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寒门仙贵

489.第489章 爆发

    第489章 爆发

    薛鹏偷袭,一举建功。

    然而同为大曌的青年才俊的两个人脸上却是一阵难看。

    本来他们二人夹攻一名东州人,已够十分丢脸的。

    不过即便如此,为了让薛鹏节省一些灵力,能夺下最后的魁首,他们觉得这种屈辱也值得了。

    可是他们两个怎么都没想到,他们这个魁首,竟然偷袭,竟然在他们连个联手夹击对方时,还偷袭。

    “薛鹏,你这是做什么?”两名大曌青年才俊中,其中一人皱眉道。

    另外一人一摸自己的额头,“完了,这下彻底完了。”

    此时,只听那被薛鹏打下去的东州人怒骂道:“大曌人,好生不要脸。”

    “两人夹击我就算了,竟然还偷袭,你们也太不要脸了。”

    下方东州人,也是怒气冲冲骂道:“大曌人,你们也太不要脸了,你们的脸,都被熊瞎子给舔去了吗?”

    薛鹏闻言只是用小指抠了抠耳朵,随后缓缓与那大曌人道:“这还看不出来,早点解决这个人,以免让那个鸟人有机可乘啊!”

    此时,便见一旁的羽人周身灵力流转,正准备发动攻击。

    听见薛鹏的话,他想也不想,一片风刃盖向了三人。

    三人身影四散开,三人攻击同时扑到了这羽人的面前。

    只一击,这羽人便被三人给打下了擂台。

    薛鹏长出一口气,含笑道:“这下好了,两个老鼠总算是都清除了。”

    三人中,那性子较急的修者抱了抱拳道:“薛魁首,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话音落下,这人纵身跳下了擂台。

    他觉得,在这擂台上多站一分钟,便多收一分钟的耻辱。

    “兄台,慢走啊。”薛鹏连忙道了一声。

    另外一名修者叹气道:“诶,虽然将两只杂鱼打下了擂台,可是,我们的大曌的脸也丢尽了。”

    薛鹏拍了拍那人的肩膀笑道:“等到我拿了最后的胜利,夺了这魁首,没人会在在乎这些的,他们只会记得,我夺得了魁首这个时。”

    “而且,还有三个城的赌资,就算是为了这个,牺牲点名誉又算什么?”

    “嗯,薛兄,你说得也是有些道理,是秦某浅陋了。”说着,秦姓修者拱了拱手道:“接下来,就全靠薛兄了。”

    “放心吧,交给我就是了。”薛鹏含笑道。

    下方观众席上,铁木黎与大曌的使臣笑呵呵道:“你们大曌这个薛鹏,倒是有趣得很呐!”

    大曌使臣笑了笑,脸色也是一阵尴尬,随后道:“让铁木城主见笑了。”

    一旁羽明国的使臣冷哼一声:“何止是见笑,简直是大开眼界啊。”

    大曌使臣一时不知说什么是好,最后只得冷哼一声,也不理会羽明国的使臣。

    薛鹏这边刚分出胜负,另外两边也接近尾声了。

    东州年轻一辈第一炼体高手铁图,一杆狼牙棒横扫千军,四名羽人不敌,纷纷重伤,落下擂台。

    另外一方,羽尘面对四名东州的强者,羽翼一扇,狂风席卷,将四名东州勇士全部吹下擂台。

    两人绝强的实力,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铁图,铁图。”东州的男子女子高声大喊着。

    “羽尘王子,羽尘王子。”羽明国的羽人大呼着羽尘的名字,眼中充斥着狂热。

    即便是大曌、东州一些女子,眼眸都泛起了桃花。

    羽尘样貌俊俏,加上又是羽明国的王子,是女人眼中的良配。

    疯狂的女人,呼喊着羽尘的名字。

    三个擂台三个人,所有人喊得不是铁图的名字就是羽尘的名字,却没有一个人喊薛鹏的名字。

    便在此时,忽然一个喊声响起:“薛兄加油。”

    这一声突兀的声音,吸引了不少人的主意。

    喊声是从大曌的观众席上发出的,是一个年轻人。

    这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大曌的太子姜玄。

    而在姜玄身旁,还站着一名老者。

    这老者面容胖乎乎的,没有半点胡须,面上含着淡淡的笑意。

    铁木黎看向了那年轻人与那老者,微微眯起了眼眸。

    擂台上,薛鹏独自站立。

    他心如止水,不起波澜。

    他的目光在铁图与羽尘的脸上流转着。

    铁图、羽尘,是东州、羽明国年轻一辈的决定天才,只要击败了这两人,年轻一辈,再无敌手。

    而他,便是这天下年轻一辈的第一人。

    这一战,既是为了大曌,同时也是为了他自己。

    若是他一战成名,他在大曌的地位定会扶摇直上。

    薛鹏深深吸了一口气,眼中流转着淡淡的精光。

    羽尘与铁图遥遥相望。

    在两人的眼中,唯有彼此才算得上是对手。

    羽尘虽然对薛鹏有着不错的好感,但是薛鹏的修为,跟他比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虽然几月未见,不过他却并不认为,薛鹏拥有与他一较高下的实力。

    铁图也看着羽尘,在他的眼中从未将薛鹏放在眼中。

    这个靠着投机取巧站在擂台上的人,如何与他相提并论。

    这时,住持大比的那修士开口道:“第二轮比试结束,准备开始进行第三轮比试。”

    这个时候,下方东州与羽明的两国的修者大喊着。

    “不公平,这不公平,那个大曌人半点灵力都没损耗,可是我们羽尘二王子,却与四名东州修炼者激战,耗损了不少的灵力,应该让他恢复一下。”羽人高声大喊着,另外东州修炼者也喊着,“就是,铁图也与四名羽人大战一场,虽然一棍子就把那些没用的羽人打落了擂台,但是总归是消耗了不少的血力,也该让铁图好好休息一下。”

    “东州的蛮子,你们说谁没用呢?”

    “就说你们这群鸟人。”

    眼看着两方要吵起来,早有兵士介入,持着刀枪,将两人的人隔开。

    住持大比的修士看向羽尘与铁图道:“你们二人,可需要休息?”

    羽尘缓缓道:“无需休息。”

    铁图也淡淡道:“不用。”

    一旁的薛鹏闻言笑呵呵道:“那个,我觉得我需要休息一下。”

    那住持的修者直接无视了薛鹏,而一旁的铁图见状瞥了薛鹏一眼,眼中不屑更甚。

    羽尘也是摇头失笑,没有言语什么。

    下方的大曌人深深低下了头,心中将薛鹏骂了个半死:“你丫的半点里都没出,竟然还要休息,你羞不羞愧?”

    住持大比的修士此时缓缓道:“既然都不需休息,那么即刻进行第三轮。”

    “第三轮比试非常简单,一柱香内,凡是还能站在擂台上的,便是最后的胜利者。”

    住持大比的修士大手一挥,一根香插在了香炉中。

    同时,三个擂台开始动了起来。

    三个擂台朝着一起聚集,最后拼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擂台。

    周围的禁制强度陡然增加了三倍。

    羽尘与铁图相互凝视,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

    在他们两个看来,只要他们两个分出了胜负,这场大比的胜负便已分出了。

    羽尘周身的气势开始迅速攀升,他的周身浮现了淡淡的青色气旋。

    同时天空之上,忽然阴沉了一下,一股雄浑而滂湃的力量,正在汇聚。

    这是,雷劫?

    众人抬头看向了天空。

    便见方圆数十里的天空上,已被乌云笼罩,而且这乌云的范围正在快速扩散。

    在雷云变得十分浓厚时,羽尘停止了攀升气势。

    而对面,铁图周身的气势也极具攀升。

    他的周身缭绕着血气,其头顶之上,雷云快速凝聚,一种强横的磅礴的力量锁定了铁图。

    下方众人脸色一变,这两个人想要做什么?

    两个人同时散出气势,如果引向下雷劫,那雷劫的威力要成倍的激增,难道就不怕同时死在雷劫之下么?

    薛鹏压住了周身的气势,他完全没有打扰两个人的意思。

    他做了这么多,不就是为了让两个人小觑自己么?

    等到他们两个人打得半残的时候,自己再出来收拾残局。

    薛鹏的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然就在此时,铁图与羽尘却同时将目光移向了薛鹏。

    两人的气机,同时锁定了薛鹏。

    薛鹏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此时,便听羽尘缓缓道:“薛兄,当日一别,未曾许久,羽尘这番无力了。”

    另外铁图道:“跟他费什么话,先把这个小泥鳅清理下去,你我再分胜负。”

    薛鹏一愣,“你们两个,不是没把我放在眼里么?”

    “哼,想趁我们两个重伤时,你再出来捡便宜么?小子,你想多了,不想死的话,就滚下去吧。”铁图冷哼一声。

    羽尘缓缓道:“薛兄,羽尘不想伤你,你自行下擂台吧。”

    薛鹏看了看羽尘又看了铁图,忽然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好好好。”

    薛鹏仰天大笑着,一种狂风与不羁的气势从他体内散出。

    他的体表浮现了淡淡的金光,这些金光围绕着他流转着,附着在他的护体灵衣上。

    他的灵衣都变成了金色,而且金光快速凝聚着,凝成了一片片的金色鳞甲,将薛鹏的身体牢牢护住。

    薛鹏的身体缓缓离开地面。

    几乎同时,三人头顶的云层越发的厚重。

    此时雷云已绵延百里。

    厚重的云层几乎要压到了众人的头顶。

    太阳被这厚厚的云层遮盖了,方圆数十里内陷入了一片昏暗之中。

    天空之上,雄浑浩荡的雷霆在快速的凝聚着,似乎随时都会降落下来。

    薛鹏的身子开始变高变大,他每增高一丈,天空的云层就降下许多。

    待得他的身子增到五丈时,天空的雷云似已压到了众人的头顶。

    薛鹏悬再半空,他的体表金光灿烂,散发着道金光,仿若神灵。

    远处,紫衣妇人脸色一变。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这薛鹏年纪轻轻,竟然已将金光修炼到了如此境界。”

    “竟然已经能将金光化金身,他竟然做到这种程度。”

    一旁的澹台玲珑一张俏脸也是格外凝重,眼中竟然浮现了罕见的妒忌之色。

    他乃是太上宗百年难见的天才,如今也是筑基中期的修为,可是她的金光咒,也才看看入门,即便小成金光护体尚未修炼完成,这个薛鹏,竟然便将金光咒修炼到了金光化身的地步。

    此时,只听薛鹏缓缓开口,声若洪钟。

    “本来,我是想着能稳妥一些,就尽量稳妥一些,去不曾想,反而弄巧成拙。”

    “不过这样也好,既然你们两个准备先除去我,那今天我也终于可以全力出手一搏,看一看,究竟谁才是这天下第一。”

    薛鹏巨口张开,口中吐着金色的气雾,一种强大的压迫感,席向两人,覆盖向周边的观众。

    下方众人,也未曾料到这个卑鄙无耻的大曌人竟然拥有着如此的实力。

    “这,怎么可能,这个大曌人的气势,怎么感觉如此强大?”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是这个大曌人?不可能,不可能,大曌人怎么不可能?”

    众人仰头看着擂台上的五丈金色巨人,眼中充满不敢置信。

    薛鹏双手狠狠轰在一起,顿时轰隆一声巨响,如天鼓擂动。

    “来吧!”

    话音落下,薛鹏率先冲向了两人,金色的手臂,砸向了两人。

    铁图冷哼一声:“以为长得大,力气就大么?”

    铁图持着狼牙棒,其上血气缭绕,狠狠砸向了薛鹏的拳头。

    羽尘目光连闪,眼中也充满了讶异的神色。

    他怎么也没想到,薛鹏竟然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短暂的时间内,他已作出决定,哪怕是与铁图联手,也定要将这薛鹏先除去。

    为了羽明,个人荣辱算不得什么。

    羽尘高高飞起,周身的灵力快速凝聚于双翼之上。

    砰!

    此时,一声巨响响起。

    薛鹏的拳头已与铁图的狼牙棒轰在了一起。

    在那一刻,一股气浪从两人的交锋出猛地爆出。

    两人脚下的擂台同时凹陷了进去。

    不过,薛鹏身子文思不动,而铁图却倒退了一步。

    “铁图,竟然退了?”下方众人惊呼一声。

    铁图图腾乃是力之图腾,力大无穷,此时竟然被这个大曌人在力量上击退了一步。

    铁图紧咬牙关,再度提升血力。

    可血力刚一动,天空之上,雷云中雷霆便要降下。

    他这血力,不得不由撤了回去。

    “该死,被压制了,这到底是什么功法?”铁图大骂了一声。

    此时,半空中羽尘见铁图被薛鹏压制住,他神色浮现前所未有的凝重。

    他的感觉没错,这个金身的实力太强了。

    几乎同时,羽尘羽翼一扇,道道青色的风旋浮现在他身前。

    紧接着,便看着这些青色的气旋在他身前快速凝聚着。

    这些青色气旋最后凝成了一道米粒大小的青色小气旋。

    羽尘道:“薛兄,两国交锋,对不住了,风之枪,泯灭。”

    声音落下,这米粒大小的青色小气旋顿时浮现裂纹,下一刻,数到青色的光线射向了薛鹏的后脖颈。

    “糟了。”观众台上,大曌的使臣脸色一阵难看。

    羽尘瞄准的,正是没有防护的背部,若是被击中,即便有着金身护体,只怕也难以抵挡。

    下一刻,那道道风之枪,击中了薛鹏的后脖颈。

    众人纷纷侧头,不想看到薛鹏被洞穿头颅的模样。

    轰轰轰!

    几声巨响响起,场地中央,一道道气浪席卷,吹得众人东倒西歪。

    不多时,风止。

    众人这才看向擂台,不禁道:“怎么样,那个大曌人怎么样?”

    “不知道,现在太混乱了。”

    此时便见擂台已毁了,四周的禁制已被破掉了,四周掀起了阵阵的烟尘,三人身影都淹没在这烟尘之中。

    远处,铁木黎大手一挥,一阵风来,吹散漫天的烟尘,三人的情况显露了出来。

    此时,便将巨大金身不知何时长出三颗头颅,四条金色的手臂挡住了那数道风之枪,护住了身体。

    “神通,三头六臂!”

    远处紫衣妇人面色更为凝重,“原本以为那些不过是谣言,却不曾想,这原来竟是真的,大师兄啊,你究竟收了一个什么样的徒弟啊。”

    “如果他再隐忍十几年,届时等他成为金丹大修,凭借着这金光咒、雷法,三头六臂,届时谁还敢拿他怎养?”

    “可惜,真是可惜啊。”紫衣妇人叹道。

    澹台玲珑咬紧了嘴唇,眼中妒色更浓。

    擂台中心,薛鹏三头六臂同时发声:“痛快,好久没有这么酣畅淋漓大战一场了,羽尘,铁图,用出你们的全力吧。”

    离开了血神塔,修为终于不再受血神塔的压制,终于可以全力施展自己的一声所学。

    薛鹏心中只觉快意,只想大战一场。

    薛鹏四条化身手臂抓向空中的羽尘,同时本体双臂攻击着铁图。

    砰砰砰!

    薛鹏的巨大拳头疯狂倾泻向铁图。

    铁图乃是东州第一勇士,也是悍勇无双。

    一杆狼牙棒舞地密不透风,与薛鹏的本体,拼杀得难解难分。

    而薛鹏的四条化身手臂,不断抓向半空的羽尘。

    羽尘并不正面迎击,闪动羽翼,同时以风之枪,不断射在薛鹏的金身上,寻找着薛鹏金身的弱点。

    薛鹏身体被风之枪射出一个又一个的大坑,不过转身便恢复了。

    一时间,三人交战陷入到了胶着状态。

    砰砰砰!

    短短的时间内,三人交战千余次。

    三人从擂台上一路朝着南方游走,离开了东州城外。

    一时间,十几万人追着三人跑,眼看着秩序将不存,不知多少人将被踩踏至死。

    “这……。”住持修炼的修士看向了铁木黎。

    铁木黎朗声道:“此三人,乃是东州、大曌、羽明年轻一辈的绝世天才。”

    “他们这是怕雷劫降下,伤及无辜,尔等切不可追赶。”

    铁木黎声音若洪钟,荡漾开来,所有的顿时停了下来。

    一时间,五千兵士,再度挡住了这十几万人。

    三人越战越远,直战到了原本血神殿所在,如今的山谷之中。

    不少人纷纷爬上了山谷周围的山顶闪耀,看着这千年难得的惊世一战。

    铁图只觉打得实在是太窝囊,他不再压制着修为。

    忽然他的背后浮现了一道巨人的图像。

    这巨人高达百丈有余,手持着一柄巨大的狼牙棒。

    几乎同时,铁图周身气势激增了数倍。

    他挥舞着狼牙棒,其背后巨人的虚影,同时举起了狼牙棒,朝着薛鹏的方向砸了下去。

    羽尘见状,知道决定胜负的关键时刻已经到来了。

    他也不再有所保留,一滴殷虹的鲜血自他的眉心浮现出来,随后在他的身前熔成了一道血色的气旋。

    气旋一出,顿时牵引力天地之力。

    被两人围攻的薛鹏,顿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他想也不想,几乎同时不灭金身催动,周身王甲浮现了周身,护住了身体。

    “王甲?”座位上,铁木黎脸色一变,忽然他想到了什么,脸色格外凝重。

    “这是?”大曌的使臣愣愣瞧着这一幕。

    羽明国的使臣也面露骇然之色,同时眼底泛起了忧色。

    二王子的神血,那时给他渡雷劫只用的,现在若用,只怕雷劫顷刻就会降临啊。

    此时,羽明国使臣与一人道:“随时准备风送之术,将二王子传送走。”

    “是。”

    一旁的铁木合也吩咐道,“记着,铁图这一击过后,将他传送走。”

    “是。”

    场中,薛鹏双臂猛地上扬,附着王家的手掌,抓向了巨大的狼牙棒。

    轰隆!

    一声巨响。

    两人的攻击攻到了一起。

    薛鹏连连倒退,两条手臂被砸得耷拉了下来。

    狼牙棒被高高的崩开,铁图的身影倒飞了出去,嘴角溢出了鲜血。

    同时,天际雷霆涌动,锁定了铁图。

    “就是现在。”铁木合大喝一声。

    下一刻,一道血光顿时将铁图罩住,是铁木黎出手了。

    “大哥你?”铁木黎什么都没说,带着血神塔,飞向了远方。

    同时羽尘的攻击也到了,血色的气旋,锁定了薛鹏,转眼到了薛鹏的身旁。

    薛鹏四条化身手臂抓向了那血色气旋。

    下一刻,血色气旋爆开,薛鹏的四条化身手臂剧烈颤抖,随后被切割成一段一段。

    血色气旋威力不减,轰在了薛鹏的胸膛上。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