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金粉

450.第450章 有前途吗?

    第450章 有前途吗?

    “想什么呢?”高贻问。

    她侧首,忽然道:“表哥和明姑娘,真的没有缘份了吗?”

    高贻扇子一顿,睨她:“没事提这个做甚?”

    “我记得小时候表哥对明姑娘朝思暮想,还为她涉险取回过被贼人劫走的财物,你就这么放弃了,难道不可惜吗?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高贻垂首端茶。

    李南风戳戳他胳膊:“我呢,别的事不行,这撮合姻缘什么的很有一套,我也不让你帮我别的,你只要帮我说服母亲,介时带我去王府赴宴,我就感恩不尽,一定也会像帮我亲哥一样,帮你撮合一门好婚事!”

    高贻狐疑地看向她:“你自己的事都没捋清楚,你给我撮合?”

    “那又不影响。”她朝不知痴想什么的李挚呶了呶嘴,“你瞅他,他这姻缘就是我撮合的。”

    虽然过程有点曲折吧……但总归也是她牵起的缘份啊。

    高贻还是不太信的样子。不过他也没纠结,起身道:“那我就试试看吧,看你能不能给我撮合一门姻缘。”

    ……

    李夫人幼年伤着过筋骨,每年入夏之后人才过得轻松些。金嬷嬷每到这个时候,也会给她准备些消遣之物,力争让她心情舒畅,在孩子们面前显得不那么严肃。

    刚把一瓶梅子果酱制好,拿到上房,就听屋里传来声音:“姑母身为李家主母,虽是不便前往晏家赴宴,但以两家如今的交情,若是李家能派人前往道贺,想必靖王与靖王妃也会欢迎。

    “当然,蓝姐儿就算再小,若独自前往,那也代表的是李家,若是随侄儿同去,定然就没有这层顾虑了。”

    金嬷嬷听得这是高贻的声音,便在门外等候起来。

    “理由倒是充份,只是她为何非得去这一遭呢?”李夫人语音缓慢,是平时的样子。

    “这个,姑姑也知道,侄儿本该早就离京了的,人员都提前遣散了一部分回去,这案子一出,我留下来,跟随的人也不如之前多了。

    “这靖王府我也不是很熟,既去做客,总得还要有个指引比较自在。还请姑姑答应我。所以实则不是蓝姐儿要去,是我请她去。”

    李夫人收回目光,说道:“近来府里她姐姐要出嫁,她自己功课也忙,你寻承恩侯世子同去,也是一样。”

    “哦,其实,袁缜也是这个意思,想我邀上蓝姐儿一道去。”

    李挚院里坐着的袁缜不知为何就打了个喷嚏……

    这边李夫人默了片刻,继续道:“我要是说你还可以同你兰王叔或姚凌他们一块儿去,你大约也是有话回我的了。”

    高贻微笑。

    李夫人道:“你先回去吧。我想想。”

    “好,天色不早,那我就先告辞,改日再来陪姑姑说话。”

    金嬷嬷朝跨出门来的高贻弯腰行礼,而后又朝送他止步在院门下的李夫人说道:“秦王世子要邀姑娘同去晏家赴宴?”

    李夫人叹了口气,回房坐下:“真是个孽障,一天到晚就琢磨着怎么往外跑。”

    金嬷嬷笑道:“我看太太此番倒似不那么反对了。”

    李夫人凝视着前方,缓声道:“你觉得,那衡哥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晏世子?”金嬷嬷抬头。

    “是。”李夫人道,“那日在街头,我看到他一身气质与以往截然不同,那样果断霸气,目光凌厉似刀,竟好似看到了另一个人。

    “虽说是有些锋芒外露,不太合咱们文人之家的内敛作派,但他既为武将,那股英气于他而言又相得益彰,太文弱也不行的。

    “仿佛,他换上任何一种气质都不合适,任何同龄的少年配上他那副派头都有些不配的感觉。”

    金嬷嬷望着她:“听大家口耳相传,那日的晏世子确实光彩大放,只是没想到令太太也对世子也有了改观,这样听来,奴婢都有些后悔没能亲眼所见了。”

    李夫人微微扬唇:“倒也确实不负‘英雄少年’几个字。”

    金嬷嬷想了下,就笑道:“以咱们家蓝姐儿的气性,有个这样英武靠谱的夫婿,倒也不错。”

    “英武是英武,却还是跟体贴是否没有干系。”李夫人轻叹,“这俩人在一起,要是都不靠谱,又或者,衡哥儿在内宅是跟他爹那样的人……那也不能要。”

    金嬷嬷略想:“靖王虽然有两位妻室,但奴婢看来也属情有可原。”

    “放在别人身上当然是情有可原,放在蓝姐儿身上就另说了。

    “靖王妃是战场走过来的女子,格局远大,非常人能比,王府能在那样的局面之后还能得到如今这样的和睦兴旺,换个人掌舵是断断不行的。

    “王妃诚然让人钦佩,但蓝姐儿只是个千金小姐,她没有经历过刀尖上舔血的生涯,我也不希望她一生过得轰轰烈烈。因为轰烈必然意味着动荡。

    “他父亲百般着紧她,也是因为那十几年看过的惨象太多。如此,一个护得住她的,兜得住事的,而且,也能专情专心的男子,才是她的良配。”

    金嬷嬷闻言点头:“还是太太与老爷思虑周到。”

    李夫人道:“不过靖王看起来也还好,至少两位夫人都是明媒正娶回来的,也没那乱招惹人的毛病,这比很多人强多了。”

    金嬷嬷道:“这么说来,太太果然还是考虑过晏世子的。既如此,何不就此撤了姑娘的禁足,让他们恢复往来,也借此观望观望晏世子是否有前途呢?”

    “过阵子再说吧。”李夫人揉着额,“这事也不是我一人能说了算的。再说那俩这年岁都是没定性的,万一因为最近见面少,他们自己就先这么断了呢?”

    金嬷嬷笑着把梅子酱呈上来:“也好。”

    ……

    晏衡从宫里出来,承天门下刚好碰上高贻和袁缜,停下道:“这么有缘,不如一起吃晚饭?”

    高贻道:“不了,吃了一下晌点心,这会儿也吃不下。”

    晏衡来回看着他俩:“我这忙得脚不沾地,你们倒吃了一下晌点心,在哪儿吃的?”

    高贻抖开扇子:“还能在哪儿?太师府啊,天气这么好,在南风他们家院子里纳了一下晌的凉。”

    说完扇子碰碰袁缜:“我觉得今儿那几道茶点是真不错,就是仲文不让咱们多吃,改日咱们再去叨扰。”

    晏衡拔高了声音:“你们去李家了?”

    环胸的袁缜挑眉,很端正地点了点头。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