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神妻不可欺

28.第28章 是我杀了神母妃

    第28章 是我杀了神母妃

    “你在为你自己做的事情开脱吗?”帝飖气愤,明明是他给自己的御批,此时却把一切都归到长姐身上。

    “开脱?为什么这么说?我到底做了什么事让你对我如此绝情。”黎诺想知道事情的始末,但是却不知道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你!”帝飖气急,“黎诺,你我早已割断了过去,就在你继位那一刻开始,我们就不可能在一起了。我不明白,明明是你当初推开了我,给了我流放的批文,而今为什么却在这里对我表现的很关心,到底哪个是你?冷酷无情的是你,还是温柔多情的是你?亦或是你觉得左拥右抱的感觉很好?何必呢?既然你已经对我......何必现在又在这里装作很关心的样子。”

    “批文?什么批文?我从未给过你什么批文。”黎诺终于明白帝飖为什么对自己如此的排斥了,想必是因为这个鬼批文搞得鬼。

    沉默,一阵子的沉默蔓延在帝飖与黎诺之间,对了,还有呆呆站在一旁插不上一句话的艳池。

    此刻艳池,心里期盼着他们二人能冰释前嫌,把未解之谜解开。这样对他们彼此都好,何必兜兜转转耗费生命。

    艳池想了想说:“听我一言,你们二人坐下来好好把事情的始末说清楚,不要掺杂任何情绪,不要有隐瞒,这样才是解决的办法,而不是互相指责。你们在这里埋怨彼此只是在耗费时间与生命。”

    黎诺觉得艳池的话说的很对,艳池总算说了一句正常的话。所以,黎诺率先坐了下来。帝飖见黎诺坐下来,自己也不好太不配合,倒显得自己小气,于是也坐了下来。不过,他们坐的位置倒是尴尬,因为,他们坐在了艳池的两边。

    天上浮云飘过,已是夜晚降临,弯弯的月亮挂在天上,可能是刚刚下过大雨的关系,月亮像是被大雨清洗过,格外明亮。终于,帝飖在望着月亮的时候,说出了打破宁静的第一句话。

    “黎诺,你想神母妃吗?”

    神母妃是先神帝之妻,也是统御四方的先风神。神母妃风姬雪是一位十分美丽的女人,是她将风轻允与风帝飖呵护长大,给他们找合适的神师,教她们读书习字。而黎诺,是万千星子应运而生的神帝继承人之一,是由宇宙幻生而出的神子。黎诺自小就受风姬雪照顾如亲生儿子一般,衣食住行,学杂炼术无一处不妥帖安置。如此,因黎诺是从星子而生的,没有母亲的呵护,便视风姬雪如亲生母亲一般。

    “想,很想很想。”

    “我想,你应该对我恨之入骨吧!”帝飖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黎诺不明白为什么帝飖认为自己会恨她,他没有打断帝飖的话,他想静静的听帝飖把事情说完。

    “所以,在我收到你给我的流放御批的时候,我反倒松了一口气,不管流放去哪,我都甘愿。”帝飖还是望着远方,不曾回过头看黎诺一眼,“混沌之星是个可怕的地方,四周灰败,尽是虚无。我漂浮在那里,忽然觉得没那么害怕了,因为到这里来的,都会化为乌有,又有什么害怕的。自己也会化为乌有,便没有再怕的东西了。”

    黎诺的心狠狠的揪痛在一起,混沌之星,飖飖居然去了混沌之星,该死,到底是谁?

    “我没有给过你御批,也没有把你流放到混沌之星。我只是继位那天很开心,我以为我们终于要结为夫妻了。”帝飖看向黎诺,黎诺看向帝飖,然后十分肯定的说:“我绝对没有给过你御批,我发誓。”

    神帝允誓,宇宙为凭,违背誓言,神魂俱灭。这是亘古的不变的条件。

    听到黎诺说发誓,帝飖有些着急,她不需要黎诺发誓,她只希望黎诺好好的。

    “飖飖,相信我,告诉我是谁给你的御批,是谁?是不是风轻允。是不是?”黎诺蹲到帝飖的面前,抬头看着坐在长廊木凳上的帝飖,双手抓住帝飖的手,试图给帝飖些温度,让她感知到他是确确实实的,不是虚伪的。

    “我不会说的,既然你我都已无恙,我相信你就够了。”

    “不,我还没有搞清楚。你只是说了个大概,我要知道全部,我要是到是谁害了你,害了我们。飖飖,我没有怨过你一分,我知道神母妃的死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不,你不知道,是我,是我杀死了神母妃。是我将冰寻草放进了神母妃的饮碗里,是我。”

    “冰寻草?你怎么会?”

    “黎诺,神母妃不允许我嫁于你,于是我托人找来了冰寻草,无色无味的冰寻草能使人死亡,而查不出任何原因。所以......”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骗我!”

    “我发誓,我没有骗你,我以神族之女发誓,是我将冰寻草放进了神母妃的饮碗里,是我害死了神母妃!你还不相信吗?”

    以神族起誓,违背者天雷审之。黎诺知道,帝飖没有说谎。

    黎诺怔忪,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这样的消息。他有些接受不了,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飖飖吗?她会做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吗?她还是那个不懂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帝飖吗?难道温柔善良都是她装的样子吗?不可能,是的不可能。

    黎诺与帝飖相处上千岁月,怎么会不了解帝飖的心性,看样子帝飖还有瞒着自己的事情没有说出来,看帝飖的状态,再继续下去可能也无济于事。

    黎诺站起身,后退两步,他忽然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帝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问下去,于是,消失不见。

    黎诺走后,帝飖终于控制不住眼泪,大哭起来。

    “飖飖,为什么要骗他?”

    “骗他,你认为我骗他,我没有骗他,确实是我,你忘了我刚才的誓了?”

    “我当然记得你刚刚发过的誓,但我了解你,这不是你,发生的事情必定有隐情,你为什么不告诉他。”

    “隐情,没有隐情,你不要自作多情了,你以为你很了解我吗?你根本不了解,你不了解我是一个多么无耻的人,不了解我有多阳奉阴违,我有多表里不一,我有......”

    没让帝飖再继续说下去,艳池一把将帝飖搂进了怀里,他轻拍着她的背,慢慢的安抚。

    “不要这么说自己,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你那样说自己,我的心会痛。”

    帝飖不再说话,只是趴在艳池的肩膀上大哭不已。

    艳池这么相信自己,而黎诺却逃走了,帝飖的心好痛。艳池的手轻轻拍着自己后背的感觉,让帝飖想起了神母妃那温柔的手,可惜神母妃再也不会这样抱着自己了。

    即便神母妃最后还是偏向了长姐,她也没有怨过,神母妃是天底下最温柔的人啊,自己怎么会不顺从。让长姐和黎诺在一起是神母妃最后的愿望,她怎能不答应,不达成。

    这世界,因了帝飖的伤心,又飘起了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