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一人之力

513.第502章 王者!王者!

    第502章 王者!王者!

    毋庸置疑,孤岛文明……这些形如彩色水母的生命体没希望了。

    唐鸿几乎能想象出孤岛文明会有怎样的变化,怎样的结局——暂且不提它们出生的位置正好在星系中间,单单是幼生期的真正霸主突兀出现,撕碎能源容器,取走恒星天体,对它们来讲就是致命的打击,失去光热,陷入死寂和寒冷,压根没有挣扎求生的资格。

    霸主!

    这才是霸主!

    即将晋升五级文明的个体!唐鸿琢磨了一会,恍惚间惊醒。

    “它……它是……‘幼生期’?”按照贝霓所说的意思,它还是个孩子啊。

    “上天也太偏爱了吧!”真不愧是宇宙的宠儿,唐鸿心中顿时涌出一股羡慕与嫉妒敬畏的复杂情绪又将其压了下去。

    那可是足以灭亡孤岛文明的打击!

    但它们只能忍耐,承受,甚至硬生生挨了一记霸主的随意抽击,而不能尝试报复,只担忧损失多大,该如何挽回目前的混乱局面!

    值此之际,唐鸿已无比清醒:它们死定了,孤岛文明已进入灭绝倒计时,这跟原世界有点相似的滋味。

    他捏起下巴,暗暗道:“之前的想法倒是有些离谱了。”

    “严格来讲,帮忙拿了小型可控核聚变装置的不是贝霓吗?即使感恩,也该是报答贝霓……至于孤岛文明嘛,贝霓是否要提供帮助,那是她的事。”

    唐鸿想通这一点,就不再苦恼,轻松地舒了口气,心情很惬意,认定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记住自身的定位只是一个极为弱小的观察者。

    毕竟涉及到贝霓和无上人皇那个层面的争端,或许他做的越多,后果越严重。

    “嗯,照这么看来,贝霓有能力一口气抵达仙女座星系,行程中途却停留了一下,让我看到孤岛文明的历程,大概是另有缘故。”

    “这有什么意义呢。”

    “她希望我……改变?潜移默化的引导或者提示吗?”

    唐鸿有点糊涂,眼帘垂落,遮住闪烁的眸光——尚未搞清楚两方的真正打算之前,最好别出声,旁观是个好办法。

    于是。

    他朝着仅存的两颗行星,注视了片刻。

    恒星光芒一点点消失,像是一张逐渐褪色的画布,光芒退去,浓浓的黑暗袭来,取而代之的是行星内部因为碎裂或挤压或是不知名因素,骤然间绽放的暗红色彩。

    唯有遥远的星空,点点星光,仍在闪耀。

    在其身旁,贝霓脸庞冷淡,悠悠然注视一切,似有笑意,似有一丝丝欣赏。

    她看见无数水母在尖叫,蒲公英一般飘荡,四处逃亡,始终逃不出星球引力的牵引,沦陷在星球浩劫,或拥抱绝望,或诉说不甘,或诞生各种各样的美好,只有极少数逃出,怕不到万分之一;她看见无数水母在休眠,尚且不知死亡至,就被碾压成粉末,汁水,泡沫,这是最大的幸福;她看见另一行星的决策,动作,反应,不可思议的效率,但是太迟了。

    “啧~”

    “智慧生命在生死存亡之间总能爆发出令人惊喜的力量。”她像是居高临下的评价,如同卧在天穹之上的神灵,慵懒且仁慈,丝毫不在意,仅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威严。

    唐鸿怔了下,莫名其妙的似曾相识的感觉又浮现心头。

    “哎,快看,裂开了!”贝霓拍了拍双手,控制防御罩把距离拉近少许。

    被霸主抽了一下的隶属于孤岛文明的枯竭行星缓缓崩裂,蔓延在地表之上的那条大裂缝,几如一条大口子,愈加明显,直到扩张到整个星球的表面。

    星球中间居然出现了缝隙。

    彷如快刀切豆腐,电光火石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以剧烈又缓慢的极速之态,那行星一分为二,分庭抗礼似得。

    只看到一条黑线不断加粗。

    星球内部又炸出暗红的色彩将那片区域染上了一层瑰丽的色彩。

    此景映入眼帘,令唐鸿想起以前街边买西瓜,一刀下去,过了几秒,就变成两个半块。

    ‘这也能算一个小教训?’

    ‘可能我和贝霓和那头幼生期霸主对于大小的认知不一样!’

    啵的一声,格外清脆,回荡在唐鸿耳边。

    他略显茫然地扭头看向贝霓,不知她有何寓意,鼓起嘴巴发出个爆破音。

    贝霓笑容很明媚,结合着清纯甜美与天真:“配个音。”

    “啊……”

    唐鸿张张嘴,一下没了声,低下头继续观望。

    星球彻底裂开了。

    霸主不仅仅拖着恒星离开了,好像提着溜溜球,更是以无与伦比的暴然一击打裂了行星乃至于快的‘行星反应不过来’。

    他默默算了一下。

    霸主离开到现在有半个小时。

    可能是那头霸主特意给孤岛文明生命体的逃离时间?真的是一线生机。然而以它的实力,不需要这么麻烦,是多此一举。

    ‘好奇怪。’

    ‘分明是一场噩梦,灾难,无法抗衡也无法理解的遭遇……为什么我会觉得那头霸主很善良,相当的仁慈?’

    唐鸿久久无言,待到贝霓提出上路的时候,才勉强点头。

    唰的一下,防御罩闪动起来,朝着仙女座星系的方向跳跃。

    周边又归于静谧。

    时间悄悄地流逝。

    唐鸿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善恶好坏之类的道德标准,由人类制定,不适用漫漫宇宙。那面对贝霓,就不能再用单纯的善意恶意去定义。

    她不是人,而是高等级文明。

    ……

    之后的路程,没出现任何意外。

    唐鸿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推测:只要贝霓不主动搞事情,就不会横生枝节。

    绝对故意的!

    唐鸿试探地问道:“那头霸主叫什么名字?它要去哪里?”

    别是去了银河系……咦,这是好事儿。

    真正霸主的后裔正在地球南北极沉眠……老祖宗过去,怎么也得照拂一番才像话。简直天大的靠山,若能啃老,怕是能啃一辈子。

    “嘿。”

    贝霓眸光流转着万千星子:“它可不去银河系,它们只想原属于银河系的天体资源统统加入仙女座星系系统才好呢。”

    “不会……吧。”唐鸿目瞪口呆地往后看了眼,也不知身后是否银河系方向,宇宙没有上下左右的概念:“它们要偷走银河系内的恒星?窃取天体?肯定会产生影响?”

    银河系之内,少了个恒星,或少了别的天体,必然有改变,以地球人类科技能够观测到。

    确实。

    天上的星星大量消失足以引起各大天文台轰动。

    贝霓摇摇头:“引力光线等等的变化还没有传到地球。”

    明白了,近期发生的事儿,唐鸿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银河系直径约有十几万光年,那就代表着天体位置的变动发生在十几万年之内。

    那有何特殊含义?

    既然霸主们号称宇宙的宠儿,莫不是生态平衡,环保主义者?

    ‘地球上也有好多环保主义者和环境保护协会啊,都是爱护环境,不分高低贵贱。’

    话虽如此,唐鸿依旧很心虚,双方的环境保护不太相同,保护地球和保护银河系的生态系统,区别太大了。

    文明级别的差距,也可能导致环保概念的定义,认知,目的,压根不是一回事。

    再者。

    他想象了一下宇宙巨兽咆哮着环保口号的画面,又觉违和,十分别扭,难不成孤岛文明的恒星,就为了提倡环保而拖离?要么是银河系内部出现问题,譬如严重的威胁,危机,风险,使得霸主们开始撤离银河系,逃往仙女座星系。

    接近五级文明层次的霸主还是幼生期……

    那能够逼迫其它霸主星际迁徙的东西……

    是什么?

    真的存在吗?

    且不说有无幼生期之上霸主,光是幼生期也相当可怕了啊,唐鸿忍不住皱眉思索了起来。

    “唔。”

    唐鸿想了想,有心却无力,浑身发凉又发麻。

    很遗憾,他并不清楚银河系有哪些智慧生物,又有多少个文明,分别是什么级别,这个信息量实在是庞大绝伦。

    “天可怜见,这不是我需要考虑的问题。”

    对唐鸿而言,银河系太广阔了,蕴含着无数可能。

    况且以人类文明的水准,太阳系那点区域还没探明,更别说包含将近四百亿行星的银河系。

    贝霓没打扰,静静凝视着唐鸿,眸光的万千星子隐隐点亮。

    ……

    良久。

    她眼底星子浮动,充斥眼眶,好像快要溢出来。

    一个一个的点亮!

    只一秒,贝霓双眸如星辰,下一秒蜕变璀璨的星河星海。

    似有连锁反应,又似一场宏大之极的爆炸,那星子依次闪耀,无尽的超然的尊崇的神圣的威严的气息动荡,两人已到了仙女座星系边缘。

    就在这时候。

    偌大的宇宙星空凝固了。

    大到星球,恒星系,源自于宇宙深处的遥远星光,小到尘埃,分子及原子甚至是之间引力统统凝固——宏观与微观层面的事物尽皆静止。

    仿佛有画卷展开,席卷四方,铺盖苍穹。

    仿佛有时钟逆转,大河逆流,无穷阻力。

    无声音,无变化,物体运动由常态转为静态,极为诡异又神秘的波动如微风拂过世间一切的一切,这股压抑又沉重的空虚感宛若天崩,一下子砸开两人所在防御罩。

    紧接着。

    一道道歌颂,咏唱,赞美的声音响起。

    “人皇!”

    “人皇!”“人皇!”

    “人皇!”“人皇!”“人皇!”

    唐鸿仍旧沉浸在苦思冥想中,却也纹丝不动了,仿佛陷入时间静止的泥潭。

    一层一层的诵念,重重叠叠,把他唤醒。

    先是迷茫,困惑,唐鸿转了转眼睛。

    再是震撼,敬畏,顷刻间唐鸿就明白无上人皇驾临了!

    然后又听到另一道奇异共鸣!

    从渺小到伟大,从微弱到恢弘,从虚无到真实,从起源到终结,一念之间就暴然炸裂时空!

    “王者!“

    “王者!”“王者!”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