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神妻不可欺

26.第26章 姐妹相见

    第26章 姐妹相见

    “长姐!”帝飖看着风轻允的面庞,有那么一瞬觉得自己看花了眼,前些日子的散灵事件恐怕无人不知了吧!那黎诺呢?是不是也知道了,连姐姐都找到我了,那黎诺呢?帝飖发现自己竟然还不死心。

    “三妹,有没有时间,咱们姐妹两个人叙叙旧。”

    “那我们去尖塔房吧!”帝飖无奈,长姐又会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瓶浏河依然蜿蜒流淌,无论它流过了多少年的岁月,经过了多少的变迁,它却依然能在这里漫过流年。

    尖塔房还是老样子,人烟稀少,来往的人不多。帝飖同风轻允站在尖塔房的前面,谁也不想开口说第一句话,有些尴尬,有些刺痛,还有些暗涌的争斗,在风轻允的心底漾开。

    终于,帝飖说了第一句话,“长姐,我已不知该如何面对你。如今,我只身在这凡尘俗世,也碍不着姐姐的路,姐姐何不放妹妹一把,不要再如此逼迫了。”

    “逼迫?你是这么理解我的么,也是,我对你做了那些事,你是可以用‘逼迫’二字来形容。只是,我其实也不想逼迫你,怪只怪咱们爱上了同一个男人。”

    “男人要比姐妹亲情更重要吗?”

    “姐妹亲情?我们何时有过姐妹亲情。从小你就是备受长辈喜爱的公主,无人不喜爱你不夸赞你。你我虽是一母同胞,而我却一直备受冷落,我们连喜欢上同一个人,他也是选你,我不甘心。”

    “选我?姐姐是忘记了吗?在黎诺继位之前,他就已经选择了你,既然如此,姐姐应该开心才是。”

    “是啊!我应该开心。”风轻允自嘲的笑了笑,事情究竟是个什么样,只有她自己知道。

    “姐姐这次来找我是为了什么?还想把我弄到混沌之星吗?我本以为姐姐既然把我从那里拉出来,就不会再对我穷追不舍了,没想到你还是会找上我。”

    “你觉得是我把你拉出来的?”风轻允干笑了两声,“真好笑,我恨不得你一直在那里,受尽苦楚,永远都不要出来。”

    “姐姐,有必要这么狠绝吗?”

    “有必要!”

    “看来我们话不投机,那不如就此别过吧!”帝飖没了耐性,既然之前彼此已经撕破脸了,相见便再无需顾及彼此的颜面。

    帝飖转身欲走,风轻允却拉住了帝飖的胳臂。

    “我话还没有说完,妹妹往哪里去?”

    “我觉得我们彼此没有什么话可以聊了。若你是为了黎诺来的,你大可放心,他没找过我,我与他也没有任何牵连。”

    帝飖甩开风轻允的手,径自离开了,连头也没回。但是心里却好像有一块大石头般,既然不是长姐放过了自己,那是谁从混沌之中将自己救出来的呢?帝飖有些伤心,自己一直将风轻允视为自己的榜样,知己,亲人,结果却......

    风轻允也只是来探探帝飖的口风,原来黎诺确实没有来找过她,只是自己现在不能动她,黎诺既然已经知道了帝飖的住处,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他没来,但不代表他不会派别的人来。

    天边那道火烧云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淅淅沥沥的小雨。帝飖快速的朝家里跑,心里却非常的不舒服,不高兴,连呼吸都觉得艰难。

    焚洛在帝飖的脖子上来回摇摆,逐渐被晃醒,“主人,下雨了。主人找个地方躲一下吧!你跑得我头都晕了。”

    帝飖听见焚洛的话,开始慢慢的走,却没有找地方避雨,她一直一直慢慢的走,仿佛这条路没有尽头。

    焚洛看出了帝飖的不对劲,“主人,你怎么了?怎么不开心的样子,有什么事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呀!”

    帝飖仿佛没有听见焚洛的话,还是那么一直一直向前走。

    在街角的咖啡店里,程昊然安静的坐在里面喝着咖啡,这种苦涩的味道,却隐隐偷着甜的感觉他很喜欢,它就像是生活,总有苦尽甘来的时候。

    程昊然抬头,望着街边的景色,看着来来往往为了躲雨而快速奔跑的人们。不多时,帝飖的身影映在了他的眼里。帝飖看上去十分与众不同,她没有伞,却依然漫步悠然。她紧锁眉头泄露了她此刻的心情,看来帝飖今天心情不太好。

    程昊然抓起身旁的雨伞,冲出了咖啡厅,跑进了雨里。他追上了帝飖,将伞从她的后面伸了过去,遮在了帝飖的头顶。

    帝飖虽然一副丢了魂的失落的样子,可是凭空出现了那么一大把伞在自己的头上,她还是十分惊讶的。

    帝飖抬头,转身,她的眼睛撞进了程昊然的眼睛里,干净清澈,无一丝杂质。

    “看你没带伞,而恰好我有,送你吧!”程昊然把伞一把塞进帝飖的手里,来不及给帝飖思考的时间,转身就跑远了。

    帝飖将伞拿在手心里,那伞把上面还残留着程昊然的温度,此刻那温度暖了帝飖的心,时间尚有真情在,何必如此执着呢。

    姐姐又如何,在当初逼迫她的时候,她就已经不是帝飖的姐姐了,至少帝飖是这么理解的。而眼前身影逐渐消失的程昊然,虽然是个凡人,此刻却给帝飖带去了大片的光明,让帝飖的心也变得暖了起来。

    焚洛对于程昊然的举动颇为赞赏,觉得他十分像古时候那种卫士,总是会出人意料的保护者某人的安全,而这位程卫士,今天十分契合的扮演了帝飖的卫士角色。看帝飖的样子,已经从刚才的失魂落魄里走出来了,这完全要归功于程昊然的伞。

    回到了家,帝飖直接将自己扔在了床上,尽量不去想刚刚发生的事。

    艳池见状,以为帝飖是累了,随口说道:“怎么今天放学这么晚呀?去哪玩去了都不带我。”焚洛在一旁给艳池拼命的递着眼色,艳池会意,坐在床边低声的说道:“我领你去一个地方呀,虽然你不带我玩,可是我可不重色轻友,跟我走吧!”

    话音刚落,不及帝飖反应,艳池已经将帝飖带走,消失于房间内,徒留焚洛一人。

    “诶?你们走了,我怎么办呀?”

    “瑶瑶啊!下楼吃饭啦!”

    “这意思是让留我下来冒充主人呀!这差事好啊,不知道今天路妈做了什么好菜。”焚洛在心里默默地想:你们可不要怪我呦,我也是情非得已,谁让你们不辞而别,说走就走呀!我可不是那么不靠谱的人,既然路妈叫了,我当然要舍命陪君子了。

    焚洛嘟嘟囔囔,好似一个练咒者。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