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寒门仙贵

490.第490章 以一敌二

    第490章 以一敌二

    薛鹏的胸口王家顿时被切割出道道的深深的伤口,大半的身子都被这强横的风刃给切掉了。

    羽尘面色如常,这早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已动用了神血的力量,有这样的威力那是自然。

    只是,可惜了薛兄这样的天纵之资才了。

    不过为了羽明国,他也没有办法。

    金身的胸口出,一个大洞出现,紧跟着,金身明灭,消失得干干净净,薛鹏的身影也显露了出来。

    薛鹏脸色苍白,胸口处灵甲早已破碎,伤口深入脏腑。

    哇!

    薛鹏张口吐出一口鲜血,抬头看向羽尘道:“不愧是羽明国年轻一辈最强之人,好强的一击,我差点以为自己要死了。”

    羽尘见薛鹏竟然还活着,脸色一变,“你,竟然没死?”

    薛鹏忽然哈哈一声大笑道:“羽尘,你也受我一击。”

    薛鹏周身忽然闪起了雷芒。

    下一刻,薛鹏的身影从地面消失了。

    羽尘急忙四处看去,却看不到薛鹏的身影。

    哪里?

    在哪里?

    “在你身后。”薛鹏的声音响起时,附着雷力的手掌,刺向了羽尘的胸口。

    羽尘只觉死亡的契机降临,周身的翎羽都竖了起来。

    薛鹏的手掌贯穿了羽尘的身影,但同时,羽尘的身影却忽然破碎了。

    不远处,三名羽明国的修士完成了风之传送,将羽尘传送走了。

    薛鹏这一击落空了。

    但是由于薛鹏全力施为,金光咒、不灭金身、雷法全部施展出来,雷劫已将他锁定。

    方圆数百里内,雷云越来越浓厚。

    那种被锁定的感觉越来越清晰。

    轰隆隆!

    天空中,闷雷滚过。

    薛鹏抬头望着天空,他想过很多中渡劫的时刻,却从未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渡雷劫。

    此时他刚刚激战过,体内灵力损耗许多,却不知这雷劫能否渡得过。

    一滴雨水落在了他的脸颊上。

    紧跟着第二滴第三滴。

    不多时,漫天的大雨降落了下来。

    轰隆隆!

    天空之中,雷霆翻滚的越发剧烈起来。

    紫衣妇人叹了口气,看了看天空的雷云,叹道:“难道,便是连老天都不肯让大师兄这一脉存留下来么?”

    澹台玲珑神色更加的复杂,她常闻,天资越是优异,他修行之路面对的阻碍便越高越强。

    远方,太上宗的中年男子嘴角喊着笑意:“看这雷云的架势,极有可能是那三重雷劫。”

    “练气晋升筑基,便遇到三重雷劫,呵呵,这薛鹏必将死在雷劫之下,这样也好,也就不用我出手了。”

    羽明国的使臣呵呵笑道:“看来这场大比,将改日再进行了。”

    大曌使臣脸色一阵难看,这薛鹏是大曌年轻一辈最强大的修者了,他今日若死在雷劫之下,他日再行比斗,只怕无人是那铁图与羽尘的对手。

    如此以来,名义上,商城便不再属于大曌。

    商城,他们是不会交出去的,但若因此交战,他们便失去了大义。

    远方,姜语瞧着天空这一幕,叹了口气,不禁道:“终于还是到了这一步啊。”

    薛鹏凝视着天空,“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啊。”

    “只是,自己会经历几重雷劫呢?”

    “两重,还是三重?”

    薛鹏全力催动着三头六臂神通与不灭金身,修复着身体。

    雷云不断下压,雄浑的力量积聚着。

    雪白的雷斑在乌黑的雷云时隐时现。

    终于,天空的雷云积聚达到了一个顶点。

    雷斑一亮,一道手臂粗气的雷芒骤然落下,劈在了薛鹏的身上。

    紧跟着,一声轰然巨响传遍四方。

    与之同时,薛鹏的身子猛地向下一沉。

    这第一道雷罚,是最轻的。

    雷罚代表毁灭,却也代表着新生。

    雷法降落时,会有大道气息随之落下。

    只要参悟这大道,便可筑基成功。

    精神与肉体同时都会得到提升。

    薛鹏修为强横,不过雷劫威力显然更胜一筹。

    薛鹏的金身顿时被劈得碎成了金光,四散开来,化身也顿时消散虚无。

    薛鹏大口喘着粗气,口中再度吐出了一口鲜血。

    “人类,你怎么样?你可能不能死在这雷劫之下啊。”薛鹏体内世界,青蛟焦急地道。

    此时便见薛鹏体内世界开始塌陷,天空到处都是漏洞,地面到处都是裂纹,一片狼藉。

    可就在此时,忽然一股莫名的气息从这些漏洞裂纹之中传来。

    在那一瞬间,一种冥冥之中,若有若无,若存若亡的气息降落了下来。

    青蛟心底忽然升起了一种似懂非懂的感觉。

    三只蠢货同样有了这样的感觉,而此时薛鹏的感觉要比他们深刻许多。

    薛鹏细细体悟着这种大道气息,他周身的气息开始转变,一些曾经未曾想通的关键,这一刻,忽然完全明了了。

    一股玄奥的气息围绕着薛鹏的周身旋转着,在他的脚下,浮现了九瓣青色莲花。

    与之同时,薛鹏的灵根也发生了变化。

    薛鹏的灵根便如同心脏一般,开始跳动了起来。

    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已经苏醒。

    而远处,看到这一幕的众人面色又是一变。

    青莲,竟然真的是青莲。

    据传,只有在经历三九雷劫三重雷劫时,才会有青莲饶身。

    青莲在薛鹏的身下漂浮着,仿佛是要托着薛鹏飞向天空。

    薛鹏还在感应着大道,天空之中第二道雷霆已经开始孕育。

    雷斑在乌云中时隐时现。

    终于,方圆十里雷云同时亮起了雷斑。

    下一刻,一道水桶粗细的雷芒降落了下来。

    几乎同时,薛鹏的头顶窜出了一条青色火龙。

    青色火龙朝着天空,猛然撞向了水桶粗细的雷柱。

    吼!

    一声震天的嘶吼声响起。

    青蛟的身躯被不断的压了下来,最后被逼入到了薛鹏的体内。

    最后,那雷柱轰在了薛鹏的身上。

    啊!

    薛鹏惨呼一声,周身泛起了道道雷弧,一股股焦糊味从薛鹏的身体散出。

    薛鹏咬紧牙关,不灭金身催动到了极致,护着身体。

    终于,第二道雷霆听了下来,薛鹏终于挡了下来。

    薛鹏吐了一口鲜血,同时取出了大量的疗伤丹药,一股脑吞入口中。

    薛鹏快速修复着身体,同时感应着那冥冥之中的大道。

    挡下第二道雷柱后,薛鹏坐下的青莲放大到九丈,青莲周遭响起了仙乐。

    仙乐飘飘,传颂大道。

    薛鹏紧闭双眸,周身的气息忽强忽弱。

    强时若金乌炽热光耀,若时似残烛明灭不定。

    此时此刻,薛鹏境地处于极其不稳定的状态。

    远方万千看着薛鹏渡劫,心绪万千。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我大曌竟然出了一个千年难得的天才。”

    “三重雷劫,第一次渡劫,便是这三重雷劫。”

    “这大曌人这下是死定了,前翻受到羽明国、东州最强的两个年轻人联手攻击,本已重伤,此时渡劫,只怕难啊。”

    “看这样子,这第三道雷劫,只怕是渡不过吧。”

    “不过,如果他这样还能侥幸渡过了,那就更不能留着他。”

    远方,太上宗那中年修士,神色浮现厉色。

    紫衣妇人眉头凝神注视着薛鹏,一旁的澹台玲珑心中暗自骂着:“蠢货,如果你早些跟我去见我的师傅,或许,今天你不会落到这个地步。”

    薛鹏仍在体悟着大道。

    那种玄之又玄的气息,在他的体内流转。

    薛鹏体内的灵力流转随着这股气息不断变化着。

    那种玄之又玄的感觉,萦绕他的脑海。

    他无法用言语来诉说,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但它却真实的存在。

    这便是道。

    大约盏茶的时间,天空中方雷云不断亮起雷斑。

    雷斑从数百里的雷云周围亮起,涌向了雷云的中央的位置,汇聚到了一起。

    雷罚尚未降下,那恐怖的威势已降了下来。

    然便在此时,下方薛鹏的忽然睁开了双眸,身子高高跃起,冲向了半空之中。

    他左手掐着印决,正是引雷咒。

    此时他右掌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灵剑。

    薛鹏的周身浮现雷芒,雷芒缓缓凝聚于剑尖。

    随着他持诵,雷云中的忽然一道手臂粗细的亮白雷柱落下击在剑尖上。

    咔嚓!

    一声巨响,声震四野。

    薛鹏的周身衣衫都鼓动了起来,周身雷芒闪烁。

    便见薛鹏剑尖一转,那一道雷柱经由他的剑尖,朝着远方射去。

    轰!

    一声巨响,远方的一个山尖,直接被这雷力损毁。

    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禁失声道:“这,他接下了第三道雷劫,他成为了修士?”

    “可是,雷法不是越往后越强,而是呈倍数增加的么,可为什么这第三道雷霆,竟比第二道还要弱小许多?”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下方众人谁也不知道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半空中,紫衣妇人眼睛一亮,不禁叹道:“我这师侄,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用此法迎接雷劫。”

    一旁澹台玲珑脸色剧变变,“难道,难道是想靠着引雷咒,削弱雷罚?”

    紫衣妇人点头道:“是啊。”

    “可是,娘,这这不是在惹怒天道么,他,这不是自寻死路么?”

    “诶,想必他此时情况已是极糟,想要通过这种手段,拼死一搏了。”

    薛鹏引下了这一道雷劫击在身上后,那种玄之又玄的气息,越发的浓郁起来。

    周身的灵力运转越发的顺畅,他的灵根散出了淡淡的光滑。

    灵根的‘须根’上散出的淡淡的五色光华。

    而且薛鹏同时发现,道法修出的灵脉,与锻体修出的体内世界,在快速融合。

    “是生是死,在此一搏。”

    薛鹏口中不断念引雷咒,掌中奔雷剑不断将雷罚引了下来。

    一道道雷霆劈在薛鹏的奔雷剑的剑尖之上,洗伐着薛鹏的身体。

    薛鹏的体内的灵根开始附上淡淡的五色光华,灵脉与体内世界逐渐融合。

    血力与灵力交织在一起,产生出了一种新的力量。

    这种力量在他的体内运行着。

    只是,不知为何,灵脉与体内世界始终无法完全融合,总是插那临门一脚。

    虚空之中雷云不断闪烁着雷斑,再其要汇聚在一起时,便被薛鹏引落下一道。

    雷法始终难以完成那最后的一击。

    轰!

    忽然间,雷云中发出一声震天的闷响,仿若是天地的震怒。

    方圆数百里内风起云涌.

    四方的雷斑快速闪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道丈许粗细的雷柱瞬间降落下来,砸在了薛鹏的奔雷剑的剑尖上。

    奔雷剑剑身瞬间崩碎,化为灰烬。

    啊!

    薛鹏惨叫一声,身子快速从半空中坠落下去。

    轰!

    一声巨响,薛鹏被这第三道雷罚直接击到了地面,深深打入到地底。

    雷霆降下,天空中的阴云开始散开,一道道光芒破云而出,落在了这一旁焦土上。

    两岸众人观看这一幕,有人不禁道:“方才,这个小子,被雷劈了几次?”

    “这个,好像,至少十几次吧?”

    “是十八次。”

    “谁能想到,区区一个炼气期的修士渡劫,竟然会被雷法劈了整整十八道,可惜,最后还是死了。”

    “诶,那等恐怖的雷罚降落,只怕身子都炸没了吧。”

    “可惜、可叹啊。”

    紫衣妇人感觉到了薛鹏的气息已经完全消失了,叹了口气道:“可惜,实在是可惜。”

    澹台玲珑咬着嘴唇,看着地方的焦土,眼睛微红。

    “不知死活,竟然敢用引雷咒冒犯天威,蠢得要死。”太上宗那长老冷笑一声。

    雷云散去,众人都想看看薛鹏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

    或飞或跳,到了那巨大的深坑附近。

    在众人的眼前,是一个方圆十几米的巨大深坑。

    深坑的周在早已是一片的焦黑。

    而在那一片焦黑的深坑内,一道浑身焦黑,冒着黑岩,身体残缺不全的身影显露在众人的面前。

    然就在此时,异变忽生。

    忽然这残缺不全的身体上散出的一道金光。

    紧跟着,一个雄浑浩荡的声音陡然响起。

    “陆某徒儿遭此一难,还请诸位看在陆某的面子上,且饶这个不懂事的小子一命,陆某谢过了。”

    随着这雄浑的声音荡漾开来,道道金光化作了一道人影。

    人影扫了一眼周围的诸人。

    众人纷纷被这强大的气息逼退。

    其中一人连忙道:“我等,并无加害之意,我们只是想看看而已,只是想看看而已。”

    众人纷纷退去,这人影则看向了远方天际。

    他似乎,已看到了数百里外的那名太上宗的中年男子。

    金色人影收回了以目光,随着他口中念念有词,一道道金光射向了八方。

    转眼,一座金色的大阵凝成。

    周遭的天地灵气开始朝着大阵汇聚,随后涌入到薛鹏的体内。

    金色人影身体的光芒再不断消失着。

    “鹏儿,为师能帮你的也只能到这里了。”

    说着,金色人影道:“鹏儿体内的小姑娘,我不管你到底有何目的,但你若对我徒儿不利,休怪陆某无情。”

    “哼!”

    一声轻哼响起,“区区一道化身,你又能奈我何?”

    “还有,我帮他不是因为你的威胁,而是因为他曾帮过曾经的我,你要搞清楚了。”

    这一声轻哼落下后,便见薛鹏的鲜血从其体内流出,最后形成了一道血色的法阵。

    这个法阵迅速扩大,凡是被法阵所触及的生灵,尽皆死亡枯萎。

    一股股磅礴生命力,不断注入到薛鹏的体内。

    薛鹏的身体逐渐恢复着生机。

    然此时的薛鹏意识已处于混沌之中。

    他只觉四周一片的黑暗。

    “这是哪里?”

    “我死了么?”

    他喃喃着,好像过来几个世纪那么长,终于,一道光芒划破了这黑暗。

    所有的记忆潮水一般的涌来,那晦涩的大道气息仍在他的体内萦绕着。

    体内的功法随着大道自行运转。

    他的肉体在快速恢复着。

    同时,道法凝出的灵脉与锻体修炼出的体内世界,终于完全融为一体。

    一种玄之又玄的能量充盈着他的身体。

    而他的灵根则闪耀着浓郁的五色光华。

    天地灵气与血气不断灌入到他的体内,化为强横的能量,最后汇聚于灵根内。

    磅礴的力量不断注入到体内,薛鹏的修为一举越过筑基初期、筑基中期,直接达到了筑基后期。

    随着四周的天地能量还在不断汇聚,薛鹏的修为仍在攀升着。

    十数日后。

    阴风再起,雷云再聚。

    “这……这是怎么回事?”

    “雷劫,怎么又有雷劫?”

    “这次又是谁在渡劫?”

    便在众人惊疑不定时,方圆千里内,已尽皆被雷云笼罩。

    “这是,凝结金丹要度过的六九雷劫?”

    “有那个金丹后期修士,要渡六九雷劫了?”

    众人惊疑不定时,便见一道水桶粗细的雷柱骤然落下,击在了那金色大阵上。

    大阵没有丝毫的阻碍作用,让过了雷柱。

    雷柱击在了谷底内薛鹏的身上。

    “这,难道,这个小子,是他渡六九雷劫?”

    “可是,可是他不是刚刚渡完三九雷劫么?刚成为筑基修士么?怎么眼下就渡六九雷劫?”

    “诶,我曾经听闻,古有天纵之人,一日连渡数境而化神。”

    “此言虽过于夸张,但想来,半月跨越一境之人,还是有的。”

    紫衣妇人深吸一口冷气:“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大师兄竟有如此手段。”

    澹台玲珑睁大眼睛,看着还在承受雷劫的薛鹏,眼中波光连闪。

    她面容也是十分的不好看,与一旁的紫衣妇人道:“娘,我怎么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紫衣妇人叹道:“为娘若非亲眼所见,又何尝敢相信呢?”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啊!”

    “玲珑,你能渡劫后直接成为筑基中期的修士,那么渡劫后就成为筑基大圆满,又迎来六九雷劫,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只是,他能渡过么?”

    远方的太上宗中年修士目光连闪,“这个小子,怎么可能?”

    “即便是太上宗最为杰出的天才,渡劫之后也才达到了筑基中期,可这小子,竟然直接到了筑基后期,还渡劫了。”

    “不行,绝对不能让这个小子渡劫成功。”

    “绝不能让这个小子活着。”

    太上宗的中年大修,内心有些焦急了。

    看薛鹏如此资质,一旦他成长起来,只怕便是他都不是对手。

    只是,他想出手,却又恐被雷法波及,终究是没有出手。

    “罢了,我就不信你还能渡过这雷劫。”

    下方谷底中,薛鹏终于完全恢复了过来。

    下一刻,他的周身凝聚了无限的金光。

    海量的金光凝成了一个高达九丈的金色巨人。

    这个巨人陡然又生出了三头六臂,且周身布满了王甲。

    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尊金甲战神。

    薛鹏仰头观天,怒吼一声。

    一声落下,天空之上,第二道雷柱骤然落下。

    薛鹏以六条手背迎上这一道雷击。

    轰!

    雷柱重轰在薛鹏的六条手臂上。

    金色手臂上的骨甲寸寸碎裂,他的身子被雷柱压得不断落下。

    下降了百丈后,雷柱终于消失,而薛鹏的化身的手臂,此时已被毁了两条。

    几乎没容薛鹏有着什么休息的时间,第三道雷霆已然降落了下来。

    这雷柱足有三丈粗细,直接将薛鹏的身子砸在了地面。

    强横的雷霆毁天灭地,但同时大道的气息流转,恢复着比雷霆损毁的天地。

    渡劫者,便可从中感悟着大道。

    薛鹏体内的灵力附着上了五色的光芒,被雷力锤炼得凝若铅汞,朝着灵根汇聚。

    灵根也逐渐变了,开始收缩了起来,凝成了椭圆状。

    薛鹏咬牙支撑着。

    不断压榨着体内的灵力,支撑着。

    薛鹏体内的五行元力近乎无穷无尽,可被薛鹏调用的极少。

    但随着雷法的破坏身体,破而后立,对体内世界的掌控大大加强。

    薛鹏不断调动着体内五行元里,刺激着体内的那不知名的古钟、断剑、古灯都轻微颤抖了起来。

    第四道雷霆骤然降落,击在了薛鹏的身上。

    薛鹏不灭金身的王甲完全破碎了,体内的古钟、断剑、古灯颤抖得越发厉害,几乎要脱离了薛鹏的身体世界。

    轰!

    又一声巨响,第五道雷法终于降落了下来。

    这第五道雷雷罚再度降落下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