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神妻不可欺

86.第86章 凤栖彩的疑惑

    第86章 凤栖彩的疑惑

    凤栖彩似醒非醒,她平躺在床上,依旧陷入了漫长的梦境。

    在梦里,凤栖彩的身体是透明的,她穿过一个个窄巷,走过一道道弄堂,她始终追逐着一个小女孩的身影。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跟着那个女孩走,可是脚步却始终不由自主,仿佛那双脚是自己有了灵魂似的,往哪里走是脚在控制,丝毫没有她这个脑袋什么事情。

    前面的女孩一直朝前跑,欢快的笑着,手中拿着一个小小的短弓,弓上没有箭。

    女孩时不时的回头朝后面看看,依旧笑着,声音还很大。

    一开始凤栖彩以为她是在回头看自己,自己便也回应笑容,直到有一个人从自己的身体穿过,她才发现那女孩是在朝着这个人在笑的。

    那是一个中年男人,头发扎得密密实实,留着一小撮胡须,面容慈祥温和,看着女孩的目光也是满眼笑意。

    她听那女孩叫这个人父亲。

    “父亲”对凤栖彩来说是个陌生的词汇,她从小就没见过父亲,也没见过母亲。

    自打记事以来就已经跟在大仲荒身边了,想到这里居然觉得有些凄凉,又很羡慕。

    凤栖彩依旧随着前面人的身影不自觉的追了上去,她听见那位父亲喊着那女孩的名字——慕西。

    哦,原来那个女孩的名字叫“慕西”,真是好听的名字。

    她又听见那父亲对那慕西说:“西儿,你把箭射到哪里去了?那可是我家族的祖传的箭,不要胡闹。”

    虽然父亲一直严厉的催促追赶,甚至语气中带些责备,但是脸上却始终都是笑意。

    慕西见到父亲的笑,便更加肆意。

    画面翻转,慕西与父亲已经跑到了湖面上,他们很自然的站在湖面上,没有被沉落。

    慕西的手中已经拿着那只被父亲一直寻找的箭,可是箭上却有血迹。

    于是父亲变得严肃起来,他们从湖面的北面,看见了那个被箭射伤的人,那人已然昏迷。

    凤栖彩看不清那昏迷人的样子,可是看上去,似乎有些熟悉。

    画面又变,想来是父女将那人带回了家,细心看护着。

    凤栖彩听见那父亲说那箭是不见血不回弓的,血也必定是有神魂的血才可。且受过那箭伤的地方不容易愈合。

    那受伤的男人却好巧不巧伤在要害,箭若是再偏一点,那人就一命呜呼了,魂归星海了。

    箭有诛杀神魂的作用,中箭死亡者,便永远归于星河。

    凤栖彩觉得这受伤的男人可怜,她上前观察,一见却把她吓了一跳,怎么是大仲荒呢?

    凤栖彩猛的睁开了眼睛,她望向光秃秃的屋顶,半晌没有缓过神来。

    这里是哪里?凤栖彩忽然意识到自己不熟悉这个地方,她记得自己好像是昏倒在流萤森林了,可是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凤栖彩挣扎着起身,可惜她高估了自己的状况,她居然真的起不来身子。

    “你醒了?”

    听见说话的声音,凤栖彩将头转向声音的方向。她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人,觉得自己与她并不认识。

    “这里是哪里?你是谁?是你救了我吗?”凤栖彩艰难地问,嗓音有些沙哑。

    “这里是林墅,我是慕西,是我救了你。还有别的问题?”慕西淡笑着看着凤栖彩的脸,她知道她一定还有问题。

    “慕西?”凤栖彩恍惚的紧,这名字好似那梦中人的。但是凤栖彩没有想太多,继续问道:“你怎么会去流萤森林?那个地方可不是随便就能进去的。”

    依旧沙哑的声音,依旧警惕的目光,虽说是眼前的人救了自己,可是在凤栖彩心里她还没有放下戒心。

    “这个嘛……”慕西卖关子,手背到身后,一点点走到床边,低头看着凤栖彩的眼睛,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当然是为了救你。至于我是怎么知道你在那个地方的,我不会告诉你,我想日后你自然会明白。”

    “我对不坦诚的人从来不会有多少的耐心,我想你说的日后不会到来。想来我对你来说是有利用价值的,否则你怎么会千辛万苦去那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救我。难道……我自认为自己没有那么大的权利与利益可以让你唆使,你是为了大仲荒吗?”

    凤栖彩眸光犀利,她警惕的看着慕西,看着慕西的嘴唇会说出些什么话。

    意料之外的,慕西的回答与她料想的大不相同。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我无所谓。”慕西真的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架势,“我只负责把你治好,你伤好了之后可以随时离开,绝不拦你,不过若是你伤没好就想走,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在你身上使了定身术,一旦伤好了,那定身术就会自行解开。”

    慕西时而认真时而欠揍的脸离凤栖彩很近很近,凤栖彩没法子躲开,只能呆呆的盯着慕西的鼻子看。

    “好了,我就说这么多,你还是再休息一会儿吧!你这伤可不好治。”慕西弹了个响指,凤栖彩便又迷糊起来,不一会便又沉睡过去。

    “哎……也不知道你知道原因以后,会怎么想。罢了,就先这样吧!一无所知也许才是真的福气。”慕西叹息的说。

    慕西走到阳台上,她仰起头看着天边的太阳。也不知道这银河系的神宫此刻是个什么时间,也是这般艳阳高照,还是已经落日迟暮呢?

    慕西用手挡了挡晃眼的太阳,她从指缝中观看着不远处的山林,她看见有一丛飞鸟从那林子中一跃飞起,那声音清脆的很。

    这地球果真是个惬意生活的好地方,景色确实很美。

    慕西回身,重新进入刚刚进阳台时经过的落地窗门口,只一步,屋子里便已经变换了样子。

    这与先前凤栖彩躺着的卧房完全不同,这里是一个书屋,与其说是书屋,不妨说是一个大大的藏书博物馆的感觉。

    只是那架子上放置的却不都是书。

    慕西走到其中一个书架前,她一跃而起,随手拿了其中格子里塞着的一叠厚厚的随笔纸,那叠子纸张已经泛黄。

    仔细一看,字迹却还是那么清晰。想来那纸也是经过特殊处理过的高级纸。

    “所谓天上一日,地上一年。想来那神人们想起来凤栖彩的时候,我们已经在这地球上度过了好几年了。”慕西淡笑着自言自语。

    她窃喜着,这凡世确实是个好去处,人多物茂。掩去气息藏在这里真是妙,想来那帝飖公主也是这么想的吧!

    慕西拿着那泛黄的一叠纸,坐在书桌前。她将那纸小心翼翼的展开,原来是一大幅宇宙各星系的主要地点。

    慕西滑动了一下眼前的纸张,那纸张上的雎冉星系随着她滑动的手掌划走,银河星系出现在纸上。

    慕西看着眼前浩瀚的银河星系,嘴角一点点向上弯起。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