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5章 心染尘埃

    第5章 心染尘埃

    “啊?”苏暮辞眨巴眨巴眼睛,发出一个疑问词就不再说话,此时多说多错。

    “唉,囡囡,以后的路就要靠你自己走了。”苏老爷子摸摸苏暮辞的头,

    不是因为孙女出色而感到骄傲,反而是因为担心孙女太出色招人妒忌而担忧。

    苏暮辞心里微微一动,竟有些羡慕原主。

    她从小就没人照顾,打斗时落下的伤发炎了,疼痛难忍,小时候因照顾不好自己,

    伤口感染流脓,高烧不断,自己咬着牙在被窝里流泪,那个时候自己多希望有人能抱抱她,

    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抱抱她就好。苏暮辞甚至都不想回忆那伤痛,只要一想,自己身上就隐隐作痛。

    “爷爷你看,那小哥哥好漂亮。”苏暮辞快要绷不住时,随手往船下一指。

    苏老爷子顺着小孙女手指指的方向一看,倒是愣住了,只见船下的成州一条街道上,

    一个衣衫褴褛的小男孩背着比他还重的一大捆木柴,压得他走路一走一喘息,摇摇欲坠,仿佛下一步就要倒下。

    “囡囡,你喜欢这个小哥哥吗?”沈暮辞此时也有些震惊,没想到自己随手一指还真的指到了一个小男孩,

    关键是这小男孩在这大冬天衣衫单薄,还背着这么大一捆木柴,实在是可怜。

    按照原主的性格,肯定会说喜欢,而且苏老爷子分明是动了恻隐之心,只差自己的一个口头答应了。

    “喜欢,囡囡喜欢。”苏暮辞晃着苏老爷子的袖子撒娇道。

    “好~囡囡喜欢,爷爷就把他送给你。”苏暮辞心下抽了抽,啥玩意,送给她是什么鬼,她才不要照顾一个小破孩呢!

    不过话已出口已经不能收回,苏暮辞只好面上特别欣喜地笑道:“好耶好耶。”

    可是内心已经快要哭出来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好嘞,囡囡准备好了吗?我们走喽!”苏老爷子抱起小小的苏暮辞,几个瞬移便闪出了飞船。

    苏暮辞汗了汗,这苏老爷子真是老当益壮啊,这么高的距离也敢这么作。

    只见不到片刻,他们便下到了这成州城内,跟在那小男孩的身后。

    苏老爷子将苏暮辞放下,牵着她的手慢慢地跟在那小男孩身后。苏暮辞也并未声张,

    爷孙俩跟着小男孩来到了一处院落,只见这小男孩虽到了前门,可并未进去,而是抬头看了看门匾,

    爷孙俩跟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凤府。

    苏暮辞心下冷笑,这凤家真是财大气粗,不过是暂住于此竟不住客栈而是买下了一整座院落。

    苏老爷子心里则是另一番思量,这凤府此举怕是不简单。

    小男孩绕过前门,来到了院落后门,

    颤悠悠伸出手敲了敲门,只见门一打开,

    一个眉眼凶恶的老婆子立马就抢过木柴,将小男孩踹倒在地,骂骂咧咧道:“你这贱种,和你那狐媚子一样的娘一般下贱,今日回来得这么慢,是不是在外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腌臜事!”

    小男孩垂下的眉眼里尽是狠戾,直到这时,苏暮辞才对这小男孩升起一丝兴趣,心怀仇恨,落此境地也不消磨骨气,不错,天生反骨,来日塑造一番,定是有趣极了。

    那老虔婆还不罢休,竟然还说道:“你这小贱种,脸倒是长得不错,身子也干净,将你送去那勾栏院伺候那些个老爷,定是能赚不少钱。”

    苏暮辞眼神一冷,这老虔婆!苏老爷子更是气愤,将手捂住苏暮辞的耳朵,

    不敢再让她听到任何一句话,要是污了他乖囡的耳朵,脏了他乖囡的眼,损了她对因果,他苏荇定屠尽这老虔婆九族!

    苏暮辞心下一暖,这苏老爷子对她是真心真意的好,哪怕她是个傻子也要护着。

    苏暮辞啊苏暮辞你可知道你有多幸运吗。

    只见苏暮辞发愣这会,那老虔婆抓起小男孩就桀桀怪笑,

    小男孩这时才慌了神色,大喊道:“放开我放开我!我这就去劈柴,不要不要!”

    可那老虔婆丝毫不为所动,继续带着小男孩往院落里走去,还关上了门。

    苏老爷子带着苏暮辞瞬移进去,却听到:“你这小贱种,身子倒是不错,我养了你十几年,到你报恩的时候了,哈哈哈哈哈,就让我先来享受一番吧,省的便宜了那些老东西!”

    “不要!不要!”

    小男孩奋力挣扎,然而人小势微,又受了伤,

    身上冻干裂的地方因为挣扎又渗出了血。

    苏老爷子气得浑身发抖,而那小男孩目眦欲裂,眼泪流了出来,满是绝望和恐惧。

    苏老爷子还在为这突发的状况震惊得回不来神时,那老虔婆已经带着小男孩进了屋。

    爷爷啊,你动作还是太慢了。

    苏暮辞眼神一凛,暗自射出几根冰针,

    只见那细如牛毛的冰针穿过窗纸准确无误地打在了动作已经进行了一半,

    已经脱了裤子的老虔婆脖子上,那老虔婆连惨叫都没能叫出声,

    便脖子一歪,没了气息。

    苏暮辞这才放下了一半的心,这小男孩算是保住了,

    就是不知道爷爷会不会看出什么蹊跷。

    索性苏老爷子气急攻心,反应过来后一掌拍在了老虔婆身上,门被震碎了。

    苏老爷子还不甘心,甚至连苏暮辞都没顾得上,上去就是又一掌碎心掌。

    将这老虔婆五脏六腑都震碎了,而那冰针也适时地融化掉,

    因为那老虔婆是背对着他们,而且银针射出时,她动作进行到一半,被定住了,

    苏老爷子进来时倒没发现异常。

    “这恶心的老东西!”苏老爷子似乎还不解气,又一掌焚天掌将这老东西尸体焚化了。

    苏暮辞汗了汗,这苏老爷子掌管苏家多年,不会这种腌臜事都不知道吧,这么生气是为何。

    而苏老爷子当然知道,可他不知道的是他护在心尖上的小姑娘竟然会看到这种事,

    他害怕她染上尘埃,往后修仙途中妄生心魔。

    可他不知道的是,这住在这躯壳里的,早已经不是那个纯洁如白纸的苏暮辞了。

    而此时苏暮辞眼神早已看上了那瑟瑟发抖的小男孩,

    他脸上未干的泪痕和控制不住的哭腔都表示了他的无助和惶恐。

    苏暮辞眼神一软,心里哀叹到,她竟会为一个素未谋面的小男孩心软,

    甚至冲动抢在爷爷之前杀了老虔婆,万一今天要是被苏老爷子看出了什么,

    她初来乍到在这个世上恐怕连命都难保,今天真的是冲动了。想想都一阵后怕。

    而那小男孩竟没有看苏老爷子,而是眼神一刻不离她的身上,眼神里说不清的复杂。

    难道,被他看出什么了?苏暮辞心下一冷,必要时候,她可从来不是什么好人。

    正当苏暮辞刚冒出那个念头时,小男孩移开了视线,

    颤颤巍巍爬下床,跪在地上,强忍着哭意道:“谢谢恩公救命之恩!凤三儿无以为报,愿为恩公做牛做马以报恩公大恩大德。”

    “凤三儿,这是个什么名字,这么尊贵的姓配上这低贱的名字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苏暮辞在心里嗤笑道。

    “三儿,真是个好孩子,爷爷不要你做牛做马,只需要你答应爷爷一个条件。”苏老爷子心疼地扶起凤三儿,对他轻声细语地说道。

    “爷爷请讲,只要凤三儿能做到的事,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凤三儿竟恢复得极快,已不再有哭腔,

    而是面色坚毅地回答苏老爷子。

    苏暮辞心下点头,她果然没看错,这凤三儿果然不同凡响。

    临危不乱,年纪虽小却成熟稳重,实在是极易让人生起爱才之心。

    别说苏老爷子了,就连苏暮辞也忍不住心动,这可塑之才若是能为她所用定是一把极为锋利之剑!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