自己优势很大呢。”

    “地狱里啊,规则很少,谁拳头更大,谁就是头!”

    “我的拳头也许不够大,我毕竟只是个无人理会的虚弱老头子,但如果加上你的,那可就足够了!”

    (关于戴蒙兄妹的背景设定之前出了点问题,我记忆中他们两就是撒旦的儿女,但后来去看漫画的时候,才发现他们是马尔杜克的后代,应该是我记错了,总之,现在只能尽量圆回来。至于马尔杜克,在设定中,它是一个强大的地狱领主,是地狱里最喜欢自称为撒旦的家伙。

    而在复仇之灵的漫画设定里,马尔杜克好像还是个追随路西法的堕天使,呃,官方的各种设定有些混乱,所以这里就按照我们自己的设定走了,嗯,在官方背景里,马尔杜克其实并没有当过地狱之王,总之,考据党勿喷。)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