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第250章 不知死活

    第250章 不知死活

    听了林婉的话,蓝衣忍不住发出尖叫。

    这怎么可以?要真的是这样,她娘还不把她打死?她可是知道,娘亲的心里那是一直看中哥哥的,要知道,她可还靠着哥哥,想让他出人头地呢。他娘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家儿多少厉害,怎么可以为奴呢?以后可是要做大官出人头地的。

    只是这样的心思很少人知道,或许……看了一眼上位的那人,不是没人知道,只是没人去理会罢了。想到这里,蓝衣只觉浑身冒冷汗,跪都跪不直的感觉。此刻,她的心中真的非常矛盾。这脑袋也是一下昏沉一下清醒的,似乎有点开始呼吸不上来的感觉。

    怕吗?怕!可是离开?她有舍不得。像她这样的奶嬷嬷女儿,一般的人家是不会离开的。离开了,要么是主子失得,要么就是下人又问题。而现在,她要是走,那么也没有人敢用她的。整个京也就这么一点大,就算不在这间,也会是另外的。

    蓝衣的表现,林婉看在眼里,却没有说破。很多事情并不需要说的太过透彻,只需要轻轻一点也就够了。如果还是点不醒,那么她也无话可说。毕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并不是她所能控制的。

    “小姐……”

    此刻的蓝衣只觉得浑身冰冷,突然发现以往的自己真的是太可笑了。竟然会以为小姐柔弱可欺?在她柔弱温婉的外表下,有着一颗别人比不了的心,总能发现你心中最阴暗的一块。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小姐,丹青先生过来了。”

    青衣走进来,对着林婉行了一礼说道。似乎对边上蓝衣求救的眼光毫无所觉,只是力行着自己所要做的事情。

    蓝衣也不敢耍脾气,只是低下了头。要是能看见的话,就可看到她的眼中闪过了浓浓的恨意。

    如果,林婉回来了,红衣或者青衣稍微告诉她一下,她不会这样被林婉逼迫的跪着。是她们没有一点的有爱之心,没有为她考虑。

    练武之人对于敌意最是敏感,蓝衣身上散发出来的感觉一下就发现了。心里轻蔑了笑了一下,不知死活。

    林婉也是感觉到了,别忘记,她可是从地狱爬回来的,对于这种憎恨的感觉最是强烈。眼中瞬间闪过沉思,或许,她该做点什么了。

    要说毫无所觉的,那就只有一个红衣了。她还在傻乎乎的看着蓝衣,脸上又是怒其不争又是对她失望难过。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们几个变成这样了。明明小姐都是一样对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想不通,也想不明白。

    “起来吧,让丹青先生进来好了。”

    丹青站在院中,看着满园的景色。或许说景色有点牵强,只是,在心情很好的情况下,就算是稻草堆,他也能够看出别样风采。更何况是后期经过修改的,看上去更加的爽心悦目,更加的舒适。

    要知道,他叫做丹青,那也是有渊源的。

    “您请!”

    丹青点了点头,朝着屋里走去。

    青衣看着丹青的背景,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被她忘记了。可是仔细去想,却又想不起来。算了,想不起来的应该不是什么大事情。

    此刻的青衣还没有意识到,一个被她忽略的大事。

    而衙门,此刻也是充满了各种突发状况。

    宋宝山此刻是满脑门子的问号,他就想不明白了,这次的绑匪玩的是什么花样?人绑去了又给送回来?只不过,当听到手下来报还是有几个没回来的时候,脑中是突闪一个念头:难道是抓去选美的?

    拍了拍自己的天马行空,失笑起来。看来是被花三少给逼疯掉了,连这样的想法都有。

    “那位回来没?”

    现在,他可是连林家大小姐都不敢说,就怕被那煞神给听到了,到时候,他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要是刚好说道这个,被那位听见了,还不得拆了他的衙门啊。

    衙役摇了摇头,“回老爷,没有消息。”

    他们又不能大张旗鼓的上去问,万一这人没有回来,这边又给她把消息给传了出去,到时候,那煞神还不得把他给拆了。

    “那,煞神回来没?”

    “一起过去的人传回来消息,说是没找到人,在回来的路上。”

    “……”

    得,他又要没得安生了。是不是可以找个名目出去躲避一下?可现在他要找什么理由呢?不行,他得去找师爷合计合计。这可是关系到身家性命的事情,不能大意。万一真的出点什么事情,他躲出去起码还有一点可以回旋的余地不是?

    “你们先去把那些孩子回来的人家统计一下,然后把名单交给我。记住,一定要做的认真仔细,一点点数据也不能错。”

    “是,老爷!”

    衙役领命下去,只剩下宋宝山一个人在那里都快要把头上的头发给抓下来了。

    你说这林家大小姐也是的,别的县不去,好端端的要来他南里,看看,今年原本有望升迁的,这下看来又要泡汤了啊。这可真的是……

    好事多磨!

    “老爷。您找我?”

    “是这样的……”

    宋宝山急忙拉着师爷来到他的隔间,在里面开始嘀咕。那神情和动作,让师爷以为是出了重大事情嗯。

    听完宋宝山的话,师爷心里真的很想哭。这明显就是祸水东引啊,这要是被那花三少知道,是她出的馊主意才让老爷躲出去的,这不是直接给自己找事吗?他胆小,经不起折腾啊。再说了,他还有很多事情好做。

    “那个老爷,您真的要这样做吗?难道您不怕他时候翻账啊?”

    看着师爷的苦逼杨,宋宝山瞬间回过神来。刚才还没想到,现在,这不是现成的理由吗?哈哈哈哈,“师爷,辛苦你了。我要去视察下南里的人口问题了。”

    说完还拍了拍师爷的肩膀,一副‘我把重责大任交给你,你要好好做’的样子。

    拜托,他不想要好不好?师爷苦逼的看着宋宝山那笑得花一样的脸,好想一鞋底拍过去怎么办?

    看着宋宝山越走越远的身影,师爷只能苦逼的坐在衙门里面,等待着花朗月的到来。

    只希望这次,他还有小命能够留着看到明天的太阳。看了看天空刺眼的阳光,明明应该不冷,他却感受到了阵阵的寒凉。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