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广告魔女录

44.第44章 心有灵犀 长街看升旗

    第44章 心有灵犀 长街看升旗

    想曹操,曹操到。

    一个号码打进了端木菲的手机。她瞟了一眼,匆匆跑出了办公室。电话来自徵羽师兄。

    “喂,小师妹,最近可好啊?”大羽懒洋洋的声音响起。

    “我,我很好啊。”

    大羽知道,聪明如小师妹,当然会猜到自己问什么,可她不说只好自己来问了。“小师妹,我觉得你这个间谍不太尽职哦,一点有价值的信息也没给到。我邀约了几次,你的蘅姐姐总是在忙,你们十一不会也集体加班吧?”

    “你可以自己去问蘅姐姐嘛,号码都给你了。”她把话题抛给了大羽。

    电话那头的大羽耸耸肩,竟然无言以对。“凡事都我去问,就太刻意了嘛。缘分的最高境界就是不期而遇。帮我问问,你的蘅姐姐黄金周有什么安排?”

    端木菲很矛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这个…”

    “这个这个什么?看来你知道咯。去看展览?还是去旅行?”大羽很着急,套她的话儿。

    端木菲长吸一口气,心一横,说道:“蘅姐姐要去巴黎,提前一天出发。会去卢浮宫、蓬皮杜、康朋大街。”

    “什么,要去巴黎,你这么晚才告诉我,机票和酒店都不晓得能不能定到,还有签证。算了,不和你说了,我先看看机票。”

    大羽显示出了超凡的行动力。看这架势,端木菲有点担心,忙说道:“我提醒你哦,不可以趁此机会做非正当的事,否则,否则我去告诉君师兄。”话虽如此说,但她相信大羽是不会乱来的,君师兄的兄弟,人品不会那么差的。

    “哈哈,想不想从我这里多听些你君师兄的消息?将心比心哦。”

    挂断了大羽的电话,端木菲默默地想,不知道君师兄最近如何,天曜案子应该拿下了吧。师兄总是最棒的。

    最棒的君师兄没有一劳永逸,他还在精益求精地第五遍深化方案,尽管已经到了下班时间。

    “在所有国家建筑中,只有中国的屋顶是曲线的,像人的形状。”

    “人字形屋顶与书卷的形态,存在某种天然的相似。以书脊做屋脊,呈现国人心中的书香门第、诗礼传家。”

    坚定了想法,君樾开始修改屋顶的构造。

    下班时间到了,俊姐姐将梳理好的市场信息、竞品动态发给文策部,回家了。

    路鸣安看了竞品广告后,说道:“很遗憾,我们的部分诉求和竞品重合了,sigh。”

    太史蘅也发现了这一问题,说道:“所以,杜杜你们的文案还需要进一步调整,跳出竞品红海视线差异化。”

    杜蕾娜点头称是,重新构思。

    时间紧急,端木菲自告奋勇说道:“我也写一写吧,到时候和杜杜的合一下。”

    10点的钟声敲响了。君樾完成了书卷人字坡屋顶。

    他的目光落在了项目的围墙上。上一轮提报中,他提出了“粉墙黛瓦,围合风月无边”的概念,但光光有粉墙是不够的。

    庭院深深深几许,关键在于深。如何营造“深”的意境?

    东坡曾诗云: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朱熹也曾说:坐获幽林赏,端居无俗情。

    想到这里,君樾在围墙之内设计了竹林,于是这方宅院有了东坡的风骨、五柳的襟怀。

    “时代广场、金融塔之后,世安大街再现第三座商务中心。”端木菲念道。

    “一座城市的中轴,一个中轴上的奇点。”杜蕾娜念道。

    “人类的历史,都被镌刻在艺术品与建筑之上。世安中心,启于一个天才的设想,然后以史诗般的气魄拔地而起。它将生活的每种形态有机相融,不同区域与功能相互独立,而又互为补充。通过空中、地面以及地下形成多层次联系,达成空间的立体延续相通,最终成为具有生命力的建筑群落。”路鸣安道。

    ……

    太史蘅拍手掌,OK,文案就这样。下面继续公关活动建议。

    夜半两点多的时候,君樾开始调整三进院落设计。

    榕城的院落组织,通过入户大门、坊巷之门、院门构成,这与老燕州的四合院构造不大相同。

    君樾想到了月洞门,内敛而圆通,含蓄而丰盈,很好地实现框景与借景,进而一步一景。

    三进院落以三个月洞门为节点,分别采用王府式、和风禅意式以及西渐米国演化的月洞门,一园之内,中西对撞,形成不同韵律之美。

    同时,路鸣安的公关及媒体部分已经做好。

    “一场有影响力的公关是必要的,我们要请国家级媒体、门户网站级媒体、权威财经新闻类媒体。公关的主题就叫影响时代的中轴地标。”路鸣安道。

    端木菲看了看,说道:“上次南波涛发来他们公司的一些资源,我建议可以放上去,甲方如果有意向,我们再具体谈也来得及。”

    太史蘅当即拍板,可以。她转向设计那边,喊道:“ART们,你们的视觉好了吗?”

    回答她的是陈雯锦:“收尾中。”

    清晨五点半,君樾复查了一遍方案,满意地打了个响指。他向窗外望去,世安大街笔直地向远方延伸。他忽然萌生一个想法。

    下楼,去地下车库,驱车沿世安大街一路向西。

    天色已蒙蒙,世安中心的方案终于全部搞定。太史蘅揉揉发红的眼睛,意气风发地说道:“Girls,方案已成,大家回去睡觉。”

    女孩们鼓掌,觉得备有成就感。

    端木菲忽然道:“我有一个想法,这个时间还没有早高峰,不如我们从公司出发,去时代广场,再沿着世安大街去中央广场,看升旗仪式。”

    路鸣安第一个举手赞同:“真是个好主意。我甚至想好了今天下午提报的开场白。我们在清晨的世安大街风驰电掣,看着一栋栋地标在眼前闪过,宛若载录城市的年鉴…”

    杜蕾娜低声道:“我听说人家看升旗,半夜就入场,我们这时候去会不会太晚了?”

    太史蘅道:“想做什么就只管去做,远远看看也好的。”

    就这样,四人叫上了出租车,往世安大街而去。

    出租车一路西行,世安大街越来越宽,两旁的建筑密度也越来越低,但每一栋建筑都令人动容,就好像时代的倒影。女孩们满怀喜悦、兴奋,竟在出租车里唱起歌来。

    中央大广场将近,这座古老城市的几何中心,此刻已是人山人海。她们看到,金水门的门洞中,走出两支仪仗队伍,分列城楼两边。

    而后国旗方队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走向国旗广场。正步走的口令响起,方队的每一步都带着铿锵有力的气势和力量,让人心生震撼。

    文策小天团屏息仰视,内心却都心潮澎湃。这场充满仪式感的世安之旅即将迎来高潮,因为升旗手已经将国旗放在了旗杆上。

    雄壮国歌响起,每个人应声而唱,唱出的是豪迈,眼中却热泪盈眶。音乐短暂的消失,国旗终于升到顶点,天仿佛一下子亮了,红日照耀大地。

    整个升旗仪式前后持续大约五分钟,她们来的路上却花了近一个小时,但已属乘兴而来,尽兴而归。

    人群开始散去。

    太史蘅道:“大家迅速回家,杜杜和小菲今天就调休吧,安安下午和我去提报。一起坐地铁吗?”

    端木菲道:“你们先回吧,我想再散散步,走一走。”

    端木菲没有说,升旗的时候她总觉得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那种感觉很温暖、也很玄妙,当她寻找的时候又不见踪影。

    “那你注意安全哦。”杜蕾娜道。

    同事都走远了,端木菲一个人在世安大街漫步,周围人声喧嚣,她却觉得遗世独立。

    忽然,她的肩膀被拍了一下,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你怎么会在这里?”两人几乎异口同声地问道。

    是的,来的是君樾。

    天哪!难道自己感觉那道目光来自师兄?难道自己刚刚和师兄一起看了一场日出和升起?这便是“只要心相通,隔着千里也握手”吗?

    她想起了一则广告——李欣频写给周生生的广告。虽然我错过了你,但我没有错过西山和你的海棠花期,没有错过启真湖的星空和什刹海的湖风,也没有错过你的建筑之梦和石头、粉墙编织的乡愁,更没有错过这个清晨、一生仅有一次和你一起看的日出和升旗,以及你如春风一样的笑容。

    上苍待我何其厚也。端木菲你还有什么可奢求呢?这一揽子心里话她没有说出口,有的只是感恩的心。

    “我加了一个通宵,兴致很好,就来这里看升旗、看日出,真是不虚此行。”端木菲神采飞扬地说道。

    “我也是心血来潮,没想到有和我一样的人。”君樾爽朗地说着,“接下来要去哪,我送你。”

    “漫无目的。”是的,端木菲没想好,她只想在长街上走走,看风景,呼吸清晨新鲜的空气,又或者走到哪个地铁站,钻进去就回家。

    君樾呵呵笑道:“你倒是有几分魏晋名士的风采。”

    端木菲知道他说的是王徽之雪夜访戴、兴尽而返的故事。她无意效仿先贤,就只是心之所至。“我高兴、我喜欢。”

    “好一个我高兴、我喜欢!”两人并肩走着,君樾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神,以及线条柔和的侧颜,有种久违的亲切和感动,这种感觉当日在八零酒吧时就很强烈。他压下内心这股懵动,提议道:“辛苦了一个晚上,不如一起吃个早餐?”

    “好啊,可不可以不要吃卤煮和豆汁?”这里是皇城根,老燕州特色聚集地,端木菲着实不喜欢。

    “没问题,我们去吃蟹黄粥和水晶虾饺。”

    “师兄,你果然很爱海鲜啊!吃个早餐也要虾蟹齐全。”

    大快朵颐之后,端木菲坐上了君樾的副驾。她的倦意上涌,上眼皮和下眼皮不听使唤往一处合,她竟然歪着头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她好像靠在了师兄的肩膀上,那臂膀多么温暖而令人眷恋啊。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