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金粉

454.第454章 妹妹来了

    第454章 妹妹来了

    晏弘成婚,晏衡被靖王妃踢出来给他爹当副手,筹备婚宴,这几日阿蛮便成天跟在他身后寸步不敢离。

    王妃不但把晏衡赶出来承担待客之职,还交代他得领着队伍去徐家催妆,衙门里又还有公务,并且皇上还下旨让他去了大理寺参与办案,这几日的确是忙得脚不沾地。

    令阿蛮都难以想象,来日晏衡自己大婚之时又是个怎样的忙法?

    不过说到晏衡成亲,他又不觉摇了摇头,总觉得这一日遥遥无期。

    话说回来,虽然不是晏衡大婚,但晏衡近日心情倒还明朗,只不过近来从袁缜那儿听到的怨言稍多了些。

    据袁世子说,这几日在天罡营,他们世子把袁世子的校练任务扩充了一倍,从前午前就能下衙,如今据说连下晌都得留在营里学习。

    俊俏漂亮的袁世子,眼看着就被四月的太阳晒黑了三个度。

    阿蛮心觉男人何必为难男人?当初太师这么折腾世子,世子自己的日子也很难过。

    不过一想到世子见到南风姑娘就心情好,心情一好对他们这些人也好,他就又觉得世子做的很对,甚至袁世子的脸再黑一点也不怕。

    这样,当南风姑娘来王府赴宴的时候,看到脸黑的袁世子,肯定就觉得还是不如他们世子好看。

    这往大了说,对大家伙有好处,就不能怨他阿蛮了。

    “你老跟着我干什么?”晏衡问道。

    阿蛮忙道:“当然是看看有什么忙可帮的。”这样他就可以省出时间跟南风姑娘单独相处了,不开心吗?

    晏衡道:“不用了。”完了他想一下,又扭头,“你要是有空,不如回房去点一点前几日皇上赏我的金银珠宝,看看能合出多少银子来?”

    阿蛮顿住:“金银珠宝?”

    ……

    晏家婚宴如期到来,正宴在晚上,自然午饭后出发就可以了。

    李南风换了衣裳,高贻就乘着轿子来了,看到她便忍不住撩唇:“这回成了,记得你还答应给我相媳妇儿。”

    “知道了。”

    李南风也上了她的轿子。

    金瓶送走她后回正房来复命,见李夫人心情尚可,便斗胆笑道:“太太答应了姑娘可以出门,姑娘可高兴了。”

    李夫人没说话。

    晏弘在靖王府的存在,一直都有人惋惜,分明是嫡长子,半路却变成了庶长子。加之他素日平易亲和,全无架子,更令围在他身边的许多人都以为凭他这样的性子,在靖王妃母子面前讨生活多有辛酸。

    这次他成亲,往日交情好的同僚同窗,便都暗暗地合计一定都要到场,给他挣出一番面子,不能让他失了光彩。

    哪知道到了王府,前来迎客的竟然是王府世子,再一入府看到这排场气势,以及沈侧妃母子脸上由衷的笑容,这才感到自己只怕小人之心,胡乱揣测了人家,自此再不提及这事。

    皇帝也差了太子前来传旨道贺,兰郡王与各府勋贵都来到,李家却没有人来,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就是不知道的,也从旁被点拨了。

    靖王妃虽说身为主母,但因为身怀六甲,还是受了照顾。

    她顺道也就推了大部分的事情让沈侧妃来主掌,毕竟长子成婚,她这个当母亲的能主事,多半是会高兴的。

    所以她就派了檀香去配合着沈侧妃他们行事,自己在曦日堂陪陪客,吃吃茶,调济调济大局。

    只是以往碰上她在场的宴会,总有李夫人也会带着李南风在场,靖王妃自己其实不太喜欢这种时刻被人捧着拍着的场合,那么李夫人她们在的话,她就没有那么无聊。

    而且南风那么机灵活泼,看着不比那些端着架子的闺秀舒服吗?

    高贻带着李南风到来的时候她就很高兴了,但亦不能表现得太明显,仍按规矩让晏家的小姐们去迎,又让人晏眉去看晏衡在哪里?妹妹来了他得好好招待着。

    晏衡早在门下把人迎到了,李南风跟在高贻身后,今日穿着一身精绣的蛾黄色夏衣,双丫鬟上绕着珠花,还涂了点唇脂,十分美丽可爱。

    他微笑跟高贻道:“来,兰郡王和太子殿下都在祈英阁。这边请。”

    高贻边走边与晏衡扬唇:“今儿你可得好好谢我。听说你有南边来的好茶,赶紧拿出来。”

    晏衡道:“去取茶。”

    到了地方,他又给李南风指起路来:“家母在曦日堂。”

    这意思就很明显了,是要带李南风单独去靖王妃那儿。

    李南风虽然懊恼着,但是有使命在身,那些都可抛下不管。

    林复来历已经被证明,那么前世李挚的意外,也基本可证实是蓄谋。

    当时李存睿不在了,李挚也入不了朝堂,李家声势一落千丈,加之靖王的忧郁早逝,也才会有后来大宁长时间的不振,与皇帝殚精竭之虑之下的力不从心。

    那么,虽然尚无证据证据李存睿的死是出于蓄谋,也基本存在一半的疑虑了。水痘病患她还在打听,但若整件事是蓄谋,其实也不见得这一世敌人还会出此计策,因为即便他们还是害死了李存睿,这一世靖王的命运已经被改写,终究难以如愿。

    如果她是韩拓,这一世一路败退,怎么着也得有点像样的出手了。

    李南风随晏衡出了祈英阁,晏衡专挑了无人之处领她走,没话找话的,李南风自然是懒得理他。

    说的烦了的时候待要跟他理论,又总会时不时自哪里冒出那么一两个王府下人来,逼得她只能忍着,不声不响随他到了往内走去。

    最后绕出来,却并非曦日堂,而是又到了前院一座院子,跨进院门就有药香扑鼻。

    李南风心念一闪,门下顿了步。晏衡轻推她进内,道:“进去吧。”

    王府时下服药的无非是晏驰与林复,晏驰昨儿个在学堂还活蹦乱跳呢,绝计不会是他,那就只能是林复了。

    李南风快步进了房间,果见林复躺在床上,正由下人喂食。他身躯很瘦,脸色也很憔悴,大概是伤病的缘故,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苍老。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