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寒门仙贵

492.第492章 大结局

    第492章 大结局

    田相取了两颗棋子,一黑一白,一手一颗,递到了薛鹏面前道:“猜吧。”

    薛鹏指着左手道:“黑棋。”

    田相摊开左手,果然是黑色棋子。

    薛鹏笑道:“看来,今天田相的运气不太好,晚辈失礼了。”

    说着,薛鹏便要落子,然田相却将手中白字先落到了棋盘上。

    薛鹏一愣,看着田相道:“田相,不是黑棋先行么?”

    田相缓缓道:“本相棋局,白棋先行。”

    薛鹏没有动,凝视着田相,呵呵笑道:“原来如此。”

    薛鹏落下一子,再未开口。

    两人落了十余子后,田相道:“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

    “有,我的父母在哪里?”

    “他们在十分安全的地方。”

    田相又落一子,继续道:“好男儿志在四方,岂能为反锁俗世所累,这不是你该问的问题,换一个。”

    “呵呵,好,那换一个,诶,田相,您的头发怎么变黑了,可是有着什么秘方,能否给小人一份?”

    田相停下了落子,看着嬉皮笑脸的薛鹏道:“难道,你就不想问问为什么要你嫁给郡主?”

    薛鹏笑道:“想来是我长得英俊潇洒,天资出众,郡主殿下早已对我倾心,所以此番趁着我为大曌立了功勋之机,招我为驸马。”

    “呵呵。”田相笑了笑,落下一子,缓缓道:“你倒是还是一般的玩世不恭。”

    “如今,也唯有你敢在本想面前如此放肆了。”

    田相缓缓道,“你猜猜,为什么是此时,为何是你迎娶郡主?”

    “呵呵,难道不是因为小子英俊潇洒?”

    田相微微眯起眼,目光泛起了寒光。

    “呵呵,玩笑,开个玩笑。”

    薛鹏笑道:“如果晚辈猜得不错,想来是因为晚辈刚刚为大曌立下偌大的功勋,想来这件事,应该很快会传遍王庭。”

    “普天之下的百姓此时应该都翘首看着,王庭该如何对待我这个功臣,所以我猜想,田相可能就想,趁这个机会,将郡主嫁给我,这样既能把军权弄到手里,又能得天下民心。”

    “而郡主如果不从,田相便可说,郡主轻视天下寒门,这边能引天下黎民的愤怒,到时候,田相不得不罢免郡主,以安黎民之心,不知道晚辈说得对不对?”

    田相闻言摸了摸须髯,缓缓道:“不枉我教导你一场,倒是学了些几分本事。”

    说着,田相看着薛鹏缓缓道:“你是本相看重的人,你可愿认本相做义父?”

    薛鹏闻言神情一阵激动,慌忙起身道:“义父在上,请受义子一拜。”

    薛鹏当即拜了一礼,田相哈哈一笑道:“好好好,快起来,快起来。”

    “从今以后,本相也算是后继有人了。”田相满脸心悦。

    薛鹏闻言含笑道:“义父,不知孩儿何时能见父母?”

    田相呵呵笑道:“薛老弟与弟媳正在游山玩水,玩累了,自然就回来了。”

    “你连日奔波,早些休息去吧。”

    薛鹏闻言拱手道:“义父,孩儿告退。”

    薛鹏缓缓退了出去。

    看着薛鹏离去的身影,田相的脸上的笑容缓缓退去,缓缓道:“金池。”

    “义子在。”那金丹修者上前道。

    “金池,你是义父最看重的义子,义父最是信任你,你去把这个小子给我盯牢了,但凡有有什么举动,第一时间告诉我。”

    “这件婚事,绝对不能出现斑点纰漏。”

    那金丹修士神色显得颇为激动道,“义父放心,孩儿必不辱命。”

    却说薛鹏回到了薛府。

    此时薛府上下一个人都没有,庭院也是落满了灰尘。

    “呵,便是连句好一点的谎话都不愿意编了么?”

    “游山玩水,我去你妈的游山玩水。”

    薛鹏心中大骂不已。

    这个老混蛋,他之前竟然还将他视作国之栋梁。

    这老混蛋,可真他么的会演戏啊。

    薛鹏将澹台玲珑禁制揭开。

    澹台玲珑登时大怒:“我要杀了你。”

    澹台玲珑举剑就刺,薛鹏连连闪动,呵呵笑道:“小娘子,你这可是要谋杀亲夫啊。”

    “呸,你这个无信无义的浪荡之徒,早知道,我就不该让我母亲救你,真该让太上宗,清理你这个欺师灭祖的忤逆之徒。”

    薛鹏一手抓住澹台玲珑的剑,在澹台玲珑的脸上亲了一口道:“这叫,识时务为俊杰。”

    “太上宗要杀我,我总得找个人护着对不对?”

    两人又是一番激战。

    如是数日后。

    田相问:“可有什么异常?”

    “没有什么异常。”

    “那薛鹏似乎很喜欢太上宗的那名女弟子,两个人经常打闹。”

    “哦?难道薛鹏很喜欢太上宗那个女弟子?”

    那金丹修士点头道:“嗯,那太上宗的女弟子似乎对那薛鹏也有些意思。”

    “前几日,还拼力搏斗,不过近几日,用力越来越小了。”

    “看上去,更像是在打情骂俏。”

    “如此的话更好了,他便落在我们的把柄上。”

    “对了,魏婴有消息了吗?”

    “一直毫无音讯。”

    “他们是乘坐的飞舟,行动很是方便,若是藏起来,我们一时难以寻到。”

    “呵呵,魏婴不愧是本相教出的好徒弟,果然是忠君爱国啊。”

    “义父,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无妨,只要看住薛鹏,只等婚事一完,那两城的归到本相的手中,一切便皆成定局。”

    “你去唤些人前往薛府,婚事的一些章程也该交给他了。”

    “是,儿这就去。”

    薛府内,澹台玲珑再度持着剑砍杀薛鹏:“你给我站住。”

    薛鹏闪身亲了笑着说:“小娘子,你若是追得上,我便站住。”

    两人打闹时,一队人走了过来。

    一个女官见了脸色一红,低声道,“真是造孽了,这薛鹏如此轻浮,怎能让郡主下嫁这样的人?”

    那金丹修士轻咳一声:“薛校尉就要迎娶郡主了,一些礼仪,薛校尉还是要学习一下的。”

    薛鹏仿佛没有听见一般,自顾与澹台玲珑打闹着。

    金丹大修微微皱起了眉头,不禁道:“薛校尉。”

    薛鹏仍是仿佛没听见一般,仍是自古与澹台玲珑打闹。

    忽然金丹大修脸色一变,一掌拍出,雄浑的气劲冲击两人。

    两人却避也不避,任由这强横的掌力击两人。

    下一刻,两人陡然炸做了漫天的金光。

    “不好,上当了。”金丹大修脸色一变。

    远方,一艘巨大的飞舟上,薛鹏立在飞舟之上,肩膀上,小丫头薛小颖一手拿着一个古钟,一只手拿着糖葫芦,一边吃一边问道:“哥哥,这个是什么啊?”

    薛鹏一笑:“这个可是个好玩的,你一敲这个钟,里面就能飞出好玩的,不信你试试。”

    薛小颖闻言用自己的巴掌一拍,紧跟着古钟发出宏亮的声音。

    一条龙红从古钟里面窜出,围绕着飞舟盘旋了一圈,最后愤怒地看着薛鹏怒道:“人类,不要以为你凝结金丹我就会怕你,我距离金丹也不远了?”

    这火龙正是青蛟。

    青蛟一出,顿时吓了众人一跳,小丫头起初也怕,不过紧跟着眼中就冒着星星道:“哥哥,哥哥,这个也是你送我的礼物么?”

    薛鹏点点头道:“喜欢吗?”

    “喜欢太喜欢了。”小丫头兴奋地不得了。

    青蛟怒道:“人类,你要太过分。”

    “我要骑着玩。”小丫头跳了起来,落在了青蛟的后背上。

    青蛟刚要甩身子,薛鹏淡淡的声音响起:“你要是伤到我妹妹一根汗毛,我就念咒了。”

    吼!

    青蛟怒吼一声,发出震天声响:“该死的人类。”

    飞舟下方,万千民众看着抬头看着飞舟。

    以及身躯达到数百丈长的青蛟。

    在飞舟的最前方,大傻叼着一巨大的字画。

    其上写着:“太子伴读一品议政大夫薛鹏爱慕青城青丘郡青阳镇李家小姐李婉儿已久,特来求亲。”

    飞舟所经之处,所有人都议论纷纷。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啊,之前不是说,薛鹏为大曌赢了三个城回来,王上将恩旨,将郡主下嫁给他么?”

    “是啊,我们也是这么听说的,可现在这薛鹏,怎么这么大的阵仗娶一个什么李婉儿啊?”

    “难道,是传言有误?”

    “怎么可能有误,官家的榜文都发布了。”

    “难道,这个薛鹏为了那个李婉儿逃婚了?”

    “这个薛鹏,竟然为了那个李婉儿舍弃了郡主?”

    一时间,这则消息迅速在青城蔓延开了,以极快的速度,蔓延整个大曌。

    青城城主府内,一名英姿煞爽,浑身盔甲的女将最为微微泛起一丝笑意。

    “整个薛鹏,有意思,这份人情,我承了,接下来,便要我看那老匹夫,还有何借口夺我兵权?”

    “传令下去,两城三十六郡,加强操练兵马。”

    说完,女将看向一旁的姜柔道:“表妹,就有劳你前往青阳,待我送一份厚礼。”

    姜柔含笑道:“表姐放心就是,我都已经准备妥当。”

    飞舟上,薛鹏走到薛鹏面前,缓缓道:“这样会不会太招摇了些?”

    薛鹏含笑道:“母亲放心就好,儿心中自有主意。”

    “诶,你也长大了,为娘也不管了,李家那丫头,娘也是喜欢的。”薛母缓缓道。

    薛父躺在摇椅上,跟老爷子抽着旱烟。

    “诶,这个臭小子,闷不吭声的,竟然就弄了个一品官回来。”

    老爷子也叹道:“是啊,谁能想到,当年那个虎头虎脑的小子,今日会有这么大的出息。”

    薛家的众人相互谈论着,脸上都是喜色。

    半日后。

    青阳镇内,李家的家丁绑了一个娇小的身影,朝着李家走去。

    那个娇小的身影大骂着:“狗奴才,死奴才,你们一个个的都不想活了是不是,快放开我。”

    王小二脸色一苦道:“我说小姑奶奶,你就可怜可怜我们这些当奴才的吧。”

    “如果您跑了,老爷非打断我们的腿不可。”

    那娇小的身影喊道:“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要去王城。”

    “现在郡主那个小贱人抢了我的小滑头,我要是再不入京,我的小滑头就要是别人的了。”娇小的身影挣扎着,从马背上落了下来,摔了一脸的泥。

    几个家丁见了,急忙胖过来,摁住了这娇小的身影。

    “小祖宗啊,可再不能骂郡主了,若是被人听去,咱们可都活不成了。”

    “诶,今时不同往日,小姐啊,当年那薛鹏配不上您,可是现在,咱配不上人家啊。”

    “我不管,我不管,小滑头就是我的,我的。”娇小的声音喊着,“我要去王城,我要去王城,呜呜呜。”

    “诶小姐,你知道王城在哪里么?就算你知道,可千万里路程,现在世道又这么乱,若是遇上匪寇,那该如何是好?”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要小滑头,呜呜呜。”娇小的身影大声呼着。

    此时,一道人影走了过来,含笑道:“一个大姑娘家家,出口闭口就要男人,你羞不羞?”

    “要你管,你谁啊?”娇小的身影猛然抬头,看向对面的人。

    刚想好好教训这个可恶的家伙,可紧接着,她就呆在了原地,愣了好一会,脸上浮现大喜之色。

    “小滑头,我没看错吧,你,你不是要跟郡主成婚了么?你怎么回来了?”这娇小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李婉儿。

    这段时间,她听到薛鹏要迎娶郡主,心急如焚,已经接连逃出家门十几次了,可每次都被抓了回来。

    “放开我,还不放开我,你们这群蠢货。”

    “那小姐,你不会再跑了吧?”

    “蠢货,小滑头在这,我跑什么?”

    几人恍然,连忙放开。

    李婉儿一下扑到薛鹏的怀中,在薛鹏的肩膀上就咬了一口:“你这个该死的小贼,恶贼,坏蛋,我咬死你。”

    啊……!

    “疼疼疼……松口,快松口。”薛鹏急喊了一声。

    咳……!

    这时,身后传来轻咳一声。

    李婉儿一看,正是薛母。

    这一刻,李婉儿的脸庞刷一下就红了,连忙放开了薛鹏。

    李婉儿低着头,恭敬道了一声:“薛伯母,薛伯父,你们怎么,怎么都在啊?”

    薛母微微含笑道:“自然是为家阿呆来提亲的啊。”

    “提亲?”李婉儿一颗心顿时又悬了起来,“提什么亲,去哪家提亲?”

    “这个,反正不是去你家。”薛鹏调笑一句。

    李婉儿气得眼睛瞪得溜圆,想要抓薛鹏,可是想到这里这么多人,她没动手。

    忽然她眼睛一瞥,看到了飞舟,以及那长长的字幅。

    李婉儿又惊又喜,又羞又怒,在薛鹏的胸口捶着道:“谁要嫁给你,你这个不害臊的,竟然,竟然……。”

    薛鹏呵呵笑道:“既然不想嫁给我,为什么偷偷跑家,去要找我?”

    “我,我没有。”李婉儿俏脸一红。

    “是么,那我们听说,有人在家里还又绝食又喝药的就为了见心中的郎君,那个人,肯定也不是你吧。”

    “才,才不是我呢。”李婉儿脸上更红。

    “那天天骂郡主是小那啥的,也不是你喽?”

    “不是,跟我没有半点关系。”

    “行吧,可怜我这些时日日日夜夜都想着你,可你竟然……诶,是我自作多情,我还是走吧。”

    “你……你给我站住。”李婉儿气得直跺脚。

    薛母闻言上前道:“好了,别逗婉儿了。”

    说着薛母上前拉着李婉儿的手含笑道:“几日前,我们便与你亲家通过信了,亲家同意了这门亲事,所以今天,婶婶便带着阿呆来下聘了。”

    “啊……!”

    “你们太坏了,都太坏了,你们都知道,就我不知道。”

    转眼,一月后。

    春暖花开时,正是好日子。

    青阳镇迎来了前所未的热闹,吹吹打打,办了喜事。

    喜宴摆了一百多桌。

    薛家众人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

    “青山县令大人到。”

    青山县令笑呵呵道:“恭喜恭喜。”

    “呵呵,诶呀,竟然还劳烦县令大人,快里面请。”

    “青丘郡守梅上雪到。”

    一人五大三粗的女子走了进来。

    薛鹏连忙道:“郡守大人,您怎么也来了?”

    “当然是恭喜薛大人了。”说着梅上雪与薛鹏低声轻哼道:“都是因为你,让我宝贝女儿留在了东州。”

    “什么,梅兄竟是女儿身?”

    “哼,若是我女儿回不来了,有你的好果子吃。”

    “呵呵,梅姐姐一定能回来的。”

    “青城郡主使者到。”

    此话一出,整个薛家顿时鸦雀无声。

    “薛大人,恭喜了。”一人走了进来,正是姜语。

    薛鹏连忙上前道:“多谢多谢。”

    “哼,你胆敢以这种方式拒婚,就不怕郡主怪罪么?”

    “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想郡主大仁大义,能够谅解的。”

    姜语一笑:“还是那般油嘴滑舌,今日,我是代表郡主恭贺新人的。”

    “呵呵,多谢,多谢,里面请,里面请。”

    姜语入座。

    “王上使臣奉王命到。”

    众人闻言,匆忙接旨。

    “薛大人。”大监含笑上前道。

    “微臣在。”薛鹏上前一步恭敬道。

    “薛大人,王上让奴才传话,呆兄大喜,孤王不能亲自前来,实为平生憾事。”

    “些许薄礼,聊表孤心。”

    “多谢王上,王上隆恩,微臣此生不忘。”薛鹏道。

    宣读完圣旨,大监含笑道:“薛大人真是好手段,老奴佩服。”

    薛鹏呵呵笑道:“一点小手段,入不了大监的眼的。”

    “呵呵,薛大人,老奴这有田相一句话。”

    “大监请说。”

    “万请珍重。”

    “多谢田相教诲,我一定会好生珍重的。”

    “呵呵,薛大人,那老奴就不打扰了。”

    “大监慢走。”

    大监走后,众人方才再度欢乐了起来。

    傍晚时分,众宾客散去。

    婚房内,李婉儿坐立不安,自己揭开了盖头,嘟囔道:“这个小滑头,跑哪去了,饿死了我了。”

    李婉儿唤了丫鬟要吃的,丫鬟忙道:“小姐,现在可不能吃东西,让人看到,会笑话咱们的。”

    “可是我饿了。”李婉儿道。

    “饿了,那就吃应该吃。”薛鹏微微含笑道,走了过来,拿出了一堆的好吃的。

    李婉儿显得有些娇羞,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薛鹏笑道:“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谁不知道谁啥样,别装矜持了。”

    李婉儿一怒:“还不是为了让你有面子,你以为我想装啊。”

    李婉儿凑了凑鼻子,喝了一口汤,然后点头道:“这个,是你亲手做的吧?”

    薛鹏点头,随后道:“婉儿,现在我得罪了……。”

    薛鹏话还没说完,李婉儿却已将他的嘴堵住了,缓缓道:“我不管你做了什么事,你得罪了什么人,将来无论是生是死,我都会跟你在一起。”

    薛鹏心中一酸,摸了摸李婉儿的脸颊。

    而他怀中,却还有着一封信,那是那个人的。

    她的选择,不是他。

    薛鹏将信拿了出来,递给了李婉儿。

    李婉儿看了一眼,又推了回去,缓缓道:“我不想知道里面写的是什么,你会忘掉她的,对么?”

    薛鹏将信放在火上,不多时,便烧成了灰烬。

    “吃饱了么?”薛鹏笑着问。

    李婉儿喝掉了碗里的汤,拍拍自己的肚皮道:“嗯,吃饱了。”

    “那我们也该走了。”薛鹏含笑道。

    “走?今天我们刚成亲,去哪里?”李婉儿不解道。

    “自然是去安全的地方。”薛鹏说着牵着李婉儿走了出去。

    此时已是夜晚,但是家里的人奴仆却都被遣散,实在不愿走得,跟着薛家的人,上了飞舟。

    薛鹏抱起李婉儿纵身一跃,飞到了飞舟上。

    起航!

    不多时,所有的人都上了飞舟。

    起航!

    魏婴低喝一声,飞舟扬帆起航,飞向了高空。

    不多时,下方的宅子忽然起了火。

    “这,这是为什么?”李婉儿不禁留下了泪水,这里毕竟是她的家啊。

    薛鹏搂着李婉儿,表示歉意道:“对不起婉儿,太多的事情我来不及跟你解释,可是留在这里,我们只有死路一条。”

    “我本想不带着你们,可是那个老东西必然不会放过你们,没办法,我只能这么匆忙。”

    “不过,现在我们也自由了,这天下之大,我们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做一世的神仙眷侣吧!”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