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第293章 养了一只恶狼(10)

    第293章 养了一只恶狼(10)

    楚母义正言辞地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苏锦年并没有打断她,甚至连和她置气都觉得是浪费情绪。

    但他由始至终却是一瞬不瞬地盯着耀武扬威护着凶手的楚母,眼神里没有半点嘲讽,有的只是看神经病一样的同情。

    楚母的话音落下,见苏锦年依旧没有说话,只是不冷不热地盯着她,许劲摇头‘呵呵’笑了两声。

    “悲哀!真是太悲哀了!我活了三十五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悲哀的人!”

    许劲发完一连串的感叹,斜了一眼腿软得已经瘫坐在楼梯上的刘婧,转而瞅向气得像乌眼鸡一样的楚母,舌尖舔了下嘴角,一字一顿道:“楚夫人你还不知道吧,楚婳小姐已经被你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好外甥女给逼得跳明潭湖自杀了。”

    说到这儿,许劲故意停顿两秒,见楚母只是惊愕一下根本没有相信的意思,更没有任何的恼怒,许劲气得在心里暗骂道:这个老妪还真是个千年难得一见的大奇葩货。

    “哦,对了,还有件事也一并告诉您吧,楚婉小姐的死和楚婳小姐没有一分钱的关系,罪魁祸首就是你最亲最爱的外甥女刘婧一手策划的。”

    【罪魁祸首就是你最亲最爱的外甥女刘婧一手策划的。】

    这些字眼,犹如一块又一块的巨石被扔进了楚母的心里,确实激起了滔天巨浪,但很快楚母便把这些巨浪给拍打下去,猩红着双眼瞪着许劲,发疯一般咆哮道:“你胡说!你在胡说!婉儿是被楚婳害------啪~”

    楚父突然怒不可遏地走过去,扬手似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甩了楚母一巴掌,把楚母的脸给打偏了180度,她摇摇晃晃两下没有站稳摔倒在了地上。

    颤抖着手指指着倒在地上嘴角沁出血丝的楚母好一会儿,楚父才把堵在嗓子眼的那口气给吐出来,但气息还是不稳,以至于语气听起来都没有了怒气。

    “张翠云,当年你是领了一头狼崽子到楚家啊------这二十年来,我们把这头狼崽子一点一点的养成了恶狼------还是用婉儿和小婳的血喂养的------造孽啊!我楚海峰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

    最后一个字音还没有落下,楚父像是恍然大悟过来一般,胸口剧烈起伏着上前,一口气跑到刘婧跟前,铆足了劲甩了她两巴掌还不解恨,抬脚上了一阶楼梯站在刘婧身后,对着她的背脊狠狠踹了一脚。

    刘婧被踹飞了出去,像皮球一样从楼梯上滚下来。

    啊~痛~

    凄厉的惨叫声差点儿把房顶给掀了!

    苏父苏母早已被一波又一波震惊的消息给惊骇住了,虽然他们还没有听到确切的证据,但是国安部和警员局的人都来了,这事多半就是真的。

    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最终的罪魁祸首会是他们认为温柔善良知书达理的刘婧------他们还认为,除了楚婉外也就只有刘婧配得上他们的儿子,配当他们苏家的儿媳妇。

    果然是应了那句话,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见没有人过来劝阻楚父,两位警员赶紧上前来,制止住继续踹刘婧的楚父,楚父正在气头上蛮力极大,一把就甩开了扯着他胳膊的警员,抬脚又狠狠踹在了头上全是血奄奄一息的刘婧身上。

    “畜!生!今天我就豁出这条老命给你陪葬------”

    如果不是两位警员及时制止住了楚父,这一脚就落在了刘婧头上,不把她脑袋踹开花,也能踹个半死。

    “告诉我,小婧你告诉我,”震惊得疯癫一般的楚母冷不丁地爬起来,跪在地上爬到刘婧身边,用力摇身她的胳膊,“这一切都不是你做的?!不是你做的------”

    “楚夫人,你真是无药可救了!”许劲冷笑,“就算苏总能耐再大,但他绝对不会像刘婧那样丧尽天良没一点点人性的去害人,她所做的一切国安部和警员局都查得清清楚楚,就算我们想冤枉她都是不可能的。”

    “我们已经抓住了她的犯罪同伙,掌握了所有的证据才来抓人的。”夏卫一脸威严地地补充道。

    其实,楚母不是不相信而是不愿意相信。

    但夏卫的话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把楚母彻底压死了,她用力摇晃了半死的刘婧两下,抬头对着天花板上炫目的水晶灯嘶吼了一声。

    这一声,像是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尾音拉得长长的,最后扑通一声晕厥过去了。

    “锦年,楚婳真的被刘婧这个畜~生给逼死了吗?”被两个警员架住胳膊的楚父没有去管晕厥的楚母,看向由始至终冷眸站在原地瞅着这一切的苏锦年,问道。

    被点名,苏锦年的视线撤离楚母惨白得像死人一样的脸,看向楚父,因为听到‘楚婳’的名字,那张犹如重度雾霾一样的脸才松动,渐渐染上浓浓的愧疚。

    “她确实是被刘婧逼得跳进了明潭湖,不过搜救了三天都没有发现-----”尸体两个字,苏锦年到底还是说不出口,略顿了一下才又继续说:“只发现了一只她的鞋子,其余的没有任何发现。”

    楚父脸上的愤怒忽然就消失,像个没头苍蝇一样欣喜起来,“没有尸体,那就证明还活着-------”说着,楚父扭头看向警员,“警员同志,你放开我,我不打死那个畜~生了,我要去找我女儿------我要去找我女儿------”

    警员看向夏卫,用眼神寻问他的意思,夏卫点点头,那个警员松开了楚父。

    胳膊没了束缚,楚父跌跌撞撞的朝外面跑去,嘴里振振有词地说:“我要去找楚婳!楚婳没有死------”

    “老楚!”苏父急忙跟上来一把扯住楚父的胳膊,劝慰道,“你这样怎么去找楚婳啊?让锦年去找!”

    楚父挣开苏父的牵制,“我去明潭湖找!我会游泳!”

    “我陪你一起去找!”苏父不放心楚父一个人出去,跟着他一起离开了。

    “辛苦您了夏科长!”苏锦年看了一眼楚父苍凉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平复了下情绪看向夏卫,“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让许劲留下来配合你们的调查。”

    “苏总你去忙吧,余下的事就交给我们好了。”

    和夏卫寒暄了两句,苏锦年提步就要离开,看也没有看一眼躺在地上丢了大半条命的刘婧和楚母一眼。

    “锦年!”苏母急忙跟上苏锦年。

    苏锦年停下脚步,但是没有回过头,淡淡说道:“妈,您有什么事就去问许劲吧。”

    低沉的嗓音里夹裹着疲倦与无奈。

    眼神里早已没了冷漠与幽凉,更多的是愧疚。

    虽然将罪魁祸首绳之以法了,算是给楚婉楚婳两姐报了仇,可是他心里并没有一丝欣喜。

    除了愧疚还是愧疚。

    看来,余生每一分每一秒他都将活在对楚婳的愧疚里了。

    PS:2200字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