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广告魔女录

56.第56章 幸会老佛爷(第四更)

    第56章 幸会老佛爷(第四更)

    时尚是女人永恒的话题。

    今天,太史蘅将步入时装店,开始梦想的朝圣之旅。目的地正是巴黎康朋大街31号——香奈儿的总部。

    在大羽的陪伴下,太史蘅站在了香奈儿门前。秉承香奈儿一贯的理念:完美的对称,黑白的对比,简约而纯粹。明丽雅致的白色大理石石墙,是康朋街总店古典立面的现代演绎,5个透明落地玻璃橱窗镶嵌其中,以黑色的线条勾勒出轮廓。

    “香奈儿曾说,黑色能包容一切,白色亦然。”太史蘅像向导一样,对大羽解释道。

    “今天,你就是香奈儿。”大羽毫不掩饰地赞美她。

    整个总店呈长方形纵向规划,从配件区进入高级成衣区,像一首逐步向华丽演进的乐章。服务人训练有素,亲切地询问能够提供什么服务。太史蘅回以彬彬有礼的答复。她指着柜台里陈列着的珠宝,对大羽说道:“香奈儿重新发明了珍珠项链,自那以后,巴黎的贵妇和名媛争相佩戴她的项链,演化为一股风潮。”

    大羽思索一番,有些迷恋地看着她脖子上的项链,说道:“这就是‘盛开在颈间的自信和优雅’。”

    太史蘅目光越发明亮,神采飞扬。大羽总是能跟上她的思想,和她做精神的交流。这种感觉真好。

    脚步轻移,当季最新的手袋、鞋履一一映入眼帘。白色“主题陈列墙”错落的层板上,展示着让人怦然心动的服饰系列。陈列墙的背后,氛围更为优雅,因而香奈儿的高级成衣区就在这里。在香奈儿看来,时尚与艺术总是有着不解之缘,这里可以欣赏巴黎雕塑家Ingrid Donat设计的茶几,美国艺术家Peter Dayton创作的山茶花,以及艺术家Robert Green的绘画。这些作品辉映了高级成衣的摩登时尚。

    太史蘅和大羽迈步走上旋转镜梯——曾在无数传记作品、电影和香水广告中出现的旋转镜梯。太史蘅难掩激动的心情,说道:“当年香奈儿就是坐在三楼楼梯口,透过镜子的反射,观看客人们的反应。喔,漫步其间,我似乎依然可以听到楼上的斯特拉文斯基正在为香奈儿弹奏她最喜欢的瓦格纳曲子;看到香奈儿和迪亚吉列夫在毕加索的画上跳华尔兹;闻到‘香奈儿5号’诱人的味道。”

    “那是你们心有灵犀,隔着时空也能握手。”大羽说道。

    三楼原本是香奈儿的私人寓所,现在也对外开放。入口处的门厅摆放着中国乌木漆面屏风,内部更是被中国元素所包围。“香奈儿一生挚爱中国屏风,据说共收集了32扇形式各异的屏风,其中8扇便陈列在三楼内。”屏风上,有驾鹤飞去的女子,乘鱼归去的男子,还有怒放的象征的山茶花。

    忽然,镜梯传来脚步声,三楼走进一拨人。为首的是一个老头,只见他一身耀眼的黑衣、戴着纯黑色的墨镜,一头白发一丝不苟地扎起来,束在后面,怀里则抱着一只白猫。

    “这就是时尚界的‘凯撒大帝’、同时担任CHANEL和FENDI两大奢侈品牌掌门人的老佛爷吗?Oh My God.”太史蘅的心情无以言表,她从不曾想过,居然有一天会见到老佛爷,而且就在香奈儿的总店——康朋大街31号。

    “尊敬的拉格斐先生,我是香奈儿的忠实粉丝,非常荣幸在这里遇见您。”太史蘅抓住这难得的机会,用不太地道却很流畅的英语,和老佛爷交谈。

    “well,看得出来,你把香奈儿穿在身上了,很不错。”精通英、法、意、德四国语言的老佛爷,用英语回复了她。事实上,除了那个水桶包,今天太史蘅身上没有一件香奈儿,一切都是她自己的搭配。但老佛爷知道,她是真的懂香奈儿,她的气质里自然而然流露出香奈儿推崇的优雅、独立与自信。

    “谢谢您。时尚一直是我的梦想。我多么希望有一天能走进时装的殿堂,设计出属于自己的品牌啊!”太史蘅满怀憧憬希望地说道。

    “不论什么事,只要你想做,就去做,永远不嫌晚。”

    这时,老佛爷身边的助理上前,略带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拉格斐先生此刻很忙……”言下之意,没有过多时间和你们交流。

    老佛爷摆摆手,示意助理没关系,转向太史蘅问道:“你是新加坡人还是韩国人?”

    太史蘅礼貌而不失自豪地回道:“我是中国人,并以此为傲。”

    她的不卑不亢赢得了老佛爷的尊重,他说道:“我和香奈儿小姐都是中国文化的拥趸,2007年我还在长城上举办了一场品牌大秀。中国文化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用好它,你会是一个好设计师。”

    “谢谢您,您是在为下一季时装秀做准备吗?“

    ”是的,欢迎你到时来观看。“

    老佛爷亲自邀请,让太史蘅无比激动。”如果时间允许,我很乐意,荣幸之至。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太史蘅准备向老佛爷告别,却听得大羽用法语说道:“拉格斐先生,可以有幸和您合个影吗?”

    就这样,助理用大羽的手机,为太史蘅、老佛爷、大羽拍了一张合影。

    回到一楼后,太史蘅终于没忍住,买了一款香奈儿的香氛。走出香奈儿很远,太史蘅还如在梦中。“谢谢你,大羽。”她此刻真想向西方人那样,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分享自己的喜悦。只是,最终选择了东方人的矜持。

    大羽却像想得到礼物的孩子,追问道:“谢我什么?”

    “谢谢你做我的向导,谢谢你陪我一起游香奈儿,谢谢你记得要老佛爷的合影。一会就发给我哦。”

    大羽的心理泛起一阵柔波,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她的思想和灵魂,都让他由衷欣赏、喜爱,乃至沉迷。他很想说,谢我就以身相许吧。但,不可以。至少现在不可以。最后他也只是佯装伤心说道:“说来说去,你只是想要和老佛爷的合影。”

    “你知道,不是的。”

    日落黄昏后,太史蘅和大羽站在塞纳河畔吹风,远处的埃菲尔铁塔投影入河中,宛若一幅印象画。

    “明天就要回国了,有什么感想?”大羽问。

    河风拂起她的长发,她的“高级厌世脸”在光影下显得更生动。她说道:“这次巴黎之旅,让我更清楚地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坚定了自己未来的路。这也许会改变我的一生,但我意已决。”

    她认真而坚定的表情,让他很想一探究竟:“什么决定?”

    太史蘅没有直接回答他,却问了句:“大羽,你一直以来的梦想是什么?”

    梦想,多么可爱的字眼,却让他陷入了沉思,许久才平和地说道:“我啊,我出身音乐世家,从小都是以音乐为梦想的。事实上也是这么发展的。在大学遇到了君老大,和星轨、晴空他们,组建了乐队,还出了一张专辑。我私下跑去酒吧驻唱,参加过音乐类选秀。那段日子,真是肆意潇洒啊。”

    太史蘅追问道:“那为什么没有坚持下去?乐队为什么又解散了呢?”

    这仿佛说道了他的痛处,也让他追忆起似水年华,他声音有点哑,眼神中燃烧着火,说道:“原因很多啊。我们乐队在校园里很风光,可走出校园,在酒吧、在选秀现场,根本没人认识你。而我们四个,都是自己专业的学霸。君老大喜欢音乐,但也热爱建筑,他大学期间就赚了几十万的设计费,很有先见之明地在CBD买了套公寓;而我,我也痴迷于计算机的世界,我参加计算机大赛拿了全国大奖,全世界最优秀IT公司的offer拿到手软。星轨和晴空,也是物理系和法学系的高才生。我们都有音乐的梦想,但梦想需要专注,需要一心一意,需要一以贯之地向着目标努力。比起看得见的前景,我们选择了光明的专业,放弃了要为之孤注一掷的音乐,解散了乐队。”

    太史蘅轻轻拍了拍他的手,想给他些安慰,说道:“我的决定是放弃广告,从零开始,学习时装设计。”

    大羽没有接受她的安慰,反而霸道地握住了她的手,情不自禁地说道:“你如此坚定、执着,一心向着自己的方向前行,叫我如何舍得不去追随你的步伐,贪恋你想看的风景?”

    太史蘅想拿回自己的手,却没有他的力气大,通过几天相处,她何尝看不出他的心意,但恨不相逢未嫁时,也只能是遗憾。“对不起大羽,我想你并不了解,我有丈夫,我很爱他。”

    “我知道,我都知道,今天就让我放纵一回。回国后,我们还是朋友,只是朋友,我不会再越界。你可以不接受,但你不能剥夺我默默守望的权利。也许有一天,我发现了新风景,会自动离开。”大羽从背后的包里拿出一个礼盒,递给她,温柔地说道:“打开看看。”

    带着好奇的心,太史蘅打开盒子,发现是一顶帽子,帽子略微有点旧,但保存地很完好,没有过多的装饰,简洁大方,连logo都是那么低调。但太史蘅的眼泪如潮水一般涌出来。

    “这是上世纪香奈儿创业之初设计的一批帽子。我那天说是去找同学,其实还转道去了跳蚤市场,没想到真的淘到宝了。香奈儿的旧帽子,喜欢吗?”

    太史蘅破涕为笑,说道:“这哪里是旧帽子,这比王冠还珍贵。香奈儿说,时尚从头开始,我今天也要从头开始了。谢谢,我很珍惜追求时尚的路上,有你的支持和鼓励。”

    塞纳河依然缓缓流淌,而时尚的种子,在这里已经生根发芽。

    今年2月份,那个永远带着黑墨镜、白发梳得一丝不苟、怀里总抱着猫的拉格斐先生去世了。天堂也需要时尚,人间再无老佛爷。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